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学校沦为特权阶级牟利的工具

迟竹强 原创 | 2013-01-30 06:13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迟竹强 

  上 世 纪 2 0 年 代 末 期 , 安 徽 大 学 学 生 闹 学 潮 , 蒋 介 石 传 令 时 任 安 徽 大 学 校 长 的 刘 文 典 , 前 去 当 面 向 他 汇 报 。 刘 文 典 对 蒋 介 石 给 教 育 部 下 达 的 文 件 里 使 用 了 “ 责 令 、 责 成 ” 、 “ 纵 容 学 生 闹 事 ” 等 词 十 分 不 满 , 谓 “ 我 刘 叔 雅 并 非 贩 夫 走 卒 , 即 是 高 官 也 不 应 对 我 呼 之 而 来 , 挥 手 而 去 ! ” 因 有 怨 气 , 去 见 蒋 介 石 时 , 刘 文 典 戴 礼 帽 著 长 衫 , 昂 首 阔 步 , 跟 随 侍 从 飘 然 直 达 蒋 介 石 办 公 室 。 蒋 介 石 面 带 怒 容 , 既 不 起 座 , 也 不 让 座 , 冲 口 即 问 : 你 是 刘 文 典 么 ? 刘 文 典 针 锋 相 对 , 不 仅 没 叫 他 蒋 主 席 , 反 而 傲 然 回 答 : “ 字 叔 雅 , 文 典 只 是 父 母 长 辈 叫 的 , 不 是 随 便 哪 个 人 叫 的 。 ” 后 来 两 人 的 冲 突 升 级 , 刘 文 典 竟 然 指 着 蒋 介 石 说 “ 你 就 是 军 阀 ” , 而 蒋 介 石 则 以 “ 治 学 不 严 ” 为 借 口 , 当 场 羁 押 , 说 要 枪 毙 他 , 关 了 一 个 月 才 获 释 。

  

   其 实 , 早 在 此 事 发 生 之 前 , 刘 文 典 就 已 深 深 得 罪 过 蒋 介 石 。 蒋 介 石 掌 握 国 家 大 权 不 久 , 想 提 高 自 己 的 声 望 , 曾 多 次 表 示 要 到 安 徽 大 学 视 察 。 但 刘 文 典 拒 绝 蒋 介 石 到 校 “ 训 话 ” 。 后 来 , 蒋 介 石 虽 如 愿 以 偿 , 可 在 他 视 察 时 , 校 园 到 处 冷 冷 清 清 , 并 没 有 老 蒋 所 希 望 的 “ 欢 迎 如 仪 ” 那 种 隆 重 而 热 烈 的 场 面 。 刘 文 典 的 观 点 是 : “ 大 学 不 是 衙 门 ” !

  

   好 一 个 大 学 校 长 , 好 一 个 “ 大 学 不 是 衙 门 ! ” 设 想 今 天 , 别 说 最 高 领 袖 , 若 是 教 育 部 长 要 来 学 校 视 察 、 要 来 学 校 训 话 , 那 将 是 何 等 惊 天 动 地 的 大 事 , 将 是 何 等 荣 耀 的 大 事 !

  

   这 个 故 事 有 两 个 非 常 精 彩 的 亮 点 : 旧 时 中 国 知 识 分 子 在 权 势 面 前 , 是 何 等 的 尊 严 , 即 使 明 知 这 尊 严 要 以 牢 狱 之 苦 为 代 价 , 他 们 也 绝 不 丢 弃 ; 另 一 个 则 是 大 学 是 做 学 问 的 文 化 殿 堂 , 是 知 识 精 英 谈 经 论 道 、 教 师 们 教 书 育 人 的 地 方 。 在 这 里 , 只 承 认 高 尚 的 道 德 和 渊 博 的 学 问 而 不 承 认 权 势 ; 即 使 是 最 高 权 势 者 , 也 无 权 到 大 学 来 指 手 划 脚 、 耀 武 扬 威 … … 。

  

