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老板集体跑路现象透视

贾春宝 原创 | 2011-10-06 09:05 | 收藏 | 投票

   一、温州老板集体跑路现象:

经过一年来的蓄积,中小企业的生存困境终于爆发,老板跑路风潮肆虐温州。

一份澳门的报纸中显示:从20114月至9月底,温州高利贷套利风暴愈演愈烈,已有40多起企业老板落跑事件,牵涉资金1100亿人民币,据透露,仅2011922日一天,温州就有9个老板跑路。其中最具有轰动效应的是信泰集团董事长胡福林。

在胡福林出逃后,又有温州龙湾泰尔铜业、温州五洲轧钢厂和温州综艺鞋业老板925日出逃。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表示,信泰集团董事长胡福林债务关系涉及近万人、几十家企业,包括信泰上下游企业和债主,这一事件还在发酵,影响会进一步扩大。随着年底还贷高峰期的逼近,温州还会出现大规模的信贷违约现象。 

温州老板集体出逃事态愈演愈烈,呈现出失控态势。

这些企业都与民间借贷有关。留在身后的是断裂的资金链,债台高筑的高利贷,银行上升的坏账,和集体讨薪的工人们。

为了应对防老板出逃现象,925日温州市委书记陈德荣邀请温州市经信委、金融办和银行召开座谈会,话题为当前经济金融形势和民间借贷风险,要求温州市委市政府成立专项工作领导小组和专门工作组,涉及纪检、宣传、公安等14个部门,在企业帮扶、民企融资协调、打击黑恶势力和倒闭企业善后处置等方面,加强工作力度,出台政策措施。

  926日温州市经信委召集全市融资性担保行业座谈会,温州市信用担保行业协会发出倡议书,内容包括:融资性担保机构坚决不从事吸收存款、发放贷款、受托发放贷款、受托投资、非法集资等违法违规活动。同时,开展行业自查自纠。另外,构建信息共享平台,及时地披露相关担保信息。

  在金融方面,温州银监分局和温州市金融办一起,召集全市各家银行主要负责人开会,号召各家银行加大对中小企业的金融支持力度。温州银监分局负责人提及,对符合国家产业政策和信贷政策要求,发展前景较好、信用较好但暂时有困难的企业,贷款利率尽量少上浮或不上浮,不得变相收取不合理的费用。

在公检法两条线上,温州公安局、温州检察院和温州中院联合发布通告打击暴力讨债等违法犯罪行为。包括坚决打击暴力讨债、非法拘禁等违法犯罪行为,违者将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对追讨行为涉黑涉恶的,司法机关将依法从重从快予以打击;坚决打击非法集资等违法犯罪行为,对非法金融机构和非法融资行为,坚决依法予以取缔与查处。

温州出入境管理局有人士透露,今年共有20多人被澳门警方遣返。

——在危局中,政府与企业之间的一场新的“猫鼠运动”正在上演。 

    二、现象深层次原因透视与分析:

温州老板携款跑路,固然有那些老板自身因素,由于承受力相对于责任感的缺失,而让很多打工仔以及相关的机构存在损失,但同时也来源于外部的市场与官方的金融系统对他们的遗弃。

 

(一)企业利润率低微:

此番温州产业经济遭遇困境,是国际资本制订的游戏规则所导致的。

从规律上看,中国的国际化,原本就是国际资本对于抢占中国市场的阴谋。进入WTO的前几年不过是给中国的一些甜头。

当中国进入WTO所享受到的利益逐渐到了尽头,国际对于索取中国市场的贪婪本性逐渐显现,人民币升值速度加剧,出口越来越受到抑制,进口的替代品冲击中国逐渐成熟而失去理性的市场,并满足中国市场的需求。如此势必会挤压中国民间中小企业的生存空间。

美国的次级债到欧洲的主权债务危机,日本在核危机中自救尚且不暇的情况下,所引发的国际市场低迷,国际市场纷纷陷入由于人民币升值而引发的出口艰辛,即使出口成功,所得到的利润都是很微薄的,消费低迷、债务危机与失业压力,现实的残酷性与未来的不确定性,都使得很多曾经的客户捂紧腰包,这就使得过分以来国际市场的中国实体经济中,企业的生存难度越来越大。

