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耀邦:国际货币经济组织与中国

马耀邦 原创 | 2014-12-30 00:40 | 收藏 | 投票

                                 (加)马耀邦著   林贤剑译、林小芳校

 

在匹兹堡召开的20个主要经济体首脑会议结束后,美国总统奥巴马宣称:我们已经实现我们之前从来没有见过的有形的全球经济合作水平,……我们的金融体系与去年失败的体系相比,已大为不同,并更安全。1

原来,奥巴马总统所设想的合作将要求中国和日本通过推动国内更多的消费和投资,减少对出口的依赖,而美国将有望提高储蓄率,减少其贸易赤字和解决其庞大的预算赤字。1

然而,对于这样的安排,没有强制执行机制,只是这些国家同意受到其他国家的同行评议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监管。1

这是峰会之前所讨论的计划的弱化版。据《金融时报》报道,讨论的焦点是建立强有力的执法机制……对于积累起巨额贸易顺差或逆差导致全球贸易失衡的国家,实施罚款或处罚。2

讽刺性的是,西方国家的领导人将全球经济危机归咎于贸易不平衡,而不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所推行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更令人惊讶的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许多发展中国家臭名昭著,正被指定为全球中央银行3

由于2008年的全球经济危机,作为世界储备货币的美元似乎即将崩溃,美英银行系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等布雷顿森林体系机构的霸权即将解体。

为此,200942日在伦敦召开二十国集团峰会,其重点之一就是加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作用。中国被要求,已同意出资500亿美元,总筹资为5000亿美元。考虑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1997亚洲金融危机期间肮脏的行动历史以及在非洲和拉丁美洲债务危机期间所扮演的执法者角色,中国对该组织的这种慷慨支持是相当令人意外的立场。

亚洲金融危机是由于过度的外资流入造成的,而这正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所倡导的金融自由化的产物。不幸的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施加的治疗比疾病更糟,因为这些计划包括高利率的政策,为了华尔街的利益而实施进一步金融自由化,以甩卖价来换取贸易优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所有这些措施制造了通货紧缩的环境,使经济陷入更深的衰退,导致了十年的经济停滞。

事实上,由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干预,经济停滞和深度衰退已经是许多第三世界债务国的共同经历。这些干预始于20世纪80年代早期的墨西哥债务危机,当时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既担任警察,又担任收债人。从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强制实施了金融自由化、私有化和对外国直接投资给予国民待遇等结构调整计划。这些政策的基本理念是为跨国公司打开这些国家的劳动力市场和自然资源宝藏,压缩政府的规模和作用,依靠市场力量来分配资源和服务,将贫穷国家整合进入全球经济。5

因此,在许多第三世界国家,贫困加剧,经济增长下降。出口和贸易自由化的推进和高利率的实施,教育和社会支出的减少,使这些国家的绝大多数人口陷入悲惨的生活。然而,第三世界债务重组对于国际银行一直是非常有利可图的,借助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作为召集人,1980年至1986年,负债国支付6000多亿美元的本金和利息,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财政紧缩计划后,仍欠8820亿美元的债务。6

从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是幸运的,既增加了金融资源,又提高了地位,成为全球中央银行,而自2008年土耳其关闭其贷款帐户之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曾面临没有客户的前景。经历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十年结构调整计划的影响后,没有一个国家愿意接受这样一个组织的贷款。7

因此,对于世界上的负债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地位的提升不是好消息,特别是对于负债累累的东欧国家。例如,在乌克兰,国会议员结束了就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关于削减预算建议的第一次辩论,这将导致更多的失业和更高的税收。但是,储蓄将流向国际银行,这首先造成了所有这些高风险的贷款。7

在拉脱维亚,在房地产泡沫破灭之后,公共部门被要求接受减薪10%,而允许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挤干该国的全部钱支付给瑞典银行,瑞典银行向该国房地产放出外汇贷款。在匈牙利,奥地利银行深陷困境,因为其资产价值崩溃。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强加的苛刻条件导致许多东欧国家的骚乱。7

一方面,对许多负债国强加严格的结构调整计划,另一方面,美国尽管明显无法偿还欠外国中央银行的4万亿美元债务,7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却不监管,美国继续执行7000亿美元的经济刺激计划。这是一种最高层次的国际双重标准。

不幸的是,尽管奥巴马政府实施刺激计划和凯恩斯主义赤字支出,美国还是再次遭遇就业方面的挫折。据统计师约翰·威廉姆斯(John Williams)的研究,他专门研究政府统计数据的准确性,九月份,失去工作的总体就业人数是26.3万。然而,根据家庭调查,九月份,78.5万人失业……9.8%的整体失业率是一个大致的标准,它大大低估了失业。政府报告机构知道这一点,报告了另一个失业数据,称为U-6。根据这一标准衡量的美国失业率20099月维持在17%8此外,如果包括长期放弃寻找工作的不抱希望的工人,20099月的失业率达到21.4%8

与此同时,美联储放出的数以千亿美元的问题资产救助资金和数万亿美元的华尔街救助资金已进入证券市场,最终将导致另一场金融泡沫。同时,世界各地对于继续使用美元作为储备货币提出更多的质疑。奥巴马政府所面临的困境是如何逃脱这一泥潭。

