寻找西部的深圳与浦东

肖金成 原创 | 2010-09-19 06:04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深圳 浦东 

 

   特殊的西部区情

  《中国投资》:您多年关注西部并进行了多次调研,那么在调研中您对西部发展的直观感受是怎样的?您认为,在制定西部政策的时候该如何考虑这些“区情”?

  肖金成:直观感受第一就是西部地区的差异性很大,与东部地区不一样,东部地区城市也好,农村也好,城镇也好,类型都差不多,发育程度、发展水平都差不多。

  西部地区就不一样了,有的地方自然环境很好,物产资源也丰富,但是有的地方土地很贫瘠,干旱少雨,农业生产条件很差,当地老百姓生活非常困难,虽然每年辛勤劳动但是收获很少。这些地方的贫困落后延续了几百年上千年。还有的地区植被很好,降雨量多,但是耕地少,随着人的增加,人均耕地越来越少,只好不断垦荒,不断增加耕地面积,最后把大量植被破坏了。

  西部地区内部的巨大差异是一个基本的区情,制定西部大开发政策应充分考虑这一点。

  第二,西部地区有很长的边境线,广西、云南、西藏、新疆、内蒙五个省、市、自治区都和外国接壤,边境地区也是少数民族聚集地区。有的少数民族是双跨的,比如哈萨克,新疆有哈萨克自治州,境外就有哈萨克斯坦,像内蒙古和外蒙古。民族问题是比较敏感的问题。很多少数民族地区又是贫困地区,交通不方便,经济不发达,这个问题在西部大开发前十年有很大的改善,但还没有根本解决。

  第三,西部很多省份资源丰富,像内蒙古、陕西、新疆等,是中国的能源和原材料基地,但是当地消费市场小,很多资源需要运出来,而运出来附加值比较低成本比较高,因此必须考虑深加工的问题。

  西部地区有些城市规模比较大,产业基础也比较雄厚,但是除了成渝、关中地区,天山北坡地区,城市比较密集外,其他地区城市之间距离比较远,城市之间的联系也比较少,只能作为一个区域的经济中心,这就是西部城市的一个特点。

  西部地区的县域经济发展比较薄弱,除了矿产资源比较丰富或靠近大城市的县之外,经济都比较落后,有些农业县、牧业县财政收入比较低,GDP也比较少,农民收入更低,这些县占很大部分,这些县的人口比较少,居住也很分散,公共服务成本也很高。

  这些都需要西部大开发新的10年当中能有新的突破。

  经济增长极应该是一个“点”

  《中国投资》:从当前公布的西部未来发展政策的信息来看,有什么重要的突破?

  肖金成:从这次西部大开发工作会议提出的政策来看,有两项是区域经济学者长期呼吁的,被纳入到西部大开发的决策中:一个是培育新的经济增长极,一个是东西合作。

  培育新的增长极,现在好多媒体的解释都是不准确的,不能把一个大的区域作为“增长极”来培育,像环渤海地区,那么大的一片区域,短时间内很难使它全面崛起,只能靠自我发展。

  经济增长极只能是一个点,像深圳、浦东、天津滨海新区以及刚批准设立的重庆两江新区,通过国家重点培育,吸引要素聚集,就能迅速崛起,带动区域经济发展。也就是说,要真正培育像深圳、浦东一样的“点’,范围很小,一个城市或城市的一部分。

  像海南省,当时作为特区得到了很多优惠政策,但是它的范围太大,很多要素进去就看不到了,效果不是很好。90年代提出开发开放浦东,浦东才500多平方公里,在国家支持下很快就发展起来了。而天津滨海新区的范围也只有两千多平方公里,实际开发的不到1000平方公里,其他都是生态农业用地。

  增长极的选择主要考虑的因素是:交通便捷,环境宜人,资源丰富尤其是水资源丰富,有一个很大的发展空间,适合要素的聚集。这是基本条件。

  另外,增长极的数量也不能太多,改革开放之初,定了4个特区:深圳、珠海、厦门、汕头,4个都得到了发展,但是只有深圳发展最好,所以说新的增长极数量不能多。

  《中国投资》:您认为西部哪些地方堪当增长极?

