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下半年国际金融市场将经历更大变动

谭雅玲 原创 | 2011-07-13 08:40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2011年第二季度,国际金融市场起伏跌宕,焦点问题十分突出,主导力量十分明显,心理预期十分混乱,未来难以预料。金融市场实施技术性的修正和修复力度加大,使得整体状况混乱性扩大,复杂性加重,趋势性不定,风险性上升,值得关注与警惕。

  当前国际金融发展的主要特点和焦点

  2011年第二季度国际金融发展的主要特点集中在对政策观察以及对未来判断的难以定夺,金融市场价格面临诸多不确定因素的干扰,价格变化的诡异性进一步扩大。此阶段国际金融发展的特点突出,表现在三个层面。

  特点一:价格盘整性突出。2011年第二季度国际金融市场凸显价格的盘整,尤其是本·拉登被击毙的消息引起市场变动,但心理的不稳定远大于价格本身的变数,市场对价格的评论超出真实和现实,进而过激乃至极端的评论引起市场不稳定甚至更加恐慌的心理,带动了价格的技术性修正。伴随美元主线的变化,所有的价格都处于技术性修复和调节状态,市场上认为这是趋势性的转折。但价格主宰者的思路和策略十分清晰,尤其是美元兑欧元汇率并未突破1.40美元的界限,这可以清晰地看出,此轮调节是暂时性、技术性和策略性的。

  特点二:政策争议度加大。2011年第二季度国际金融市场注意力高度集中在美联储二次量化宽松政策的结果以及三次量化宽松政策的前景。一方面是对此项政策的争议越来越大,另一方面是此项政策的不确定性扩大。市场对美联储政策的理解偏差扩大了政策的争议。美联储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是出于美元独特的货币地位和美国特殊的国家权力,但是市场则严重忽略了美国的特殊因素和独特的地位,片面地从美元风险角度考量美元的价格乃至价值体系。如果仔细和理智地论证市场,即美国作为一个金融霸权稳固的国家,美元作为一个地位独特的货币,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并没有考虑全世界面临的风险。笔者认为,这种政策为美元战略铺垫了充分的基础,这是美国高端的能力体现,美元的货币地位并非下降或面临更大风险,相反,美元在有效地应对货币竞争者的挑战,逐渐恢复美元的货币垄断地位,有效实施美元全球化的战略布局。

  特点三:阶段差异性明显。2011年第二季度国际金融市场最关注的话题是全球的通胀和滞胀。一方面是发达国家货币政策应对通胀力度加大,主要国家加息的对策引起各种猜测,包括美联储年内加息的预期并未消失,反之有所增强,美联储自身并未排除年内加息的可能。另一方面是发展中国家尤其是新兴市场国家通胀压力增大,大多数国家加息较为普遍,通胀担忧进一步扩大。发达国家通胀具有控制力,尤其是美国通胀的控制力值得高度关注,进而欧洲的通胀在一定程度上受制于美国,这与货币地位竞争以及战略具有关联。发展中国家的通胀与各自的政策选择和节奏有关,投入过快是当前一些国家通胀的教训。

