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的午餐

朱恒鹏 原创 | 2013-10-13 09:35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

  免费的午餐

  ——关于医疗改革的虚拟对话之一

  朋友是一家大型企业的老板。朋友很能干,企业效益很好,员工福利也很不错。知道我是研究企业问题的,闲来喜欢和我聊聊他的企业,聊聊他遇到的问题。零零散散地就有了以下对话。

  一、         花谁的钱?为谁办事?这是个问题

  数年前,朋友曾和我聊起过公司里一件让他烦心的事:职工宿舍的水电费年年超支。

  “当年公司初建时修建了大批职工宿舍,一直以来的做法是职工宿舍的所有水电费由公司全部承担,也算是一种职工福利吧。尽管房改后这些宿舍成了职工的私有房产,但是水电费仍然由公司承担。由于不用个人掏钱,这些人使用起水电来那叫一个浪费!家家塞满了大功率电器,空调一个比一个功率大,夏天开着窗户开空调,还美其名曰‘即通风又凉快’。水的浪费就不用说了,三口之家一个月能用50吨水,也不知他们都干什么了。这些年下来,水电费年年上涨,公司压力越来越大。”

  “你需要改变这种局面!否则企业会不堪重负的。”

  “怎么改变?这些东西已经成了职工福利了,要是取消了这些福利,让职工自己交水电费,他们肯定会闹的,那种情况公司无法承受。”

  “那是自然,简单的取消这些福利肯定会引起职工的不满和抗议,一旦影响了职工的劳动积极性公司很可能是得不偿失。所以,这样简单化的改革肯定不合适。但是这绝不意味着没有一个既能够让职工满意也能够控制这一福利成本的措施。”

  “那你说说,什么样的措施既能够控制住这块成本又能够让职工满意?”

  “为了说明这种办法,我们先把话题扯得远一些。在这个世界上,办任何事都要花费成本,形象地讲就是‘花钱’。既然必须花钱才能做事,而我们的钱总是有限的,那就必须讲求效率。所谓效率,可以理解为‘办同样的事花费最少的钱’,或者‘花费同样的钱把事情办得最好’,这两种理解其实是一回事。

  著名经济学家弗里德曼曾经把人类的经济活动通俗地分为四类:第一类是花自己的钱为自己办事,第二类是花自己的钱为别人办事,第三类是花别人的钱为自己办事,第四类是花别人的钱为别人办事。在这些活动中,哪些效率最高?哪些效率最低?迄今为止的人类实践一再证明,花自己的钱办事时效率更高,其中‘花自己的钱为自己办事’效率最高,家庭经济活动、私有企业之所以效率高原因就在这里。而花别人的钱办事时效率则很低,其中‘花别人的钱为别人办事’效率最低。为什么政府投资活动比如说国有企业的效率低于私人投资活动,因为政府投资活动是政府官员(国企领导)花老百姓的钱为老百姓办事,效率自然低,世界各国的实践无一例外地表明这一点。一项政府投资损失数十亿,有谁真正心疼过?而私人损失几万、几十万痛不欲生甚至跳楼自杀的比比皆是。现实是不是这样?

  你们公司职工使用水电浪费严重的原因就在于此。你的这种福利提供方式使得职工的水电使用行为成了典型的‘花别人(公司)的钱为自己办事’,完全不符合效率原则,怎么可能有效率?”

