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握2012

王国刚 原创 | 2011-12-12 07:12 | 收藏 | 投票

  2012年,中国的经济走势由我们自己把握,国际环境并不是主要原因。

  从2007年8月美国次贷危机算起,此轮危机已走过4个年头。有不少人认为通过一两年的努力,美欧国家就会走出困境,但到现在为止,美欧国家还在危机的泥潭中挣扎,往下陷的可能性依然存在。

  从历史上看,1930年和1970年的危机都用了10年以上的时间才摆脱困境。根据一些史学家分析,1930年的大萧条更是直接导致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

  从美国现在的情况来看,2010年第3季度美国GDP增长率超过2.5%,似乎已经回到了2.5%?3%之间的正常水平,但失业率依旧接近10%,消费率继续降低等情况,给所谓恢复增长的美国经济蒙上了阴影。

  因此,美国金融危机的影响还将继续延续,可能出现的“二次探底”还有赖于各方努力予以化解。

  历史上西方国家的经济危机是生产过剩危机,但此轮危机是债务危机。对一国来说,要消解债务,从根本上需要压缩消费,增加储蓄。增加储蓄的路径主要有两条:缩减现有消费和增加GDP。这两条路,对美欧均非易事。美国主要经济指标持续低位运行、失业率居高不下,“占领华尔街”虽告一段落,但民愤积怨依然存在;另一方面,在经济低位运行的条件下,要增加储蓄较为困难。

  欧洲经济也相当低迷。主权债务危机还在发酵,欧元区正在积极寻求外部(包括中国)的支持。从目前看,欧元区不太可能解体,但要弥补其先天缺陷也非易事。在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要增加储蓄几乎不可能。

  因此,总体来看,2012年西方国家还将在经济低迷中寻找摆脱债务危机的措施和路径,全球经济不容乐观。但国际上的消极影响不足以动摇更不会实质性打击中国经济,中国经济还是由中国自己决定的。

  预计2012年中国GDP将继续平稳下行,全年大约在8.5%左右,CPI还将在高位运行,第一季度可能在4.5%左右,全年可能在3.5%左右。如果2012年一季度涨价因素相对平缓,CPI整体走势可能是前期较高,从中期开始逐渐走低。

  需要弄清的一个问题是:应把物价上涨和通货膨胀区分清楚,不能简单地混为一谈。现在动辄讲通胀,就要求收紧银根,这给货币政策造成了很大的压力,也给GDP增长造成很大的压力。

  CPI上行并非都是由货币政策紧缩引起的,并非都是通货膨胀。在工业化和城镇化进程中,农产品和资源类产品价格上行是一个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这是客观规律。简单地以CPI上行去定义通胀,不利于维护农民的利益、支持“三农”,不利于节能减排,也不利于理顺价格体系。

  重要的事情不在于让CPI永远保持在零增长的位置,而是应该让每年CPI的变化率控制在人们生活水平能够承受的范围之内。

  同时,也不应过分夸大物价上行对居民生活的影响程度,近15年来,在物价上行过程中。城乡居民的实际生活水平是提高的。GDP和物价都是货币政策的目标所在,这两者的目标情况也就决定了货币政策的选择。

  预计2012年我国将继续实行稳健的货币政策,与2010年相比,资金面可能继续处于较紧格局;商业银行的资本充足率、存贷比等指标不容乐观;贷款利率等市场利率上行的可能性依然存在;M2增长率全年可能在12%左右,M1也可能在12%左右;新增贷款可能在7万亿元左右,贷款增长率可能在13%左右;社会融资总量在11万亿元左右。

  根据宏观经济走势,货币政策的针对性、灵活性和前瞻性都可能增强,调控的节奏可能更加明显。

  另外,对于备受关注的房地产市场需要指出,房地产市场本来是两个市场:一个房产市场,一个地产市场。中国的地是国有的所以不存在地产市场,只有房产市场。

  房产市场中大家比较关心的是保障房问题。我认为,如果保障房真的能实现每年1000万套,“十二五”期间3600万套的目标,中国整个住宅市场从住房结构、地理结构和房型结构,一直到房价都会发生实质性的变化,因为这个量实在太大了。

  但是也要注意,每年1000万套的保障房建设任务要完成,也面临很多需要进一步解决的问题。

个人简介
江苏无锡人,博士生导师,经济学教授,经济学博士,中国注册会计师,政府特殊津贴获得者;现任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
每日关注 更多
王国刚 的日志归档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