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镇化25万亿资金从何而来

叶檀 原创 | 2013-12-18 10:50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

 

  数亿农民如何进城?经济问题如何解决?

 

  新华社报道,据国家开发银行预计,未来3年我国城镇化投融资资金需求量将达25万亿元,这并不是个激进的数字。

 

  钱从何来?流传久远的观点是,“价格剪刀差”发展工业补贴城市,现在应该反哺农业了。任何靠反哺发展起来的市场,靠政府补贴兴盛的行业,都是禁不起市场检验的绣花枕头,只有靠市场内生的力量才能建立符合本地特点的市场化现代农业。农业不需要反哺,需要的是公平待遇。

 

  金融方面开始创新。一旦马达开动,实施顺利,资金将不断涌入农业。

 

  今年10月,全国首单农地经营权流转信托计划落户安徽宿州埇桥区。第一家花落此地,是希望重现当年小岗村辉煌,当年联产承包打破“假大空”农村乌托邦,保护农民个体经营权,让中国人摆脱饥饿,现在通过土地信托建立现代农业,希望蹚出一条保护农民、农场主、投资者与消费者的共赢之路。这条路如果成功,可以复制到全国。

 

  在政策的灰色地带试验,成功的关键在于高效与利益保障。1010日成立的中信信托首期土地经营权集合信托计划,信托期限为12年,流转土地面积5400亩,信托计划的A类委托人为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人民政府。12年经营权流转的保障押宝在地方政府身上,5400亩地两年前已经流转给帝元公司,现在经营权转让给信托公司,地方政府成为经营权流转的直接责任人。经营权流转出现障碍,将导致前功尽弃。还记得北京画家村吗?土地升值赶走画家,契约信用弃如弊屣,文化品牌随之湮灭,宿州绝不能重蹈失信覆辙,一旦土地升值就赶走信托公司与农业公司,开始卖地生财之旅。

 

  资金是源源不断的,信托是大的输血管道。信托分两类,目前把土地承包经营权委托给中信信托,由其统一进行规模化管理,信托计划的服务商为两年前入驻埇桥的安徽帝元现代农业投资有限公司。帝元尝试进行规模化循环农业,但受制于资金、盈利压力,举步维艰。中信信托解了燃眉之急。未来中信信托还将针对具体项目的资金信托计划,不断发行新的信托计划,向该试验区输血。

 

  农民可以获得公平的利益分成。中信信托不仅保证向农民支付每年每亩地1000斤麦子的“地租”,还决定将土地增值收益的70%分给农民。这个价格并不高,当地经济还未有起色,土地溢价低,农民不会狮子大开口,而增值收益是遥远的前景,目前农业企业面临的还是存活问题。

 

  帝元农业生存艰辛,否则中信信托不会有介入机会。公司总经理张启民透露,中信信托的款项或以借贷形式注入,帝元农业支付10%的年利率有偿使用这笔资金,国家和当地政府在农业项目上有3%~4%的财政贴息,6%左右的年息并不算高,但对农业企业来说支付每年6%的融资成本并不轻松。

 

  任何融资,收益才是根本,只有覆盖成本的收益才能避免风险。如果中信信托、帝元农业只是接手农民手中的地进行大规模运作,恐怕这只信托计划也会像其他地方一样泥牛入河。

 

  不必讳言,中信信托必须进行农业产业园运作,目前的房地产已经转移到工业产业园运作,并开始结出硕果,农业产业园运作还是第一家。在农业产业园,除了有机农业的闭合式产业循环外,农产品(000061,股吧)需要集散地,需要物流基地,需要有机农业的品牌创建,作为农业大省安徽需要一块市场化的农业产业园,只有运用商业手段,农民才能顺利转型成工人。一旦产业化成功,农村当地的建设经营用地、宅基地等也可以进行商业化、规模化运作。

 

  在这个过程中,政府、运作机构与农民的契约精神,各方的信用与真金白银的投入,专业人士的管理,以及未来土地确权后农地长期流转预期,缺一不可,更重要的是,顶层设计体现出的对农业现代化市场化的支持,土地改革的决心。安徽宿州此次引入金融资本与专业企业的改革,背水一战。

 

  逼到墙角,才有真正的改革,农业面临的局面,可以与36年前小岗村相提并论。鉴于此次改革的重要性,笔者以最大的善意希望改革成功。

个人简介
财经评论员,复旦大学历史系博士。从历史上的政治与经济转到当下,是希望看得更透彻。
每日关注 更多
叶檀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