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0南京国际货币体系高级研讨会实况(1)

徐洪才 原创自 新浪博客 | 2011-05-06 15:45 | 收藏 | 投票

烟花时节看钟山

——二十国财界领袖研讨国际货币体系改革(1

(发表于《全球化》2011年第3期,徐洪才)

 

今年3月31日,由法国主办、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承办的二十国集团(G20)框架下的国际货币体系研讨会在南京召开,有20国财长和央行行长及著名经济学家出席。中国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和法国总统萨科齐到会讲话,会议对全球失衡、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等问题进行研讨,其中突出涉及吸纳人民币加入特别提款权(SDR)篮子货币问题。

虽然中外与会者观点各有不同,但大多数人认为,吸纳人民币加入(SDR)篮子货币应该尽早提到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的日程。本次会议旨在为今年华盛顿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提供讨论素材,并为今年11月份G20戛纳峰会奠定基础。

 



全球经济失衡是经济全球化的结果

全球经济失衡是多种原因造成的。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常务副理事长郑新立认为,全球经济失衡是经济全球化的结果,既与产业转移和资本流动有关,更有贸易失衡、货币体系失衡和一些发达国家宏观政策不当的因素,归根结底是南北发展不平衡造成的。金融危机之后,各国经济复苏不同步,全球失衡现象有所加剧。主要国际储备货币发行国没有充分认识到自身责任,实施“以邻为壑”的经济政策,加剧了全球经济失衡现象。

解决全球失衡需要一个共同框架。法国重建布雷顿森林体系委员会执行长马克·乌赞认为,美国指责中国操纵汇率,而中国指责美国实行定量宽松货币政策,制造了过剩流动性,给新兴经济体和全球金融体系带来风险。目前,中国“十二五”规划已经显示,要把国内经济再平衡当成首要任务,要转变发展方式、减少出口、扩大内需,这是中国作出的承诺。现在需要知道,美国会作出什么承诺。美国也要重新调整经济,使其恢复平衡。全球需要一个共同框架,要使全球经济再次恢复平衡。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理事长戴相龙认为,目前美元还是国际主要货币,还不能被替代,但要继续维持这个地位,美国必须减少财政和贸易赤字至世界平均水平。

 

全球经济失衡指标体系

法国和美国认同汇率成为全球失衡指标。法国总统萨科齐表示,今年2月19日G20巴黎会议已就与全球失衡相关的财政赤字和政府债务、私人储蓄率和私人债务、贸易账户和净投资收益与转移账户等三对指标达成一致,为“多边审议计划”(MAP)提供量化参考。在华盛顿将继续讨论这些指标下的指导原则,现在急需尽快定义这些指标。由于中国强烈反对,汇率未能成为第四项指标,美国财长蒂莫西·盖特纳则强调,无论各国怎样定义这些指标,汇率问题始终包含在其中。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余永定赞成设置经常账户目标和减少汇率市场干预。他认为,中国应支持设置经常账户目标,因为巨额盈余反映了资源配置不当,中国持有美国国债超过一定限度则意味着财富流失。为了制止外汇储备增加、减少福利与资本损失,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停止干预货币市场。这意味着允许人民币汇率自由浮动,也就是允许人民币升值。但在人民币升值不可能一步到位情况下,中国应该加强资本管制。南非财长普拉温·戈尔丹认为,光看指标是不够的,更重要的是如何让经济回到可持续发展的轨道,制定强劲、可持续、平衡增长的框架,并为之努力。

 

