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亚洲经济中的角色

陆挺 原创 | 2012-04-04 08:45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

  中国自1980年开始崛起,改写了亚洲经济以及亚洲地区政治的格局。过去30年间,中国的人均GDP从1980年的313美元激增至5560美元。凭借其蓬勃的增长、强劲的进口需求、健康的国民资产负债表和稳定的货币,中国日渐成为亚洲经济的支柱,并且起到重大的稳定作用。中国也不断完善基建配套,打造宽松的投资环境,因此也成为亚太区内物流和生产链的中心。

  过去十年的发展为中国取代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铺平了道路。

  未来十年,中国在亚洲的核心角色势将进一步增强。中国的经济增速无疑将会放慢,但以软着陆来形容这次减速应该更为贴切。根据我们的估计,中国在2011年-2020年的平均增速可能会达到8.0%(2001年-2010年的平均增速为10.4%),按名义GDP计算,也有可能在2020年超越美国。

  未来十年,中国有望建成世界上覆盖范围最广、速度最快的公共交通系统,并且向价值链的高端攀升,增加15%-20%的城市人口,以及进一步扩大内需,努力实现经济再平衡。

  未来十年,中国将会继续吸取亚洲邻国的资本、知识和经验,使经济转型能够成功顺利地推进。与此同时,中国在促进区域发展及帮助区域经济保持稳定方面,也应当承担更大的责任。

  亚洲区域内贸易

  东盟-中国自由贸易区在2010年1月1日正式建成,按人口和名义GDP计分别是第一和第三大自由贸易区。目前44%的亚洲(除中国外)出口目的地就在亚洲地区范围内,区域内贸易成为所有亚洲经济体增长的火车头。在美国缓慢复苏及欧洲仍深陷债务危机之际,中国经济的强劲增长以及从其他亚洲国家的大量进口,在外部需求停滞不前的情况下提升了区内信心。

  未来数年,亚洲国家可以充分利用中国促进经济再平衡,降低对出口的依赖,同时扩大国内消费所带来的机遇。

  在中国加入世贸至金融危机前的期间(2002年-2007年),中国的实际GDP平均增长率为11.2%,在出口、消费和固定资产投资三个需求要素中,出口的平均年增长率最高,达到24.0%,其次是固定资产投资的15.5%,消费的增长速度最慢,只有9.4%。在危机后的五年里(2011年-2015年),我们预测GDP年增长率将保持在8.5%的强劲水平,而各增长动力的重要性将会逆转:固定资产投资和消费将分别实现11.5%和9.5%的年增长率,但出口增长可能放缓至7.5%。在随后的2016年-2020年五年期间,消费增长最终可能超越固定资产投资,而固定资产投资增长将会超过出口增长。

  亚洲国家从中国经济转型中获益的途径很多,最重要是充分利用其地理位置上的邻近性和文化上的相似性。首先,亚洲各国可以仔细研究中国消费者不断变化的口味,从而增加对中国的出口。第二,他们甚至可以在中国开设分店和工厂,同时提供商品和服务。在这方面,已经有不少先行者,例如面包新语(BreadTalk)。面包新语是一家总部位于新加坡的食品及饮料零售商,目前已在中国开设200多家零售网点,并计划在2012年底前增加至550家。最后,越来越多的中国中产家庭前往世界各地度假,旅游业依然有巨大潜力。我们认为,拥有多个海边度假区和酒店设施的东南亚国家在这方面的天赋资源特别丰富。

  金融市场一体化和资本流动性的提升

  随着区域内贸易的不断增加,亚洲经济体之间的关系将因为一体化程度更高的金融市场而日益紧密。香港和新加坡目前无疑是全球重要的金融中心,而东京也依然保持着其重要性,上海的地位则日益上升。随着欧元区债务危机的演变,亚洲可以极大地受益于对美元和欧元依赖程度的减轻(亚洲没法控制这两种货币)。虽然拥有共同货币对亚洲而言为时尚早,我们估计中国的人民币将成为主导,并逐渐在商业、金融和央行储备领域占据相当大的比重。

  中国在促进国际贸易领域使用人民币方面已经取得重大进展。近期香港离岸人民币市场的发展就是重要的一步。

  目前对于投资者而言的关键卖点是:离岸人民币是可现金交割的境外中国货币。在离岸人民币问世之前,境外外国投资者只能通过以美元结算的无本金交割远期外汇市场接触中国货币(境内人民币市场)。与无本金交割的远期外汇市场相反,离岸人民币市场更多地受到基本面和对冲需求的推动,使离岸人民币对于人民币在全球外汇市场的未来发展至关重要。

  离岸人民币的影响远超过了贸易和对冲。从效果上来看,它令中国逐渐摆脱资本控制并为在亚太区建立一体化程度更高的资本市场铺平道路。

  作为中央银行的中国人民银行已经同亚太区内主要央行设定了人民币互换额度,以促进贸易并作为最后的流动资金。这些互换额度不仅仅表述在纸上。2010年当离岸人民币清算银行中银(香港)表示出口商的离岸人民币收益的结算和返境额度已被用尽之时,金管局就启动了2000亿人民币的互换额度。之后金管局和人行于2011年11月将互换额度的规模扩大一倍至4000亿元人民币。

  2011年7月对人民币清算协议的修订案允许更多类型的机构如证券公司、资产管理公司和保险公司开设人民币账户。此外,还取消了以前对个人和公司账户之间离岸人民币资金银行间自由转账的限制。推动资金流动的另一个因素是关于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的官方政策。通过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符合要求的大陆基金公司和证券公司允许香港子公司将在香港筹集到的人民币资金汇回国内并直接投资于大陆的债券市场。

  政府层面合作增强

  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及最近一次的全球金融危机促使亚洲国家组建自己的货币联盟,以便在危机时刻能够相互支持。随着中国在亚洲地区的经济利益不断崛起,中国以及诸如日本和韩国等其他亚洲主要经济体,应当采取更多举措为亚洲组建一个稳定的货币联盟。中国人民银行与其他亚洲地区央行之间的双边互换额度就是一个良好的开始。但中国应当在多边合作中扮演更为活跃的角色。清迈协定早已建立了一个高达1200万美元的外汇储备库,鉴于亚洲经济快速增长、外汇储备增速加快及全球环境充满不确定性,我们认为该储备库规模应当进一步增加。该储备库还应当考虑购买更多成员国发行的财政债券,而非来自西方发达经济体的国债。

  中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令人吃惊的迅速崛起毫无疑问将重新定义亚洲的地缘政治格局,特别是鉴于亚洲复杂的历史及充满争议的领土问题。这些争端若不能得到妥善解决,则可能会严重影响促进双边利益的努力,甚至可能会使亚洲经济增长偏离正轨。当然在沟通方面,还存在许多可以改善的空间,亚洲所有政治家及掌权人士都应当主动采取更多举措促进沟通及区内谈判。在这方面,中国可以在亚洲地区进一步推广其成功的务实作风,发起更多对话并提出更多方案以便在未来几年实现新的突破。

个人简介
美国银行美林证券经济学家
每日关注 更多
陆挺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