原本外向型的温州经济,遭遇国际市场的变局之后,不得已转战国内市场,但国内市场由于民生环境的不健全,不断紧缩的货币政策,以及来自进口商品的冲击与蚕食,这就导致即使内销,产业的利润率都相当低微。

成本高与市场低迷导致企业的利润率大幅降低,不足3%

更重要的是,企业的人员管理成本压力越来越大,差旅费用支出也越来越大,物流成本也越来越大。在如此众多的压力之下,如果不能拥有顺畅的输血与造血机制,企业就将面临死亡的威胁。

 数据显示,1-7月份,在31万户规模以上企业中,亏损企业户数为4万户,亏损面为12.7%,各月亏损面总体变化不大。但值得注意的是,企业亏损程度却在逐月加重:亏损企业亏损额增幅由1-2月的22.2%上升至1-6月的41.6%1-7月又进一步升至46.9%

中投顾问的白朋鸣指出,在老板跑路企业中制鞋企业居多,有区域经济因素以及行业利润率因素。一方面,制鞋行业属于低端产业链,在温州中小企业兴起阶段占比较高,所以制鞋企业基数较大。另一方面,由于制鞋原料成本近年来增长较快,部分原材料价格上涨超过150%,再加上用工成本增加,导致本来出口利润率已经较低的制鞋企业,经营困难。

 

(二)产业转型遭遇困局:

既然主业利润率微薄,难以支撑企业正常运营,所以从政府到专家,从媒体到市场,纷纷呼吁产业转型,产业的升级换代。

这个思路说白了很简单“既然制造业那么累,就别干了”,改行吧!玩点技术含量高的。

 浙江省2011年也一直积极鼓励传统企业转型,其中,新能源是政府积极推进的一个方向。温州眼镜行业的平均利润都比较低,在5%左右。而光伏领域即使是利润最薄的环节利润率也达到10%左右。由此信泰集团在2008年成立新能源事业部,先后投资组建了浙江中硅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浙江赛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温州中硅科技有限公司、温州中硅进出口有限公司等多家光伏企业,投入巨大。

浙江中硅到目前为止都没有盈利,而胡福林一直用眼镜厂来养光伏产业。

虽然作为业内翘楚,信泰每年的产值达到2.7亿,然而,其一个月的高利贷利息却达到更为惊人的2500万,每年为3亿,不能填补这一空缺。

然而,光伏是一个前期投入巨大、产出缓慢的行业。恰恰是这光伏产业,多晶硅的价格经过两次“过山车”从2008年的300美元到2011年的40美元,所以要想指望通过光伏产业赚钱,怕还没有到时候。

周德文说胡福林是一个很好的人,非常讲诚信讲信誉,也很有社会责任感,他一直艰苦创业,在温州人缘很好。我相信他走到出逃这一步,一定是出于迫不得已。对于胡福林的出逃,银行也有责任!

温州工业园区一分管经济官员解释称,一些企业主放弃了主业,办担保公司,专放高利贷,现在银根紧缩,房地产不景气,资金周转出现问题,被迫跑路

 

(三)国内金融政策的缺位:

由于中国的政治经济的特色,中国的银行等官方金融系统对民营中小企业的资本扶持,素来是名至而实不归的。这种缺位使得民营中小企业在这种“庶子”身份下一直在生死存亡的边缘挣扎。

2008年市场环境宽松时,银行追着企业贷款,导致企业大范围扩展业务。到了2009年,突然银根收紧,只收钱不借钱,企业的投资步伐一下子刹不住车,结果只能跌落万丈悬崖。

2011年上半年,由于信贷紧缩,中小企业缺乏融资渠道,致使中小企业对民间融资的追捧热度增加。同时中小企业本身是民间资本的一部分,在民间借贷市场利率高涨情况下,部分中小企业也充当了债权者的角色。

