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高之德:法律就是制造罪犯和罪恶的机器

邱旭瑜 原创 | 2011-04-20 20:51 | 收藏 | 投票

  赵高之德:法律就是制造罪犯和罪恶的机器
  
  法律是打击犯罪,维护正义的工具,不是制造罪犯的机器。相信,这是只要没有大脑炎后遗症的人都会明白的道理。但普天之下,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罪犯是警察、检察官、法官以及警察、检察官、法官后面的幕后黑手打着法律的幌子凭白无故地制造出来的。赵作海是也,佘祥林是也,王子发是也。近几年来,几乎每年都可以从媒体上看到十大冤案的排名。
  
  今天,我们从网上看到了李庄再次被控辩护人妨害作证罪一审辩护词,愤怒的情绪再次被调动起来。李庄案是先定罪名,再找证据,而且其中大多是人证。人嘴两张皮,在压力和诱惑之下,怎么说都可以。重庆方面为了置李庄再罪,几乎到了不择手段的地步。
  
  我是学法之人,也从衙门中来,深知法律规定的高尚和现实司法的黑暗。在这条司法暗道里面,再坚强的人、再有身份的人都会,而且一定会有像狗一样的趴着的时候。就在你趴着的时候或之后,一切都会回到法律的轨道上来,一切的过程都会得到漂白。赵作海、佘祥林、王子发都是在这样像狗一样趴着的时候,成为了名符其实的罪犯。而且如果不是真凶出现,他们将永远是高尚的法律之下的罪犯。也正因为如此,这条暗道“严禁”律师的介入,如果谁敢对这条暗道说三道四、指手画脚,必然会招致最凶狠的职业报复。并用那条暗道,将律师“请君入瓮”,甚至连那些曾经在这条暗道中“战斗”过的人,也不能幸免。
  
  李庄案从一开始就是一场阴谋,“李庄案第二季”则已经公然挑战天下人良知的阳谋了。这场阳谋不再局限于职业报复范畴,更有可能是基于或善或恶的政治动机的政治陷害和政治报复。也正是基于这场莫许有的政治陷害和政治报复,把中国的刑辩推向了最危险的境地,把中国的律师推向了最危险的境地,把中国的法制推向了最危险的境地。
  
  于是,李庄案就演变成了一群人和另一群人的生死较量,不再是一个人和另一个人的事(本来是一个人和另一个人的事)。如果一个人能动用国家机器来对付另一个人,另一个人自然就不会有什么好的下场。但是,如果一个人动用一个地方的国家机器来对付天下人,结局又该当如何?
  
  想当年,赵高最得意的时候能指鹿为马,但最终还是落得个被诛夷三族的下场。在关注李庄案进展的时候,今天我特地关注了下赵高和胡亥的历史和下场,同时也看了下李斯和扶苏的结局。赵高勾结李斯玩弄扶苏和胡亥,不仅自己身首各异,而且玩掉了整个秦朝的江山。相信,赵高、李斯、胡亥逼死扶苏,杀害扶苏的兄弟姐妹二十余人,相信都是有充足的理由和罪名的。毕竟,秦朝是中国历史上法制最健全的朝代。但是,在赵高眼里,法律不就是制造罪犯和罪恶的机器和工具吗?
  
  今天,中国再次到了法律体系最完善的时期了,也就在这个最完善的时期,律师似乎集体成为了历史上的扶苏。就李庄案来说,李庄案件不再是李庄个人的小事,法律人之所以集站起来呐喊、抗争,因为原本属于法律的程序正义和实体正义,在李庄案中被集体玷污了。就李庄个人而言李庄已经被逼(或被骗)“自杀”一次了,现在又再一次面临被“他杀“的危险。大胆地发挥一下想像,李庄极可能是被赵高、李斯等联合暗算的。
  
  看到了斯伟江网络版的辩护词,还没有看到法院哪怕是网络版的判决。对结果我们不存在任何侥幸,甚至对可能的二审都不抱什么期望。但是,我们必须让天下看到法律人的集体抗争,听到法律人集体的呐喊,以及我们法律人的绝望和希望之所在。
  
  最后,不得不冒天下之大不韪再说上一句:如果历史可以重现,出现赤头赤尾的政治嫖客赵高,胸怀“仓鼠之悲”的李斯,极其贪婪、极其愚蠢、极其凶残的胡亥的“三合一”,那么再健全的法制、再完善的法律都不过是制造罪犯和罪恶的机器。
  
  以赵高之德,法律就是制造罪犯和罪恶的机器!
  
  
  
  
  天上的虫子
  
  2011年4月20日
  
  

个人简介
邱旭瑜律师,十二年法官,十余年职业律师生涯,期间曾担任多家大型企业法务和法律顾问。十余年来一直至力于企业风险管理与控制的研究和实践,在此基础上创立管理律师专业和发起创立中国管理律师网及珠三角企业法律顾问网。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