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债背后的国际战略问题

丁一凡 原创 | 2012-01-22 10:17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随着希腊债务违约的进展,意大利似乎也面临着债务急剧升温的压力。意大利要在欧洲资本市场上继续发债,遇到收益率迅速提高的问题。随之发生的就是法德这两个最核心的欧元区成员国,它们在资本市场上发债也受了冷遇。

  欧元区债务危机持续发酵,其中反映出一些战略性问题,其道理如下:

  1、欧元区的债务危机有某种战略含义,欧元倒下对美元的霸权有利。应该说,欧元是为了对付美元才出现的,是为了打破国际货币体系中美元的霸权。第一个提出欧洲统一货币主张的人是比利时经济学家特里芬,而恰恰是他第一个揭示出了美元的两难选择。这不是偶然。特里芬提出,美国如果没有贸易赤字,则其他国家不会有美元储备;而如果美国贸易赤字太大,则其他国家又担心美国会利用美元贬值来转嫁债务负担,于是就可能产生挤兑,就会产生危机。他曾提建议在国际货币体系中创造一种人造的货币:特别提款权,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来管理,用以解决美元这一美国的主权货币作为世界储备货币的两难问题。然而,当尼克松政府决定让美元与黄金脱钩,美元大幅贬值后,美国人就认识了特里芬说的两难解决了,他建议创建的特别提款权也被束之高阁。特里芬很生气,提前从耶鲁大学退休回到了比利时,后来便积极推动欧共体国家建立共同货币机制,最终创立了统一货币——欧元。

  2、欧元区债务危机的出现时段似乎也不那么偶然。法国的战略研究人员认为,当希腊债务危机爆发时,正巧是欧元债务总额要超过美元债务时,这似乎不那么偶然。他们问道,希腊债务危机爆发的前后有没有美国的战略安排?希腊如果没有美国高盛的“金融创新”安排,根本不够条件进欧元区。所以希腊进入欧元区就如同美国在欧元区内安置了一个“特洛伊木马”。引爆这个木马的恰恰又是美国评级公司给希腊主权债务的降级。

  3、2008年爆发的债务危机是美国房地产泡沫破裂引发的,美元的信誉受损严重。在债务危机中,重要的是拉住新鲜资本,谁抓住新鲜资本,谁的债务就能滚起来,谁就能控制债务成本。如果欧元区陷入债务危机,新鲜资本只能流向美国,美国就可能靠新鲜资本让自己的债务重新滚起来。这里面的逻辑关系很清楚。因此美国的金融公司不仅可以借欧元区的债务危机发一笔财,而且还可以把大笔亚洲及产油国的剩余资本拉到美国去,压低美国的债务收益率,帮助美国政府廉价筹资。

  4、欧元区内部的国家也有自己的战略。德国不愿意出资救助受灾国,表面上说是为了怕其他国家沾便宜,不愿出资援助陷入危机的成员国。但德国强烈反对中国干预。这似乎更像是德国不想让欧元区的债务危机迅速结束。可以想象德国有两条战略理由:德国出口旺盛是它率先走出衰退的理由,如果欧元区危机结束,欧元汇率上涨,德国无法继续维持如此猛烈的出口增长;如果现在就出手援助,南方国家不会急于约束自己的公共开支,不会加强财政纪律,德国也无法控制局面。等形势继续恶化一点,最终只能求德国出来收拾烂摊子,德国就可以对这些国家实行实际财政控制。

  5、欧元区的设计者们原指望利用货币危机来统一财政,从而走向欧洲联邦制之路。欧元区的债务危机虽然难以迅速平息,但其实欧元区本身对外的债务不是那么严重。欧洲与美国的不同之处在于债务相对于经济总规模的比率要小,但欧元区内部又严重失衡,比如德国及北方国家相对南方国家有不少顺差,而南方国家的债务水平由于常年贸易逆差而不断增长。这种不平衡在中国内部也一样存在。比如上海、江苏、广东相对甘肃、贵州、西藏永远会不平衡,但中国对外是平衡的。如果欧元区能统一财政,债务危机就自然没有了生存的空间。当年欧洲统一货币与经济联盟的设计者们知道,只有统一的货币政策而没有统一的财政政策会出现危机,但他们认为货币危机会导致财政一体化。而财政一体化则有可能逐步形成欧洲的联邦制国家。现在越来越多的欧洲政治家认为,统一财政可能是解决欧洲债务危机的唯一途径。但是北方富裕国家的民族主义情绪在债务危机中迅速崛起,民众不愿分担南方国家的债务。如果任凭欧盟各成员国中的民族主义情绪与民粹主义情绪主宰欧洲的政治日程,不仅欧元区的债务危机无解,欧洲一体化已获得的成果都会得而复失。欧洲的政治精英们似乎正在想办法,想找到一个选民能接受的财政一体化方案。过去欧洲一体化就是这么一路走过来的,政治精英虽然能想出解决问题的办法,但最主要是找到一个大众能接受的说法。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世界发展研究所副所长
每日关注 更多
丁一凡 的日志归档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