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美容看上去很美

郑俊杰 原创 | 2011-02-09 14:55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温州 汽车美容 

汽车美容看上去很美

       据统计,去年我市汽车上牌量达到13.5万多辆,同比增长66%多,是2006年的一倍多。与此相对应,有数百家汽车美容店的温州,品牌连锁门店寥寥。“汽车时代”汽车美容店为何跟不上趟?

 

从“洗车”到“精洗”

  “我们测算过,洗一辆车的成本超过9元,这还不算上自已家里人在店里帮忙的费用。”稽建平说。问号洗车店的洗车价格已经几年没有变,会员价格每车10元/次,非会员每车15元/次。“现在店租在涨,人工、水价等都在涨,像我们单靠洗车的,基本上无利可图了。”记者在问号洗车店的两家门店里看到,除了清洗与打蜡业务,门店销售车用香水、汽车坐垫等为数不多的几种汽车用品。

   稽建平酝酿着洗车提价。“我们计划明年1月起,将洗车价格提高到15元(会员价)。”但是,稽建平又担心提价会影响到店里的生意,毕竟洗车的无证游击点无数,它们没有房租及相关税费的压力,即使每车10元/次,仍极具竞争力。据称,几年前稽建平上陡门店的日洗车量平均可达五六十辆,但目前也只维持在日平均40辆左右。“无证洗车有多少,这个难以统计,几乎每个小区都会有,主要是外来人员经营。”温州市汽车维修行业协会常务副秘书长娄天泉表示。

   “单单洗车,即使涨价,我们也不赚钱,不放弃这一块业务,主要为门店吸引人气。”净美汽车美容老板陈先生表示。此前,“净美”将洗车价格从15元提升到了30元,但相对于会员价只提升了5元,会员享受每车每次20元的优惠价。同样,温州最大的汽车美容本土品牌“德胜”,其老板朱德信也表示,洗车是他们门店收入并不占重头的业务。

   一个多月前,市区冒出了百元洗车店,专门针对高档车的洗车服务,一次洗车要花98元。业界称之为“精洗”。这些经营者看到温州豪华车增长的速度,开始挖掘高端洗车的蛋糕。“精洗服务,我们去年就推出来了,每次80元。”朱德信透露。所谓精洗,就是对车上的一些死角都进行清洗,洗车用时要比普通洗车翻倍,比如普通洗车只会对轮毂正面进行清洗,而精洗会对轮毂平时难以清洗到的背面也进行仔细的清理。

   为加快洗车效率和推行“精洗”,净美汽车美容门店还更新了自动化洗车设备,据称该设备高达20多万元一台,在温州市区也为数不多。

   市区符先生最近发现,自己常去洗车的大自然家园附近问号洗车店,原本6间店面压缩成了3间店面。“由于租金升得太快,无法承受,6月份店面到期后就没续约了。”问号洗车店的老板稽建平透露。据了解,作为温州市区资历最深的洗车店之一的问号洗车店,生意最兴旺时门店多达5家,如今只剩2家,现新城的门店还被“缩水”。

   在业界人士看来,问号洗车店的生存现状,正是温州汽车美容业生存环境的反映——私家车在迅速增加,汽车美容看上去生意值得一做,但实际上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美。

 

从洗车店到美容店

   在业界人士眼里,洗车是汽车美容最基本的项目。早期的洗车店,洗车是主要的赚钱手段之一,但如今洗车成了赔本赚吆喝。因此,洗车店在最近两三年里纷纷改头换面,变成了汽车美容店。“现在除了无证的洗车点,专门只洗车的店家不多了。”娄天泉称。

   “如果汽车用品卖得好的话,洗车价格不提价也没什么关系。”稽建平无奈地表示。几年前,其门店的汽车用品销售额每月还有五六千元,而如今最多只能销售1000元左右,其中以座垫、车用香水等居多。记者在“问号”的门店看到,陈列的汽车用品也就几十种,其中香水、脚垫等小件用品居多。

   稽建平认为,像他们这样的洗车店汽车用品销售下降,原因之一是网购的兴起,很多车主上网买车上用品,选择多又便宜。而购买新车的,汽车4S店在车主购车时就会将相关汽车用品配齐,这也是洗车店汽车用品销售下降的原因。

   然而,对于大型汽车美容店而言,汽车用品的销售,仍是其门店的三大营收之一。记者在净美汽车美容的2000多平方米的门店里看到,一层设置为洗车服务、美容、微修等业务区块,而二层除了办公区就是汽车用品销售区,销售区设置成为自选区域,很像一家小型超市,小至汽车香水,大至汽车座椅,品类多达四五百种,以品牌产品居多,最贵的达数万元一套。像座垫、玻璃水等均卖得比较好,一年下来座垫可销售一两百套。

   据了解,汽车用品的利润视汽车美容店的经营能力而定,如果代销厂家产品,利润相对比较少,一般在10%~20%;而如果现金进货销售的话,利润较高,一些产品利润相对比较可观,但有库存的压力。“有实力的美容店会进货,特别会选择那些上门推广的汽车用品品牌,而那些要门店主动联系销售的知名品牌,利润也不会太高。”有知情人士透露。