  “你的意思是我应该把这种福利提供方式改为‘花自己的钱为自己办事’?我明白了,你是让我变‘暗补’为‘明补’,把提供实物福利改为提供‘货币福利’。具体做法就是:按照现在的人均水电费在工资中增加一项水电补贴,以现金形式发放到职工手中,此后职工家用水电费用自理,公司不再负责。”

  “对,就应该这样。这样改革以后职工的水电使用行为就变成了‘花自己的钱为自己办事’,浪费现象自然会消失,效率自然会提高。而且这种货币化福利提供方式并没有降低职工福利,因为职工拿到的水电补贴完全可以维持过去的水电使用水平。实际上,可以肯定这一改革提高了职工的福利水平,因为在这种福利提供方式下,职工水电费用完全自费,他们就不会再浪费了,这样就可以节省出一些水电开支,用于提高其他方面的消费水平。比如,过去公司支付水电费时平均每个职工家庭一个月的水电费是300元,现在每个职工增加了300元的水电补贴收入,但水电费自理,那么职工会立刻改掉过去浪费水电的习惯从而使得每月的水电费降到200元以下,这实际上等于每个职工增加了100多元的收入,这些增加的收入来自于职工改变水电使用习惯产生的效率提高,并没有增加企业负担。这种对职工有利的改革肯定会得到职工的积极拥护。

  这里实际上涉及到一个更为一般的经济学原理:那就是在政府向其居民或者企业向其职工提供某种福利时,如果不存在规模经济或者外部性,一般说来,在政府或者企业花费同样成本的情况下,直接向居民或职工支付货币比向他们提供实物带来的福利增益更高。比如说,你们公司年终发给每个职工一台市价三千元的彩电就其能够给职工带来的福利水平而言,显然不如直接发给职工三千元现金。”

  “问题是,过去我为每个职工每月支付300元水电费,现在我不用支付这个费用了,却要发给每个职工300元水电补贴,公司的成本还是没有减少啊。”

  “节约了水电也是一种社会效益嘛。而且这种改革实际上有助于企业控制成本。因为从长期看,水电价格一直呈上涨趋势,而且随着收入水平的提高,家用电器等也会越来越多,因此职工的水电使用量是在逐年增加的,这些因素导致职工家用水电费本身就呈现逐年递增趋势。加上职工的水电浪费行为,因此在原有福利提供方式下,你们公司的这块成本快速增长是必然的,而且你还没有办法控制这块成本,只能被动地随着水电费用的增加而增加企业负担。

  改革为货币化补贴后,对货币补贴的年均增长率公司就有了很大的主动权。而且即使公司需要根据水电价格的上涨增加水电补贴,这一货币补贴的增长率也明显低于过去那种方式下水电费的增长速度,因为在这种方式下职工不再浪费水电,从而水电费的增长幅度肯定会低一些。”

  回到公司后朋友立刻实施了这一改革,据说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二、         免费的午餐?成本不低

  过了一段时间,朋友又和我聊起了公司的另一项职工福利给他带来的烦恼:

  “公司自办了一个职工食堂,专门向职工提供免费工作餐。我的本意是让职工吃好喝好,以饱满的精力投身工作。可是这些年来公司在这方面的支出越来越大,效果却一直很不如人意。职工并不买公司的人情,总嫌食堂饭菜质量差,食堂大师傅服务态度差。而食堂的负责人和大师傅则总埋怨职工毛病多,吃饭不花钱还这么挑剔。我认真调查了一下,双方都存在很多问题:职工方面的主要问题是浪费严重,整个的馒头、大碗的米饭说扔就扔,一点也不心疼。而食堂这一边问题更多,并且更严重:花钱不少,饭菜质量却很差,也难怪职工不满意。按照公司规定,公司领导和和职工吃同样的工作餐,但我发现,食堂偷偷地给领导开小灶,饭菜质量明显好于普通职工,许多领导干部也很乐于享受这种特权,一些领导干部和食堂员工还时不时地在食堂里免费招待亲朋好友。此外,食堂员工还存在贪污、拿回扣等现象。我采取了不少措施来解决这些问题,收效甚微。你给我想想办法,怎样才能根治食堂存在的这些问题?”

  “你应该借鉴此前水电费补贴的改革思路。为什么公司食堂没有效率,浪费严重?恐怕还是你的这种福利提供方式存在问题。在这种方式下,食堂员工从事的是一种典型的‘花别人(公司)的钱为别人(职工)办事’的工作,怎么会有效率?而对于公司职工来说,免费就餐则是一种典型的‘花别人(公司)的钱为自己办事’的行为,怎么会没有浪费?”