  肖金成:比如新疆的喀什,我认为生态环境不错,在边境地区,也是少数民族聚集的地区,它和多国接壤,是向西开放的重要门户,喀什水土光热条件好、资源十分丰富,发展潜力巨大。喀什与周边经济互补性强,对内地投资者来说喀什是进入中亚南亚市场有利之地。周边国家轻工纺织、食品工业发展滞后,中亚国家每年进口大量蔬菜、肉制品,对机电产品需求也很大。今年5月,新疆工作会议已批准喀什设立经济特区,可以作为经济增长极重点培育。

  霍尔果斯也是值得一个重点关注的地方,它在边境地区,霍尔果斯属于伊利哈萨克自治州州,毗邻哈萨克,有国家一类口岸和中哈经济合作区。伊犁州水资源丰富、土地资源丰富、矿产资源丰富、农产品(20.16,1.16,6.11%)资源丰富,气候宜人,被称为“塞外江南”。精河至霍尔果斯的铁路已经通车,交通条件得到根本改善。随着投资者的涌入、产业的聚集,人口也会向此地集中,用不了多久,就能发展为名符其实的“经济增长极”。

  此外还可以在云南选择一个,如瑞丽,我去调研过,感觉有条件发展为一个大城市。

  但这些地方靠自己发展不了,要靠国家,不论是人才,还是资金,还是管理水平都有很大局限性。比如新疆的一个开发区,当地没有投入多少,新疆自治区也没有投入多少,很难吸引企业去投资。像瑞丽作为一个县级市,财政收入很低,基础设施很薄弱,人才很缺乏,靠当地是发展不起来的。

  分散发展没有出路,还是要发展大中城市

  《中国投资》:刚才您说到西部地区的差异,那么这种差异是自然形成的还是后来发展不平衡形成的?

  肖金成:西部地区的差异多数是天然的原因,是自然条件的差异,不是人能改变的,所以要顺其自然。有些东西人能改变,有些东西是人不能改变的,比如破坏生态,这是人很容易做到的。有些地方本来降雨量很丰富,把生态破坏了,降雨量小了,比如贵州有些地区过去晴天很少,现在经常出现大旱,这就是人能做到的——生态破坏。

  但是很多是人做不到的,人想改变自然是很难的,现在提高降雨量就不是那么容易,像西北地区干旱,让它变得雨水充沛就很困难,只能保护生态,维护植被的平衡,这是可以的。不考虑成本的话,引水也是可以的,但要考虑成本,远距离调水也是不合算的。

  现在不少地方大力发展农牧业,农牧业的无限发展对生态环境是一种威胁。过去一些地方政府为了“逼民致富”,号召农牧民大量养牛养羊,现在证明是错误的,载畜量过大,把草原变成了沙地。所以要根据载蓄量来养牛养羊,而不是无限增加。解决牧民生计问题,就要向外转移,就要向城市转移,要通过提高城市化水平来解决。

  现在我们很多思维是断裂的,一方面要提高城市化水平,一方面又不想让农牧民进城。城市化的本质含义就是一大部分农民变成市民,城市居民占总人口的比重不断提高,只有农牧民逐步进入城市,生态环境才能得到有效保护。实际上生态脆弱地区的人口增加已对生态形成很大威胁,他要在那生存,要富裕,就要靠山吃山,就要增加牲畜数量,否则收入就得不到提高,增加数量,草原就承受不了,生态就会遭到破环,所以那里人口不能过量增长,牲畜数量也不能过量增长,即使人减少了牲畜的数量增加也不行。

  所以要在西部发展更多、更大的城市,西部地区地广人稀,分散发展是没有出路的,因为成本太高了。西部特殊的地理环境就要集中发展,建规模较大的城市,让产业在一个城市里就能实现配套,使这个城市有自我发展的能力。所以西部地区的大城市都发展得不错,像西安、兰州、乌鲁木齐、贵阳、南宁、昆明这些都发展得不错,而小城市发展很困难,发展小城镇就更困难。西部的县域经济很落后,靠自己是发展不起来的,只能靠国家或省级政府的投入,他们自身很难发展成为城市。所以,应鼓励农牧民进入大城市,而不是就近发展。对西部地区的农村要提供公共服务,这是政府的责任,政府不能放弃广大的农村和至目前还数量不菲的农民,我们投资建设小城镇,虽然没有收益,但发展它是服务农村的需要,是为农村提供公共服务的需要。

  培育增长极就是一个城市的发展过程,由一个5万人的城市,发展为50万人的城市,由一个10万人的城市发展为100万人口的城市,人口不断聚集,这就是城市化的过程。人往城市去,往发达地区的城市群去,这样才能实现区域之间的协调发展,这样生态脆弱地区的植被才能得到恢复,环境得到保护,否则就会继续恶化。

  东西合作路子要拓宽

  《中国投资》:另一个突破是“东西合作”,东部和西部怎么合作?