  2011年国际金融市场面临的焦点问题十分突出,主要焦点问题集中在三个层面。

  其一是欧债危机隐忧难以消除。2011年第二季度的国际金融焦点依然集中在欧债危机,尤其是希腊。截至目前希腊问题的解决并未有明确的方案,希腊国内的动荡局面逐渐加重。尤其是2011年4月2日惠誉评级机构将葡萄牙的长期外币和本币发行方违约评级一举下调了3个等级,市场议论为欧债危机第三波卷土重来,葡萄牙即将成为欧元区第三块倒下的多米诺骨牌。2011年6月13日标准普尔公司将希腊主权信用评级降至全球最低的CCC,随即欧元区成员国财政部长在布鲁塞尔召开紧急会议,商讨针对希腊债务的新一轮救援问题。但由于各方在私人投资者如何参与新一轮救助相关问题上存在严重分歧,最后谈判没能取得任何实质性进展。以德国为代表的一方建议让债券持有人承担希腊新救援计划的部分成本,欧洲央行则认为这样的举动可能导致希腊债务违约。目前希腊问题并无实质推进,希腊国内紧缩计划遭遇民众强烈反对,雅典爆发大罢工和抗议行动,希腊财政紧缩计划陷入迟滞。同日,另一评级机构穆迪宣布下调法国3家大型银行的评级展望至负面,理由是存在和希腊国债有关的业务。欧债危机风险继续扩散和蔓延,根本性的解决很渺茫,并进一步蔓延危机的面积和规模,未来两年发生银行信贷事件的风险偏高,葡萄牙将牵涉出西班牙,西班牙银行体系可能受到更严重打击。据国际清算银行数据显示,西班牙是欧元区国家中持有葡萄牙债券最多的国家。西班牙问题会进一步使得德国和法国发生连锁效应,这两个国家是欧元区中西班牙债券的最大持有国。

  其二是国际黄金定位备受关注。2011年第二季度国际黄金价格波动是市场焦点,国际黄金价格的前景引起争论。一方面是黄金定位引起关注,金本位回归是重点,包括国际货币体制回归金本位,以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SDR回归金本位喧嚣尘上。另一方面是伴随黄金价格的波动,金价暴跌的预警困惑市场。然而,从国际黄金价格自身的状况观察,尤其是透过美元的战略高度去设想,国际黄金价格变化是有规律,有战略的。其规律在于自身的价格周期和结构,长时间的低迷稳定带来现在的高涨,市场投资带动价格高企。其趋势在于战略性的设计与风险性的防范,美元是为了风险防范在设计黄金定位和价格,并非是市场舆论的简单认知,即黄金将替代美元。

  其三是人民币汇率升值预期再高涨。2011年第二季度的国际金融市场高度集焦人民币,人民币升值预期加剧,人民币升值加快。今年以来人民币升值已经达到1.9%,国际上继续加大对人民币升值的预期,人民币升值的利弊需要全面论证。笔者认为,人民币升值并不能解决当前的问题,反之在当下会加重经济结构的调整难度,这并不利于我国当前的宏观调控,更不利于世界经济的相对稳定。首先人民币升值严重违背了市场规律。其次是人民币升值超越我国国情阶段的需要,目前这种预期已经严重制约我国经济优势的发挥和积累,并不利于我国转型和调整以及经济稳定。第三人民币升值过于理想化,理想主义的与美元霸权对抗并不利于我们自己的发展,相反对形势和格局的误判会加剧发展的压力。最后是人民币升值未能实现自己货币汇率制度改革的主张,改革的短期化和单边性不利于专业化水平和技术性经验的有效实施和发挥,我国汇率改革的立足点严重偏离改革的原则和初衷。我国人民币汇率的改革不能脱离我国的利益诉求,我们现在的价格水平趋势是在囤积市场风险,不利于我们的长期发展。

  面对国际金融市场复杂的局面,对市场评估和论证的关键在于自我状态的控制力。国际形势错综复杂,我们需要谨慎考量风险要素对自己经济的影响,严谨论证,实施有效的宏观调控。

  国际金融市场的主要状况

  2011年第二季度国际金融市场发展状况变化较大,价格指标的盘整性明显。尤其是市场价格的走向出现迷局,价格的短期回落被视为长期反转,但最终的反转并未出现,目前依然处在阶段性的调整之中。其中主线继续集中在美元指数的走向和变化,直接带动全球价格指标的全面调整。

