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劳动价值论的“破”与“立”(29)——关于劳动的系统性和整体性

郑怡然 原创 | 2012-10-14 15:13 | 收藏 | 投票
话说劳动价值论的“破”与“立”(29)——关于劳动的系统性和整体性
关键词:劳动价值论;劳动;系统性;整体性
人类劳动过程实际上是一个复杂的开放的系统,在其不断发展演化的进程中,越来越强烈地呈现出了过去流行所孤立研究的各简单要素所没有的许多新的特性以及系统整体的特性。现今人类劳动过程已经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高度发展的阶段。我们对人类劳动过程的认识就不应该再停留在过去流行的孤立的、静止的、机械的僵化认识上,而应该比前人更深刻、更全面、更具系统整体观点,否则只会扼杀劳动价值论发展的生机。
对表现为商品价值的劳动的系统的整体的认识应该包括下列各点:1、从劳动是人和自然之间的过程来看,劳动是人以自身的活动来引起,调整和控制人和自然之间的物质变换过程。要把劳动看作是一个“过程”。劳动过程的三个简单要素是不可分割的系统的整体,并且不断发展演化成为更多因素的复杂劳动系统;2、从生产一种新产品的总体劳动来看,一般都可以看作是存在着三种顺序相关联的劳动组成的:第一是与新产品有关的理论及开发性研究的劳动;第二是应用第一种劳动的成果来组织大规模物质生产的劳动;第三是具体进行大规模的直接的物质生产劳动;3、从物质生产领域中已经普及了的产品的重复性的生产劳动总体来看,马克思提出了“总体工人”和“社会产品”的概念4、三种时态的劳动都可以表现为商品价值。正是由于表现为商品价值的劳动具有上述系统的整体的特性,因此表现一个商品中所包含的劳动量时,就必须综合考虑各种因素的影响,诸如其中的脑力型劳动,三种相关联的劳动,“总体工人”的劳动等等以及市场因素的影响,不能单单以生产第一线的直接劳动者的劳动时间的长短来衡量,也不能用简单的机械的加和方法即所谓的价值的机械转移来处理,当然最重要的是商品价值并不是在生产领域中就创造出来的。下面就上述各点分别加以论述。
1、 劳动过程的三个简单要素是不可分割的系统的整体
马克思把劳动看作是一个“过程”。所谓“过程”就是指系统中各个组成要素的相互联系,相互作用以及整体的发展变化。马克思指出,劳动过程的简单要素有:有目的的活动或劳动本身,劳动对象和劳动资料。若劳动者赤手空拳不与劳动对象及劳动资料相结合,则潜藏在他身体内的劳动能力(潜劳动)就无法发挥出来,就不会有现实的生产劳动。马克思说了:“没有自然界,没有感性的外部世界,工人就什么也不能创造。”[4292]恩格斯又说:“劳动是从制造工具开始的。”[恩格斯。自然辩证法。北京:人民出版社,1961142]因此,劳动对象和劳动资料是人类劳动过程和商品及其表现为价值的劳动系统的不可或缺的组成要素,而且劳动资料还是人类潜劳动在劳动中发挥作用的一种化身和手段。这是人类劳动系统整体性的另一表现。
人类劳动区别于动物本能活动的根本特征之一,就是人类制造并使用工具。严格地说,仅仅直接利用自然界现成资源维持生命的活动不能算作是劳动,只能算作是本能活动。人类的物质生产劳动是一种人类运用知识经验等潜劳动的作用改变自然资源的状态,增进自然资源对人的有用性的活动。为此,人类首先要通过实践活动认识劳动对象的各种属性,在观念上产生加工改造劳动对象的方案,构想并制造出恰当的劳动工具。所以恩格斯说,劳动是从制造工具开始的。劳动工具赋有了(冻结着)人类的知识经验等潜劳动,是人类劳动能力的载体。因此,人类的表现为商品价值的劳动总是紧密地与制造和使用工具联系在一起的。不能把人类劳动看成仅仅是生产第一线的直接的劳动者自身个体的孤立的活动与作用。
大家知道,马克思把人类生理劳动器官看作是一种劳动资料并归入劳动主体的作用范畴,它是人类劳动能力发挥作用的一种化身和手段。但是人仅以自身的机体只能有限的直接的作用于自然界。为了更有效的劳动,人类就运用所积累的知识经验等的潜劳动,创造并使用各种人造劳动资料来提高劳动的效能和效率。劳动资料是人类劳动能力(潜劳动)的载体,也是人类潜劳动发挥作用的一种化身和手段。一般说来,各种工具,机器设备等都是人体某些劳动器官的替代,延伸与强化,而且合并有大量人类历史积累的知识经验和劳动技能与技巧等等潜劳动,克服了人类生理劳动器官的局限性。因此,各种工具,机器设备等在劳动中的地位与作用和人类生理劳动器官是一样的,都是人类劳动能力发挥作用的化身与手段。现代生产劳动中的劳动资料替代劳动者生理劳动器官的活动,或者劳动者生理劳动器官替代劳动资料的活动都是随处可见的。例如,在许多自动化的生产系统中,都附设有手动操作系统,一旦自动化系统出现故障,人们就要用自己的五官,四肢和大脑等生理劳动器官来顶替操作。