  肖金成:东西合作,这个在西部大开发之初就提出了,但是效果不是很明显,东西如何合作,我们提出了东西合作建设工业园区和开发区的建议。在国家西部大开发新的十年的决策里采纳了我们的建议。最早我是把西部地区建设特区和建设开发区一起提的,特区这个建议没有被采纳,建开发区的建议被采纳了,现在每个省的国家级开发区都发展不错,但每个省只有一个开发区是不够的,当然各地级市都有省级开发区和工业园区,但是西部地区的地级市的开发区和工业园区的基础设施都不太完善,因为他们没有大量的资金投入。我调查了东部地区的开发区,每平方公里需要投入1亿元以上,10平方公里就是10亿元,必须把10亿元投进去,把基础设施建好了投资者才会来。西部地区地县级的开发区由于没有很完善的基础设施,投资者不愿意来。企业不来先期投入也收不回来,很多开发区的土地在晒太阳,这就是西部很多地方的情况。

  现在进行对口支援,但不是到给点钱、搞点文化体育设施就是支援了,每年培训几个人就算合作了,最重要的就是要把企业引过去,而企业去西部投资是有条件的。东西合作办工业园区,就是比较有效的合作方式。

  也可以采取让东部地区的开发区和西部政府合作建设开发区的模式,实际上东部地区很多开发区资金很雄厚,当地缺乏土地资源,空间有限,发展收到制约,他们需要到西部寻找空间,把资金带过去,把管理带过去,把企业带过去,既寻找到发展空间,对西部也是有效的支持,实际上西部地区有很多值得投资的地方。

  东西合作比较成功的案例是江苏省与伊犁州霍城县合建的霍城工业园区。江苏对口支援伊犁州,每年给些钱,但发现效果不太好,江苏企业想到西部投资但没有合适的平台,于是他们在霍城合作办了一个工业园区,他们把对口支援的资金直接用在工业园区上,这样一些企业就过去了。

  我们调研发现这种合作方式不错,尤其是西部边境经济合作区,像伊犁、喀什都有对口支援的东部省份,东部地区的政府不能给你办企业,对口支援就是修场馆,好看,但是有什么用呢,人家还要花钱维护,有的则是修路,但是没有车走的话也没用。

  投资工业园区,再动员当地投资者到西部投资,搞特色食品加工,发展特色经济,应该有比较好的效果,西部地区不仅缺资金,还缺管理,怎么管、怎么服务,企业来了需要什么他们都不清楚,如果合作共建共管,效果就会好得多。

  能否建立西部发展银行?

  《中国投资》:西部新10年还有哪些能突破的地方?

  肖金成:新的10年仅有这两个举措是不够的,前10年干的还要接着干,新的10年还要有更多的创新,如金融深化问题,就是要发展金融市场。

  西部目前仍然存在的问题是资金外流,不仅人才外流,资金也外流。资金到了西部又流走了,这就要建立银行,要发展金融市场。金融发展和经济发展是相辅相成的关系,没有金融发展经济也发展不了,当然没有经济发展金融也发展不了。

  金融发展是促进经济发展的手段,民间金融要发展,但是在发达地区比较容易,在西部就有困难,所以应该发展政策性金融。国家应该支持西部地区金融的发展,国家不支持不行,比如建立政策性银行,建立产权交易市场、证券交易所等。

  金融深化和金融压制是一对概念,金融压制就是一个地方由于资金效率很低,资金都流走了,资金的流失对经济发展是致命的,要想不让资金流失就要提高资金的使用效率,金融机构如果拿到钱、如果资金运用效率高、有收益就不会流走。发展政策性金融,把资金留在西部。政策金融和健全的资本市场是十分必要的。发展深圳有深圳发展银行、发展浦东成立了浦东发展银行,天津滨海新区也成立了渤海银行。西部地区为什么不能建立政策性银行?当然,民营银行、商业银行也应该大力发展。

个人简介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国土开发与地区经济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博导。 1955年9月出生,毕业于辽宁财经大学基建经济系,获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博士学位。曾任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经济研究所、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国土开发与…
每日关注 更多
肖金成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