  1、外汇市场美元指数未改方向。2011年第二季度的国际外汇市场继续突出美元贬值的策略指引。美元指数在本季度呈现75.93起到74.40点的盘整状态,美元贬值幅度为2.0%,美元指数最低点则下跌到72点,最高点达到76点,美元贬值策略一直是本季度美元的政策和策略选择。因此本季度美元兑篮子货币的汇率方向一致,但走势有所差别,不尽一致。其中美元兑欧元汇率从1.4220美元下跌到1.4505美元,美元贬值2.0%;美元兑日元汇率从84.04日元下跌到80.52日元,美元贬值4.1%;美元兑英镑汇率从1.6111美元上涨到1.6047美元,美元小幅度升值0.3%;美元兑澳元汇率从1.0388美元上涨到1.0717美元,美元贬值3.16%;美元兑新西兰元汇率从0.7670美元上涨到0.8291美元,美元贬值8.0%。尤其是2011年5月2日美元兑澳元汇率下跌到1.10美元,欧元上升到1.4881美元,美元贬值在通过不同货币汇率水平的变化得到有效实施,本季度承载美元贬值的主要货币为澳元和新西兰元。综合而言,美元汇率在2011年上半年的表现是贬值为主,但兑篮子货币贬值的幅度有所不同,其中美元兑日元和英镑汇率的贬值最小,美元仅贬值0.78%和2.87%,但是美元对欧元则贬值8.42%。这一方面体现美元对策的合作者清晰,另一方面表明美元对手的组合型明确。

  2、股票市场价格盘整下跌。2011年第二季度的国际股票市场处于盘整中下跌态势,这与往年的市场趋势基本相同,也与第一季度的市场状况截然不同,全球主要股市均出现明显下跌,尤其是受到欧债危机冲击的欧洲国家股市呈现大幅度的下跌。如欧债危机的焦点国家希腊股市下跌24.41%。

  3、黄金市场盘整区间方向不明。2011年第二季度的国际黄金市场价格从1433美元小幅度上涨到1502美元,上涨幅度仅为4.4%,比第一季度的1.7%水平有所加快;其中4月份国际黄金价格上涨最快,达到9%的增长水平,黄金价格呈现连涨7周的上涨周期,是2007年以来最长的上涨期。国际黄金价格的高点是2011年5月2日的1575.79美元,但随后一路盘整下跌并不景气。黄金价格在技术修复和市场揣摩不定的状态之中盘整。

  4、石油价格起伏不定。2011年第二季度的国际石油市场从108.34美元下跌到95.42美元,下跌幅度为11%,但今年整体为上涨4.4%,去年至今的一年时间内上涨26%。尤其是本季度4月份国际石油价格上涨明显,上涨水平达7.21美元,上涨幅度为6.8%,在113.93美元截止。随后5月份国际石油价格处于盘整状态。6月下旬开始出现石油价格下跌趋势,下跌到90美元。

  5、市场利率错落加息应对通胀。2011年第二季度国际金融市场的政策焦点依然十分显眼,政策趋紧的形势十分突出。一方面是发展中国家紧锣密鼓上调利率水平,防范通胀风险和消化通胀压力;另一方面是发达国家摇摆不定,难以明晰政策方向,尤其是美联储二次量化政策的解除和三次量化政策的出台格外引人注目,但至今并不明朗。对美联储货币政策的观望,不仅带来发展中国家的压力和阻力,即他们已经紧锁的货币政策受到美元价格阻力的干扰,投机因素的不可抵御和控制,使得很多发展中国家面临政策两难。同时也使得发达国家的政策竞争激烈,加大欧元的风险压力和困难。

  国际金融市场上述5个板块的发展状况具有组合性和关联性,共性的问题突出,个性的问题复杂。

  国际金融未来的基本趋势

  认真分析2011年第二季度的国际金融市场状况,是我们预期2011年下半年的基础,也是判断未来价格方向和政策取向的基础,更是寻求解决问题的必要前提。综合而言,预计2011年下半年的国际金融市场将经历更大的变动与考验。

