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冒名牌侵蚀了谁的利益?

戴英马 原创 | 2014-10-10 08:42 | 收藏 | 投票

  

假冒名牌侵蚀了谁的利益?

 

昨天从中央电视台“天网”栏目,看到广州侦查破获生产假瑞士表、假名牌包大案,现场查获的假冒高端名牌物品案值就达2亿元以上。该节目结尾,互联网上现今中国一位当红财经女评论人,以为假冒造假者的利润是剥削了真名牌生产商所致。她的见解虽并非全无道理,却有很大片面性,离揭示事物本来面目的要求尚远。但此种看法确也代表了相当多人的共同观点,所以在此略作分析或不无益处。

先分析高端名牌的市场份额问题。——在此先分析高端名牌的假冒问题,关于价格较低的普通名牌的假冒问题,稍后再作分析。市场份额与此关联的问题关键在于,购买假冒高端名牌的消费者,如果无法再从任何渠道买到这类假名牌,他是否就是购买相应的真名牌的顾客呢?可以肯定,能够转化为高端真名牌的购买者,只是其中的极少数人,这类假名牌购买者当前所属社会层次决定了这一点。由此可以得出结论:购买这类假冒高端名牌,对高端真名牌生产商的市场分额的影响实际有限得很。其次,这样的假货购买,是否会对高端真名牌生产商的形象造成负面影响呢?可以说负面影响也有限得很。因为绝大多数人包括假冒高端名牌的购买者都知道,几百元钱或上千元钱一只的假瑞士表,和几万元、十几万元钱一只的同名真瑞士表,绝非同类产品。人们不会因为自己的假瑞士表出了故障而认为真瑞士表质量不行。

那么假冒高端名牌的制作和销售侵占了那类产品的市场份额呢?因为购买假冒高端名牌者是对其他商品的需求层次也不高的普通大众,当该部分人难以买到这类假名牌时,可以推测,其相应的资金主要将用于其他普通商品的购买。因此,假冒高端名牌大量行销于市场,就生产企业来看,真正损害最大的是大众化商品的生产和销售。但是,这样的利益格局是以高度分散方式存在的。对于生产别种商品的并无直接利害关系的各个企业说来,人们很难察觉假冒高端名牌的行销侵蚀了自己的利益。所以,还可以得出结论:由高端真名牌生产商提起的打假活动,固然也有利于提升自己的形象,同时也为社会尽了义务,有利于生产别种商品企业的正当利益。

另一个重要问题:生产和销售假冒高端名牌者,其利润从何而来呢?其利润不可能来自真名牌生产企业,假名牌的实际交易关系决定了这一点。很明显,假冒的高端名牌似乎很低的价格,诚然与真名牌的高昴价格差距极大,但假名牌制作者扣除实际开销后,却能斩获很高的纯收益。所以即使把假名牌的制作和销售勉强当作类生产行为,也是从假名牌购买者支付的价格中获得高额利润的。而且,假名牌的制作和销售本来就不是遵循市场的一般规则,其超高利润正是一般特征,这正表明了假名牌制作和销售的欺诈性质。换言之,假名牌购买者付出的款项,其中很大部分本来就是白白送人的。制售假名牌对于社会无疑有害,其相应的消耗实质是无效消耗。因此,更准确地讲,制售假名牌时的实际消耗,大致相当于等量地削减了社会本来可以用于生产其他商品的价值,而制假售假者由此获得的利润,是购买假货者对制假售假者的单纯性转移支付。

以上是讲制作和销售假瑞士表、假名牌包等假冒高端名牌导致的经济后果。对于制售较普通的假冒商品包括假冒名牌手机、名酒、其他大众类名牌商品,和前面分析的假冒高端名牌商品的重大差异在于,假冒普通名牌行销挤占的市场份额,颇大程度就是相应的名牌商品本来可能实现的销售。因为这类假冒商品购买者的不小比例,也有能力购买相应的真品。当然,这类制售假冒商品的断绝,买假者的一部分会转用于其他种类商品的购买,这也挤占了其他企业的市场份额。其次,与高端商品相比,大众类名牌商品的假冒对真名牌信誉的负面影响反而较大。因为在不少情况下,大众类商品购买者不易辨别所购商品孰真孰假。这和假冒高端名牌的行销对真品生产商的负面影响较小差异明显。

至于大众类名牌商品造假者的利润来源,和高端名牌造假者并无区别,同样来自买假者的单向性支付。还需指出一点,大众类名牌商品的假冒制作中,往往使用了大量低质劣材,这是另一种危害。依法打击和惩处造假、断绝其攫取他人资财的邪路,必要性和重要性不言而喻。

此外,现今中国大陆依然有数量不少的三无商品,其对市场份额的挤占及利润来源,和假冒大众类名牌商品大致相同。三无商品属非法生产,而且大都质量低劣,有的对人身有害的成份很高,消费者受到了伤害自己却往往还不知道,无疑应持续打击。

2014-9-25

个人简介
西北大学经管学院院长何炼成评价作者专著《理论经济学》:“另辟蹊径,写出了新意,说明下了很大功夫。”国家发改委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杨宜勇教授认为该书“已经自成一个体系”。浙江大学对外经贸学院副院长金雪军评价作者专著《…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