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债危机不能够归罪于福利政策

黄有光 原创 | 2012-05-23 09:51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

  欧洲的希腊、西班牙等国主权债务危机的持续,使很多人对政府的福利政策有很大的保留,甚至认为中国不应该实行福利政策,以避免类似的债务危机。本文论述,欧债危机不能够归罪于福利政策,中国的福利政策应该随经济的继续发展而大量加强。

  主权债务危机是由于一些国家的政府的财政赤字庞大,并且长期累积。像一个人,每年入不敷出,负债很多,当然会有问题。

  福利政策虽然与政府的财政赤字不无关系,但却不是财政赤字与债务问题的充分条件。全世界福利政策实行得最厉害的是北欧国家,但它们却没有债务危机。例如瑞典,2011年还有财政盈余。北欧国家财政支出很大,但因为有足够的税收,就不必有庞大的财政赤字,不必累积太大的债务。造成问题的不是支出大,而是入不敷出。

  中国的情形,不论是财政赤字或政府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比例)都不很高。现在还有财政盈余,即使是今后又有需要刺激经济,财政赤字也不会很大。而且,中国的政府债券,是国内人民持有,不像美国有半数是外国人持有。美国的政府负债是国内生产总值的约100%,日本是200%。 但日本的政府债券,由于多数是本国人民所持有,问题反而被认为不是很大。

  其次,中国政府的福利支出很低,而且在市场化(尤其是在工作、住房、医疗等方面)、城市化,以及收入分配与产业结构随经济发展而变化等因素的冲击下,要维持社会和谐,政府在医疗、除贫与帮助失业者与老龄等人群等方面的福利支出,需要相当大量的增加。随着经济的继续发展,政府财政能力的加强,福利政策应该大大加强,而不是减少。除了和谐的原因以外,快乐的研究也显示,收入分配平等和人们的快乐有正相关。

  欧债危机的一个教训是,当政府支出大量增加时,至少中长期而言,税收也应该增加,以避免财政赤字的大量增加。像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后的四万亿支出,是为了避免金融危机的冲击,短期内可以有相当大量的财政赤字,但不宜长期维持。

  要在什么地方增加税收,才不会对经济造成较大的负面影响呢?这是一个大问题,本文只简单讲几点。

  一般上,经济学者认为政府征收100亿元的税,对经济(生产者与消费者)的打击,即使不考虑征税的行政与履行等成本,约为130亿元。这是因为,征税扭曲人们的选择。例如,对物品X征税,使人们少消费X,而多消费其他物品。对收入征税,使人们多消费闲暇。这个简单分析是基于原来的情形是效率最高的假设。实际上并非如此。例如,中国大城市现在私人汽车很多,道路堵塞与空气污染的问题很大,甚至须要用限制单双号隔天才能用车。如果对汽车的拥有与汽油的生产或消费征收大量的税,不但能够增加政府的税收,还能够部分解决堵塞与污染的问题,不但没有对经济造成扭曲,反而提高效率。

  其次,除了堵塞与污染,汽车(尤其是豪华车)以及其他有炫耀性、相对竞争性、与钻石性(价值,或价格乘以消费量,而不是消费量,影响消费者的效用)的物品,对它们征收高税负,能够提高效率,而不是造成扭曲。

  随着欧债危机的持续与美国经济的低迷,中国对他们的出口增加的希望不大。因此,很多人主张用鼓励本国人民增加消费的方法来维持经济高速增长。部分基于对欧债危机的教训,笔者反对这个政策,希望以后有机会专门讨论。

  随着人们寿命的延长,很多人都可以活到超过八九十岁,到七八十岁还很健康。例如笔者,多几个月就到古稀之龄,但工作效率还在人生的顶点;诺奖得主科斯一两年前,以百岁高龄,还在研讨会上大放光芒。约两年前,有一位经济学者到敝校讲退休的问题。他说,他们做了调查,问人们:你预期的退休年龄是多少?你希望的退休年龄是多少?笔者马上插嘴说,我预期的退休年龄是70岁?我希望的退休年龄是200岁!随着70岁的即将到来,这个预期的退休年龄已经延长了!

  很多国家有强制性退休年龄的规定,例如65,60,甚至有低至55岁的。这是对人力资源的巨大浪费。很多人,尤其是中青年人,不赞成延长退休年龄,因为他们希望其上级人员早日退休,他们就可以早日升上去,也就有比较多的雇用新职员的机会。不能否认,有些对岗位工作没有什么贡献的高龄人员,可能早日退休,对社会是最好的。然而,对于那些还有相当大贡献的人员,如果他们也偏好继续工作,强制他们退休是很大的浪费。不过,为了防止人们恋栈权力,在政治权位上的掌权时限的限制,是有必要的,因为相对于一些人力资源的浪费,滥用权力的可能危害性很大,必须要更多的制衡与限制。然而,在其他方面,这种必要性比较小。

  西方国家,很多已退休人员会参加一些没有报酬的社会服务工作。在中国,这种参与比较少,太早退休的浪费大概会更大。

  很多人也担心,如果延长退休年龄,会增加失业,因为能够直接雇用新人员的职位减少了。实际上,减少人力资源的浪费,会增加经济的总体力量;延长退休年龄,会减少经济必须对没有进行生产活动的老年人的负担。尤其是在政府必须负担退休老人的生活费的国家,延长退休年龄是能够大大减少政府财政赤字的。减少了对退休老人的生活费的负担,政府就比较有能力从事其他对经济与社会民生有利的事务。长期而言,延长退休年龄并不会增加失业率。这个道理,与为什么技术进步,并不会增加失业是类似的。详见笔者的《从诺奖得主到凡夫俗子的经济学谬误》(复旦大学出版社)一书。

  笔者认为,欧债问题的长期解决,应该包括适当延长退休年龄在内。中长期而言,中国政府在增加福利支出的同时,也可以考虑对退休年龄的适当延长,就可以减轻对退休老人的负担,也就比较可以避免将来陷入债务危机。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澳洲蒙纳士(Monash)大学经济系教授,出版过《福利经济学》,《黄有光看世界》等书,在国际权威经济学期刊发表过许多文章。
每日关注 更多
黄有光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