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扎菲的败局如何形成(8月24日)

贾春宝 原创 | 2011-08-24 07:42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卡扎菲 利比亚 败局 

 

卡扎菲的持久战,似乎已经难以抵御反对派与北约联军的军事威胁。

利比亚战争持续五个多月,多国部队与反对派武装一直在争吵之中坚持对卡扎菲政权进行打击。经过数月的僵持,利比亚反政府武装近日取得重大军事进展,相继拿下工业重镇布雷加、炼油供给重镇扎维耶,战略要地兹利坦,从东西南三面对的黎波里形成包围进攻之势。一些媒体报道,的黎波里出现内部起义,一周内又有更多高级官员背叛卡扎菲。

 

作为一个坚定的民族主义者,本人很希望卡扎菲能带领利比亚政府躲过这一劫难。但在内心支持卡扎菲的人们很遗憾地看到,多国部队所代表的外部力量一如既往的目标就是把卡扎菲赶下台。他们越来越强悍,已经到了不容许卡扎菲政府及利比亚反对派武装之外的民众任何谈判的余地。

 

作为一个已经持续了将近42年的独裁者,卡扎菲在利比亚国内不可能没有积怨,而且当那积怨被外部势力所利用,自然会形成里应外合之势。

而以美英法为主导的多国部队,从开始就掌控了制空权,用持续5个月的狂轰滥炸摧毁了卡扎菲的抵抗力量。自从331日正式接管对利军事行动以来,北约已出动战机近两万次,其中7500多次为空中打击行动。并在“人权高于主权”的“人道主义”旗帜下,充分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力量,以反对派武装去充当炮灰,北约盟国则提供武器装备,战争所需要的经费,更多的是训练军队如何拿起武器发动战争。

内战是两败俱伤的,其结果注定是很多无辜平民付出了家园甚至生命。

 

在整个战争的过程中,卡扎菲始终与国际社会为敌,时刻处于孤立无援的境地。

卡扎菲一直都没有为了在争取联合国的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中的任何力量的支持而做出努力。本来,俄罗斯是最有可能站在卡扎菲一边的,但在战争爆发之后,俄罗斯态度的转变成为标志性的事件,中国接受反对派的造访对卡扎菲政权也是一个危险信号。但这些迹象都没有引起卡扎菲的注意。

卡扎菲坚定地呆在利比亚,躲在的黎波里,虽然嘴巴强硬,但实际从来没有过攻势。因而自身形象也从坚定的民族主义者转变成为独夫民贼。

中国红十字会向利比亚提供的首批紧急人道主义救援物资,于当地时间819日上午抵达班加西。首批运抵物资共计90吨,包括大米、油及药品。中国红十字会计划向利比亚提供价值5000万元的紧急人道主义救援物资。并表示,下一批物资将于近日抵达的黎波里。

中国红会针对班加西与的黎波里的先后援助,显示出中国在人道主义援助方面的态度,貌似不偏不倚,但先后顺序中所体现出来的态度,可见一斑。

中国红十字会优先为反对派大本营提供紧急人道援助,在针对的黎波里的紧急人道援助尚未到位,战争就即将结束了。

 

当陆地的三面被围,临海的通道也被截断之后,的黎波里已经成为一座孤城,在这时候,卡扎菲已经陷入了反对派与多国部队的“四面楚歌”之中。虽然即将迎来执政第42年的曙光,虽然得到大部分部族长老的支持,虽然得到以祖马为代表的部分非洲国家的支持,但毕竟可以腾挪的空间逐渐被缩小。连自己家人的性命都难以保全。

 

由此观之,卡扎菲的败局已经没有太大悬念。

利比亚似乎注定成为另一个伊拉克,的黎波里成为另一个巴格达,卡扎菲成为萨达姆的翻版。

 

我们遗憾地看到,以北约为主的多国部队再一次以武力凌驾于他国主权之上,以自己所谓的民主与人权,在貌似正义的口号下,实现利益的再次划分。这种事情,总是会让我们想到大约60年前的朝鲜战争,以及大约110年前侵略中国的行径。

时光荏苒,但本质未变。

110年那次,中国有义和团的抵抗,60年前的那次,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保家卫国,而这一次,中国的态度是坐山观虎斗,成为纯粹丧失立场的骑墙派。

同样是对待侵略,从落后挨打到奋起反击。再到表决时候的“弃权”缺位以及随后的袖手旁观。这就是中国一个世纪以来的态度的微妙变化。

 

卡扎菲保持强悍的只有精神层面的东西。

当初,卡扎菲在美国的压力下,销毁自己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就已经使得自己在军力对比上,居于弱势,虽然假如不去销毁,现在那些武器对整个人类都将可能造成灭顶之灾。但从战争对抗角度而言,我们不能不说销毁武器行为,注定成为卡扎菲自断臂膀的行为。难以抵抗多国部队与反对派武装的组合。

 

在战争之中,卡扎菲的拖延战术与疲敌战术显得过于单调,却是难以持久的。

无可否认,卡扎菲是有嫡系部队的。但那嫡系部队面临多国部队的狂轰滥炸,显然连招架之功都没有。卡扎菲的阵营被瓦解,不是朝夕之间的事情,但战争不相信眼泪。树倒猢狲散总是一种常态。

如果说卡扎菲有秘密武器,也只有捍卫主权、合法、民意,不管是在舆论战还是外交战,卡扎菲都没有做到极致,而只有通过不时的现声来表明自己的存在。

卡扎菲政府被推翻,那在任何一个主权国家而言,都是一种威胁。只要与西方国家所谓的民主制度和意识形态相违背,就有可能会步伊拉克与利比亚的后尘。

 

我们为卡扎菲惋惜,并非如某些人所说的,愿意看到强人对抗文明世界,不愿意看到被奴役的人民获得自由,而是因为“一个主权国家,有充分理由选择其发展的道路”!而不应该由其他国家指手画脚。

我们总是不由得想起在《黄飞鸿-狮王争霸》中,关之琳扮演的“十三姨”在将要结束的时候,跟那个要刺杀李鸿章的洋人,义正词严地说“中国人的事情由中国人自己决定”。

难道我们真的已经全部忘记了自己的历史了吗?!

 

贾春宝

2011824日星期三

 

电话:1326925812289581930

网络微博:http://www.chinavalue.net/MiniBlog/

http://t.sina.com.cn/jiachunbao

价值中国专栏http://bekings.chinavalue.net/

新京报网专栏http://blog.bjnews.com.cn/space.php

中国EMBA专栏http://www.chinaemba.com.cn/home/space.php

 

 

个人简介
所涉及的领域从公关到广告、从商务活动到旅游会议、从营销到传媒、从教育培训到顾问咨询,从投融资理财到企业管理、从资本市场到产业链、从战略规划到企业文化等多角度全方位的实践。 从1994年起开始接触并持续关注北京的房地…
每日关注 更多
贾春宝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