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应该感谢影子银行

张化桥 原创 | 2013-07-14 10:05 | 收藏 | 投票

 中国人应该感谢影子银行

 

鲜有人为中国影子银行唱赞歌。但是,尽管官员和经济学家心存疑虑,这个谜一般的行业仍在快速发展,其规模过去三年间扩大了一倍,接近6万亿美元。我的看法是,影子银行的发展给中国带来了极大的好处。

 

“影子银行”的定义非常松散。在中国,影子银行可以分为两类:一是财富管理产品,即银行向客户提供的短期投资产品,通常包括重新打包过的信贷; 另一类是出现在银行体系外的多样化信贷创造,包括信托公司、典当行、小额信贷公司和民间借贷(kerbside lender)等。

 

重要信号

 

此类活动可能会让人联想起不靠谱的金融家的形象。但是,有几个理由值得我们给予影子银行更多尊重。首先,该行业为中国的储户提供了有价值的服务。

 

成千上万的储户(包括我在内)购买了理财产品,因为它们提供的回报率达4-6%,远高于约2%的普通存款利率。而且,一旦这些潜在投资出现问题,人们认为银行会理所当然介入。因此,就买家来说,理财产品不过是变相的存款。

 

那么为什么银行要为储户支付更高的利息呢,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答案很简单:防止储户被更好的交易吸引走。银行这样做实际上是承认官方存款利率太低了。财富管理产品揭示了存款真实的市场价格。

 

它们还揭示了中国实际通胀率的真相。我们假定通胀调整后的实际存款回率应该接近零。那么,财富管理产品提供的4%的收益率意味着,储户认为物价上升的速度是近期官方通胀率(2.1%)的两倍。

 

这或许可以帮助结束中国的金融抑制(financial repression)局面。过去四十年的大部分时间中,政府成功地把真实利率维持在实际为负的范围内。后果是严峻的:工业产能过剩、通胀持续、真实的房 地产泡沫和社会不均恶化。从20世纪80年来,政府就一直承诺让利率自由化,但一直没有实现。现在,影子银行也许或迫使它采取行动。

 

与此同时,银行监管者无法再继续声称“保守的”75%存贷比监管红线保障了银行的安全,因为银行已利用财富管理产品绕过了这一限制。六月银行间市场利率的飙升表明,监管机构需要同时关注表内和表外资产。

 

监管难机构可能还需要明确谁需要为什么原因承担什么责任。比如,谁必须为财富管理产品的违约埋单;还有,若银行陷入麻烦,其储蓄应该怎样处置。一项讨论已久的存款保险制度如今被再次推上了台面。

 

劳动分工

 

尽管做出了这么多贡献,影子银行仍给人留下了很坏的印象。官员从未公开对典当铺、小额信贷或民间信贷表示过欢迎。“高利率是不道德的,”有人这么警告。“它们可能破坏银行的稳定”,还有人这么抗议。

 

现实是,中国需要这些不为人所爱的过继孩子。通过向中小企业提供后者迫切需要的融资,影子银行创造了数以万计的就业。它们是中小企业和穷人唯一一个可以常去的地方,不仅如此,很多情况下,它们比银行还要灵活、高效。

 

以中国信托公司发行的产品为例。据中国信托业协会,截止第一个季度末,中国67家信托公司共拥有1.4万亿美元的资产。跟银行一样,信托公司或许要为它们出售的产品负责。但信托公司大部分都是国企,它们的贷款基本都得到了硬资产的担保。

 

不仅如此,信托公司还发挥了为无法从银行获得金融支持的借方和贷方搭桥的作用,虽然这类公司是影子银行里最不被理解的部分之一。我认为,它们的 功能跟20世纪8090年代的垃圾债券发起机构,比如米尔肯(Michael Milken)的德崇证券(Drexel Burnham Lambert),差不多。

 

对国企和人脉广泛的私企来说,中国的银行依旧只扮演着出纳的角色。而影子银行的出现,让传统的银行拥有了强大的竞争对手——中小企业也有了融资 来源,让它们得以与傲慢的国企相竞争。最终结果是,竞争为双方带来了更高的生产率和更好的服务。影子银行的这个贡献不应该被轻描淡写一笔略过。

个人简介
先后在东方汇理、里昂、汇丰证券等任职。其后加入瑞银华宝证券公司,担任董事总经理兼中国研究部联席主管和主管任中国研究部主管,现任瑞银投资银行中国区副总经理。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