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投资移民看21世纪的国家竞争格局

刘洋波 原创 | 2011-11-15 09:34 | 收藏 | 投票

  本文已在《中国中小企业》第11期发表

  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中国成为世界经济新的增长极,各国的投资者蜂拥而至,寻求发财致富的机会。然而令人费解的是,盛世之下的中国,却有接近一半以上最富裕的国民考虑投资移民,招商银行和贝恩公司联合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证实:中国27%的受访亿万富翁已经完成了投资移民。中国社科院的一份研究报告也显示,中国正成为全球最大的移民输出国,而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家已经成为中国富豪投资移民的首选之地。

  对此,舆论一片哗然,有人惊呼这不仅是中国精英阶层的集体流失,也是国家财富的巨大损失。也有人认为,投资移民是正常的人员流动,不会造成人才和财富的损失,从长远来看,有利于其他国家更好地了解中国。

  如果做一个调查,每个人投资移民的目的是各不相同的。享受国外优厚的社会福利,为子女上学提供便利,寻找更为公平透明的创业环境,保护个人资产不受侵犯,追求更为优质的生活质量等等,不一而足。因此,投资移民作为个人的一种理性选择,归根结底就是了为了换一个生活环境,换一种生活方式,过更好的生活,此乃人之常情,原本无可厚非。

  然而,当一个国家的精英阶层,在这个国家的经济仍处于上升周期,机会远远多于国外的情况下,集体选择离开这个国家。这个现象就不得不让人深思了。

  事实上,很多企业家选择投资移民,他们并未真正离开中国,只是完成身份的转变,变成外籍华人。一边享受着国外的社会福利,一边享受着国内的发展机会,同时,他们享有外国投资者的优惠政策。这些企业家的投资移民,完全是利益驱动下的理性选择,可以说是一种“被移民“。南方沿海的民营企业家,大多数属于这种情况,作为国民经济增长和社会就业主要承担者的民营企业,却鲜有机会享受国家的优惠政策,而且还要面临高税负和激烈竞争的威胁,在夹缝中艰难生存。这不得不说是我国市场经济体制不完善不健全的一个缩影。

  也有一些企业家选择投资移民是为了寻求一种安全感。近30年来,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成就了一大批亿万富翁。这些亿万富翁成长的背后,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共同的经历,那就是抓住了国家经济体制松动的某些机会,有些甚至是一些灰色经历。身处其中的企业家对中国的市场经济体制的不完善和政策的不连续性最为了解,他们的这种不安全感也最为深重。因此他们选择投资移民,为自己的资产安全留条后路。

  还有一部分投资移民,实际上是贪腐官员的洗钱行为。这种行为最为人们所痛恨。因为他损害了社会的公平正义,危害了国家安全和国家利益。也是当前人们担心投资移民导致财富外流的最重要原因之一。

  纵观人类历史,精英阶层的流动方向往往代表国家的霸权更迭,强秦的崛起,得益于东方六国的人才输入。中世纪阿拉伯世界的崛起,唐朝被俘获的工匠发挥了重要作用,美国的崛起,得益于两次世界大战期间大难欧洲避难移民的流入。

  当前的投资移民热潮,也是21世纪国家竞争格局的一种现实反映。在全球化时代,国与国的界限日趋模糊,互联网等高科技的发展使世界变得更平坦,全球的商品、资本、人才流动也呈现几何级数增长。人才的数量和质量成为衡量一个国家综合竞争力的最重要指标之一,因此关于人才的争夺是国与国竞争的焦点。

  各个发达国家都把人才战略作为重要的国家战略来实施。尤其是金融危机以来,各个发达国家都推出了吸引外国投资的项目。目前,活跃在北京市面上的各种投资移民项目仅美国一家就有近百个。而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面临着发达国家激烈的人才竞争,成为人才流失最严重的国家之一。过去15年里,中国内地居民合法取得他国永久居留权的,大约有150万到200万人。据统计,近年往美国、加拿大方向的投资移民中,有一半以上来自中国大陆。澳大利亚近几年商业移民每年名额为3500人,而来自中国的申请就达2000人左右。

  随着申请入籍的人员的增加,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投资移民的门槛也水涨船高。以加拿大为例,现在投资移民加拿大,投资额已经从40万加元提高到80万加元。各国在吸引投资移民的时候,越来越重视质量,呈现宁缺毋滥的局面。

