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行工资增长与汇率升值双渐进战略

徐洪才 原创 | 2011-08-28 12:16 | 收藏 | 投票

  面对人民币越来越强烈的升值预期,如何应对成为社会热议的话题。其中,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信息部副部长徐洪才提出的策略是“渐进式增加工资+渐进式汇率升值”。

  工资增长的效果

  采访中,徐洪才表示,工资增加,国内商品价格会上升,即使名义汇率不变,但实际汇率也会上升。此外,增加工资还会产生以下效果。

  首先,财富分配效应。人民币升值对高收入阶层有利,因为他们不但持有大量的存款,还有很高的金融商品需求倾向。而工资的上涨对象主要是低收入工薪阶层,从而直接提高这一阶层的财富,缩小收入差距。

  其次,需求转移效应。人民币升值以后,进口商品将更加便宜,结果需求替代效应使得高收入阶层将其需求转向这些进口商品,从而导致国内产品和国内市场需求下降。而针对低收入阶层工资上涨,不仅会提高低收入者对生活必需品的需求,而且会刺激原先供高收入阶层消费的那些国内产品需求,从而反过来进一步提高低收入阶层收入,缩小收入差距。

  第三,技术改造效应。小幅度升值不会对那些出口行业造成很大冲击,因为中国企业劳动力成本太低,因而出口行业不会因人民币升值而产生较大的技术改造压力。相反,企业主会以出口实际价格上涨为借口而在工资不提高的情况下,延长工人工作时间或提高工人劳动强度,把负担转移到工人身上。如果工人工资上涨,主要竞争压力就会直接作用在企业主身上,从而刺激他们改善企业管理、优化资源配置和加快技术进步。

  第四,社会就业效应。根据一些上市公司的财务统计,工资总额平均只占公司营业收入的5%以下,因而即使工资翻番,企业成本上升也不是很高。而且,工资上升进一步扩大了市场容量,反而刺激投资,增加就业。

  不过,徐洪才也强调,目前中国工资快速上涨缺乏现实条件。其主要原因在于:第一,受制于企业成本承受能力,工资上涨速度太快,企业将难以消化上升的成本;第二,可能引发成本推动型通货膨胀;第三,大量农村劳动力和城市新增就业人口对劳动力市场供求关系和工资上升构成压力;第四,工会组织力量较弱,工资集体谈判机制缺失。“这些都制约了工资的快速上涨,因此个人认为,需要采取渐进式增加工资的方式。”

  人民币升值别指望“一步就位”

  既然人民币升值已经成为一种趋势,那么能不能采取“一步到位”的方式呢?对此,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信息部副部长徐洪才指出,采取“一步到位”,或者采取“休克疗法”,都会对我国经济平稳健康发展产生冲击。不仅不能根本解决中国高顺差问题,还将给中国经济持续增长带来三大负面影响:

  一是增加失业,造成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困难。人民币升值后,相应提高了我国农产品出口价格,从而削弱其国际竞争力;农产品出口下降和进口增加会使本已十分脆弱的农村经济遭受打击,特别是降低农民收入,使农民入不敷出,造成农村市场萧条,更多的农村劳动力被迫涌向城市寻找就业机会。目前我国新增就业机会主要是出口和外国对华直接投资,人民币升值会使国内生产成本加大,对上述企业产生不利影响,城市就业压力空前加大,农村剩余劳动力在城市里更难找到工作,使我国二元经济转变陷于停滞。

  二是减缓中国经济增长速度。目前,我国经济刚刚走出金融危机阴影,经济恢复的基础不牢,外贸依存度超过了60%,一旦人民币大幅度升值,将会导致外商直接投资下降,出口产品竞争力受挫。我国外贸优势在于劳动力成本优势,而劳动力密集型企业一般利润很微薄,一次不大幅度的汇率升值就会使企业由盈利变成亏损。出口急剧下降还会加剧国内产能过剩和失业,导致居民收入降低,国内消费需求下降,严重影响我国经济持续增长。

  三是不能解决中国顺差问题。长期看,即使人民币升值,我国比较优势依然存在,我国出口水平会逐步恢复。进口产品主要是生产原料、能源、先进设备和奢侈品,具有较低的价格弹性,考虑到人民币升值对宏观经济的负面影响,以及国际收支状况可能恶化,进口规模甚至会绝对下降。人民币大幅升值的一个可能结果,就是在经历一段“痛苦”调整之后,我国进出口金额可能都下降,但仍然保持较高顺差水平,这对我国经济将有很大的负面影响。

  另外,他还强调,坚持人民币汇率相对稳定和渐进式升值,主要是要考虑到以下经济因素。

  首先,经济发展动力。人民币快速大幅升值将直接对我国出口产生消极影响。同时,人民币名义汇率大幅度上升,不仅导致我国可贸易品价格上升,出口竞争力减弱,还将导致我国非贸易品价格上升,从而使国内需求下降,可能使我国经济陷入长期衰退。

