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地利学派的企业家精神理论:问答

刘业进 原创 | 2014-08-21 10:56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

提问与回答

 

杨华:有人说企业家和政治家越默契,社会进步就越快,经济发展就越顺畅,动力就越强劲。在中国好像更有切身感受,您怎么看?

 

刘业进:在中国需要改善的是政治家而不是企业家。从计划经济时代转到今天,政府在资源配置中起的作用是一个从强到弱的过程,当然现在转型还不到位。如果权力的作用还是很大,那么企业家就被迫拿出一部分精力,去用来寻租,或去用于地下经济。

 

孙春明:在市场经济下,官员仍然在市场中,作为行动中的人,发现利润的能力是存在的,但是其不能承担市场风险,让官员自担风险无异于将国家主权交给官员,这无论在民主国家还是在君主国家都是做不到的。

 

刘业进:孙春明这个说的很好,我们把市场看作是一个分工合作之网。在这个网络中有很多节点。政府是其中的一个节点,企业组织、非政府组织和家庭是另外的节点。所有组织都在棋局中内,没有一个超然于棋局之外。

 

孙春明:在计划经济下,市场要素缺乏价格知道,无法反映真实的市场需求,官员的指令失效,造成经济短缺。

 

刘业进:作为分工中的一种,政府的擅长是提供保护服务和其他公共产品。如果政府自己去挣钱那就变成企业了。

 

孙春明:不错,市场国家政府没有资源配置职能。

 

刘业进:政府开公司,那就是国有企业,国有企业就是官有企业,恶果是破坏市场规则。

 

杨华:关于垄断的定义,如果按照与是否自由进入,那么微软肯定不算垄断。

 

孙乐群:刘老师。是否任何从事增值行为的人,从广义上来说都是企业家?如果企图以垄断或寻租行为获取利益的企业家不能称之为真正意义上的企业家?国有企业比如中石油的总裁可以算企业家么?还是拥有资源配置权利的官员?

 

刘业进:国有企业和国有土地实质都是官员轮流所有。严格的经济学意义上国有企业不是企业;国企老总不是企业家。

 

杨华:任大炮呢?

 

刘业进:任志强的国企变质了,算半个企业家吧。

 

孙乐群:算是有企业家精神的半个企业家。

 

刘业进:靠自己力量发现,捕捉利润的才是真企业家。

 

杨华:那么企业家精神是否天赋?

 

孙春明:关于垄断,我不赞成柯兹纳。我还是坚持米瑟斯的观点。柯兹纳认为自然垄断无害,自由行政垄断有害,并不完全正确。

 

刘业进:天生+后天,如从商世家就有家庭熏陶的因素在里头。

 

杨华:微软是自然垄断么?@孙春明

 

孙春明:米瑟斯强调,要区分垄断与垄断价格。

 

刘业进:微软没有垄断。苹果手机现价5000元,是高价,但不算垄断,因为准入是自由的,所以卖50000也不算垄断。

 

孙春明:微软可以认为是垄断,但是没有形成垄断价格,是无害的。

 

刘业进:准入自由既无垄断。如果今天苹果手机卖5万一台,也不能说它垄断。因为手机生产自由准入。

 

冯兴元:柯兹纳强调市场的可均衡性,趋向均衡,但不是达到均衡点。

 

刘业进:关注趋向均衡过程,而不是终结状态。

 

