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资产管理“五国”混战 顶层设计马蹄声急

陈亚运 原创 | 2012-11-18 23:13 | 收藏 | 投票

 21世纪经济报道 郑智 万涛 北京报道  

 

可以肯定,资产管理将是未来十年中国金融业发展的主旋律,并将深刻改变中国金融资产的构成和金融体系的运行方式。

然而,目前各类金融机构的“争霸”,并非着眼于资产管理能力的提高,而是争抢成为商业银行理财资金投资信贷类资产的“主通道”。而商业银行的理财业务,在“资金池-资产池”的运作模式下,正异化为一个没有资本金、没有拨备、杠杆率得不到控制的“裸奔”的“银行”。

各类金融机构发展资产管理业务的冲动,与当前金融市场产品匮乏、利率市场化进程扭曲、投资者教育匮乏的现实纠结在一起,构成一幅诡异的画卷。

同时,各类金融机构虽然从事了本质上一样的资产管理业务,但受制于分业经营、分业监管的现实,其所适用的法律关系不统一,监管标准不统一、投资者适当性规定不统一、投资范围和投资管理过程规定不统一。种种不统一造成了不公平竞争,也助长了监管套利。

早在2008年,国务院就曾调研过中国理财市场统一建设的问题,如今,整个中国的资产管理市场规模已超过15万亿元,重启顶层设计已十分紧迫。

1.“抢食”通道业务

“等基金公司子公司杀进来,券商的通道业务很快就没落了,基金公司不受净资本监管。”11月16日,上海一家基金公司分管专项资产管理业务的高管对本报表示。

当日,工银瑞信基金管理公司的子公司——工银瑞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获得证监会批文。“年底前估计还有一大批出来,据我所知,绝大多数基金公司都对子公司非常感兴趣。”前述基金公司高管称。

11月1日起施行的《基金管理公司特定客户资产管理业务试点办法》,允许基金公司设立专门的子公司,通过设立专项资产管理计划开展资产管理业务。

专项资产管理计划可投资的范围不仅包括股票、债券、资产支持证券、证券投资基金等各类证券资产,还包括“未通过证券交易所转让的股权、债权及其他财产权利”,及“中国证监会认可的其他资产”。

“基金公司的子公司相当于一家小的信托公司。”一家参股某基金公司的信托公司高管表示,子公司和信托公司争抢“通道”业务势所难免,而基金公司不受净资本约束,是其相比证券公司、信托公司最突出的优势。

而可投资“未通过证券交易所转让的股权、债权及其他财产权利”的规定,为专项资产管理计划投资银行的信贷资产、票据资产收益权打开了通道。

“甚至变相放贷款也可实现。”前述信托公司高管表示,“其他财产权利”的规定相当宽泛,收益权即为其中一种,而“收益权是个万能的概念,此前信托公司已经运用纯熟”。

他举例说,一个企业要贷款,基金公司的专项资产管理计划可以购买这个企业某项目的收益权,使企业变相达到贷款目的。

基金公司的子公司还没有设立起来,已经有不少商业银行跟基金公司在探讨“银基合作”的可能性。所谓银基合作,就是商业银行的理财计划投资于基金公司子公司管理的专项资产管理计划,后者再投资银行的信贷资产、票据资产等。

银基合作相较于此前的银信合作、银证合作本质上没有区别,无非是银行理财资金要投资信贷资产,找一个新的“通道”而已。此前,银证合作已经取代银信合作,成为商业银行向表外转移资产的重要途径。

中国证券业协会公布的数据显示,2011年末,证券业受托管理资金本金总额仅为2818.68亿元,但到2012年6月末,已经飚增到4802.07亿元。接下来的3个月,更几乎翻了一番,9月末达到9295.96亿元。

“主要是银证通道业务。目前,券商资管规模已逼近1万亿,其中定向资管业务超过8000亿元。”北京一家券商资产管理部总经理11月16日表示。

银证通道业务之所以有取代银信合作之势,是因为相比信托公司,证券公司占用的净资本较低。证监会和银监会分别对证券公司和信托公司实行净资本管理,原理一致:净资本不得低于各项风险资本之和的100%。

但是,计算各类业务风险资本的系数大不一致。以银信(证)合作投资于银行信贷资产的业务为例,证券公司定向资产管理业务风险资本准备基准计算比例为2%(连续三年为A类的公司打4折),而信托公司从事此类业务,风险资本系数高达10.5%。

净资本占用较低,使得证券公司可以靠打价格战与信托公司竞争。目前,信托公司的银信通道业务收费在千分之八左右,而证券公司可以只收万分之四。

券商资管在过去半年已经从与基金公司竞争资产管理能力,转而与信托公司争抢通道业务,北京一家信托公司高管称。

目前,在银证通道业务上走在前列的包括国泰君安、宏源证券、申银万国等。国泰君安证券资产管理公司的受托资产管理规模在2012年10月已突破1000亿元。

对于信托公司、证券公司、基金公司、保险资产管理公司而言,通道业务都是典型的“臭豆腐”——“闻起来臭,吃起来香。”虽然没有什么技术含量,但不承担实质性的风险,是一块难以拒绝的制度性红利。

前述券商资管部总经理表示,券商争抢“通道”业务,还有短期内做大规模,提升品牌的考虑。过去几年,整个泛资产管理行业大发展,券商资管却严重落后了,管理资产规模仅有区区两三千亿。“管1000亿元跟管100亿元比,效果肯定不一样,客户会更加信任管1000亿的。”

此番通道业务的转移,也与信托与证券行业之间的人才流动有关。现任申银万国总裁储晓明,在2003年7月-2011年1月间,历任中海信托常务副总、总裁。任内,储晓明较早提出并践行银信合作,且长期高度依赖此业务。储现兼任中国证券业协会资产管理专业委员会主任。

券商资管新政系列政策制定过程中,储晓明发挥了很大作用,把信托的理念和业务都带过来了,接近中国证券业协会的人士称。

 

 

个人简介
华南理工大学硕士研究生,从事管理咨询行业3年,从事管理咨询项目十余个,主要从事组织与人力资源、集团管控、战略实施项目。服务过企业:广东电网公司、广州供电局、湛江供电局、广东合鸿达投资有限公司、南方电建集团公司等知…
每日关注 更多
陈亚运 的日志归档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