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诞不经的凯里先生

赵峰 原创 | 2012-05-11 15:50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凯里 庸俗经济学 

荒诞不经的凯里先生

 

熊彼特在《经济分析史》中将古典经济学家分为悲观主义者和乐观主义者。李嘉图和马尔萨斯属于悲观主义者:李嘉图相信土地边际报酬递减,相信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之间存在利益矛盾;马尔萨斯相信人口增长率超过生活资料增长率而导致的人口过剩,还相信消费不足引起的经济危机。巴师夏和凯里等属于乐观主义者:巴师夏相信阶级利益和谐,相信自由贸易;凯里不相信边际报酬递减,不相信马尔萨斯的人理论,也不相信自由贸易,但他相信技术进步引致的社会发展,相信阶级利益和谐。

亨利.查理士.凯里(1793—1879)是十九世纪中叶美国最著名的经济学家,他以经济利益和谐论和李嘉图经济学的反对者而著名。亨利生活在美国独立战争之后,当时美国资本主义开始高速发展,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利益矛盾开始激化。李嘉图的分配理论证明了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利益矛盾的存在,成为空想社会主义者批判资本主义制度的一个工具;同时,李嘉图的比较优势理论强有力地证明了国际分工和国际贸易存在的必要性,为自由贸易政策提供了理论支持。作为美国资产阶级的利益代表,凯里将批判和清算李嘉图经济学作为其使命。他说李嘉图是“共产主义之父”,“李嘉图的理论体系是仇恨的体系,总是要在各个阶级之间和各个民族之间挑起战争。”

凯里与李嘉图经济学的对抗,集中体现在一下几个方面:是否存在边际报酬递减?是否存在人口过剩?是否存在经济发展过程中无产阶级处境的恶化?是否应该实施自由贸易政策?李嘉图经济学对这些问题的回答都是肯定的,而凯里的回答则是否定的。

李嘉图的地租理论认为,历史上土地的耕种顺序是先耕种优等地,然后在中等地,最后是劣等地。由于土地边际报酬递减,由于劣等地经营者要获得平均利润,于是农产品价格由效率最低的劣等地的个别生产价格决定,这样优等地和中等地的所有者就可以获得地租。李嘉图地租理论中的边际报酬递减,成为悲观主义的人口过剩理论的一个依据。正是由于土地边际报酬递减,人口增长率超过生活资料增长率才成为制约生活水平提高及社会经济发展的因素。凯里以为,历史上耕种土地的顺序并不是先优等地后中等地最后劣等地,而是相反。最初人们耕种的并不是最肥沃的优等地,而是贫瘠的劣等地;只是经过相当长时间之后才转向肥沃的优等地耕作的。因为肥沃的土地往往地势较低,往往位于山脚或者河流及湖泊边上温润的地方。这些地方虽然土壤肥沃,同时也是蚊虫滋生及病菌繁殖的温床,而且,耕种这些肥沃土地,还需要排除积水,耗费工程量极大。因此,在生产力水平较低的阶段,人们最初耕种的是地势较高,较为贫瘠同时耕作成本较低的土地。随着人口增长,在这些土地被耕种完了,土地的有限性才推动人们去耕种较为肥沃的山脚或河湖边上的土地。因此,从人类耕种土地的顺序来看,土地边际报酬不是递减而是递增的。凯里的“学说”纯粹是一种偷换概念的狡辩。李嘉图意义上的优等地并不一定就是肥沃的土地,而是指生产力较高的土地,也就是投入产出比较高的土地。凯里所谓的贫瘠的土地,在李嘉图的意义上也可能就是优等地。即使存在凯里所谓从贫瘠土地向肥沃土地转移的情况,实际上也没有否认李嘉图意义上的从优等地向劣等地转移的事实,从而也没有否认边际报酬递减。所以,即使存在凯里想象的那种耕作顺序,不是否定而是证明了李嘉图的理论。

对于李嘉图所支持的马尔萨斯的人口理论,凯里同样以自己的“发明”加以批判。凯里有着关于肉体与精神分离的简单的二分法的观念;同时他的生理学原理认为,有机体所吸收的全部养分将以最大的比例自行输送到有机系统中最经常得到使用的部分。随着社会经济发展及人类文明进化,精神或思维系统的作用越来越重要并得到越来越多的应用,而人的存在对肉体系统的依赖性则相对降低。人体吸收的营养于是有越来越多的部分输送到精神系统中,肉体或者生殖系统获得的营养将会减少。人类的生殖能力于是随着文明的进步而趋于下降。这套以生理学为基础的理论实际上缺乏任何生理学的证明,本质上不过是凯里杜撰的荒谬说辞。与他所反对的马尔萨斯的人口理论尤其是其中的“两个公理”相似的是,在凯里这里,生育同样只是一种单纯的生物行为,人的生育行为仍然是只服从于人的兽性。只不过,在马尔萨斯那里,人的兽性是恒久不变的;而在凯里这里,技术的进步和文明的发展使人类的兽性有所缓解——不是人们在主观控制生育行为,而是人们不断下降的繁殖能力限制了生育行为。