冯兴元点评:刘业进教授讲的非常好。因为我们翻译柯兹纳,柯兹纳的书很多。我给大家举几个例子,一个是市场过程的驱动力量<The driving force of the market process>。第二个是市场过程的含义,<The meaning of market process>。那个我已经组织翻译了。在我那个社科出版社的那套黄皮书里面,就是现代西方思想丛书里面已经有了。另一本是刘业进教授翻译的,<竞争与企业家精神>,那也是一本非常棒的书。还有一本叫米瑟斯的书,还有市场理论与价格体系。还有竞争和资本主义过程,还有资本和利率论,还有很多,大概有十几本。柯兹纳的特点是他的德语估计比德语好。他的英语是非常的长,拖泥带水,非常的难以翻译。柯兹纳他的贡献在哪里,就是我刚才提到的,刘教授也给大家讲过的。就是实际上是熊彼特他强调的企业家是创新型企业家,企业家是用新的组合来替代旧的组合,企业家是从事创新的这样一个群体,企业家精神就是创新的精神,企业家所做的就是创造性毁灭。那么柯兹纳跟哈耶克的企业家观是跟熊彼特有所不一样的,更加有包容性。熊彼特主要是强调创新。柯兹纳和哈耶克还包容很多中小企业家,不仅仅是创新,主要观点就是竞争性发现还有所谓的警觉,alertness。还有就是像柯兹纳特别强调,可均衡型,就是市场存在一个均衡化的趋势,朝着均衡走,但是永远达不到。在达到均衡之前,很多条件已经改变了,所以你永远达不到均衡。那么如果说熊彼特他所解决的问题是一个创新,就是开辟新市场,那么哈耶克就更包容性。就是无论你是创新,还是开辟新市场,还是柯兹纳特别强调的怎么去占市场份额,趋向均衡,怎么去抢更多市场份额。哈耶克把两者结合起来,就是通过知识观,local knowledgedisperse knowledge,知识是分散的、知识是局部性的,知识是分散在大量的群体、时间、地点的,所以计划经济做不到很好的利用经济,只有市场经济,才能更好的利用分散的知识。你可以看到这样的话,哈耶克的企业家精神最有包容性。柯兹纳强调当你有创新以后,怎么去发现市场机会,走向均衡,然后去占市场份额。

 

刘业进:柯兹纳刚开始是比较强调套利,后来加入了跨期协调。

 

冯兴元:熊彼特是去创新。熊彼特跟哈耶克和柯兹纳的差别是。熊彼特是从一个静态通过创新走向另一个静态。从一个循环流转升级到另外一个更高层面的循环流转。两个循环流转都是静态的均衡。他通过创新,从这个静态的均衡,到另外一个静态的均衡。尽管他说的是动态竞争,实际上他是基于静态均衡说的。还有一个就是刘业进教授也讲到的,企业家也是会犯错的。企业家的过程是预期,你的预期是容易犯错的,但是由于它背后是自发自取,所以它有一个开放思错的过程,这就是非常重要的。开放思错在市场经济里面是很重要的。开放思错是也是自发自取的特点。我的评论就到这里。

 

毛寿龙:奥地利经济学的核心就是自由。自由是首先讲主管价值观。所谓主管价值观就是你认为最有价值的东西都是自己留着了。所以如果是关注客观价值观都不是奥地利经济学,所以首先讲你自己喜欢什么,这是第一层次。在主管价值的基础上,我们用权利把自己保护起来,保护自己的生命权,言论自由权,财产权,保护所有的权利,当我们有盔甲的时候,就不用把我们自己放到笼子里去了。有的官员,都把外在的价值观置于自己的价值观之上,有些企业家也把金钱这种外在的价值观置于自己的价值观之上。所以他们就把一个一个的进到牢子里去了,因为他们没有自己的权利。因为他们没有和别人的民主的价值准则来确定权利与权利之间的边界。而是用自己的钱去和别人的钱,尤其是第三方有伤害性的钱权,来把自己的权利变的大大的,于是就又把自己放到笼子里去了。自由的第一层次就是你自己一定要变得很强大,有很好的体力,有很好的酒量,有很好的学识,能看见未来,把握现在,当你把握住现在,你才能交更多的朋友,有更多的力量。当你有很大的力量的时候,你才有资格去跟别人谈平等。当你自己很弱的时候,没有钱的时候,没有体力的时候,你跟别人谈平等,只能是说说而已。当你自己有力量的时候,你跟别人谈平等,这种责任感是有支持的。所以在公共场合,在有三个人以上的场合,如果你要确立一个规则,你必须要有力量。

 

冯兴元:

 

