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的复兴之路能否带来津门辉煌

迟竹强 原创 | 2012-08-31 12:44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迟竹强 

  北方经济中心是什么?能给天津带来什么实惠?能让天津老百姓的工资涨多少?涨了工资是不是可以买得起更大的房子了?在天津人还在联想自己的物质生活与这个定位有多大关联的时候,在天津还没来得及对新定位拿出太多令人振奋的配套方案的时候,在关于天津的未来还有些“外热内冷”的时候,资本市场已经率先闻到了天津新定位带来的新商机。

  在最新一期的《财富》中文版的中国城市榜单中,天津与上海一同被列为中国最具商业潜力的城市。而在股票市场,天津板块成了股民们竞相追逐的香饽饽。

  平情而论,与长江三角洲的一体化已经迈开实质性的步伐,和大珠江三角洲粤港澳合作迈进了一个崭新的时代相比,环渤海经济圈没有像珠三角和长三角一体化进入实质性的阶段,只是一个空洞的概念。如今,以天津为主题的中国改革“第三部曲”已经奏响,在广东、上海这些前事之师“先行一步”、“更上一层楼”之后,作为所谓中国第三极的天津,能否充分利用好“后发”的政策优势,能否在大北京的光圈下谋得自己的一席之地,能否在计划经济堡垒的旧体制之外开辟出一片新的天地呢?

  20多年的中国改革开放史,某种程度上依然停留在红头文件和龙头经济的层面上。实现了快速发展的深圳特区和浦东新区无不是以红头文件为标志,才找到了聚集各种政治资源和经济资源的强大引擎。或许,天津可能成为这种改革的最后一个样板城市。但是,与深圳、浦东、西部、东北、中部等区域经济的国家政策优势相比,虽然天津享受到了几乎能够享受到的一切优惠政策,但是天津需要破解的难题依然很多,这不仅是天津复兴的一道“天津方式”,更是撬动中国北方板块崛起的一个“天津使命”。

  观察今日天津,一个具有600年历史的中心城区,正在进行一场翻天覆地的城市改造;一个是在盐碱滩上建立起来的滨海新区,已经以不亚于当年浦东新区的速度迅速崛起。令人欣喜的是,曾经是两种路径、两种机制的两个城区之间,今日已经呈现水乳交融之势。因为,无论是“改造旧天津”还是“创造新天津”,都将承担起天津复兴的历史使命。

  在迈向北方经济中心的进程中,天津正以构建对外现代交通体系为重点进行一场“城市复兴”运动,固定资产投资和城市基础建设已成为未来几年天津经济发展的主要驱动力,天津将在两三年内把一百亿美元的投资变成最先进的城市基础设施,包括用于京津城际铁路和高速路、海港和空港的建设等,“金融”、“建设”正在成为天津发展的关键词。滨海新区无疑将担当天津这一历史性使命的主动力和主引擎,其势头也将来得比浦东还要猛烈一些。行走在这个城市的街头,穿越那些嘈杂喧闹的“大工地”,分明能够感受到这个城市一种“向上生长的力量”。是的,天津正在用实际行动、用一个又一个大手笔洗刷自己曾经的耻辱。

  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背景下,在城市中国风起云涌的激烈竞争中,在天津已经不再是天津人的天津的今天,天津人更需要开阔的思想视野,“跳出天津看天津,跳出过去看未来”,不能只满足于自我感觉良好,更不可“临渊羡鱼”,陷入一种盲目的悲观情绪之中;与北京之间,也不应再是你吹你的调,我唱我的号,而应该海纳百川汇于一处,联手打造世界级京津大都市圈;要想将形式上的“名分”,升华为“货真价实”或名副其实的“中心”,天津还必须加大资源配置的半径,最广泛地动员各类战略性资源,在全国乃至全球范围内面向最有活力的地区、面向最有活力的企业、面向最有活力的领域、面向最优秀的人才,并加大人文基因和城市精神的提升和改造。唯有如此,天津才能在中国未来的经济版图上,再一次扮演战略先头部队的角色,以现代经济和社会生活的新思维和新方式,影响和引导我国北方地区融入世界经济发展的潮流,真正发挥好北方经济中心的战略作用,成为中国北方最有活力的创新地区。

  今天,面带微笑谈论天津复兴的人越来越多了,或许这才是希望所在。

  复兴不是嚼在嘴里的口香糖,而是要在艰难的未来进程中开拓出一片新天地来。这个曾经领中国风气之先的北方经济中心,如何才能真正地踏上复兴之路,肩负起中国、北方和自身的“天津使命”,创造真正务实、创新、高效的“天津方式”,从而引领潮流、扬波四海、拍岸九州?我们还要再等,还要再看。

个人简介
祖籍:烟台招远,80后,中国智库发起人,人大财经论坛专家
每日关注 更多
迟竹强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