  “你是说我应该改变这种福利提供方式,使得食堂大师傅和公司职工的行为全部变为‘花自己的钱为自己办事’,怎样改才能做到这一点呢?”

  “为了找到正确的改革措施,我们首先需要分析一下你现在的这种体制的弊端所在。大致说来,现体制存在以下主要弊端:

  首先,你全额供养公司食堂然后让职工免费就餐这种做法使得食堂的整个业务活动成了一种典型的‘花别人的钱为别人办事’的行为。既然花的是别人的钱,食堂的管理者和大师傅就没有内在的激励降低成本,既然是为别人办事,他们也同样没有内在的激励提高饭菜质量、改善服务态度。毕竟降低成本、改进质量是件费心费力的事,耗费自己的心力产生的收益又不归自己,食堂员工怎么可能有动力长期坚持这样做呢?同样,正因为花的是别人的钱,才会有贪污、拿回扣这些行为,自己的钱还用得着贪污、回扣吗?才会有开小灶巴结领导、招待自己亲朋好友这些事,因为这样做花费的是公司的钱,得到的人情和好处却落到自己手中,何乐而不为呢?

  其次,免费供餐这种做法实际上等于完全消除了食堂的盈利动机。你应该知道,盈利动机是促使一个机构或者个人降低成本提高质量的根本动力,如果没有了盈利动机,费心费力地降低成本提高质量对于食堂的管理者和大师傅来说有何收益呢?

  一说到盈利动机,总有人把它和‘唯利是图’联系起来。实际上,在存在激烈竞争的环境中,追求盈利意味着必须不断降低成本、提高质量、改进服务。因此,在竞争性市场上,盈利基本就等价于‘节约’、‘效率’和‘顾客满意’。

  也许你曾经试图利用外在的监督和约束来解决上述问题,问题是由于严重的信息不对称,也就是说你不可能明察秋毫地实现对食堂员工的完全监督,因此仅仅依靠外在的监督约束根本不可能有效弥补内在激励机制的缺失。

  再次,自办食堂这种做法人为创造了职工食堂的垄断地位,使其天然地丧失了竞争压力,丧失了通过竞争改进效率的压力。使得公司处于一种被‘套牢’的局面。”

  “‘套牢’?什么意思?”

  “因为是公司自办的食堂,你需要养活它。怎么养活?只能是通过要求职工在本公司食堂就餐的办法养活,这样才能使得公司食堂有活可干,不至于完全成为你的负担。问题是,如果工作餐必须由本公司食堂来供应,你事实上就丧失了选择权,丧失了‘在同样价格下选择质量最好的工作餐’的自主选择权。只要公司食堂的成本不是高得不可忍受,或者公司食堂的饭菜质量不是差得不可忍受,你就不得不让公司食堂供应工作餐,因为你需要养活它,这就是‘套牢’效应。

  实际上,这种‘套牢’问题并不是一个新问题。发达国家的企业,比如轿车生产商,曾经自办一些零部件生产分厂(车间),这就是所谓的生产‘纵向一体化’现象。但是这些企业发现,这种纵向一体化的做法常常会导致上述‘套牢’问题:由于必须从这些自办分厂购买零部件,这些分厂不担心产品销路,没有市场竞争压力,因此缺乏激励降低成本、改进质量,从而和市场上的同类产品相比,自己分厂供应的零部件往往是质量低、成本高。这就是‘套牢’效应。

  此外,自办食堂还有一个很大的成本,那就是增加了企业的管理机构、管理环节,分散了管理层的精力,这无疑会增加公司的管理成本,降低公司的管理效率。这也是‘套牢’效应’的一部分。”

  “可不是吗?为了办好这个食堂,我和公司几个主要领导牵扯了多少精力,耗费了多少口舌和心血!”