尽管有不少学者把民间信贷、地下钱庄等做法视为银根紧缩倒逼市场优化资金配置的结果,但《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取缔地下钱庄及打击高利贷行为的通知》中规定,民间借贷利率不得超过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不含浮动)4倍,超过该标准的,应界定为高利借贷。

根据中国人民银行温州中心支行的二季度调查,温州已有89%的家庭个人,59.67%的企业参与民间借贷,民间借贷规模高达1100亿元。而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的调查也显示,目前,温州30多万家中小企业中,有70%左右的主要资金源于民间借贷。

另有统计显示,今年上半年含有委托贷款字样的上市公司公告近百例,比去年同期增长三成。而此前央行公布的2011年上半年社会融资规模统计显示,上半年委托贷款增加7028亿元,同比多增3829亿元,增长率近120%

 

温州民间高利贷资本大部分来源于银行贷款。温州当地人将自己的不动产到银行做抵押贷款,再拿这些钱去放高利贷,赚取利差。

资金短缺债务缠身加大了企业对资金的需求,但是货币政策宽松的时候,银行信贷很少惠及中小企业,收紧的时候,则往往是中小企业最先被紧缩。同时连续上调准备金率和控制全年信贷额度,使银行的贷款额度相当紧张、利率出现跳升。

垄断行业迟迟不向民间资本放开,这使数以万亿计的民间资本如无根的浮萍在市场上空飘荡,他们目标不定,时进时出,哪里有获利缝隙便一窝蜂地往哪里钻。在整个投资链上,对资金的时效性需求是非常高的。有时候当贷款到手时,企业却已经失去最佳投资时机了。与金融机构烦琐的贷款手续相比,民间借贷手续具有明显的优越性。 

 现阶段下,中小企业的融资链面临生死存亡之时,融资只能转向高利贷。

实际上,这是由中国金融管理体系的缺位造成的。

中国金融管理体系的缺位刚好在促使民间资本变得越来越贪婪。

资本的贪婪会带来产业经济的恐惧,而恐惧必将导致通过逃脱等方式来实现债务逃避。投资于借贷难以收回成本,必然导致民间借贷者的恐惧。对恐惧的承受能力与应对策略是不同的,比如某些人选择退出,某些人选择用贪婪来应对恐惧。

所以在资金的提供者与使用者之间,就不是一种协作的关系,而是一种博弈的关系。任由这两者之间的关系恶化,是官方金融机构的缺位与不作为。当意识到这一点,就会愈发让人感受到现实的残酷与未来的不确定性。进而恐慌加剧,并以贪婪来应对恐慌,当恐慌难以应对的时候,就会采用逃避的手段。

 (四)内外因素“勾结”推倒温州经济:

温州经济的困境是由内外因素的“勾结”所引发的。

企业要想避免死亡,就必须拥有顺畅的输血与造血机制,但温州人不差钱。

当官方资本不青睐于民营机构,就会给民间资本填补这个空白,满足市场的需求。

一方面是不差钱,有大量的游资在投资矿产、房产、能源以及黄金等大宗商品,另一方面是产业的转型阵痛,动辄数以百亿的资本规模,如同失控的洪水一般,不仅构成了通胀的重要因素,更加大了自身的产业困境。

这导致民间借贷引发的危机,呈现多米诺骨牌效应。

 民间资本更多的是投资于房产,由于房产投资遇到政策性的打压,而被关在房地产投资的门槛之外,就推高了国际黄金等大宗商品的价格,这就对美元的贬值起到了推动作用。

美元贬值对应着原油等能源的升值,更带来了通胀的加剧,政府不能不采取紧缩货币政策来缓解通胀的压力,虽然明知道在国际化的环境中,输入型通胀对一个国家的影响更大,但政府依然习惯性地采取紧缩性的政策来应对。紧缩是一个信号,刚好从中央因素,认同并加剧了这种热钱失控的现象。

不管是对黄金等大宗商品的追捧,还是央行采取的紧缩性的货币政策,都是推动美元贬值,人民币升值的重要因素,加之国际市场对于中国制造的封杀,重新扯起贸易保护的大旗,更是加大了出口的难度,极大地打击出口利润率,这就使得产业经营就更是食之无味的鸡肋。