全球流动性过剩原因

与会者对全球流动性过剩原因分析存在分歧。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常务副理事长郑新立认为,美国实行定量宽松货币政策,造成美元贬值、汇率波动和全球大宗商品价格上涨,给新兴市场国家带来了极大的“输入性通胀”压力,必须对国际储备货币发行国滥发货币行为实行有效监管,建议由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承担此项监管职能。中国进出口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王建业认为,目前国际货币体系改革不能无视国际储备货币过量供给倾向。在储备货币改革方面,不能轻供给、重需求;在调节机制改革方面,不能轻国内政策、重汇率。他强调三点:第一,主要储备货币过量发行倾向导致美元呈长期贬值趋势,制度性原因是储备货币发行国无法在确保为世界提供流动性的同时确保币值稳定。在充当世界经济引擎,发挥最终消费者、宏观经济政策协调者、稳定汇率体系支持者,以及国际流动性最后贷款人作用等方面,美国已力不从心。第二,不应夸大发展中国家自我保险对这些国家外汇储备积累的影响。实际上,不是发展中国家需求导致美元供给增加,而是美元过量发行导致全球流动性泛滥。对于大多数发展中国家,任由大量资本流入及国际市场初级产品价格大幅波动驱动本币过度升值或波动,意味着贸易部门竞争力严重削弱,有控制地积累储备是必然选择。第三,过分强调汇率作用,在理论上有谬误,在实践上有悖近代国际收支调整历史。解决美国等发达国家就业和经济增长危机,应该主要靠美国国内政策调整,特别是经济结构调整、修复金融业和房地产业。美国财政赤字下降将有利于减少经常项目赤字和改善固定资产投资环境,人民币汇率调整效果很小或基本无效。加拿大银行行长马克·卡尼认为,新兴市场国家国内需求和资本与汇率管制是引发通货膨胀和经济过热的原因。成员国必须分担责任,要充分认识到政策溢出效应影响,成员国货币、汇率和财政政策要服从金融稳定理事会内部同行审查,同时接受IMF的外部检查,所有系统重要性国家都应朝着以市场为基础的汇率制度转变。

 

资本流动适度管制

IMF认同采取适度资本管制。IMF总裁多米尼克·施特劳斯-卡恩指出,IMF传统上认为不应该实行资本管制,现在认识到了在适当情况下可以使用资本管制,但各国应当注意不要以资本管制取代良好的宏观经济政策。IMF和G20都应该建立机制,在资本流动对体系造成宏观压力时,促使资本来源国和接收国合作。他强调,IMF加强了在市场极端波动时的资金流动性提供,取得了很大进展,但许多国家仍不相信全球金融安全网已足够强大,仍在继续积累昂贵的外汇储备。

加强跨国资本流动监管,保持大国汇率稳定,扩大地区金融合作。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所长、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夏斌指出,在当前国际货币体系改革不能取得“实质性进展”的情况下,针对美元的“非对称”行为,应加强跨国资本流动监管,同时保持大国汇率稳定。韩国首尔大学教授朴永春认为,在建立全球金融安全网的同时,不能忽视地区流动性支持安排的作用。东盟与中日韩“10+3”货币合作已有良好开端,应进一步深化东亚地区货币与金融合作,扩大双边货币互换规模。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杜鲁曼提出,应让IMF成为全球最后贷款人,强化其对成员国援助和监管职能。必须修改IMF章程中相关内容,核心是要强化成员国的四项基本责任:第一,保证全球经济和金融稳定,所有成员国都责无旁贷;第二,经济政策应该与培育经济有序增长和价格合理稳定方向相一致;第三,避免通过操纵汇率取得某种不公平竞争优势;第四,保持实际有效汇率和金融稳定。为此,要对成员国采取九项具体措施:一是不应长期维持经常账户赤字或盈余超过世界GDP一定百分比;二是一年内广义国际储备资产增减不应高于GDP一定百分比;三是对年通货膨胀率设限;四是周期性地调整政府年度财政赤字不高于潜在GDP一定百分比;五是限制政府债务与潜在GDP的百分比;六是货币、财政、汇率和其他经济政策应根据该国预期实现经济内外均衡的实际有效汇率进行评估;七是一年内广义国际储备资产构成变动不能超过一定百分点;八是应避免采取包括资本控制手段的政策,保证真实有效汇率朝着正常值运动;九是应避免采取政策促使真实有效汇率偏离正常值。为了保证成员国遵守规则,杜鲁曼还提出了九项处罚措施:第一,开出纠正性政策罚单;第二,增加对该国政策后续检查和曝光频率,如一个季度一次;第三,临时性冻结该国持有的SDR资产;第四,酌情拒绝该国参与未来SDR资产分配;第五,其他金融处罚,包括:罚金、减少该国在IMF债权回报率和上调从IMF借款收费;第六,对该国经常账户盈余交易设限;第七,限制该国经常账户盈余在金融领域中使用;第八,限制经常账户赤字国资本流动;第九,冻结该国在IMF的部分或全部投票权。

个人简介
徐洪才,首都经济贸易大学证券期货研究中心主任、金融学教授;清华大学国际工程项目管理研究院特聘教授;中国证券业协会CIIA专家委员;北京市国际金融学会常务理事;1996年获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博士学位;曾就职于中央银行、证…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