  “我们可以换一个角度来理解套牢效益:由于你必须让公司食堂供应工作餐,这就使得它获得了垄断供应商地位,这一垄断地位使得食堂丧失了竞争压力。没有了竞争压力,食堂何来积极性降低成本、提高质量?人类社会的实践一再证明,竞争是保证效率的必要条件。没有竞争压力,很少有哪个个人或者组织能够有足够的积极性不断提高效率,关于这一点我们在现实生活中的切身感受太多了。

  而从职工角度讲,公司食堂这种垄断性供应者的地位实际上剥夺了职工的选择权。剥夺了职工‘用手投票’和‘用脚投票’的权利。”

  “什么意思?”

  “所谓‘用手投票’的权利也就是用货币为商品标价的权利,消费者的这项权利对于促使企业降低成本改进质量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在同样质量下,消费者当然愿意购买那些成本低从而价格低的商品。而在同样价格下,消费者当然愿意购买那些质量高的商品。对于质量更高的商品,消费者自然也愿意支付更高的价格。因此当消费者拥有这种用货币投票的权利时,那些成本低、质量高的生产者会销售更多的商品,得到更好的价格,从而获得更多的盈利,这就诱使生产者不得不努力降低成本、提高质量。而你免费供餐的做法等于剥夺了职工用货币投票的权利,他们无法用货币表达自己对那些成本更低、质量更高的饭菜的赞赏和支持。在这种情况下,更低的成本、更高的质量无从得到奖励,食堂何来积极性降低成本、提高质量?

  所谓‘用脚投票’,具体到你们公司,就是职工选择从哪里购买工作餐的权利。如果有多个工作餐供应者可供选择,那么一旦公司食堂饭菜价格过高或者质量太差,职工就会弃他而去。在这种情况下,食堂就有压力降低成本、改善质量。”

  “我知道了,用脚投票的权利实际上是要求存在多个供应者进行竞争,只有供应者之间存在竞争,消费者才可能有自由选择权。”

  “对,所以有人说垄断的最大问题还不在于它导致低效率,而是它剥夺了消费者的选择权。”

  “看来,这免费的午餐并不便宜啊!”

  “世上哪有什么免费的午餐!比如你这个工作餐,其实是你把本可以用于增加职工工资的资金截留下来,然后用它供养一个缺乏效率的公司食堂来提供的,所谓的免费饭菜,实质上是职工用他们那被截留的工资购买的。哪是什么免费!根本就是不管你是否消费,都要交费!”

  “呵呵,别说的这样难听。看来还是那句老话,羊毛总是出在羊身上!”

  “事实上,所谓‘免费提供某某产品或者服务’的做法不仅根本不是什么免费,还严重损失效率。就像你这个做法吧,免费供餐加公司补贴使得食堂不需要依靠盈利来维持生存,这就导致公司食堂丧失了降低成本、提高效率、改善质量的内在动力,独家供应的垄断地位又使其丧失了竞争压力,既无内在动力又无外在压力,怎么可能有效率?

  实际上,对于那些完全可以从市场上购买到、并且质量并不比自己生产的差、成本也不比自己生产的高的商品和服务,企业没有必要自己生产,没有必要把自己‘套牢’。”

  三、午餐供应市场化?当然可以

  “按照你的意思,我应该把食堂从公司中剥离出去,让其成为一个独立经营、自负盈亏的快餐店,完全靠自己的能耐和市场上其他快餐店竞争。我们公司既不再向他们提供任何支持,也不再要求职工必须到他们那里就餐。与此同时,在职工这边,取消免费工作餐,同时将过去供养食堂的资金转为工作餐补贴以现金形式直接发放给职工,然后让他们自己到市场上按照自己的意愿购买饭菜。”

  “基本的逻辑是这样。食堂从公司中剥离出去、独立经营、自负盈亏。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只有盈利才可能生存下去。面对激烈的市场竞争,它们要想盈利就必须努力降低成本、提高质量、改进服务。