作为产业的创业者,势必要将自己的产业放弃掉,而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在金融投资上,而这就更加大了金融等虚拟经济的力量,推高了资本的泡沫,链条的下方却没有实际收益的支撑,所以那种高处不胜寒的感觉就会加剧。

企业对资本的需求是刚性的,特别是在政策朝大中型企业与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倾斜的时候,在银行等金融机构对中小企业的支持形成缺位的时候,在外部市场被封杀、内需迟迟难以拉动的时候,中国民间的中小企业可谓是在夹缝中求生存,举步维艰。

 

    三、所可能引发的恶性后果:

更可怕的不是中小企业生存的举步维艰,而是这些因素对中国整体经济的冲击。

被用于放贷的那些资金,原本就是用自己的房地产之类的不动产经过一定的折扣之后,从银行等机构贷款出来的,当那些对于银行形成了不良资产,势必会被银行抛售,通过套现以自保,这种抵押型的房产,加重了房地产的新房市场、二手房市场的供求失衡。

大都市中的房地产供求原本就是有价无市的居多,偏偏金九银十都在指缝中滑过,冬季又面临收款问题,员工回家问题,以及相应的工程款之类的名目的支付问题。而这就加剧了房地产价格打折现象。

房地产的价格很有可能形成新的拐点。并引发产业的恐慌性抛盘。

 

温州拾贝资本俱乐部一位负责人称,这些老板出逃的直接原因都不是由于主业的问题,而是由于参与赌博、借高利贷投资或者自身参与高利贷等高风险项目,资金链一旦断裂就必须跑路。如果是企业亏损或者利润太低,最多只是关门,不会出逃。

这些"跑路"的老板几乎都参与了民间借贷,他们放弃了主业,要么办起担保公司专放高利贷;要么借高利贷去搞多元扩张,投资房地产。

民间资金链断裂的口子已被撕开,而民间资本流向主要集中在房产领域,一旦房产商也跟着跑路,问题就会接踵而来,最后甚至出现中国式金融风暴

也许,胡福林等温州老板的危机还只是冰山一角。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中国银行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巴曙松表示,在这个案例中,连环担保和相关影子银行业务使个别企业风险放大成局部系统性风险。”“大部分业内人士都认为,"影子银行"系统的存在是美国爆发金融危机的元凶之一,原因是由银行系统承担的房地产贷款被证券化之后,脱离了监管。

尽管中国房地产贷款尚未证券化,但民间借贷的操作模式大抵一样:将自己的房子、仓库等不动产拿去做抵押,再将房产价格打个对折融资,借贷人再拿这些钱去放贷或投资。一旦呆、坏账产生,债权人可能就会将收押的房产贱卖,倒逼整个房产价格暴跌,并进一步掐断房地产商的资金链。而套在这个链条的另一端则是银行和政府债务,如果这样,最后就会出现中国式的金融风险,很可怕。

 有业内人士指出,大家都在等第四季度的房产整体表现,这将会是拐点征兆。而且危机的爆发时间可能会比想象的来得快。

823日中报业绩发布会上,富力地产事长李思廉已表态:价格方面,我们现在下调了10%,估计会慢慢跌,下半年的话,可能会再跌10%而从已发布中期业绩预告的58家上市房企业绩看,有54%的企业亏损、预减、续亏或首亏,报忧数量较去年上升7%

悲观情绪继续蔓延。ST珠江、莱茵置业等上市房企也纷纷宣布由于房地产业务经营不理想,将转战矿产行业。

继续收紧货币,会让企业资金更加紧张,崩盘的可能性增大;而银根放松又会推升通胀,影响老百姓生活水平,延缓经济结构优化升级,成为一个两难的局面。

      四、启示与思索:

我们总是会把老板跑路归结于其人品问题,抱怨其无良的品行给自己带来损失,但却没有从对方的角度考虑哪怕是一点点问题。

温州企业主说,自己的工厂有1000多名员工,然而一年辛苦下来利润不足百万,而老婆在上海投资了10套房产,8年间获利超过3000万。(104日《新闻晨报》)也难怪以温州为代表的中国制造业要遭遇寒流了。

