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搞垮自己的屌丝心态

童大焕 原创 | 2013-01-08 11:11 | 收藏 | 投票 焦点关注
关键字:自己 高铁建设 屌丝心态 

  2012年12月20日上午10时,世界上运营里程最长的高速铁路——京广高铁各车次车票开始销售。根据北京铁路局发布的京广高铁票价时刻表,北京西站到广州南站全程,时速300公里的G字头列车,最便宜的二等座票价865元,最贵的商务座2927元;而时速250公里的D字头列车,北京至广州最便宜的二等座票价为712元。很多网友连称“太贵”,并表示这一定价区间并未考虑到国内主流人群的实际收入水平。

  这个票价真的很吓人。时间比飞机长,票价比飞机贵,不光京广高铁是如此,其它线路的高铁基本上也是如此。我从网络上查了一下广州到北京的机票,其中有4折机票,票价是680元,比时速250公里的D字头列车最低票价还低。有时也许机票的折扣还会更低。而且全程也就三个来小时吧?而时速300公里的G字头列车,广州到北京全程最快需要7小时59分。

  当然,机票打折是平时的事,遇到春运高峰,机票基本不打折。但也要看到,民航和机场赚钱,并非全靠春运,尤其是越远的旅程,飞机的打折往往越高,包括国际航班。

  但就是这么贵的高铁,专家还嫌票价定低了:北交大经济管理学院教授赵坚认为,“高铁的一般价格是每公里4毛5左右,京广高铁每公里才不到4毛钱。”赵坚称,没办法不要这么高的价钱。因为京广高铁总投资近4000亿元。他同时不看好京广高铁能打破高铁亏损的怪圈,认为京广高铁一定会严重亏损。(时代周报)

  高铁速度提高、运力大大加强,本应该有“价廉物美”的降价空间才对。北京到广州,以前的普通列车可能需要40小时,现在只需要8小时,运力运能提高5倍;以前需要几节卧铺车厢,现在全部改成座位,运力运能又提高10%以上。“规模效益”、“速度效益”自然而然就提上来了,却为什么还要价格翻番呢?根本问题,还是因为高铁大跃进和公有制下的公地悲剧导致腐败成本畸高所致。

  京广高铁全程2298公里,4000亿元。修一个小机场只要三四亿元,你一公里高铁就是将近2亿!这是谁的道理?同胞们哪,你这下知道为什么中国房价物价奇贵无比而人价环境价便宜无比了吧?要让铁路摆脱亏损,先要把人为做高的造价吐出来。但与虎谋皮,可能吗?

  那么,富人有飞机和高铁可以选择,普通工薪阶层未来将以什么样的交通工具出行?在这个中国人口在城乡之间大规模流动和迁徙、40%多的财富掌握在1%的人手里的镀金时代,这样的制度安排是对民众的背叛!

  高铁建设进入了一个误区:高昂的建设成本,由垄断的铁路部门一家指定,而且搞高铁大跃进,建设了大量本不该建设的线路。大量的腐败收入流入权贵集团腰包,但最终的数万亿元的负债却想从高票价中挣回来;而高票价导致一些高铁线路门可罗雀,进一步加剧铁路全行业亏损!2012年六月,京沪高铁一周年,京沪高速铁路股份有限公司自己承认,平均上座率只有60%左右;而就在武广高铁通车首日没几天之后,长江商报记者调查发现,武广高铁从武汉始发的平均上座率不足四成。

  如果要想让铁路部门赢利或者保持不亏,打击腐败比提高票价重要十倍。只有打击腐败,才能从根本上降低成本;系统性降低成本,才能降低票价吸引客流进而改善铁路系统的客运经营状况。

