螺旋上升中的中国政治体制改革

夏坚 原创 | 2011-01-08 00:59 | 收藏 | 投票

螺旋上升中的中国政治体制改革(一)
   改革开放三十年,经济取得巨大成功的同时,政治体制改革也在进一步推进;但面临国际国内复杂的环境,特别是全球化,多极化挑战,经济结构,社会深层次矛盾和党内腐败的加深,在推进政治改革和维护社会稳定中,执政党在谨慎的实验和推广;可以预见,在未来的30年内,随着中国经济发展的加速,社会阶层的流动和稳定,民主意识的进一步普及,国际竞争和协作的深度博弈,中国的政治改革将有实质性的提升,并能进一步吸收和优化民主体制,扎根在社会主义和中国传统文化的土壤里,并能深度实现体制的自我完善;
    
     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核心是建立中国式民主;经过近三十年的努力,中国共产党逐渐确立了中国式民主的根本目标、理想状态、主要形式、重点内容和现实道路;中国民主政治的根本目标是高度发达的人民民主,中国民主政治的理想状态是实现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和依法治国的有机统一,中国民主政治的主要形式是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中国民主政治建设的重点内容是基层民主,推进中国民主政治的现实道路是以发展党内带动社会民主;
    
     民主制度是近代政治以及社会体制的精华,是目前最优化的制度,极大了缓解了迄今为止所有政治制度都无法解决的“富人、权贵”和“穷人、平民”的对立问题;纵观中国历史几千年,周而复始的政权更迭,都是穷苦人民不断起义推翻一个又一个王朝的过程;农民起义领袖掌握政权以后又走到人民的对立面,特别是王朝后期,社会不公加剧,两级分化严重,阶级矛盾激化,农民再次揭竿而起;他们都没有走出历史的怪圈,在家天下专制的政治体制下,无论是统治阶层还是平民长久来看都是悲剧的;直到近代资本主义以及市民阶层发展之后,才诞生和完善了民主以及相关制度;几乎所有发达的国家采用的都是民主制度,民主具有普世价值,也是将来人类政治体制的主流;当然,即使最完善的以美国为代表的民主制度也还在不断发展,不断调整;
    
     中国的民主历程是短暂而宝贵的,92年前的五四运动高呼的“德先生”和“赛先生”,至今响犹耳畔;“德先生”就是指民主(democracy);可是2000多年的帝制统治,在民智未启力量薄弱的情况下,只能是思想解放的潮流,并不能用其体制建国和救国;最终中国共产党领导工人农民经过武装斗争夺取政权,建立了新中国;建国以后,民主制度发展是缺失的;文化大革命”的悲剧之所以发生,基本原因就在于民主制度的不健全;“文革”十年更是对国家民主生活和民主制度的彻底破坏;“文革”结束后,发展民主便成为全社会的最大政治共识;特别是近十年,在基层选举上有了更多的尝试和进展;
    
     中国的民主体制建设进程要吸取苏联和菲律宾的教训;要吸收优化的民主,注重实体民主和最终目的,实体民主和程序民主并重,并培育民主的土壤,渐进式发展;但是更需要了解民主是一系列操作层面和制度层面的体制,要以最小的政治和社会代价,取得最大的民主效益;
    
    
  螺旋上升中的中国政治体制改革(二)
     民主制度和市场经济,分权制衡是孪生共存的关系;民主制度需要真正的法治来保驾护航;民主制度是由众多普世价值观共同组成的价值体系,比如自由,监督,公平,正义,和谐,稳定;我国的政治经济改革已经到了一个分水岭,深度的矛盾和问题凸显,最终指向体制改革;
    
     民主制度不搞不行,不深度搞,不当真了搞也不行;转型时期,利益分化明显,社会矛盾凸显,政治参与增长,决策难度加大,权力腐败严重,当今中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民主;
    
     第一、绝对权力、公权力膨胀、权力日益傲慢;我们在近十年听到的,看到的众多新闻,众多热点话题已经非常生动的阐述了这一现象;有的竟让人哭笑不得,匪夷所思;如某位官员称:你是代表党的在说话,还是代表人民在说话;已经忘记了我党代表的就是人民,并且执政为民;
    
     第二、人大是法律规定上全世界权力最大的立法机关和权力来源,现实生活中却是权力最小,组织推荐的为主流,人大代表极少履行职责,代表民意;例如倪萍倪大妈称:我在人大会议上从来就没有发表过反对意见,没有投过反对票;
    