不是国际资本打败了我们,而是我们自己打败了自己。这些是从至少10年前就已经注定的了。但深入反思之后,我们发现,当我们还没有做好准备进行机制的转型的时候,很难应对已经拥有数百年经验的国际资本,以及在人心中的贪婪欲望。

 

贾春宝

2011106日星期四

 电话:1326925812289581930

网络微博:http://www.chinavalue.net/MiniBlog/

http://t.sina.com.cn/jiachunbao

价值中国专栏http://bekings.chinavalue.net/

新京报网专栏http://blog.bjnews.com.cn/space.php

新浪网专栏 http://blog.sina.com.cn/bekingss

 

附:每日经济新闻网报道,2011年媒体报道过的部分比较大的知名企业:

  4月初,位于温州龙湾区的江南皮革有限公司董事长黄鹤失踪。

  4月,温州波特曼咖啡因经营不善,企业主向民间借入高息资金,导致资金链断裂出走。

  4月,乐清三旗集团董事长陈福财,因资金链出现困境、企业互保出现问题出走……

  6月初,温州铁通电器合金实业有限公司的股东范某出走,涉及上千万元民间借贷……

  6月中旬,浙江天石电子公司老板叶某出走,据传欠下7000万巨债无法偿还……

  7月,瑞安的恒茂鞋业老板虞正林出逃。

  7月底,位于温州龙湾区海滨街道的巨邦鞋业有限公司老板出走。

  824日,位于温州瓯海区的锦潮电器有限公司老板戴某失踪,原因可能是其参与经营的担保公司出了问题……

  829日,位于温州鹿城区的耐当劳鞋材有限公司宣布停工,老板戴某因欠巨债潜逃

  831日,永嘉县温州部落之神鞋业公司老板吴伟华失踪……

  91日,永嘉县蝶梦儿鞋厂老板黄杰失踪……

  99日,在龙湾颇有名气的家电老板郑珠菊,郑珠菊共欠债权人现金借款、银行承兑汇票等高达2.8亿元,其中现金1.8亿元,银行承兑汇票1亿元左右落跑半个月之后,在温州经济开发区滨海园区被警方抓获。

  913日左右,温州奥米流体设备科技有限公司,两天一夜里,公司40多台、总价值上千万的精密加工设备全部不翼而飞,董事长和总经理等负责人也不知所踪。

  中秋节期间,温州龙湾新耐宝鞋业老板跑路……

  中秋节期间,温州唐风制鞋老板黄伯鹤跑路……

  中秋节期间,温州金竹工业区的星际鞋业老板跑路……

  中秋节期间,温州欧霸标准件有限公司老板跑路……

  915日左右,浙江祥源钢业、温州宝康不锈钢制品有限公司董事长吴保忠失踪,欠银行贷款2亿多元,民间借贷8000万元,承兑汇票5000万元没有归还。

  919日,开业仅2年的信河街温州福燕兄弟实业有限公司倒闭,房产易主,老板跑路。老板欠了几个亿的高利贷资金链断了,房产被银行转卖。

  921日,公司占地200亩,年总产值达10个亿的浙江温州东特不锈钢制造有限公司老板姜国元跑路。

  922日,温州龙湾蓝天大药房老总跑路,涉案资金8000万,但按照龙湾三甲庄泉移民村的居民反映,涉案资金估计超亿,目前老板手机全部关机。

922日,位于温州瓯海区娄桥工业园区内,厂房占地120亩的,温州最大的眼镜企业浙江信泰集团董事长欠款8亿跑路(具知情人透露,实际欠款达20多亿)

 

个人简介
所涉及的领域从公关到广告、从商务活动到旅游会议、从营销到传媒、从教育培训到顾问咨询,从投融资理财到企业管理、从资本市场到产业链、从战略规划到企业文化等多角度全方位的实践。 从1994年起开始接触并持续关注北京的房地…
每日关注 更多
贾春宝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