这场危机的候选替罪羊只可能是中国——美国的潜在竞争对手。中国具有世界上最大的外汇储备,是美国的头号债权国,也被认为处于为美国过度消费买单的地位。因此,在伦敦峰会前举行了一次会议,讨论建立强有力的执法机制,罚款或处罚积累了巨额贸易顺差的国家2

事实上,在峰会期间,甚至在峰会结束后,中国持续面临要求实行金融自由化的压力,2009103日,七国集团财长会议在伊斯坦布尔召开,宣布:我们欢迎中国继续承诺采取更加灵活的汇率,这将带来人民币有效地持续升值,有助于促进中国和世界经济更平衡的增长10

以奥巴马政府领导的西方国家迅速指责中国造成了经济疾病和贸易失衡问题,她们简单地忘记了中国60%的出口是由西方跨国公司控制的。11实际上,美国经过几十年的外包和制造业岗位流失,美国人的实际收入,除了超级富裕的金融寡头之外,都少于上世纪80年代,甚至70年代。8实际收入下降,带来了美国消费者债务的积累,这种过度债务导致债务危机和经济危机的爆发。

经济危机使得华盛顿的现实主义者认为,负债累累的美国需要中国的经济和金融合作,有必要将中国纳入美国主导的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和世贸组织规则等工具强制执行的全球秩序。因此,匹兹堡峰会期间探讨了提高中国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投票权比例。人们应该提醒中国的精英,他们不应该如此的高兴和相互祝贺,他们已经进入大联盟,已经成为美国的平等伙伴。在现实中,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其它布雷顿森林体系机构始终受到华盛顿的控制,只要美国保留否决权,不论中国可能持有多少投票权,都没有什么意义。

人们可以容易地看出,这是诱使中国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贡献更多货币的另一个策略。不幸的是,中国被要求贡献的货币是富国银行的一揽子经济刺激计划。3根据巴克利(Buckley)教授的研究,所谓的旨在为负债国家提供的债务减免,钱不可能留在贫穷国家。它将直接通过穷国来偿还她们的债权人……但这些穷国将花费未来30年的时间才能清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3

因此,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这样一个臭名昭著的机构,将提升至全球中央银行的地位,应该受到第三世界全体人民的高度关切。这对于中国意义尤其重大,因为二十国集团峰会的决定之一,就是要求各国政策要受到同行审议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监管。这对于中国这样的国家简直量身打造的因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贸易组织侵犯别国主权是众所周知的。此外,中国同意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购买特别提款权,其金融资源将逐渐消失,因为特别提款权类似于美元,不过是没有任何金融支持的纸币。人们怀疑,这是否是另一种减少美元过剩的办法,因为美国正面临堆积如山的债务,已没有清偿能力,只能开动印钞机。这将不可避免地导致美元的崩溃。

对于中国,美元的崩溃将是悲哀的。由于中国成为世界工厂,中国工人正遭受无情地剥削和中国环境正遭遇无情的破坏。中国积累得辛苦赚来的外汇将进一步被占有,不是通过金融自由化的操纵,就是通过美元霸权,最终成为一文不值的废纸。

最后,奥巴马在峰会上发表的关于合作的声明必须有保留地看待,因为这是奥巴马总统在每一次国际会议上都会说的陈词滥调。事实上,就在峰会召开的几天前,通过对中国轮胎征收重税,奥巴马发出了一个明白无误的信号,为了拯救美国经济,贸易保护主义将是他的最高优先目标,这将在贸易均衡的名义下得到实施。

注释:

 

1.         Andrews, Edmund L.: “Leaders of G-20 Vow to Reshape Global Economy”,  New York Times, September 26, 2009.

2.         Nichols, John: “G-20 Schemes Threaten Democracy, Sustainability”, The Nation, September 23, 2009.

3.         Brown, Ellen: “The IMF to Play Role of Global Central Bank?” Global Research, October 5, 2009.

4.         Bello, Walden: “The G-20 summit of fear”, Asia Times, April 1, 2008.

5.         Weissman, Robert: “The IMF on the Run”, Multinational Monitor, April 20, 2000.

6.         Engdahl, William F.: A Century of War, Pluto Press, 2004, PP. 194-195.

7.         Hudson, Michael: “The IMF Rules the World”, Counterpunch.com, April 9, 2009.

8.         Roberts, Paul Craig: “Marx and Lenin Revisited”, Information Clearing House, October 5, 2009.

9.         Pylas, Pan: “G-7 finance ministers warn recovery fragile”, AP, Oct 3, 2009.

10.     Bezlova, A.: “China stands firm against U.S. market scramble”, Asia Times, October 8, 2009.

11.     Barboza, David: “Some Assembly Needed: China as Asia Factory”, New York Times, February 9, 2006.

个人简介
马耀邦(Ben Mah),加拿大专业投资家,时事评论家。著有 1) 中美关系--透视大国隐形战争 ----------2008.10.1 当代中国出版社出版; 2) 美国批判-美国主导的全球化混乱 ----------2010.07.1 当代中国出版社出版; 3) 美国衰…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