     第三、司法系统边缘化,并且自身腐败加深,日益失去社会公平和正义的最后一道保险;近几年黑社会性质的犯罪组织日益猖獗,文强之流络绎不绝;原因之一就是司法系统自身的腐败,沦为恶势力的保护伞;
    
     第四、中国的经济体制改革三十年,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但经济体制本身的改革无法解决深层次的矛盾;二元经济体变质并影响了完全市场经济的发展,没有政治体制引导和规范的市场经济日益显示恶的一面;产业结构转型艰难,城乡中西部经济发展极度不平衡;财富日益集中,分配体系不健全;经济内生力量薄弱,投资出口拉动乏力;
    
     第五、社会阶层固化,阶层矛盾激化,腐败滋生,社会不稳定因素增加,靠维稳和愚民等堵的手段已很难奏效;中国改革开发三十年,各个阶层大流动,权力寻租和财富结合,造就了大大小小的利益集团;这股强大的力量和其代言人通过掌握的资源影响决策,使财富和利益日益流入到少部分人手里,已经异化为腐败分子和权贵阶层;广大人民群众日益贫困,失业增加,各种思想和潮流暗涌,很多已经日益尖锐到对立和暴力对抗的地步;
    
     第六、国际政治经济环境更加复杂,竞争激烈;国与国综合国力的竞争和比拼,国家利益的博弈,日益表现为科技,创新,经济,军事等各个领域,而归根结底是体制的竞争;
    
    
     没有民主,再有特色和优势的制度也形同虚设;民主保证人们的基本人权,给人们提供平等的机会,它本身就是人类的基本价值;在人类迄今发明和推行的所有政治制度中,相对而言,民主是人类迄今最好的政治制度;当然我们必须结合社会主义性质和中国国情,不能全盘西化,要渐进式的发展,探索一条适合中国的最优化的民主,这是我们全体中国人面临的共同课题,需要大家的智慧特别是执政党的智慧;
    
  
  螺旋上升中的中国政治体制改革(三)
    曾经,民主是一个敏感的话题,改革开放前甚至被视为资产阶级的专利;而经过三十年政治经济的发展变化,我们对民主制度的解读也是片面的;打开主流媒体,以批判西方民主制度为主;百度里面搜索,不是对民主的误读和批判,就是误读和批判;满面扑来的都是西方民主制度的缺陷和恶果,都是我国政治体制的绝对正确,很少有客观理性的分析和判断;首先,我们要承认我们有不完善的地方,不然也不需要改革和发展;更要学习西方民主制度的精髓和科学体系,毕竟那是保持西方三百年繁荣富强的根本之一;也是迄今为止最好的政治制度之一;“开启官智”和“开启民智”的时代到了;
    
     邓小平讲:改革,应包括政治体制的改革;“大力推进经济体制改革,积极稳妥推进政治体制改革”,近日发布的五中全会公报重点强调指出,改革是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强大动力,必须以更大决心和勇气全面推进各领域改革。其中民主制度又是政治改革的核心,其复杂和艰难程度难以想象,那么民主制度推进的阻力有哪些呢?
    
     首先、任何掌权者就人的本能而言,都不喜欢民主;因为民主强调权力属于人民、权力需要监督,掌权者就不能滥用权力,自然就不舒服;不过,当掌权者超越本能,站在国家的、人民的、民族的角度看问题时,他们就会承认民主是人类目前所找到的相对最好的政治模式,就会引领民主;
    
     其次、顽固的利益集团是坚决反对民主制度改革可能产生的威胁;改革开放的副产品之一就是利益集团,这个集团掌握庞大的资源,包含了众多政治商业学者精英;他们掌握话语权,掌握决策权,运用各种手段,影响改革的方向;他们已经异化为人民的对立面,成为中国未来发展的最大阻力,也是矛盾的激化层面;改革的博弈将是激烈的,也会交很多学费;
    
     第三、过度的民主疑虑;搞民主,是不是会否定党的领导?是不是会超越国情?是不是会全盘西化?是不是会影响稳定?这是比较典型的四种认知障碍;其实,他们应当清楚:共产党带领人民搞民主,搞好民主恰恰体现党的主张;我们不是要超越国情,而是要在现有国情空间中搞民主;搞民主并不必然走向西化,民主并非西方专利;民主本是程序政治有序政治,搞好民主只会有利于持续稳定;
    
