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证与虚妄

赵峰 原创 | 2014-06-28 06:56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经济学 实证分析 方法论 

实证与虚妄

 

十多年前,经济学研究生毕业论文应用实证分析,还是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表现。至少,同单纯的规范分析相比,实证是科学的;同简单的文字叙述相比,模型是复杂而精确的。至少——看起来是这样。

经济学研究的水平似乎在不断提高,表现之一就是实证分析的广泛应用。现在的经济学研究生,对建立模型进行实证分析大多比较熟悉。毕业论文写作的基本模式,就是假设-模型-实证-政策的套路。很多学生在开题的时候,不是讨论研究什么问题,有没有研究价值,而是讨论使用什么模型——问题还没有找到。缺乏问题意识是普遍的问题;而问题意识的缺乏,很大程度上是技术意识泛滥的结果。就这些年硕士研究生毕业论文的内容来讲,模型和技术的成分越来越高,而思想和知识的分量却越来越少。看上去很唬人,大多数不过是金玉其外。

实证分析当然是经济分析的重要方法之一,但可以肯定的是,它并不是唯一科学的方法,更不是唯一的方法。我们现在所流行的假设-模型-实证-政策的方法,其实已经成为一种新的“八股”,形式重于内容,架势重于功夫——其科学价值值得怀疑。我所了解的实证研究,首先需要的是找到一个论题。论题需要与现实有关,最好与最新的政策有关,比如城镇化,最美乡村建设,中国梦等等。再找到一个相关因素。如政府投资,或者税收政策,或者基础设施建设。二者关系构成假设前提。因为事物之间联系的普遍性,这种假设一般不会出问题。然后是寻找模型。在计量经济学的武器库里,有着大量可以用来应对相关分析及其检验的工具。经济学研究生的基本功,似乎不在经济学而在计量模型。然后根据模型和检验的需要在网络上搜寻数据。强大的网络功能能满足一般研究的数据需要。而且,在选择研究主题的时候,就需要事先判断数据的可获得性。数据本身是可以根据需要调整的。如果不适应研究之需要,可以改变口径,调整截面。接着的实证,回归分析及其检验等等,基本上是程式化的。给模型输入数据,所需要的结论自然产生。最后的研究结论只是数据及模型结合的自然结果,至于政策含义,绝大多数不过是隔靴搔痒的老生常谈。

空洞和乏味是我所见到的实证分析的基本特点。“实证分析”的幌子之下,研究者大多缺乏问题意识。为了保险起见,也为了提高效率或者避免麻烦,研究者往往挑选那些在结论上没有什么风险,在数据搜集和模型分析中没有多少困难的问题。没有现实观察的广度,也没有理论认识的深度,自然就没有问题的难度,甚至没有问题。很多论文的研究主题,实在没有什么研究的价值。一个众所周知的经济现象,有什么必要假模假式作一番“实证”。除了看上去似乎是在做研究之外,既没有理论的价值,也没有实践的意义。所谓理论研究,总是意味着根据已知探索未知,意味着通过系统的分析,拓展认识的视野,进入新的知识领域。即使是按照实证的思路,应用现实的材料来验证理论,或者应用理论来解释现实,这也是基于已知进入未知的过程。我们所谓的“实证分析”,不过是应用牵强附会的材料,牵强附会地“证明”某个众所周知的结论。这在很大程度上体现着研究者的懈怠和无能。

所谓“实证分析”,越来越成为拉大旗作虎皮的虚妄。因为有实证可以做靠山,所以不需要做理论的深入学习和探索;因为有互联网提供的数据来源,所以不需要介入现实深入观察和分析。经济学研究生甚至不需要多少经济学的修养。了解大而化之的“几大经济学原理”,掌握若干计量分析模型,就可以“一招鲜吃遍天”,就可以打遍天下无敌手。甚至,那些经济学原理也不需要领会,那些计量模型也不需要真正掌握,因为有网络,因为有谷歌和百度,在需要的时候这些东西唾手可得。在“实证”的幌子之下,经济学学习者越来越重视技术和模型,越来越忽视知识和思想,忽视分析和探索。实证分析的泛滥所显示的其实只是经济学的虚假繁荣,经济学的知识和思想根基已经被渐渐淘空。

 

最近再读了麦克洛斯基等人有关社会科学方法论的文集《社会科学的措辞》。麦克洛斯基说,在哲学界中相信实证主义命题的人寥寥无几,但在经济学界内的大多数人则深信不疑。斯泰特拉说,在诸如哲学、历史和科学哲学等领域,实证主义已是声名狼藉。而著名的逻辑实证主义哲学家A·J·艾耶尔则说,实证主义所谈及的差不多都是虚假的。麦克洛斯基试图说明的是,经济学的所谓“科学”方法,比如模型和数学,比如实证和逻辑,同叙述和故事一样,同形容和比喻一样,都是一种措辞,一种说服和解释的方式。经济学非要将模型和数学,逻辑和实证贴上“科学”标签,不过是在自欺欺人。

其实,经济学的科学化和形式化追求,并非始于实证分析的风行。经济学诞生和发展的十七十八世纪,正是“科学”和“理性”崛起为最高价值的时代。依附于科学或者比附于科学,是经济学发展中的重要追求之一。通过形式化实现或者提升自己的“科学”水平,赢得科学殿堂中的席位,是从早期到近代到现代很多经济学家的追求。配第的“政治算术”的建立,萨伊将经济学比附于实验科学,西尼尔建立纯粹经济学的设想,边际学派广泛应用数学,萨缪尔森将一切经济问题理解为极值问题,等等。经济学发展的历史,尤其是经济学方法论发展的历史,在很大程度上就是通过不断形式化寻求科学认同的历史。现代经济学中实证分析的盛行和泛滥,不过是经济学“科学”追求的一个表现。

按照麦克洛斯基的说法,经济学的形式化发展彻底改变了经济学研究的模式及格局。在“科学”价值观之下,逻辑和实证,数学和模型成为经济学研究水平的唯一评价指标。通过这一模式获得学术成功的“精英们”,进一步控制了话语权力,控制了话语习惯和模式。于是,经济学在形式化的道路上将越走越远。但是,不断走向成功的经济学却在不断背离经济学。经济学归根到底是用于解释我们生存与其中的这个世界的经济现象的学问。形式化的经济学虽然看上去很美,却担当不起解释世界的职能。花拳绣腿的现代经济学被科斯誉为“黑板上的经济学”。

想起汉娜·阿伦特所说的“陈词滥调”。陈词滥调是一种思维的节约模式。因为我们接受了某些教条或者观念,当面临某些问题时我们可以放弃思考,用陈词滥调作为烟幕弹和挡箭牌。陈词滥调可以带来便利、安全、效率,但因为节约思考使我们慢慢放弃思考最后会使我们失去思考。在一定意义上,实证分析就是一种陈词滥调。因为实证分析代表着科学和权威,代表着先进的经济学研究方法,所以得到认同和追逐。在实证分析的环境中,重要的,有价值的不是知识和思想,不是分析和探索,而是数学和模型,是亦步亦趋和拾人牙慧。长此以往,“实证分析”所败坏的不仅仅是经济学的研究方法,而是经济学的学风,是经济学大厦的知识根基。

 

个人简介
没有经过思考的生活是不值得的。 ——苏格拉底
每日关注 更多
赵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