   记者了解到,目前汽车美容店的另两大收入为微修服务与汽车车身的美容服务。其中以汽车车身的美容服务最为重要。“汽车车身美容的收入占我们店收入的40%左右。”净美汽车美容陈先生透露。据介绍,目前汽车车身美容已不再是几年前的打蜡等,包括内饰清洁、车身封釉、车身镀膜、皮质坐椅镀膜等等,其中车身镀膜、皮质坐椅镀膜等业务是最近一两年兴起的,镀膜一次费用在两千元至上万元不等。“目前,温州大部分车主对车身的美容还停留在封釉阶段,镀膜等还是新兴业务,再加上价格较高,尝试的人并不多,但我们相信新业务会被温州车主接受。”陈先生如此认为。

   据了解,镀膜等新业务在上海、杭州等地早已为人司空见惯,但在温州才刚刚兴起。这一方面是因为厂家推广新产品会先选择上海、杭州等大城市,另一方面尽管温州车多,各汽车美容店对引入新项目仍表现谨慎。“如果市场打不开,利润也无从谈起。”一汽车美容店人士表示。

 

从普通门店到品牌连锁

   据反映,温州车主对汽车美容新项目接受程度不高,这一方面说明温州车主消费理性,另一方面也说明温州汽车美容的集约化程度不高,各汽车美容店各自为政,致使一些新项目推广无法形成气候。来自温州市汽车维修行业协会的数据显示,温州市区汽车美容店有200多家,其中连锁品牌的门店少得可怜,最知名的“德胜”汽车美容也就3家门店。据了解,德胜是从5年前就开始做连锁,从专做洗车一步步形成目前涉及汽车美容、微修及汽车用品销售的连锁品牌。“在温州市区,大部分车主都知晓的汽车美容店,应该只有德胜这一家。”娄天泉估计道。

   可是,在杭州等省内城市,汽车美容市场几乎掌握在连锁品牌的手中,且各个品牌活得有滋有味。对此,温州一些大型的汽车美容店似乎也看到了其中的商机。“目前,我们正在物色再开一家门店,朝连锁方向发展,毕竟温州自己的汽车连锁品牌还不强势,会有较大的空间。”净美汽车美容陈先生透露。

   据记者了解,目前温州一些大型的汽车美容经营者均有连锁的计划,这主要是看好温州汽车拥有量的快速增长势头(最近几年的车辆年上牌增速均超过6成)。然而,作为一个具有一定规模的汽车美容店,其服务的最大半径是5公里左右。“温州的车主还不太认服务品牌,新城的车主肯定不会特地跑到我们这边洗车。”净美汽车美容陈先生笑着说。

   而在汽车维修领域,已有本土品牌成功的先例。在知名快修品牌“小拇指”进入温州后,也有温州资本进入了这一领域,创立了“路客”品牌,目前经营不错,拥有多家门店。除此,相关部门也看到了零散的汽车美容行业,给管理带来的不便,正积极引导上规模的汽车美容经营者向连锁品牌发展,包括查处无证经营点及不定时上门为一些上规模的汽车美容经营者解决难题等。“到目前为止,来办理年审的维修行业仅100多家店,而据估计市区会有四五百家店。”娄天泉说。

 

成长的烦恼

   在娄天泉看来,包括汽车美容店在内的许多汽车维修行业方面的门店,不敢主动办理年审手续,主要是他们在技工这一块达不到标准要求。“由于技工缺少或跳槽频繁,许多门店的技工上岗证都达不到相关要求。”

   记者调查发现,目前汽车美容领域技工紧缺,成为这个行业最大的烦恼。“洗车看似非常简单,但从学徒学起,一般需要一两年时间。”稽建平透露。而对于汽车美容的快修、喷漆、镀膜等业务的技工,学习用时可能更长。但经过两年的边学边练,出师后工资并不高,一般只有2000元左右月薪,致使这个行业少有年轻人涉足。

   “虽然也有一些技校针对性培养学生,但往往这些学生只掌握理论,缺乏丰富的实际操作经验,他们出来与普通学徒没太大区别。”一上规模的汽车美容店负责人指出。这些本地技校招生大多面向城市,学生毕业后往往不选择进入汽车美容领域。据了解,目前温州汽车美容领域的技工绝大部分是外来人员,也因此,这部分技工的流动性也非常大。

   净美汽车美容陈先生表示,其门店按标准配置,仅汽车美容方面就需要至少10名技工,但是目前只有7名。”镀膜等业务,就需要经验丰富的技工,不然工艺就会受影响。”也正因此,接下来再开一家连锁店,找技工成为其一项头痛的事。

   一些汽车美容新店家,为达到相关标准,往往利用高薪到其他汽车美容店里揽人。这也造成了这个行业的一个恶性循环——各个门店间经常展开技工“争夺战”,技工跳槽频繁。娄天泉称,技工与上岗证按规定与所在的公司挂钩,若技工跳槽到另一个公司,到相关部门办理迁移上岗证时,就需要原来的公司同意,但是大部分公司都不会同意自己的技工离职,导致不少挖到技工的公司都没“配套”的上岗证。“这就是许多汽车美容店不敢主动进行年审的根本原因”。

   针对此,相关部门也曾计划组织汽车美容领域的企业到外地招聘技工,可是国内汽车数量爆增,全国各地的汽车服务业均在快速增长,同样急需技工,想找到经验丰富的技工不容易。“找不到好的技工,我们只能尽量留住现有经验丰富的技工,然后慢慢培养。”净美汽车美容陈先生表示。

个人简介
不反社会,不自私;追求自由,憎丑陋;好学上进,斥慵懒……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