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问题杂谈(续一)

  从统治者的角度出发,经济是为政治服务的,经济稳定是为了政治稳定。也只有经济和政治都稳定,国家才能在国际社会站稳脚跟。对统治者来说,政治稳定大于一切。政治稳定表明大权在握,失去政治稳定就等于失去政权。只有在政治稳定的情况下,统治者才有机会实现自己的政治理想,才有可能去解决社会问题。因此,共产党必须解决好通胀与失业之间的矛盾以稳定社会,进而稳定经济,最后稳定长治久安的大局。

  外需吃紧,内需卡壳,这就是中国经济的结构性失衡,而中国社会体制的结构性失衡更为难以根治,导致经济失衡问题难以真正得到彻底解决。

  中国经济依靠低工资和出口拉动增长的势头已经减弱,也将要失去通过高速公路、机场、航运码头、矿山、钢铁厂等项目上的大规模投资拉动经济增长的强势。美国在逼人民币升值,中国绝大多数人手中的人民币非常有限,依靠内需拉动经济增长的想法遭遇很多困境如公务员加薪、国有企业高管高薪与低收入者农民、企业打工者、失业者之间的社会利益分配之间的矛盾,腐败官员、商人与清廉官员、商人及中小企业之间的矛盾都制约了内需动力。

  中国存在一种巨大的思想泡沫即官员的政绩泡沫。政绩泡沫建立在经济增长率的泡沫之上,经济增长率的泡沫建立在房地产泡沫之上。有的投机者一个人拥有几十套商品房,而很多对房屋有真正需求的人连一套房都没有。可见,政绩泡沫的根源存在于社会膨胀的体制之中。

  中美大国对决,最终胜负在于谁对世界更负责任,而这又取决于谁对自己的国家更负责任,因为,最终承担责任义务的是国人。不管美国印多少钱,它终归是透支富裕。而中国人以相对贫穷对美国人的透支富裕并不占下风。关键的是中国人的相对贫穷不是以透支未来为目标的,不是以盈余贫穷为目的的。

  一切发现了的没有解决的问题最后都会被采取非常手段而解决,一切未发现的问题最后都会产生灾难。已发现的中国经济的通胀问题最后都会采取让部分劳动者失去工作的危机手段来解决,如此,富裕人的经济情绪稳定了,而贫穷人的经济情绪和政治情绪却高涨了。经济社会的根本矛盾--生存危险与发展机遇--必然激烈的碰撞冲突。

  中国经济的纠结问题,不是生产不给力,不是消费不给力,而是中国社会体制不给力。

  生产有余,消费不足,这是中国经济的纠结。生产不足,消费不足,这才是中国经济真正的纠结。

  当代中国有没有卖国贼?谁也说不清,谁也不敢说。那些把全民所有的国有资本廉价卖给国外的人,不称之为卖国贼也罢,称之为卖民贼是完全可以的。

  中国经济的问题是世界经济的一个问题,美国人想用他们自己的方式来解决中国经济这个问题,其实质就是彻底搞垮中国经济,让中国成为一个对美国俯首帖耳的国家。

曾自力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一、国家注册高级商务策划师。 二、价值中国网首届百强专栏专家。 三、曾服务于万基集团、金山集团、爱迪尔集团。 四、核心理念:早创才有真价值!(早创的前提是原创、首创) 五、策划主张:创心策划+美好策划。 六、个人…
每日关注 更多
曾自力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