  但高铁乃至整个铁路系统已经在大跃进下尾大不掉。随着高铁的相继开通,越来越多的普通特快、快速客车被取消,高铁则越来越成为富人的专列,普通工薪阶层根本坐不起。2012年我们是“被动车”了,2013年我们将要“被高铁”。可怜很多农民工,在外辛苦一年,“被高铁”回家过个年,一两个月工资或一两千斤谷子就没有了。普通百姓实际最需要的是更多的硬座和硬卧,而不是高铁。高铁是HW政府留下的最大负面遗产之一。国家重大决策失误,凭什么要百姓买单?北京到南京,以前很多T字头,夕发朝至。现在改成白天的高铁,是快了,可是家在县里的回不了家了,因很多高铁是晚上到南京。

  但中国最缺乏的就是冷静思考的人,最不缺乏的是替贪官数钱却仍然把手掌拍得通红的、随时需要国家重大工程来充门面、助长“民族自尊心和自豪感”的“超级屌丝”。这种屌丝心态也叫弱者心态就是:凡是我们有的就是好的,祸国殃民也是好的;凡是我们没有的就是孬的。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之前,它是别有用心的;莫言获奖之后,他家乡的萝卜和久不住人的土炕也都是仙物一般的。

  高铁也一样。我们的速度最快、里程最长,于是就是最好的,容不得说个“不”字。谁要说“不”谁就是不爱国,谁就是别有用心。

  在屌丝心态下,一些国人的小学数学能力真是烂得可以。

  我说京广高铁比修小机场贵多了。马上有人反驳说:“笑话!京广高铁全线覆盖多少人口?提供多大运力?小机场呢?按高铁每公里造价算,台湾是2.6亿元,韩国是2.5亿元。”

  言外之意是中国高铁比台湾和韩国便宜多了。但韩国2011年人均收入22489美元;2011年台湾人均收入25000 美元;2011年大陆城镇人均可支配收入为21810元,每月1817.5元人民币,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为6977元,合计大约是人均年收入1269美元,只是韩国的5.6%、台湾的5%!排全球倒数约第20名!这个账为什么不算?

  至于高铁全线覆盖人口,飞机同样可以全线覆盖;高铁又不是招手即停的出租车!运力云云,则要看实际乘座人数,否则,空荡荡的高铁运力再高也是白搭,而且,如果上座率不高,运力越高亏损越大。

  又有人说:“每站一个机场,一架747飞机最低价4000万美元,还不带还价的,你准备买多少架。”

  京广高铁全税共25个站。如果全修小机场,每个4亿元是100亿元;就算翻一倍的价格,每个小机场8亿元,也只需要200亿元,是修高铁的20分之一,而且减少了大量占地。况且其中相当多站点已有机场。

  再说,飞机要钱动车就不要钱?高铁动车的钱比飞机也许还贵多了。《新世纪》周刊报道,一个自动洗面器7.2395万元,一个色理石洗面台2.6万元,一个感应水阀1.28万元,一个卫生间纸巾盒1125元,最后组合成总价高达三四十万元的整体卫生间;上万元的15英寸液晶显示器,2.2万元一张的单人坐椅,6.8万元的冷藏展示柜……这些令人咋舌的价格,不是来自某高档别墅,而是我们乘坐的动车!

  况且,飞机可以更大程度地私营,更大范围内竞争。小机场到小航空都完全可以私营。造得起买得起经营得起老百姓坐得起。

  从未来中国城市的发展趋势看,最理想的状态,并不是高铁遍地开花,而是一条贯穿京津冀、长三角和珠三角的高铁大动脉,也许就足以满足基本需求。未来中国80%的人口和财富集中在20%的城市里,其中这三大都市圈更是重中之重。而其他许多地方,高铁可能会大量过剩,长期的亏损也就在情理之中。

  而即使是连接这三大都市圈的南北大动脉,高铁的速度也并非越快越好。像北京和上海之间、上海和广州之间,夕发朝至的列车对旅客来说其实最理想。一夜的休息,第二天正好到一座新城市,立即投入工作。如果在夜间把运行时间缩短,节约出来的时间没有任何意义,反而影响休息,又增添负担和麻烦,又不能工作,夜间的交通和饮食都不便,要不要找旅馆?等等。岂不是花更高的代价,买更多的麻烦?