奥地利学派的形成可以1871年门格尔的《国民经济学原理》的出版为标志。该书一出版,即对英美世界处于统治地位的英国经济学构成了一系列挑战,也对德国主流经济学派历史学派经济学构成了挑战。门格尔把经济学视为个人选择的理论科学,推演出了一系列普遍规律。他在英美世界复兴了“经院哲学—法国”式的经济学。而且经过他的努力,这种理论更加巩固。但是,当时德国历史学派排斥理论和普遍规律,认为经济学只是经验科学,不过是一种数据的堆积,目的在于为国家服务。门格尔的奥地利学派经济学推演、总结出他们认为的普适价值和普世规律,德国历史学派的经济学总是让人推演出一国的特殊论,尤其是德国特殊论,或者“德国模式”。如果放在中国,就容易推演出“中国特殊论”,甚至“中国模式”。但是,一国“特殊论”或者“模式论”容易以偏概全。中国经济成功在很大程度上是经济自由有所增进和维护以及经济运行环境较为稳定的结果。所谓的“中国模式”论总体上是指通过维护某种程度上的经济自由并结合以威权政治控制来推进经济增长。但是,如果这是模式的话,其名称就得改叫“东亚模式”了,因为东亚国家以及我国的台湾地区早就如此行事。经济发展实际上遵循“天下模式”,它包括两大部分的因素:一是经济自由的增进和维护;二是保障经济运行的稳定环境。它在不同阶段有着不同的内涵:在最初经济发展水平较低的情况下,威权政府或者宪政自由体制均可在实现以上两个因素方面发挥较好的作用,提高人均收入水平;而经济发展水平到了一定阶段后,要实现较高水平的人均收入,则需通过宪政自由体制来增进和维护经济自由,进一步解放生产力,同时为经济运行提供一个稳定的环境。威权体制往往做不到进一步解放生产力,甚至会束缚生产力。这样一来,经济的生产可能性边界就不能进一步大幅往外拓展,就难以跳出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

 

柯兹纳迄今为止出版了17部著作,其中最经典的作品为1973年出版的《竞争与企业家精神》(Competition and Entrepreneurship)1992年出版的《市场过程的含义》。《竞争与企业家精神》系统论述了市场过程、竞争与企业家精神。柯兹纳有关这三个相互关联方面的基本原创性思想,总体上包括在此书中。《市场过程的含义》梳理了奥地利学派经济学的思想发展脉络,其主线仍然是对这三个方面的奥地利经济学思想发展的梳理和分析。可以说,该书更为系统地总结了《竞争与企业家精神》中有关这三个方面的思想。在某种程度上《市场过程的含义》一书还超出了《竞争与企业家精神》。《市场过程的含义》一书尤其得到美国乔治-梅森大学经济学教授、著名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家彼得·贝奇(Peter Boettke)的高度推崇。贝奇教授几度提议推荐柯兹纳为诺贝尔经济学奖候选人。他认为,在柯兹纳的作品中,上上之作当数《市场过程的含义》。该书梳理和解释了价格和盈亏这些引致市场变量与嗜好和技术等基本市场变量之间的系统关系。根据贝奇的解释,在柯兹纳的市场过程理论里,市场是一种没有终结的对来自交换的共同收益机会的企业家发现过程。在任何一个给定的时点,基本的嗜好和技术可能性变量展示了对价格和盈亏这些引致变量的强大拉动。而且即便没有任何干预性变化,来自交换的收益的诱惑也足以引致变量与基本变量看齐。但是市场过程是一种不间断的变化,而且由于嗜好和技术可能性持续变化的性质,引致变量在永远趋向基本变量方向的过程中从来不是相当完善地映射基本变量。

 

孙春明:米瑟斯认为垄断价格对消费者主权是一种伤害。这种伤害绝无贬抑,也无需纠正,仅仅思一种描述。形成垄断价格,要求1:垄断2:垄断者认识到限制销售的利益高于开放销量,并实际上这么做了。

 

冯兴元:奥地利学派的竞争观是。垄断在长期不可维续,只有存在开放市场。哈耶克对竞争的界定借用了另外一个学者的一句话。垄断是请户的。但是对宽容度,各学派不一样。

个人简介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副教授,九鼎公共事务研究所研究员。入选北京市属高校人才强教计划中青年骨干教师。研究领域:新制度经济学,演化经济学,经济中的复杂性(complexity in economics),奥地利学派,哈耶克思想;关注分工、交易和…
每日关注 更多
刘业进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