   大 学 不 是 衙 门 , 大 学 不 能 办 成 衙 门 。 这 是 常 识 。 但 这 个 常 识 , 被 中 国 所 无 视 。 学 者 赵 启 强 在 他 的 著 作 中 , 谈 中 国 教 育 的 大 背 景 , 基 础 教 育 负 债 累 累 , 高 等 教 育 突 飞 猛 进 , 教 育 正 走 向 产 业 化 , 并 且 正 在 成 为 一 个 暴 利 行 业 ; 谈 对 工 薪 阶 层 、 尤 其 是 对 广 大 农 民 来 说 越 来 越 成 为 奢 侈 品 , 别 说 高 等 教 育 , 即 使 是 中 小 学 义 务 教 育 , 也 越 来 越 成 为 许 多 家 庭 的 沉 重 负 担 ; 谈 对 高 等 教 育 的 高 投 入 , 并 没 有 给 高 端 教 育 的 发 展 带 来 相 应 的 提 高 等 等 。 但 令 笔 者 最 难 忘 的 , 就 是 上 述 故 事 。

  

   所 有 教 育 的 问 题 , 比 如 涉 及 到 教 育 经 费 的 投 入 、 分 配 和 使 用 , 都 是 与 钱 有 关 。 但 是 , 笔 者 以 为 , 钱 固 然 重 要 , 但 教 育 的 尊 严 和 学 人 的 人 格 更 为 重 要 。

  

   钱 的 影 响 , 已 经 在 很 大 程 度 上 改 变 了 中 国 教 育 的 传 统 格 局 , 中 国 教 育 由 于 受 到 功 利 性 和 那 种 鼠 目 寸 光 的 现 实 主 义 影 响 , 越 来 越 远 离 了 教 书 育 人 、 提 高 民 族 科 技 、 国 民 素 质 的 宗 旨 。 然 而 , 致 使 中 国 教 育 整 体 性 滑 坡 的 除 了 钱 的 腐 蚀 外 , 更 重 要 的 官 本 位 的 崇 拜 、 权 力 的 野 蛮 和 教 育 尊 严 的 丧 失 与 学 人 的 人 格 扭 曲 。

  

   当 教 育 越 来 越 向 钱 看 , 越 来 越 沾 染 上 铜 臭 气 时 , 教 育 肯 定 就 变 味 了 ; 但 如 果 校 园 里 沾 染 上 很 浓 厚 的 官 场 习 气 , 只 认 权 力 级 别 , 不 问 学 问 高 低 , 那 就 不 仅 是 变 味 , 而 简 直 就 变 成 了 粪 缸 。 而 中 国 的 教 育 , 则 正 是 在 腐 臭 的 粪 缸 中 , 制 造 和 衍 生 着 一 堆 堆 丑 恶 的 集 权 蛆 虫 。

  

   今 日 大 学 里 的 官 僚 化 问 题 , 官 员 之 多 、 官 气 之 浓 、 官 僚 作 风 之 严 重 , 与 真 正 的 官 场 相 比 有 过 之 而 无 不 及 。 真 可 谓 “ 院 校 头 头 一 大 帮 , 处 级 干 部 一 礼 堂 , 科 级 干 部 一 操 场 ” 。 一 个 重 点 大 学 里 , 几 套 班 子 加 起 来 有 十 几 个 副 部 级 、 或 享 副 部 级 待 遇 的 干 部 , 在 再 加 上 一 礼 堂 处 级 干 部 , 一 操 场 科 级 干 部 , 要 把 这 些 上 上 下 下 的 关 系 捋 顺 、 处 理 得 当 , 还 有 多 少 精 力 从 事 学 术 科 研 、 教 书 育 人 ? ! 学 者 熊 丙 奇 《 大 学 有 问 题 》 书 中 说 , “ 一 位 高 校 领 导 私 下 透 露 , 他 至 少 有 5 0 % 的 时 间 和 精 力 用 在 处 理 关 系 、 揣 摩 上 级 领 导 意 图 上 , 做 事 情 如 果 不 符 领 导 的 心 意 , 花 再 多 的 功 夫 也 是 白 费 。 很 自 然 的 , 不 能 与 领 导 有 不 同 的 意 见 , 即 使 决 策 明 显 有 误 , 大 家 也 会 想 方 设 法 粉 饰 太 平 , 除 非 这 个 领 导 犯 下 大 错 被 ‘ 双 规 ’ ” 。 对 上 级 要 小 心 谨 慎 , 对 下 级 也 不 能 掉 以 轻 心 : 说 不 定 哪 一 个 下 级 与 某 个 上 级 关 系 非 同 一 般 , 或 者 就 是 某 某 上 级 的 安 插 下 来 的 。 所 以 既 不 敢 让 上 级 不 高 兴 , 也 不 能 让 下 级 不 高 兴 。 他 们 一 不 高 兴 就 会 告 状 、 就 会 折 腾 、 就 会 破 坏 安 定 团 结 的 大 好 形 势 ; 而 对 今 天 的 的 任 何 一 个 官 来 说 , 稳 定 是 一 切 工 作 中 的 重 中 之 重 。

