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政委:掌握全球大宗商品定价权

掌握全球大宗商品定价权

 

来源:金融世界 作者:鲁政委

 

2011021215:40

 

超过10亿人口的经济体在重工业化和城镇化之路上高速行进,这种状态在人类历史上不仅是前无古人,很可能也将是后无来者的。这使得我国能源和原材料的对外依赖程度急剧攀升。

 

数据显示,我国的铁矿石对外依存度约达58%,原油的对外依存度达69 %左右,木浆的对外依存约达73%,大豆的对外依存约达80%,甚至连我们一向号称储量丰富的煤炭,对外依存也达到了3%。上述数据表明,中国在很多原材料和燃料上已成为全球最大进口国之一。

 

人们常说:顾客是上帝。但是,人们常见的大客户在价格制定上所拥有的“特权”,在中国身上却倒了个儿。

 

以铁矿石为例,中国作为最大的进口国,不仅无法获得价格上的“优惠”,反倒年年沦为了被“敲诈”的对象,价格连年上涨。2005年涨价幅度为71.5%2006年为19%2007年为9.5%2008年为79.97%2010年实际超过60%

 

六年间,按照简单算术平均值计算,中国进口铁矿石的年均涨价幅度也超过47%,而同期中国钢价指数年均涨幅仅为33%,二者相差14%以上。

 

面对此种罕见的持续涨价幅度,且不论经济的其他领域为此所间接付出的代价,单单是钢铁行业本身为此付出的成本就相当沉重。有关测算显示,2010年前11个月,因为铁矿石涨价,我国钢铁行业多付出130 0多亿元人民币,这一额度竟然是全行业主营业务利润770亿元的1.7倍。

 

类似情景频频重演,人们莫不扼腕叹息。于是乎,“争夺国际定价权”或“话语权”,成为了各路英豪所不懈努力的目标。在市场上做单边试图影响价格,在谈判中强力整合进退与共……凡此种种,最后莫不是无功而返、甚至折戟沉沙!

 

纵观历史,英国当年依赖坚船利炮,获得了对全球商品的垄断贸易权和定价权;美国则依赖二战后通过美元国际本位币地位的确立,承接了英国在全球大宗商品定价上的主导地位。

 

其实,摒弃豪夺,借力巧取,引导国际大宗商品定价趋于合理,同样是可能的。

 

这一点,在霸权日益衰落、但对大宗商品价格影响力依然不减的美国身上,已可见些许端倪。

 

比如,在原油价格方面,影响最大的除了OPEC的信息,恐怕就是美国能源部定期公布的原油库存系列数据。每有发布,国际原油价格必然抖三抖。同样的,在粮食上,影响最大的则是美国农业部定期发布的全球粮食供需报告,尽管历史数据显示,其预测并非特别准确,数据往往也不时出现语焉不详的剧烈调整,但却也总能在国际粮食期货价格上翻江倒海……

 

借鉴此种做法,如果我国也能够定期公布港口铁矿石库存、月度粗钢产量、月度粗钢库存等数据,随着时间推移,数据的公信力得到验证,对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最终也必将能够起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效果。同时,对于各种商品期货,也应该考虑允许更多机构参与其中,随着单项品种交易量的扩大,“中国价格”的影响力也必将能够大幅提升。

 

在这方面,一个“无心插柳柳成荫”的案例已经出现,那就是A股市场。历经20多年的发展,其市值已跻身全球前列,日渐显露出其对全球其他股票市场价格走势的影响力。获取全球大宗商品价格定价权,雄心可嘉,而富有雄心的目标往往更需要脚踏实地的努力和富有智慧的设计。

 

强取不可得,往往智取未必不可为!


MSN空间完美搬家到新浪博客!

个人简介
兴业银行资深经济学家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