  首先是外汇市场美元贬值趋势不变。预计2011年下半年外汇市场将继续突出美元贬值策略,但美元贬值将会出现阶段性的反转,即美元先升值后贬值,9月前后是美国特殊的财政年度,美元升值概率较大,随后有可能进一步加大贬值幅度和速度。预计美元指数将继续下行70点指数,甚至有跌破70点分水岭的可能。同时美元指数有上升的可能,美元指数有可能会快速、短暂升值到80点以上水平,大起大落是美元指数下半年的基本态势。由此判断美元兑篮子货币汇率变化将突出美元兑欧元汇率的贬值趋势,预计美元兑欧元汇率将会出现1.52-1.55美元的欧元高位,也会呈现1.32-1.38美元的欧元低水平。预计美元兑日元汇率将会出现77-79日元的贬值,但时间段较短,但日元大多数时间将会以贬值为主,预计日元汇率水平将逐渐走向85-92日元。预计美元兑英镑汇率将会从1.56美元走向1.80美元水平,英镑上涨的动力和周期将会较少较短。预计美元兑瑞郎汇率将会保持相对稳定,并呈现相对稳定态势,价格区间将会在0.78-0.92瑞郎之间。预计美元兑加元汇率将在0.90-1.04加元之间。预计美元兑澳元汇率将会出现进一步下跌的可能,澳元的最高点将会达到1.15美元,最低点将会回到0.95美元。预计美元兑新西兰元汇率将会在0.72-0.85美元之间。其他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的货币将面临更加复杂的局面,升值将会加大,当然也有贬值可能。

  其次是股票市场价格高涨不断。预计2011年下半年全球股票市场将会呈现高涨与平稳并行的局面,其中美国股市上涨将会突出,美国道指将会突破12800点上行到13000点,标普指标将会上升1300-1400点,甚至有1500点的可能,纳指将会上升到2900点至3000点。预计欧洲股市将会上下震荡。预计发展中国家股市高涨和股市低迷并行,差别性十分突出。

  第三是黄金市场走势刷新纪录。预计2011年下半年国际黄金市场将会进一步刷新纪录水平,上涨到1700美元,时间将会发生在第四季度,但下半年的金价也会出现盘整时间长和难以确定的波动性,但笔者认为方向不会改变,上涨趋势不会扭转。

  第四是石油价格将上行。预计2011年下半年国际石油市场将会继续上涨,一方面是石油价格的回调性支持未来的价格高涨,另一方面是气候季节因素将会形成价格的推力,更重要的是价格本身与政策和战略组合的结果将会形成上涨的舆论和动力。无论石油还是黄金的报价,关键取决于美元,美元贬值的策略没有改变,石油和黄金上涨就难以避免。预计石油价格第一步上探至120美元水平,随即将挑战147美元,甚至会超越记录水平,达到150美元。

  最后是市场利率复杂动向难以确定。其中美联储的利率动向是关键因素,预计美联储有年内改变政策方向的可能,超低利率水平的维持时间、美国经济复苏的态势以及未来的通胀压力等因素,都有可能促使美联储结束超宽松的货币政策,美元加息对策有可能提前来临。笔者预计年内第四季度美联储的动向将会发生变化。欧洲的利率抉择十分复杂和艰难,不自主和难自主将会进一步加大欧元风险程度。欧洲央行将会采取1-2次加息行动。日本利率继续维持现状,难以有根本性改变。发展中国家多数将继续加息,但风险程度将会急剧扩大,控制力的挑战将会因利率扩大。全球利率状态主要参数是经济指标走向,以经济为主的指标是决定利率的关键,通胀指标是焦点。

  2011年余下的时间里,国际金融市场并不轻松,超出预料和难以预料依然是国际金融市场的焦点和难点,防范风险和应对风险的关键在于有效识别风险,甚至需要抵御和抵制风险舆论,把握自我状态和自我需要是核心要素。

个人简介
谭雅玲 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MG金融集团中国首席经济学家和首席分析师,长城伟业期货公司高级顾问,中国国际经济关系学会、中国亚非发展交流协会常务理事等。兼任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央财经大学等教授,曾任中国银行全球…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