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全球货币体系的“死亡游戏”

陈飞翔 原创 | 2011-04-07 10:48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斯蒂格利茨在最近北京的一次经济高层论坛上提出建立新的全球货币(SDRs,即特别提款权)倡议,但我对斯蒂格利茨提出建立新的全球货币的构想持保留态度。如果斯蒂格利茨静下心来好好想想,也许就能明白现存的全球货币体系有其顽强的生命力。试想想,为什么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G20峰会与一些有识之士就一直呼吁改革当前全球货币体系不合理部分的建议却到现在还难以达成共识,难道这不正好暗示了这个体系具有根深蒂固的保守基因么?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在2009年G20伦敦峰会之前,就发表了一篇有关改革全球货币体系,建立超主权货币(特别提款权,即SDRs),改变美元独大局面的文章。周小川的构想当时引起了海内外媒体的极大关注,这与现在斯蒂格利茨提倡扩大SDRs发行与使用覆盖面的建议具有异曲同工之妙。这次在南京召开的G20峰会,法国总统萨科奇、美国财长盖特纳等全球重磅人士都希望中国政府考虑把人民币纳入到SDRs一揽子货币中来,但遭到中国政府高层的婉拒。其正当的理由是,中国的汇率改革与人民币国际化进程是需要渐进式的改革,不能一蹴而就。

       当前的全球货币体系的确存在很大的缺陷,美元独大的局面造成了美元全球泛滥,全球廉价资金供应链的异常繁荣,甚至催生了一批专门在美元与其他货币之间进行投机的金融掮客。这些金融掮客心里非常清楚的事实是,目前美元独大的全球货币体系至少在短期内是不太可能改变。稳固的全球套利预期与相关的金融技术大大地降低了这些金融掮客在全球外汇市场投机活动的交易成本。除了国际金融市场形成了对目前全球货币体系比较稳定的预期外,很多人忽视了一个关键性的问题:改变一种稳固的金融体系很容易,但要改变金融市场的稳定预期是需要付出很大代价的。如果全球货币体系真的发生了实质性的改变,则意味美元的全球霸权地位被严重削弱,这是美国不愿意看到的,但其他国家却无法承担以前由美国肩负的全球性责任。这将导致一个新的问题:新全球货币体系的建立,却群龙无首。

       本来最有希望接替美元,成为全球性储备货币的欧元却因欧元区自身的发展困境弄得焦头烂额。欧元区的财政权与金融权的分离,各行其是的成员国,以及“主权债务危机”的蔓延,导致了欧元区的核心国家德国、法国等国与该区的外围国家希腊、冰岛、西班牙等国之间的分歧越来越大,这将不可避免地影响了欧元区成员国团结奋斗、共同抵御危机的能力。即使欧元区目前面临很多挑战,还不至于分崩离析,但已经难担全球储备货币重任。欧元已经力不从心,日元就更加不用说了。日本在这次9级大地震与福岛核泄漏事故中元气大伤,日元的历史使命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从一种潜在的全球储备货币蜕变成在国际金融市场上寻找廉价融资链条的主权货币。因为,日本震后的重建与核泄漏的清除工作需要大量的建设资金,日元利用其潜在的全球储备货币地位可以为国家巨额的建设资金寻找廉价的融资渠道。

       已经排除了欧元或日本成为全球储备货币的可能,只剩下英镑了。英镑可能成为全球性的储备货币吗?答案是否定的。英国2010年的GDP总量还没有超越法国,排名全球第6,更不用说与德国相比了。英国的经济盘子还是小了点,虽然它的金融市场也是很发达的。这种情况,就好比一辆性能优越的小汽车驾驶在崎岖的大山里,底盘太轻与不堪入目的道路难以融合,若要是换上一辆彪悍的越野车就足以驾驭这种崎岖不平的道路了,或者把崎岖不平的道路改造成平坦宽阔的高速通道。在这个方面,英国有很多改善的空间,但最重要的是,英国19世纪曾经辉煌的海上霸权已经一去不复还了。自从美国崛起成为世界的核心之后,英国无论如何都难以重举过去的雄风,这是因为英国过去的经济、政治、文化与金融优势已经完全地向欧洲地区与北美地区转移,这种转移使得更多的发达国家趋同,但美国因后发国家的优势保持了在趋同情况下的独特性,特别是融合了世界各洲的特点,成为名副其实的“全球性国家”。也正因为美国这个独特性,造就了美元的全球霸权,而英镑虽然具有担当全球储备货币的潜质,但目前却只是一种区域性货币,至少在亚太地区英镑无法与美元比肩而行。 

       既然英镑也无法担当全球性储备货币,那么人民币可以堪当大任吗?人民币从理论上是可以的,但实际上是不可能的。作为一种全球性储备货币,它必须是开放的。人民币目前既不是一种完全开放的货币,也不是一种完全可以信用背书的货币。至少目前,中国内部存在一种很奇怪的情绪:开放的货币很可能成为一种被西方金融财团操纵的金融战的道具之一。这种情绪可以明显地从那本曾经风靡于高层与民众之间的畅销书《货币战争》中窥觑一斑。结果选来选去,最后大家还是觉得美元最适合全球储备货币的角色。美元的霸权地位倒不是美国有意为之的,而是全球金融市场与国际政治较量后的自然结果。

       美元注定是一种无法动摇的全球货币,虽然它目前面临很多挑战。这些挑战,奥巴马政府心知肚明,那些指责美国滥用美元特权的国家也心知肚明,但为什么就没有人真的为这些挑战作出实质性的改变呢?要知道,一旦一种稳固的货币体系发生了全球性的变化,则意味责任的担当就需要发生根本性变化。任何一种取代美元的货币,即使是超主权货币SDRs也需要承担相对应的责任,但人们往往不愿意承担责任,只愿意享受便利与权利,所以在货币上也涂上了一种无法消除的人性缺陷。这就可以看到,很多国家或者机构指责美国滥用美元特权,只是希望美国政府不要开着飞机往全球撒绿钞,而不是真正希望全球货币体系发生根本性的改变。美国政府也知道其他国家指责他们的把戏,所以实行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时,心里坦荡的很,指责归指责,美钞照样开足马力印。美国人心里想,你们只有徒奈其何了,有本事你们把自己的钞票拿来做全球货币了,承担对应的责任,那你们也可以疯狂印钞了。最后,大家纷纷指责现存的全球货币体系不合理,希望美元不要滥用特权,却都不愿意真正改变这个的确有些不合理的货币体系,结果是“光说不练”,美元依然可以滥用自己手中的特权,全球货币体系依然是大家指责的对象。仅此一点,大家可以想想刚刚在南京召开的G20峰会是多么痛苦而且无聊的会议了!

       任何一种新的全球货币要替代旧的全球货币,必须是脱胎换骨的,但目前还没有哪个国家的货币可以完全替代流通全球的美元地位,大家想玩的新全球货币体系仅仅是一种“游戏”,而非事实。事实已让“游戏”死亡。

个人简介
陈飞翔,男,80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管理学学士,中南大学经济学硕士.个人邮箱:cfx2004130@sina.com.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