  

   有 这 么 大 的 官 场 , 就 会 有 这 么 多 的 官 场 待 遇 。 这 一 点 国 家 规 定 得 再 详 细 不 过 了 。 单 位 上 的 政 工 、 人 事 部 门 执 行 这 些 规 定 时 之 严 格 、 之 严 谨 , 是 可 以 与 任 何 一 门 精 密 的 科 学 相 比 较 ; 而 当 事 人 在 涉 及 行 政 级 别 待 遇 的 享 受 上 , 则 更 是 不 敢 有 丝 毫 的 谦 让 : 参 加 什 么 级 别 的 会 议 , 报 销 什 么 级 别 的 差 旅 费 , 拿 什 么 级 别 的 工 资 、 津 贴 , 该 不 该 配 备 小 车 、 以 及 配 备 什 么 级 别 的 小 车 ? 丁 点 马 虎 都 没 有 ; 惟 独 的 是 , 对 教 育 本 身 却 敷 衍 了 事 。

  

   官 员 一 多 , 官 场 一 大 , 最 直 接 的 后 果 是 学 校 管 理 成 本 增 加 , 形 成 教 育 经 费 极 大 的 浪 费 。 中 国 教 育 投 入 高 、 产 出 低 , 庞 大 的 官 场 肯 定 是 原 因 之 一 。

  

   按 常 理 讲 , 大 学 的 人 才 成 本 主 要 花 在 教 师 身 上 , 师 资 班 子 越 强 , 教 授 、 名 教 授 越 多 , 人 才 成 本 开 支 越 大 。 但 中 国 现 在 的 大 学 , 非 教 学 的 党 政 班 子 越 来 越 大 : 党 团 政 工 系 统 、 人 事 保 卫 系 统 、 行 政 总 务 系 统 、 宣 传 文 秘 系 统 , 光 是 人 头 费 这 一 块 就 极 大 地 增 加 了 成 本 。 别 看 这 许 多 党 政 人 员 不 在 教 学 第 一 线 , 但 他 们 的 工 资 级 别 、 福 利 待 遇 却 绝 对 不 低 于 教 学 第 一 线 的 讲 师 、 教 授 。 大 学 加 薪 从 高 到 低 的 排 名 是 , 两 院 院 士 , 学 校 党 政 领 导 , 学 院 院 长 、 首 席 教 授 、 部 处 领 导 , 之 后 是 博 士 生 导 师 、 教 授 、 科 长 、 副 教 授 、 副 科 长 、 讲 师 等 等 。 学 校 党 政 领 导 、 学 院 院 长 、 部 处 领 导 进 入 最 高 加 薪 档 次 , 导 致 校 内 舆 论 哗 然 , 反 对 声 浪 颇 高 。 一 目 了 然 的 , 利 益 分 配 的 顺 序 是 : 部 处 领 导 ( 也 就 是 是 县 处 级 ) 之 后 才 是 教 授 , 科 长 之 后 才 是 副 教 授 , 副 科 长 之 后 才 是 讲 师 。 因 此 , 这 才 有 百 多 位 大 学 教 授 、 博 士 , 争 考 一 个 处 长 的 中 国 特 色 。

  