     第四、难以处理“政治改革——社会稳定”的两难境地;20多年前东欧剧变苏联解体血淋淋的教训就在眼前;苏联政治经济体制僵化以后,先是在农业领域改革,后转入工业领域,最后戈尔巴乔夫发现经济领域改革困难重重百病丛生,就转入政治改革;因为没有把握住关键因素,盲目推进,全盘西化,导致政权一夜之间更迭;我们国家的改革吸取了经验教训,小心翼翼的推进,毕竟我们是孤独的,如何探索出社会主义政治经济体制的完善模式,是一条很长很长的路;
    
    
     另外,我们必须注意几个现象,并能思考背后的东西;
    
     第一,中国的三十年经济改革的巨大成功,有效的提升人民群众的物质文化生活水平;也掩盖和推迟了政治经济社会中的深层次矛盾;现在改革已经到了一定的分水岭阶段,很多矛盾开始凸显,我们应该正视矛盾和问题,找出问题的根源和指向,渐进的实质的解决问题,而不是推到后面;
    
     第二,中国说真话的人越来越少,特别是无良学者,违心的谄媚的发表一些所谓的成果,为既得利益集团摇旗呐喊,混淆视听,不能实事求是的面对问题,分析问题,提出解决的方案;而真理是颠倒不了的,这些混淆视听的人也将成为历史发展中的跳梁小丑,我们呼吸更多理性说真话的学者去多研究民主制度和社会主义以及中国国情相结合的课题,真正能为执政党提供良好的方案和建议;
    
     第三,中国教改已经大学扩招给社会发展带来一个意外的收获,那就是受过高等教育的7000万群众,而这波人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将逐渐成为中国未来庞大市民阶层的中坚力量,这批人价值体系的形成将最终引导中国未来发展的方向;
    
     第四,要警惕以美国为主的西方国家搞的输入式民主,他们是居心叵测的,但是一定要注意批判的吸收他们制度上面优秀的地方,为我党所用;
  
  
  螺旋上升中的中国政治体制改革(四)
     实现民主需要具备相应的经济、文化和政治条件,不顾条件而推行民主,会给国家和人民带来灾难性的结果。政治民主是历史潮流,不断走向民主是世界各国的必然趋势;但是,推行民主的时机和速度,选择民主的方式和制度,则是有条件的;一种理想的民主政治,不仅与社会的经济制度和经济发展水平、地缘政治、国际环境相关,而且与国家的政治文化传统、政治人物和国民的素质、公民的生活习惯等密切相关;
    
     执政党可以从以下几方面逐步推进民主制度来实现中国政治体制的深度改革:
    
     第一、培育市民阶层,放开和引导言论,引领思想解放潮流;民主制度是需要土壤的,那就是庞大的市民阶层,成熟的价值体系,言论自由和舆论监督,完全的市场经济,还有法治的保驾护航;确立人大为真正的权力来源,发挥人大代表的真正作用;加强司法独立和司法监督;
    
     最要紧的是引导言论,开启官智和民智,摈弃可能的愚民策略;真正用心去研究马克思主义和民主体系的结合问题,发挥群众智慧,减弱无良学者虚假成果的影响力;听取真正的民意,激励说着话办实事的群体;他们是中国仅剩的良心和前途;
    
     保持经济的平稳发展,关注民生,真正培育庞大的市民阶层,而不能剥削民众,激化矛盾;如果市民阶层都不关心时政,对公平和正义更多的是麻木,那将是政治的最不稳定因素,也将是暴力斗争的发源点;
    
     第二、以党内民主带动社会民主;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唯一的执政党,是当代中国的政治权力中心,拥有7000多万党员,集了广大的社会政治精英;没有党内的民主,中国目前的民主就是一句空话,也是极其危险的;通过扩大党内民主,推动全社会的民主,是推进中国民主的现实道路;尽快推进党内直选,作为其他群体民主的先行;
    