就人类生产劳动初级阶段中,劳动者个体在物质生产劳动过程中直接进行的重复性劳动来分析,劳动者作为劳动主体主要执行了三种职能:一是直接操作,包括使用简单手工工具;二是作为能源提供动力;三是控制生产过程。传统劳动价值论正是应用机械决定论的分析还原研究方法对上述劳动职能进行分析后,才将表现为商品价值的劳动仅仅界定为是生产第一线的直接劳动者个体的活动及作用。在计量表现为商品价值的劳动量时,也只单方面计量生产第一线的直接劳动者个体的“活劳动”时间,机械地把劳动资料看成只是一种“死劳动”,只能转移自身的价值,从根本上忽视了劳动资料所荷载的潜劳动在劳动中的地位与作用具有和人类生理劳动器官是一样的一面,都是人类劳动能力在劳动中发挥作用的一种化身和手段,劳动资料的这方面的作用应和人力作同样的处理。生产第一线的直接劳动者的许多职能不断地由劳动资料来执行的现象,其实质只是人类在劳动过程中不断以间接的潜劳动的作用替代直接劳动者的体力和智力的作用,使劳动的有效性不断地得以提高。以系统整体的观点来看待这种替代,这只是人类具体劳动方式的不断演进而已。
2、 三种顺序相关联的劳动都会在交换中表现为相应的商品价值
前面提到,从当代的系统整体的观点来看,人类每生产一种新产品的总劳动一般都可以看作是经由三种顺序相关联的劳动组成的。第一是与新产品有关的理论及开发性研究的劳动,这主要是创造性的复杂科学劳动过程;第二是应用第一种创造性劳动的研究成果来组织大规模物质生产的劳动,这里也有相当数量的创造性的复杂科学劳动;第三是具体进行大规模的直接的物质生产劳动,这里大量的是重复性的简单劳动。在人类生产劳动的初级阶段,上述三种顺序相关联的劳动大多是集结在单个人的身上并独立统一完成,这才导致人们用孤立的,静止的,机械的方法进行研究。随着生产力和社会分工的发展,这三种相关联的劳动才逐步分别由不同的劳动者来各自完成。传统劳动价值论主要是以人类生产劳动的初级阶段中单个人身上集结了上述三种顺序相关联的劳动,或是仅以第三种劳动,即以内容和形式都已经普及了的物质生产领域中的重复性的简单劳动系统为研究对象的。传统劳动价值论并没有深入涉及对现代商品生产的贡献有非常重要作用的第一,二种劳动,或将相关联的三种劳动有机结合在一起进行研究。因此传统劳动价值论在计量商品中所包含的劳动量(价值量或所谓社会必要劳动时间)时,或是忽视了第一,二种创造性劳动的巨大贡献,只单方面计量生产第一线的直接的物质生产领域中的重复性的简单劳动时间;或是使用简单的机械加和(即商品价值的机械转移)方法来处理第一、二种劳动,并完全忽视了系统整体的新特性的作用(通常表现为整体大于各组成部分之和)。
3、 产品是“总体工人”的“社会产品”
马克思注意到了物质生产领域中已经普及了的产品的重复性的生产劳动中,表现为商品价值的人类劳动具有系统整体性的特点,因此他提出了“总体工人”和“社会产品”的概念,“产品从个体生产者的直接产品转化为社会产品,转化为总体工人即结合劳动人员的共同产品。。。。。。为了从事生产劳动,现在不一定要亲自动手;只要成为总体工人的一个器官,完成他所属的某一种职能就够了。”[23202]产品生产的总劳动过程的实际执行者不再是单个工人,而是以社会规模结合起来的“总体工人”,表现为“社会产品”价值的劳动不仅仅包括生产第一线的直接的劳动者,还包括各种间接的劳动者诸如从事科学技术工作和管理工作的劳动者等等的劳动。在生产上所应用的科学技术是世世代代人类劳动,特别是智力劳动的冻结(潜劳动),它是属于全人类所共有的财富,其所表现的价值及其在劳动系统中所发挥的作用又是难以估量的,也不是用简单的机械的加和方法(价值的机械转移)所能说明的。
4、三种时态的劳动都可以表现为商品价值(以前的“话说”已提到,在此省略)
前述的一切都说明了人类生产劳动过程是一个开放的系统。随着系统内外各方面的相互联系和相互作用不断发展和加强,简单劳动系统演化成为越来越复杂的劳动系统,其组成各要素也不断地分化。诸如劳动者分化并互相联系成为一个系统整体的“总体工人”;劳动资料分化为不再是单一的简单手工工具,而是赋有(冻结着)潜劳动的复杂的自动化机器体系;劳动对象也常常不再是一个简单的对象,而是一个复杂的劳动对象系统;整个劳动过程也不断分化产生出新的要素来:诸如在简单劳动系统中生产第一线的直接的劳动者个体大脑的控制生产过程的支配功能,在复杂的劳动系统中演化为一个指挥系统,成为劳动系统中的中枢,起着支配作用;……总之,人类表现为商品价值的劳动是一个动态系统,它的发展来源于系统的组成要素和结构等的变化。但从系统最高层次来看,要素与结构的变化统一于人类知识的积累和智力的发展。因此,在具体分析人类表现为商品价值的劳动时,不应再把它看成仅仅是生产第一线的直接劳动者个体的孤立的活动及作用。