   北 大 教 授 王 岳 川 在 其 《 大 学 知 识 分 子 精 神 价 值 失 重 与 学 风 问 题 散 议 》 著 作 中 , 谈 及 当 代 大 学 青 年 知 识 分 子 的 精 神 状 态 时 , 曾 经 表 示 出 深 深 的 忧 虑 : “ 远 大 的 人 生 抱 负 渐 淡 渐 消 , 卓 越 的 眼 光 和 超 迈 的 胸 襟 逐 渐 被 市 侩 式 的 世 故 虚 荣 所 取 代 , 生 命 中 的 无 聊 感 在 牢 骚 、 郁 闷 、 无 奈 中 呈 现 出 来 。 甚 至 出 现 了 将 哲 学 、 文 学 、 史 学 大 师 著 作 丢 在 一 边 , 而 热 心 于 公 关 学 、 谋 略 学 、 厚 黑 学 的 现 象 。 ” 这 种 现 象 , 正 是 与 大 学 的 官 场 化 趋 势 紧 密 联 系 在 一 起 。

  

   在 机 构 臃 肿 、 人 浮 于 事 背 后 是 学 校 的 办 事 效 率 低 下 、 教 育 成 本 增 加 , 而 这 种 低 效 高 耗 背 后 则 是 复 杂 的 官 场 网 络 遍 及 了 高 校 的 各 个 角 落 ; 教 师 们 、 尤 其 是 中 青 年 教 师 的 心 思 从 此 难 以 安 定 在 教 学 上 。 他 们 心 神 不 定 , 眼 睛 骨 碌 碌 乱 转 , 盯 住 校 长 书 记 , 揣 摩 他 们 的 治 校 思 路 , 否 则 你 的 学 问 会 用 不 到 点 子 上 , 最 后 是 出 力 不 讨 好 ; 时 时 观 察 着 主 任 的 眼 色 , 领 会 他 们 的 意 图 , 对 那 些 管 人 事 行 政 的 、 搞 财 务 总 务 的 也 都 得 小 心 谨 慎 地 搞 好 关 系 , 千 万 别 自 以 为 是 知 识 分 子 、 自 以 为 有 学 问 而 他 们 只 是 为 教 师 服 务 的 服 务 人 员 而 有 所 怠 慢 。 坐 在 大 学 办 公 室 里 的 , 又 哪 一 个 不 是 有 文 凭 的 知 识 分 子 ? ! 他 们 不 仅 是 知 识 分 子 , 而 且 是 掌 权 的 知 识 分 子 或 者 离 权 力 最 近 的 知 识 分 子 ! 教 师 若 是 摆 了 知 识 分 子 架 子 , 耍 了 学 者 派 头 , 麻 烦 就 接 踵 而 来 : 小 到 用 车 , 分 福 利 实 物 , 中 到 报 销 各 种 药 费 、 差 费 、 经 费 , 大 到 分 房 子 、 涨 工 资 、 评 职 称 , 都 得 泡 汤 。 这 种 眼 观 六 路 , 耳 听 八 方 的 生 活 , 无 疑 很 累 人 , 很 累 心 , 但 必 须 做 好 , 即 使 影 响 科 研 与 教 学 也 在 所 不 惜 !

  

   在 这 样 的 环 境 里 生 活 的 人 , 都 得 遵 守 这 个 严 格 的 等 级 制 度 的 游 戏 规 则 : 研 究 课 题 的 立 项 、 学 术 问 题 的 讨 论 、 学 术 成 果 的 评 审 , 都 得 按 级 别 。 官 场 的 权 力 等 级 与 大 学 的 独 立 精 神 从 来 都 是 格 格 不 入 , 势 不 两 立 的 ; 但 如 今 , 官 场 权 力 却 却 死 死 地 扼 住 中 国 教 育 的 咽 喉 。 于 是 , 知 识 分 子 在 权 势 面 前 , 就 失 去 了 自 我 的 精 神 , 磨 灭 了 独 立 的 人 格 , 成 为 官 场 的 附 庸 。 中 国 , 再 也 没 有 真 正 意 义 上 的 具 有 独 立 创 造 力 量 的 大 学 。 中 国 的 学 校 , 都 成 了 大 大 小 小 的 衙 门 。 但 是 , 大 学 就 是 大 学 , 衙 门 就 是 衙 门 , 大 学 不 是 衙 门 !