在李嘉图的理论中,商品价值主要由工资和利润构成,而工资和利润是按照相反方向变化的;随着劳动生产率的提高,生活必需品价值降低,工资随之降低,而利润则有增长的趋势。凯里认为,商品价值是由再生产费用构成的,这种再生产费用也包括工资和利润两部分。随着劳动生产率的提高,资本的创造会更加容易,因此资本的价值逐渐降低,而劳动的报酬将逐步提高。凯里通过下表解释他的发现。

劳动生产率的提高  总收入  工人的份额 资本家的份额

用石斧生产         4       1          3

用铜斧生产         8       2.66       5.33

用铁斧生产         16       8         8

用钢斧生产         32       19.20     12.80

从劳动生产率较低的阶段到较高的阶段,总收入增长了4倍,工人的收入增加不止一倍,而资本家的收入增加不到一倍。因此,社会经济发展结果,不是像李嘉图等人所说那样,工人的经济社会地位不断下降,而是相反。社会经济发展的前景因此是和谐而光明的。不过,凯里用来证明工人收入增长快于资本家的这些数据,纯粹是他的胡编乱造,缺乏任何实证的支持。因此,他所谓的阶级利益和谐,也只是一厢情愿的乌托邦。

在凯里学术活跃的十九世纪中期,美国还是一个相对落后的农业国,面对英国廉价工业品的竞争,美国还处于落后挨打的境地。在这样的背景下,主张贸易保护而不是自由贸易,是美国经济学家普遍的态度。凯里在各个方面都反对李嘉图,包括反对李嘉图作为自由贸易理论基础的比较成本理论。不过,凯里提出的反对自由贸易的理由,同他的其他理论一样匪夷所思,荒诞不经。凯里以为,对于美国这样一个农业在国民经济中占据重要地位的国家来说,对外贸易是得不偿失而且无法持续的。他说,粮食的出口与国内销售对农业发展有着截然不同的影响,从长远来看尤其如此。因为外国的粮食消费者不会像本国的消费者那样,把汲取的营养元素再归还给本国的土地,于是,粮食出口的结果将是土地肥力的不断下降,最终导致土地的退化。凯里给出的反对国际贸易的原因,就是我们俗话所说的“肥水不流外人田”,他的这种经济学,可以形象地称之为“粪便经济学”。这种“理论”的荒诞之处在于,即使是粮食的国内贸易,消费者也不一定将汲取的营养元素直接归还给粮食出产地(考虑一下粮食生产分散在农村而粮食消费相对集中于城市的事实,情况尤其如此);况且,如果粮食生产如他所说那样严重依赖肥料的话,在对外贸易的情况下也有许多补充肥料的途径。

约翰.穆勒(1806—1873)是与凯里差不多同一时代的经济学家,在其1848年出版的《政治经济学原理及其在社会哲学中的若干应用》一书中,对凯里的上述经济思想进行过深入细致的分析。穆勒完全不认同凯里的理论,并对凯里的论证方法表现出极大的不屑。他把凯里最重要的著作《社会科学原理》称为“我费力读完的一本最糟糕的政治经济学著作”,并且说,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一套事实和论证,其中事实是那么不可靠,而对事实的解释又是那么不得当和荒谬。”

熊彼特似乎倾向于将凯里经济学的荒诞不经归结为既不懂得技术又喜欢故弄玄虚。他说,“从凯里那里可以引出一有趣的教训,说明技术上的缺陷在长时期内会对一个人的名声产生什么影响。”熊彼特还以为,作为一个美国经济学家,凯里似乎认识到英国经济学即李嘉图经济学对美国的不适应性,认识到从美国国情构建具有本国特色的经济学体系的意义。但是,在李嘉图经济学存在问题或者不适应美国国情的地方,凯里不是努力改变李嘉图经济学的适应条件使之适应美国国情,而是试图推翻整个理论,重起炉灶建立自己的理论体系。在这种努力中,凯里试图应用科学和技术来帮助自己,而他本人对科学技术又只是一知半解,空有匹夫之勇而缺乏相应技艺,于是就只能故弄玄虚,弄出来的也就只能是这些荒诞不经的东西了。熊彼特最后不得不对凯里表达出某种程度的同情——“他所力图表达的东西并不是完全错误的,有能力的理论家能够对其加以改造制作,使之成为一种有价值的贡献;但是他却使得它读起来完全是错的,因为他不能为它找到正确的方法。”挑战李嘉图需要的是一个李嘉图式的思想巨人,而凯里却不过是一个小丑。

2012年3月22日

个人简介
没有经过思考的生活是不值得的。 ——苏格拉底
每日关注 更多
赵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