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DP核算与中国经济政策取向

范巧 原创 | 2011-09-20 22:09 | 收藏 | 投票

  GDP是经济增长的一个重要衡量指标,在中国,这一指标甚至成为了经济发展的重要表征指标。由此,中国经济政策走向与保证GDP数据的增长息息相关。

  一般地说,GDP核算包括支出法、收入法、生产法三大类。其中,支出法主要是从投资、消费和出口等口径核算,具体包括居民消费支出、政府消费支出、资本形成总额以及商品和服务净出口等;收入法主要依据生产中投入要素的报酬来核算,主要包括劳动者报酬、生产税净额、营业盈余等;生产法则主要依据产业的投入产出等来核算,主要包括第一产业、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增加值等。

  从中国经济发展的实践来看,中国经济政策主要依据支出口径来制定,强调通过政府投资、民间投资或者扩大净出口来实现经济增长。即便是到了金融危机和主权债务危机的关键时刻,中国政府仍然未放弃通过投资增长和净出口增长的方式来实现经济增长和发展。当然,随着民生导向式经济发展方式的倡导和推进,对消费,尤其是国内居民消费的关注日渐凸显,从而成为新时期中国经济政策变革的一个重大走向和趋势。

  事实上,按照GDP核算的基本方法和口径,无论是投资驱动型经济增长,还是出口导向型经济增长,又抑或是内需拉动型经济增长,都只不过是从支出口径来实现经济增长。GDP核算的三种方法将意味着中国经济发展政策可以实现多元化发展。

  按照收入法GDP核算口径,中国经济政策将可以围绕提高要素的报酬来制定,其主要途径将可以包括增加劳动者报酬和营业盈余等。从劳动者报酬方面考察中国经济政策,应该可以围绕增加劳动者的收入来进行,这一个方面可以促进居民收入在增长中调节差距,毕竟累进税率制将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实现收入的震荡式增长平衡;同时,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增加居民的内需,真正落实内需拉动经济增长的政策需要。从营业盈余方面考察中国经济政策,应该可以围绕创造条件和营造环境氛围提升资本拥有者的收益来进行。主要的做法可以包括开放市畅提升企业家才能和创新意识、营造国进民进的经济发展格局等。正如 张维迎 先生在《财经网》评论中指出的那样:“我们需要的不是扩大内需,而是开放市畅。

  而按照生产法GDP核算,中国经济政策将可以围绕提升产业发展效率等来做出,其主要途径将可以围绕提高第一产业、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的增加值比重等展开。事实上,目前中国的产业经济发展怪象丛生,具体体现为各级地方政府拼命以各类园区和基地等实现招商引资和产业集聚,而园区发展层次越低则环境代价越大;园区内部管委会与开发公司交叠严重;各级各类开发公司和政府融资平台发展缺乏“造血”功能等。围绕提升三次产业的发展效率和增加值比重,中国经济政策将可以围绕将低层次园区取缔整合、低级别地方政府经济发展职能收缴;低级别地方政府社会发展管理和社会服务职能强化;整合高层级园区,提升高层次园区发展绩效;切实分割园区管委会和开发公司的职能等展开。

  总的来说,中国经济政策取向应该摈弃传统的单一以支出口径为依据的做法,有必要向契合支出法、收入法和生产法等依据多元化方向发展。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范巧(1983- ),重庆忠县人,经济学副教授,博士候选人,研究方向为区域与城市经济发展战略;美国Texas Tech University公派访问学者,中国人民大学高级访问学者(教育部资助);曾出版专著1部,在《数量经济技术经济研究》《…
每日关注 更多
范巧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