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游记

李犁 原创 | 2011-10-09 13:22 | 收藏 | 投票
夏季的爱琴海海风拂面,凉爽湿润。我们乘风抵达雅典参加“中希经贸论坛”时,正值希腊多事之秋,第三天即遇示威游行,虽然非常希望上街采访,但是主要通道已被警方封锁,只好作罢。希腊人民的痛苦我们感同身受,因为我们大巴司机一个普通的希腊人,在送我们参观比雷尔富斯港口时,向中方负责人面交儿子的简历,要求工作职位,他说儿子是学建筑设计的,毕业在家三年,没有工作。这样的父亲,不知道在希腊还有多少。
在国内,也有不少传言,说是希腊人懒惰,带着这样的问题,我直接了当的问了当地著名私有银行阿尔法银行董事长的看法,他坦然地回答,私人企业员工工作非常紧张,加班加点是家常便饭,倒是国企不是那么忙,所以我们两个不约而同谈起了私有化问题。其实希腊面临的问题之一,就是国企改革问题,希腊人口差不多与北京相仿,就业人口中七成是政府的雇员,所以,财政紧缩就是要拿政府雇员开刀,能给自己开刀的医生,要有多大的勇气和毅力,以致这是行业禁止。他其实也关心中国的改革,他问下一步中国改革的方向是不是国企私有化,这样的问题几乎无法回答。我间接地回答,中国的就业其实是私企解决了七成,市场的效率决定资源分配,如果私企的效率高于国企,那么合理的逻辑就是将效率低的国企私有化,当然国家安全必需考虑,可能是我的英语水平不够,他追问,你觉得就业不是国家安全问题,为何不是, Why not? 恰逢此时侍酒员过来,我马上要求看酒标,顺理成章地谈起红酒,算是急中生智。
我其实和这位希腊朋友有着惺惺相惜的感受,我们都是文明古国,历史悠久而灿烂,近现代历史却命运多桀,二战期间我们两国同是被法西斯国家占领,最终侵略者被赶走,接着又是内战,经济严重落后,目前又面临艰巨的经济转型重任,可以有很多的经验可以分享。正是出于这个目的,证券市场周刊的主编于颖在“中希经贸论坛”期间,正式约访了希腊政府高层, 体现了国内媒体的大局观和敏锐性。目前,中国政府从战略高度上认识中希关系,促成中远(COSCO)与希方签订了长达35年比雷尔富斯港口经营权受让合同,互惠互利。翻开地图,你可以清楚的看到港口的地理位置, 临近博斯布鲁斯海峡, 雅典之西南,临爱琴海。北距该国第二大港萨洛尼卡港256海里、东北距伊斯坦布尔港360海里、东距伊兹密尔港198海里、东南距累梅索斯港522海里,南距塞得港590海里。全港货物吞吐每年在1500万吨以上,为希腊最大吞吐港,也是东地中海国际中转港之一;集装箱吞吐50万标准箱,是地中海岸十大集装箱吞吐港之。我们参观港口那天,下着蒙蒙细雨,天是灰的,爱琴海还是蓝的;蓝的有些抑郁,像是希腊哲学家的眼色,让我们陷入对希腊未来的思考,和未来中希关系的思考。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江湖中人称“犁叔”,是多个俱乐部和商会等民间组织的积极参与者,现任和讯财经中国会秘书长,中国致公党北京市委参政议政委员。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