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镇化的恶果已经凸显

迟竹强 原创 | 2012-07-27 10:57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迟竹强 

城镇化的结果,应该是农民城镇化后,地位、待遇与城镇居民享有同样的福利保障。但是,城镇化主张者却回避了一个最关键的,难以为继的问题:城镇化后,农民的福利待遇,与城镇居民的福利待遇是同等的,而这个待遇的实现,是需要极大的经济实力作保障的——试问天下之大,有哪个国家可以做到让十多亿人共享同样的,可以让社会“保持和谐”的福利保障制度?

西欧、美国通过损人利己的种种手法,掠夺其他国家的资源、财富,积累下了巨额财富,并借此建立了一定的高福利制度。但是,现在,随着竞争的激烈,“抢饭碗”者的出现,西欧国家的福利制度出现了难以为继,美国的福利制度也已经难以为继,中国就行吗?

有人说,可以就业啊。可是,现在大家都看到的是,虚拟经济终究是泡沫经济,它并不能让人真正享有财富;实体经济又不能通过自产自销的方式得以实现,它只能通过贸易来支撑,可在一个僧(供)多粥(购买力)少的需求格局下,贸易又会产生大量的贸易摩擦,甚至贸易战,掣肘着财富的增加、持续空间。

我认为,大力鼓吹城镇化者,要么是个白痴,要么就是别有用心!说他白痴是因为他根本不懂什么叫“城市”,以为盖了房子毁了耕地,农民“被市民化”就算完成了“城市化”。这样只会祸国殃民,贻笑大方。是典型的“假大空”!       

说他别有用心是指:

一、借机疯狂掠夺、瓜分农民的土地。

二、引诱农民放弃土地,和趁机通过购买住房等方式,将农民口袋中的现钱搜刮一空后,听由他们随着经济环境的变化而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自生自灭。

三、将国家有限的,明知难以支撑如此保障制度的财富,被巨大的城镇化人口透支后,产生大量经济、政治灾难。

因此,我认为,城镇化政策,根本不是为了农民的尊严与利益着想,更与国家利益无关。它与教育产业化,医疗产业化,住房商品化一样,只不过是农民们手中的土地和唯一财富,已经是一次次掠夺民众而肥的权贵们垂涎已久的,可能也是中国唯余的最后一块肥肉而已。但是,城镇化的恶果,就不只是让男人下岗,丝毫不敢主张尊严地听由剥削奴役,让女人不得不对权贵们媚态相迎,让小孩子未出生就成了掠夺的对象,而是祸国殃民,亡国灭民了。

   如果真正想解决三民问题,真正对国家和所有人民着想,就不应该用些华而不实的说词作幌子行些狼子野心的政策,而应该从可持续的,真正有利于国家和人民和谐发展的角度着手:

   一、建立、完善农业人口自愿放弃农民身份,转入城镇户口的通道,但这个通道,应该是基础于国家已经建立并证明是持续可行的保障制度吸引力的,以及农民个体对自身经济、发展之类考虑的,个体的,自愿的,单方选择的,而不是通过行政规划,运动之类的方式推广的。必须坚决制止人为城镇化。

   二、坚持城乡有别的社会管理制度。即在涉及人格尊严,政治待遇之类的问题上,所有国人一视同仁,包括享有相同的,无差别的健康、医疗、教育、任职等保障;在经济保障上,则因城乡不同而有所区别:农业人口只要不放弃农民身份,则永远享有其土地所有权,城镇人口则不能享有土地所有权;农业人口到城镇就业期间的待遇与城镇人口一样,但失业后不享有城镇人口的失业保障,而城镇人口失业可享受到一定期间的失业救济;农业人口的老年保障金制度与城镇人口有适当的区别等等,以让农民在经济环境许可时,可以到外工作,增加、扩大收入,经济环境差时可以返乡渡过时艰。这样的制度安排,一方面涵养劳动力,一方面减轻城镇人口就业压力,一方面也可以让国家用有限的财力,照顾最多数人各得其所,让社会保障制度具可持续性。


 

个人简介
祖籍:烟台招远,80后,中国智库发起人,人大财经论坛专家
每日关注 更多
迟竹强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