计量劳动量,首先要计量生产使用价值时劳动者所运用的体力和智力的总和。由于表现为商品价值的劳动具有系统的整体的特性,如何界定生产某个产品的劳动者的范围以及潜劳动作用的大小就是关键所在,也是难题所在。主张劳动创造价值的经济学家们都曾一致认为可以单方面用生产商品的劳动时间来计量劳动量,并作为衡量商品价值量的尺度。其实,这种流行的机械决定论的分析还原研究方法所得出的计量方法并不具有普遍适用的意义,只能勉强适用于计量生产力低下时,直接劳动者个体的以体力输出为主的,简单劳动系统中的重复性的简单劳动的劳动量。因为此时忽略间接劳动者的作用以及劳动中所运用的人类所积累的潜劳动的作用还不至于引起太大的误差。但是,当人类劳动发展到集体的以及社会化的,依靠知识和智力输出(包括劳动资料及自然力的利用)为主的科技劳动方式的复杂劳动系统时,流行的计量方法就完全不适用了。我已在以前的“话说”中指出:第一,单方面用劳动时间无法计量出劳动者个体的知识和智力(包括潜劳动)的输出作用量,当然更无法计量出人类复杂劳动系统中所运用的人类所积累的潜劳动的作用总量(包括劳动资料、三种相关联的劳动、“总体工人”以及三种时态的劳动等所体现的劳动总量)。以前的评说已经表明,人类在劳动中所发挥出来的伟大的物质力量主要来源于人类的知识和智力的作用(巨量的潜劳动作用)。潜劳动的作用既有历史的继承性,又有横向的联系性,更广泛渗透到劳动系统的所有组成要素之中。它的作用表现为系统整体的作用。生产第一线的直接劳动者在劳动时间内的活动和作用,只是系统整体作用的一个组成部分,不足以代表系统整体的作用;第二,在复杂劳动系统中,生产第一线的直接劳动者已经只是“成为总体工人的一个器官”,这也说明其在劳动时间内的活动和作用,只是总体工人的作用的一个组成部分。作为“总体工人”的“社会产品”中所包含的劳动量显然很难加以计量,因为生产每一种特定的“社会产品”的“总体工人”的范围是难以界定的;第三,人类劳动系统是整体的,有组织的,多因素的和多过程的相互作用,其整体和各个组成部分之间的关系在本质上是非加法的,因而不能用流行的方法分解为孤立的诸因素分别予以处理然后求和(诸如商品价值的机械转移说法)。其次,以前的评说指出,根据马克思关于劳动形态的理论,在商品交换关系中有意义的只是处于凝固状态的或物化形式上的劳动量,即[劳动],而不是指在生产中的流动状态的劳动耗费量,即[劳动]。耗费劳动和凝固劳动在质和量两方面都是有区别的。我们直观只能单方面计量流动状态的劳动时间或传统的所谓[劳动],它能在多大的程度上转化为[劳动],这实际上只能由劳动的主、客观条件,即劳动系统的整体作用以及市场等因素决定的,它是无法进行计量和计算的。马克思实际上意识到了复杂劳动系统的上述特点,所以它写道:“一旦直接形式的劳动不再是财富的巨大源泉,劳动时间就不再是,而且必然不再是财富的尺度”。[46(上),218]从系统论的观点出发,类比地用物理学中量度力的方法——利用受力作用的物体产生形变或运动状态的改变作为衡量力的大小的依据,以人类劳动的有用效果——劳动客体的变化或新产出的有效使用价值量作为衡量商品中所包含劳动量的依据,是更为科学合理的。前面提到了在商品交换关系中有意义的只是[劳动],这正是表现了人类劳动的有用效果。很显然[劳动]是和新产出的有效使用价值量成正比的,这也才真正体现出使用价值是商品价值的承担者。采用有效使用价值量来间接地相对地表示[劳动],就在总体上包含了人类劳动中的知识和智力的所有作用以及“总体工人”的作用,再也用不着具体计较[劳动]转化为[劳动]的具体转化率问题。
 
个人简介
1940年4月生。1963年大学本科毕业后在工厂从事技术工作。1991年调入福建省人民政府侨务办公室从事企业管理工作。1996年提前退休。业余从事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研究,至今已在核心期刊发表了13篇研究心得。
每日关注 更多
郑怡然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