  

   “ 大 学 不 是 衙 门 ! ” , 此 话 出 自 二 十 年 代 安 徽 大 学 校 长 刘 文 典 之 口 ; 此 话 是 刘 文 典 对 站 在 权 力 顶 端 的 蒋 介 石 说 的 。 可 是 8 0 年 后 今 天 , 中 国 大 学 在 没 有 这 样 有 骨 气 的 人 !

  

   有 了 政 府 , 自 然 就 有 了 许 多 官 员 , 这 很 正 常 ; 不 正 常 的 是 , 中 国 将 学 校 办 成 了 政 府 。

  

   今 天 的 大 学 里 , 已 经 很 难 看 到 纯 粹 意 义 的 学 者 。 除 了 党 政 干 部 , 大 学 里 学 术 机 构 的 院 长 、 所 长 、 系 主 任 、 甚 至 首 席 教 授 们 都 严 格 的 享 受 着 县 团 级 、 司 局 级 , 甚 至 副 部 级 待 遇 , 他 们 不 仅 是 专 家 学 者 , 还 同 时 是 官 , 而 且 是 好 生 了 得 的 官 。 一 方 面 , 他 们 是 教 授 、 博 导 、 专 家 , 往 往 身 兼 数 个 学 术 职 务 和 学 术 项 目 的 主 持 人 , 拥 有 甚 至 垄 断 学 术 大 权 , 但 是 这 样 的 专 家 在 第 一 线 的 实 干 往 往 少 得 可 怜 , 学 术 质 量 也 难 尽 人 意 , 有 时 则 有 其 名 而 无 其 实 。 另 一 方 面 , 他 们 是 学 校 各 级 身 居 要 职 的 领 导 , 兼 任 不 少 职 能 部 门 的 负 责 人 , 但 是 他 们 往 往 很 少 深 入 科 研 第 一 线 。 对 “ 官 ” 来 说 , 他 为 “ 学 ” , 对 “ 学 ” 来 说 , 他 为 “ 官 ” , 往 往 是 , 既 做 不 好 “ 官 ” 也 搞 不 好 “ 学 ” , 但 是 名 、 利 、 权 三 收 , 成 为 学 界 的 既 得 利 益 集 团 。 这 些 官 僚 化 的 学 者 , 已 和 普 通 学 者 少 有 共 同 语 言 。

  

   其 实 , 他 们 的 主 业 当 然 是 官 , “ 学 ” , 不 过 是 权 力 者 手 中 的 获 利 工 具 而 已 。 人 大 代 表 赵 师 庆 在 谈 到 当 今 大 学 里 这 类 身 兼 “ 官 ” “ 学 ” 两 路 的 知 识 精 英 时 , 曾 十 分 感 慨 地 说 : “ 一 些 人 味 口 很 大 , 既 要 搞 学 术 , 又 想 当 官 , 还 想 拿 钱 。 ‘ 鱼 ’ 与 ‘ 熊 掌 ’ 都 想 得 到 , 学 术 成 了 谋 取 个 人 利 益 的 工 具 。 ” 这 就 是 当 今 中 国 教 育 : 权 力 与 金 钱 齐 飞 , 衙 门 共 学 校 一 色 。

  

   中 国 的 知 识 分 子 , 在 权 力 与 金 钱 面 前 没 有 了 尊 严 , 在 衙 门 和 学 校 之 间 丢 失 了 自 我 。 学 术 , 在 钱 和 权 的 双 重 挤 压 之 下 , 已 经 逐 渐 消 亡 。 中 国 将 逐 渐 没 有 独 立 人 格 的 知 识 分 子 , 中 国 将 长 久 地 依 赖 别 人 而 无 法 创 新 ; 即 使 还 有 名 称 上 的 “ 学 校 ” , 但 实 质 上 沦 为 了 钱 权 阶 级 牟 利 的 工 具 … …

个人简介
祖籍:烟台招远,80后,中国智库发起人,人大财经论坛专家
每日关注 更多
迟竹强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