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浦路斯的资本管制与美国的QE4本质是相同

谭立东 原创 | 2013-03-28 09:37 | 收藏 | 投票

  据华夏时报2013-03-28”塞浦路斯准备迎来资本管制,以应付银行周四重开后可能发生的挤兑,尽管这是一个痛苦的决定。”但这是为了能获得欧盟的贷款,这将是一个不得已的决定。报道还称” 塞国的“存款税”救援方案开启了不良先例,这导致了欧洲南北部国家对一体化的歧异再度恶化。而耐人寻味的是,此次躺着中枪的俄罗斯,却对存款的损失意外地选择了沉默,有调查报告称,俄罗斯的大资金上周已从塞浦路斯偷偷撤回。”

  这与此前没多久QE4一样令人迷惑..2012年12月13日凌晨,美联储宣布推出第四轮量化宽松QE4,每月采购450亿美元国债,替代扭曲操作,加上QE3每月400亿美元的的宽松额度,联储每月资产采购额达到850亿美元。除了量化宽松的猛药之外,美联储保持了零利率的政策,把利率保持在0到0.25%的极低水平.

  因为这些都是不同于自由国家经济一般原则的货币方面的重大政策,所以让人们有兴趣寻找其中的内在联系。

  首先我们要对自由国家的货币功能有一个了解,按我《幸福经济学》的观点。货币的功能不止于交换,还有促进投资升值的作用。一个国家的百姓要一代过的比一代好,就要对现有生产工具进行投资升级,才能不断提高国家的经济效率。

  在自由国家里,那些有创新技术与精神的人,往往往往得到鼓励与重用,所以他们掌握了资本,不断的引导国家进行生产工具进行投资升级.

  而在未开化的垄断型国家里,只有趋向权力谄媚才是获得权力与资本的唯一方法。

  现在的情况是,中国经过30年改革开放已经有一定的生产能力,依靠对内部的管制与税收,靠为欧美国家输送廉价的商品,积累了大量现金。

  俄罗斯虽然刚加入世贸组织,但是其庞大的资源体系集中在过去苏联官僚的继承者身上。靠出卖资源他们也积累了大量现金。

  现在是这两个国家的财富的所有者都具有未开化的垄断型国家的财富管理者的特点。对谄媚与称万岁十分在行,而对资本的投资升级都是一脑浆糊。他们两国的资本在本国都要受最高统治者的影响,一朝天子一朝臣,说不定哪天就没了,因此要存在国外才安全。

  但是这些资本在欧美国家进行的都是资源方面的投资,可以肯定他们在欧美玩高科技创新自知是失败的。而资本的投入方向一将影响该国人才的走向,从而导致竞争力的影响。说通俗点,就是高智商人才都去搞高薪的地产了,那么高科技就只有些适应低薪水的人去做了。

  当然欧美那些有智慧的政治家不会让本国的货币充当外国低层次资本的帮凶,只有减少这些外国不良来头的资本对本国良性社会货币体系的影响,才能保持本国货币的引导创新功能。

  这样,实行一些让未开化国家难以接受的货币政策以阻止它们的资金涌入,就成为了一个很好的选择。

  最后,我还得说,投资欧美这些讲信用的国家,人家尚且要对你的资金进行抵制,投资非洲、拉美这些国家,这些人一眼红,说不定哪天人家就把你的投资国有化了。呵呵,走你49的路,让你没话说。

  所以要想真正让货币保值、增值不是像俄罗斯的大亨一样把钱存在国外,而是在国家建内一个自由、有创新活力的市场。多数投资都能升值,还愁货币不能升值?

  

个人简介
《幸福经济学》 《水火管理学》著作的作者。 经济效率的解释者-----百度百科可见。QQ号:408913314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