     第三、逐渐由基层民主向高层民主推进;中国现阶段民主政治的重点和突破口是基层民主,一些重大的民主改革将通过基层的试验,逐步向上推进;推进和复制基层从村级向乡级,市级的普选工作;而这种普选不要搞内定的,虚假的,形式的普选;不然会浇灭基层群众对于民主的热情,也彻底丧失信心;大家都变成形式主义,内心怨言的话,政治风险性就急剧增加;不用害怕可能出现的问题和困难,任何事情都有一个完善的过程,最重要的是,真正的去做;
    
     第四、由更少的竞争到更多的竞争;不论何种形式的民主,都离不开人民对政府领导及政府政策的自由选择;中国的民主之路也将遵循这一规律;可以扩大差额选举的范围,真正让民众享受到选举和被选举权;
    
     第五、转变政府职能,打造服务性政府,真正实现小政府,大社会;大力引导第三方智囊团的发展,更多采用非御用的智囊或智库的建议方案;
    
    
     这里面有几个注意的地方:
    
     第一,民主不是自上而下的恩赐,而是还原本应的权力制衡;如果是恩赐的民主,就是假的民主,引发的就不是自上而下的改革,而是自下而上的暴力;
    
     第二,中国真正的市民阶层将在未来三十年内形成,这个群体将是中国未来的希望,也是真正掌握国家命运的群体,积极健康额培育和引导,而不是挑战群众智慧,市民阶层的庞大和完善,中国的市场经济,法治社会和民主政治才有建立的基础;
    
     第三,对于目前阶段性的矛盾和深层次冲突,维稳是必要的,但要更智慧一点,采取的策略应该是“疏导”而不是“堵”;真正的火山和洪水是堵不住的,堵只能加速它的到来;
  螺旋上升中的中国政治体制改革(五)
     民主制度的建设和完善,首要任务是反腐败;而民主制度也是减少和杜绝腐败的优化体系;改革开放三十年,特别是近十年,大年的贪污腐败案件浮出水面,范围之广,腐败之深,行为之可恶,行政级别之高,令人咋舌;一方面肃清贪污腐败,整饬吏治,净化风气,维护政治经济秩序,缓和了社会矛盾;另一方面,贪污腐败现象层出不穷,难以杜绝,直指体制弊端;
    
     第一,加大反腐的力度,对于落马的官员以及利益集团绝不手软,绳之以法,警钟长鸣;
    
     第二,增加透明度,发动一切力量检举揭发,减少信息的不对称;
    
     第三,反思民主制度的建设,权力制衡,权力监督之迫在眉睫;
    
     邓小平讲过:“中国要出问题,还是出在共产党内部","在整个改革开放过程中都要反对腐败"; 对于执政党内部的腐化分子不能姑息养奸,这是关系我党生死存亡的关键问题;另外要以更加清明,更加公正的态度摆在群体面前,最大限度消弭腐化分子触目惊心之恶行的恶劣影响;
    
      民主制度的建设和完善离不开法治护航;十年“文革”最惨痛的教训之一,就是无数的公民,受到了非法迫害;见证了中国法治60年变化的法学家江平,把中国法治发展概括为四个阶段:实用主义、虚无主义、经验主义及依法治国阶段;法律实用主义阶段是由新中国成立到文化大革命开始,领导人制订的法律主要作为统治工具,合适便用,不合适则完全不予理会;其后是“文革”时期的虚无主义阶段,这时一切法律都废除,公检法不存在,领导人“一句顶万句”;第三阶段是由1978年改革开始,属法律经验主义阶段,邓小平提出要有法必依;当时大家仍是摸着石头过河,法律并非根据理想模式制订,而只是用经验写法律;最后则是法治上升为治国方略的依法治国阶段;
    
      目前中国特色法律体系初步构建起来,法律的地位和权威逐步确立,法治精神在全社会加速形成;历史证明,没有强大的司法制约的强势政府,必然以公共利益之名,甚至连这个名义都不要,随意侵害民众权益;
    
    
     若没有法治,公民的民主权利就有可能随时被剥夺,公民的政治参与就有可能破坏社会稳定,民主进程就有可能导致秩序的失控;法治的实质意义,是宪法和法律成为公共生活的最高权威;任何个人和任何组织都必须在宪法和法律的范围内活动,必须服从法律的权威,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样的一种法治,只有在民主政治条件下才能真正实行;因此,法治的真谛在于民主;也只有法治才能保证民主制度的成果,国家才能繁荣富强,市民私权利才能得到保证,才能真正保持社会稳定,百姓安居乐业;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夏坚 的日志归档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