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该讲究增长质量了

谭雅玲 原创 | 2011-07-22 11:29 | 收藏 | 投票

  经济增长的数量和速度是经济质量的前提,但并非关注经济质量就是否认经济数量或速度,两者不能混谈。前者是初级阶段市场经济的特色,经济在这个阶段的发展必须有数量或速度指标作为标志。但是我们现在已经进入市场经济的中级阶段,经济并非是简单数量或速度的推进过程,而需要与质量和效率相呼应以赢得强国的地位,改变大国的单一性、简单性,甚至低级性。

  年初我国“两会”期间温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未来5年我国经济增长速度和规模目标:实现经济增长年均水平7%,实现经济总量55万亿元的目标。这两个指标令人鼓舞,也使人理性。一方面7%的中性标准是依据我国的具体情况和现实基础,虽然低于我国现阶段水平,但却有利于我国经济长期结构改革和健康质量的增强;另一方面是我国经济增长效益攀升的趋势显示我国更加注重结构和质量的保障,这与我国当前的基本经济思路———转型是吻合的。

  目前我国对经济指标的调整并非是放弃经济追求的高标准,也不是简单否定经济改革的追求,而是使未来的经济更上一层楼,更有利于我国国际地位和国民百姓的受益。举个例子,2009年我国城镇化比例达到46.59%,我们只用了30年就赶上西方国家200年的进程,我们的进程太快了!这种模式和速度带来的好处与问题需要全面论证,而不能过于偏颇地关注某点好处,严重忽略不利和负面因素,延误甚至打乱我们的发展进程和效率。又比如过去10年我国货币供应量增长450%,目前我国的货币供应量是经济总量的1.8倍,而美国只有0.6倍,日本、韩国不过是1倍左右,目前我国的货币规模对经济造成的潜在风险不可小视。

  我国是一个农业大国,13亿人口中有7.2亿农民,并非农民进城就是城镇化的进步,将农村“建设为城市”和农村“被推进城市”是两种存在巨大反差的经济结果:前者是经济质量的转变,后者只是经济数量的堆积。事实上,中国农民并不是GDP高速增长的当然受益者。对比一些发达国家包括我国台湾地区的情况就可以知道,那里最有钱的往往是农民,农民不愿意进城,农民具有政治影响力和较强社会地位,这足以使我们思考我们改革包括转型的落脚点。我们有时有些走偏了,观念和思路上有不足,在农业改革上的路径需要修正和改变。

  我们现在经济总量超越了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但我们的经济竞争能力和水平只相当于日本1965年的状况。同样是灾后,日本的简易房屋配有浴缸、洗衣机、冰箱、烤箱等高级享受产品,我们给灾民的房子里则是桌子、椅子和床铺,只是温饱标准的救助。经济数量必须与经济质量相互配套。提高质量和效率必定要取代速度和数量,成为我国未来的经济增长方式,这也是我们从大国走向强国的必由之路。

个人简介
谭雅玲 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MG金融集团中国首席经济学家和首席分析师,长城伟业期货公司高级顾问,中国国际经济关系学会、中国亚非发展交流协会常务理事等。兼任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央财经大学等教授,曾任中国银行全球…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