  其次,人民币稳定性。一般来讲,经济快速增长通常蕴含着货币贬值预期:一是由于经济增长需要进口大量物资和技术,从而对外汇需求增强;二是由于国内投资对货币需求过旺,从而引起国内货币供给增大。如果人民币稍有升值压力就上调,一旦人民币需求不足就下调,必然造成人民币汇率频繁波动。

  第三,应付突发事件。目前人民币还不是国际货币,我国金融监管体系还很不健全,如果频繁地调整汇率,可能引发大量短期国际资本流入和流出,将对我国经济持续健康发展造成不利影响。

  第四,吸引外资,防止内资外逃。人民币升值导致对外资吸引力减弱。人民币汇率偏低有利于吸引外商直接投资,人民币汇率偏高有利于吸引民间投资。人民币升值将强化内资外逃的激励。一旦人民币高估,可能会有更多的人民币转化为外币,而保持人民币汇率稳定,也就是维持人民币强势地位,将促使那些准备外逃的资金慎重行事。

  六大对冲措施减轻企业压力

  徐洪才指出,人民币升值和增加工资都会加大企业的用工成本,对出口部门造成冲击,影响我国经济增长。而要破解这一难题,一方面,要采取渐进升值和渐进增加工资的方式,来为企业提供时间上的缓冲;另一方面,为了抵消汇率升值和工资上涨给中国企业带来的成本压力,还必须采取六大对冲措施。具体主要有:

  第一,加快自主创新步伐。提高工资必然会推高企业生产成本,从而削弱企业竞争力。因此,必须走自主创新之路,才能从根本上提高企业竞争力。同时,人力成本上升会“倒逼”出“节约资源”型的技术创新,从而形成“涨工资”和“促创新”的良性互动局面。

  第二,加工贸易模式转型。加工贸易主要原料和零部件从人民币升值中受益较少,但其成本却受人民币升值影响较大。同样,加工贸易利润水平较低,工资上涨带来企业经营成本上升,对企业负面影响更大。因此,必须加快加工贸易模式转型,以对冲工资上涨和汇率升值带来的负面影响。

  第三,劳动密集型模式转型。人民币汇率升值使中国劳动密集型企业出口产品的竞争力下降。改变这种情况,要加强劳动力密集型产业的自主创新能力,发挥城市化和区域发展的机遇承接劳动密集型产业的转移,发挥服务业吸纳劳动力多的优势以及提高劳动者技能。

  第四,资源密集型模式转型。中国实现资源密集型贸易模式转型,关键是提高资源利用率,显著降低单位贸易额的资源消耗水平。这是对冲人民币升值、工资上涨,支撑中国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必然选择。

  第五,要素价格市场化。加快生产要素价格改革,让我国出口商品具有真实成本,既有利于人民币汇率更准确地接近真实均衡水平,也减少了升值过程中可能出现的大幅波动。目前,实际利率是负的,大量廉价资金供给助推了资产泡沫。我们认为,目前我国实际利率大约为-3%左右,若以实际利率为零来计算,目前我国居民储蓄存款大约32万多亿元,相当于居民一年给银行提供了9000亿元人民币的利息补贴。如果居民每年增加9000亿元的利息收入,在乘数效应作用下,将会显著促进经济增长和改善经济结构。

  第六,加快人民币的国际化。如果人民币已经成为国际货币,我国就无需保持巨额的外汇储备和贸易顺差,出口企业也就无需面对巨大的结算风险,金融市场更不必畏惧国际热钱流入。未来10年,人民币国际化面临难得的历史机遇。

  把握好实施过程中的“度”

  对于如何把握好这种渐进式策略的“度”,使企业可以承受,徐洪才也提出自己的设想:

  首先,考虑到企业消化成本能力和保证出口企业不遭受大的冲击,他建议在“十二五”期间,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年升值幅度应控制在3%以内。

  其次,考虑到在未来5到10年内,我国工资和生产要素价格上涨可能是一个常态,特别是工资上升增加了居民收入,可以促进消费,有利于优化经济结构。因此,他建议“十二五”期间,物价总水平年增长率应控制在4%~6%以内。

  第三,为了缓解资源供给压力,为经济结构调整创造一个较为宽松的环境。他建议,“十二五”期间,GDP年增速应调低到8%~9%的水平,保持包括农民工在内的劳动者的实际工资增长率领先于GDP增长率3%~5%。同时,广义货币M2增速保持在14%~16%的适度水平,“这是为要素价格改革和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赢得必要的空间。”

  徐洪才最后表示,在严格控制国际热钱流入的情况下,人民币汇率逐步增加弹性和渐进式缓慢升值是有利于缓解我国通货膨胀压力的,也有利于中国经济和世界经济稳定与长期可持续发展。

个人简介
徐洪才,首都经济贸易大学证券期货研究中心主任、金融学教授;清华大学国际工程项目管理研究院特聘教授;中国证券业协会CIIA专家委员;北京市国际金融学会常务理事;1996年获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博士学位;曾就职于中央银行、证…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