  虽然我国是近三十年来全世界利用外资最多的国家之一,但是中国尚未形成完整的人才战略,缺乏吸引世界高端人才的国家政策和软实力。许多外国投资者到中国投资怀着赚一笔走人的心理,并没有长远的战略规划。今年胡润500强的名单显示,中国最有钱的富豪中,有一半以上是从事房地产、能源等行业,不得不让人质疑中国富豪的技术含量。

  反观美国,尽管金融危机使美国元气大伤,但是美国依然是吸引外国投资最多的国家。美国梦依然对世界各国精英有着巨大的吸引力。2011年奥斯卡获奖影片《社交网络》就是以美国最年轻的亿万富豪,facebook的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为原型的。崇尚个人奋斗、公平竞争、自我实现的价值观,已经成为美国最核心的竞争力,激励一代又一代的美国人不断创新,创造奇迹!

  对个人而言,生活在没有藩篱的全球化时代是幸运的,因为只要你知道目标在哪里,全世界都会为你让路。但是,对一个国家、民族来说,全球化时代是一个全新的挑战,竞争无时不在、无处不有,而且你不知道下一次谁将取得胜利!你也不知道你的领先可以保持多久。

  我们不应该去指责那些选择离开的企业家。因为在全球化时代全世界只有两种公民:世界公民和地方公民。阻隔人们的将不是高山、大洋、河流、沙漠,也不是习俗、语言、民族和肤色,更不是金钱和权力。而是一种价值认同,一种心灵归属。

  但是,我们必须正视这种差距。这种差距不仅仅体现为我们生产服装,美国生产芯片,我们穷山恶水,美国青山绿水,我们吃着三聚氰胺长大,美国人看着阿凡达长大,我们最大的梦想是有车有房,而美国人最大的梦想是太空旅行……这种差距不仅仅存在于时空,更存在于心灵。寻找一种好制度,让每个人都有机会通过自己的双手改变自己的命运;寻找一种好制度,让每个人都能在公平透明的环境里竞争;寻找一种好制度,让每个人充分发挥自己的潜能,不必为生病、失业、子女上学而困顿。

  60年前,我们的国家一穷二白,在国际社会受人孤立,但是,当时那批最优秀的科学家选择放弃国外优越的生活条件,回国创业,铸就了“两弹一星”的辉煌。今天,中国的GDP已经排名世界第二,成为全球投资者趋之若鹜的新兴市场,然而,我们的企业家却选择了离开。我们虽然取得了世界工厂的桂冠,但是却没有获得应有的尊重。中国制造成为廉价、低端产品的代名词,而中国模式也被简化为压榨廉价劳动力的发展模式。这显然不是我们想要的结果。

  正当我们为“中国统治世界”而弹冠相庆的时候,中国的企业家用脚投票提醒我们:我们仅仅只是走完万里长征的第一步,未来的路更漫长,更艰险。我们不要用狭义的“爱不爱国”来评判企业家投资移民的商业行为。在全球化时代,走出国门意味着更宽的视野,更大的平台和更多的机遇。我们也应该乐观的相信:随着更多的中国企业家走出国门,中国会在更大的范围,更深的层次融入世界。世界也将通过千千万万的企业家从细微之处真正地改变中国。

  对于“盛世中国”出现的投资移民热潮,我们也应该进行全面冷静的思考。客观的说,作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之一,中国成为最大的移民输出国也不足为奇。这也是中国经济发展和国际地位提高的一个必然结果。然而最富有的企业家集体流失再次告诉我们一个残酷的事实。GDP世界排行第二并没有改变中国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今天的北京并不是盛唐时代的长安。我们即使关上了国门也未必能留住投资移民企业家的心。然而,我们也必须有足够的耐心和智慧,毕竟这只是现代国家竞争格局中的第一阶段,如果我们从现在就开始改变国内企业家生存的环境,创造我们自己的中国梦,中国的真正崛起或许并不是一件太遥远的事情。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刘洋波,笔名温陵羽,福建泉州人。80后。先后就读于中央民族大学历史系,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师从潘维教授。 愿借助价值中国这个高端平台,广交朋友,与时俱进!email:liuyangbo97@yahoo.com.cn,qq:108902833(添加时请注…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