  相较于高铁的大容量,民航的小容量小规模正好可以满足人口不那么密集地区与大都市甚至全世界相联系的外出交通需求,未来这样的小规模人口地区会很多。同时,高铁建设的地貌地形环境等要求,远甚于建设小型机场,占用的土地也比建设小型机构规模大得多。云南就因为地貌地形问题,导致传统的公路、铁路建设代价昂贵,而成为全国机场最多的省份。

  今天的高铁建设,其费用已经远超机场。2011年2月,中国民用航空局局长李家祥就说过,根据国际上的研究机构计算,民航业投入和产出的比例是1:8,也就是说,在民航业中投入的是1,产出的是8,这个8指得是对整个经济社会的拉动作用。从民航投入和产出来看,不但比例大,而且见效快。建设机场的周期一般是2年左右。如果建一条3公里的高速公路和建一条3公里的高速铁路,它的投资和民航一个机场的投资是差不多的,也就是说三到五个亿就建成一座机场。3公里的公路、3公里的铁路在一个地区发挥的作用非常有限,但一个机场建立起来就等于是和世界联系起来了。

  与其浪费大量的土地和资金在未来随时有可能成为僵死的蛇一样横亘在中华大地上的高速铁路上,不如在更加科学规划的基础上,匀出一部分资金用于更节约、效率更高的机场建设。因为机场建设比较容易引进社会资本,因此,我们或许可以另辟蹊径,节约大量铁路建设投资,用于城市群、城市圈中的地铁和轻轨建设。

  美国人在自己的任何一处居住的土地上,平均半小时车程可到达一个机场。中国正处于工业化时期,现如今全国只有175座机场,2015年的目标是达到250个,即使目标达到,国人平均也需要一个半小时车程才能到达最近的机场。

  而地铁和轻轨,更是未来大城市必不可少的“交通大动脉”。

  虽然有消息说,在中国现有175座机场中,有四分之三处于亏损状态,许多几乎很少使用,还有一些根本就没有任何航班起降。但其中根本的原因是什么呢?我认为是规划布局的不合理,加上廉价航空的发展滞后所致。根本原因还是因为政府主导的投资模式所致。许多机场建设与浙江省嘉兴市的机场颇为相似。这座机场距离中国三座大型机场——上海的两座、杭州的一座——只有一小时左右的车程。也尽管嘉兴与上海和杭州之间已建成崭新的高速铁路,还有许多高速公路相连,嘉兴市政府还是投资约3亿元人民币,建设了一座民用机场。等待他的命运当然是亏损。

  机场比高铁好处多多,但从上到下都不选机场而选高铁。何也:修机场的那么点钱撑不起GDP的高速增长,飞机制造业多为国外垄断,哪像高铁“自主技术独步全球”一样迅速撑不起国民膨胀的自信心自豪感!别以为屌丝心态只在民间的普通屌丝中存在,他们可是决定不了修不修昂贵的高铁!

  现在好了,2万多亿元的高铁负债(而且还在不断追加)面前,是年年亏损的铁路系统,小民百姓在负担昂贵的高铁票价的同时,光是高铁负债的利息,以每年2000亿元总额计,13亿人平均每人每年要负担153元;如果连本带息,差不多要翻倍。而且,这是子子孙孙无穷匮的超级债务。

  曾有一个说法,是当年美国曾经试图用军备竞赛和太空计划拖垮俄罗斯。对于中国和中国人来说,要简单得多,只要一个长期处在弱者地位的屌丝心态,就足以让他们自己拖垮自己!

个人简介
1968年生于福建长汀,1990年毕业于中国人民警官大学科技系,工学学士。当今国内最活跃的时评人之一,视角独特、文笔犀利、高质高产。笔触涉及时政、财经、法律、教育诸领域,追求勇气、激情、理性的统一,冰炭相容的思想境界。…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