  对公司职工来说,尽管免费工作餐没有了,但是公司发放了工作餐补贴,因此职工利益并没受损。何止没有受损,实际上职工福利是增加的,因为他们现在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从市场上自由挑选自己喜欢的食品了。

  而对公司来讲,不再自办食堂,简化了公司的管理机构和管理环节,节省了公司管理层的时间精力,这显然会提高公司的管理效率。并促进公司把更多的精力和资源集中于主营业务。”

  然而,对这一看起来各方都受益的改革方案,朋友却表现出一些疑虑:

  “这一改革措施听起来不错,不过有两个麻烦。第一个麻烦是,禁不住我夫人的唠叨,我把她弟弟安排到食堂当了一个小领导,那小子什么也不会干,在那里只拿钱不干活,还吃香的喝辣的,日子过得可滋润了。一旦食堂从公司中剥离出去,自负盈亏。那些有手艺的大师傅不会反对,但是他们也不会再愿意养我内弟这些闲人了。要是把他给解雇了,他还不和我闹翻天?”

  “这倒是个问题。你要想根本解决食堂的问题,恐怕只能用上述改革措施。可是这一改革如果导致你内弟丢了金饭碗,你可就后院起火了。那你只能采取赎买你内弟这个既得利益者的办法了,先在公司内另外给他安排一个不错的岗位,然后再进行改革。

  如果食堂员工中有很多是你这样那样的亲戚,并且都是一些没有能力的亲戚,你的改革阻力、改革成本可就大了。

  还有一个麻烦是什么?”

  “公司的大部分员工是生产一线员工,我的生产线是24小时连轴转的,如果让这些职工每个人自己到市场上购买工作餐,会严重影响生产效率。这样的改革对于公司来说,很可能得不偿失。我们之所以自办食堂,也与公司的这个生产特点有关。”

  “这是个实际问题。不过这一生产特征并不意味着公司必须自办食堂。你可以依然采取公司免费供应工作餐送到车间的办法,但是不用自办食堂供应。市场上有的是快餐店,你完全可以把这一业务外包出去,这样你不会面对自办食堂的套牢效应,也不会影响生产线的效率。

  而且,和每个工人以个体身份自己到市场上购买工作餐相比,你以公司身份团购工作餐肯定可以得到更为优惠的价格,你是个大客户嘛,批发价格自然会低于零售价格。因此,这种外包方式是能够进一步节省公司成本的。

  外面的快餐店不是你公司的自办食堂,它无法套牢你。如果他的饭菜质量出现问题,或者价格你不满意,你可以毫无成本地迅速换掉他,另换一家你满意的供应商。

  不过有一点很重要,确保实现上述效率的前提是你必须有一套机制来保证负责外包工作餐的哪个部门或者个人不会贪污经费,也不会内外勾结拿取回扣。”

  “这样不是和自办食堂一样麻烦了吗?”

  “哪里!外包比自办食堂简单多了。你毕竟不用再管理一个食堂了。不用为食堂的成本和质量天天操心了。设立一个机构到市场上去采购工作餐比设立一个机构去管理一个自办食堂,管理工作的复杂程度低多了。”

  “我明白了!事实上这个改革可以举一反三。我们公司需要改革的不仅仅是工作餐供应制度,还有其他许多制度,比如职工医疗保障制度,也需要改革。我需要剥离的不仅仅是食堂,其他一些辅助性业务,比如厂办商店、厂办医院,也完全应该剥离。看来,我们公司需要进行一场综合性改革。”

  回去后不久,朋友就在他的公司里进行了一场综合性改革。我曾打电话询问改革效果,朋友说工作餐供应制度的改革非常成功,但是职工医疗保障制度的改革效果很不理想。他正准备找个时间再和我仔细聊聊。看来,精彩故事还在后面,我们不妨等待一段时间。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朱恒鹏,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当代西方理论经济研究室,研究员,研究方向:产业组织理论、卫生经济学。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