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理性判定中国经济面临的机遇和陷阱

江濡山 原创 | 2015-04-13 13:32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导言:最近走访了广东和北京一些政府部门和企业,拜访了一些财经官员和产业界精英,心情比较沉重!因为,在全球经济及利益格局大调整的背景下,中国政府和产业精英面临很多投资发展机遇,但是,国内经济运行也正在积累和发酵着一些危情要素。管理者和投资者向前看的同时,也要小心“院内着火”。目前中国经济到底处于怎样的运行状态,各级政府及产业精英到底如何解读、判定和投资今后一个时期的经济运行呢?】  

 

首先声明:本人又多嘴了,可能要说一些相当一些人不爱听的话,但不说憋屈得慌,说出来至少给产业界的好朋友提个醒:小心踩雷!粗略“扫描”几眼当前中国宏观经济运行情况,发现有以下若干现象需要高度关注和思考。

 

为什么实体经济“很缺钱”而股票市场“钱很多”?

 

为什么中央要“怂恿”地方政府发债和成立地方主权基金?

 

为什么货币大大超量发,市场却表现出“通缩”迹象?

 

为什么总理反复大声呼吁:鼓励全民创业?

 

为什么“一路一带”及“亚投行”会产生巨大的国际效应?

 

为什么一些经济管理部门对总理的“焦虑”很不理解?

 

如果对诸多问题看不真切、对未来几年经济运行的趋势及特征看走眼,很难说中国不会陷入“危情之中”。现在,无论对于政府还是产业精英来说,排除危情要素、及早布防应对,还来得及;如果依然稀里糊涂的“东一榔头西一棒子”,无益于眼睁睁地浪费时机。我向来不是一个悲观主义者,尚且如此心态!您呢?点击查看:http://t.cn/RPXXg59

 

说实话,很多人被困在“云里雾里”看不真切,甚至有海外人士质疑中国政府在玩“大忽悠”。其实,我不这样认为,我觉得最高决策层是稳健而理性的,但中低层未必认识得很深刻。我的看法是:中国宏观经济的投资运行进入到了前所未有的多种矛盾碰撞激化阶段,作为新一届执政集团,首要的问题不是盲目地触及矛盾,而是设法分解、转移和策略缓解并柔和化解矛盾,使其不至于集中爆发,毕竟今天的很多问题和困难是“历史性错误的积淀”。比如:温家宝在任时的两大“很执着的败笔决策”,直接给这一届政府制造了极大的难题:一是远远不止于4万亿的盲目的积极投资策略,制造了大量的腐败和改革夹生饭,新班子尚在加紧消化中;二是持续五六年超高压打压房地产的政策,直接熄灭了经济“引擎”---因为60-70%的经济活动都与房地产市场密切相关,即便是房地产市场有天大的隐患,也不能下猛药呀,只能渐进治理;三是几十年改革开放“资源配置的畸形和利益分配的不均”滋生的很厚重的经济、社会和政治矛盾已经固化,需要从根子上抛开清理。这需要消耗多大的精力和能量。而在“猫着腰”清理历史残渣的同时,新问题和矛盾也在层出不穷。

 

那么眼下中国经济投资运行环境到底如何,有哪些特征需要地方政府和产业精英擦亮眼睛、看个究竟呢?

 

第一、要相信中央对局势的研判不会跑偏的,也在极力设法“解救”市场,但地方各级党政部门未必理解和“给力”,很多积存的问题不是“三下五除二”就可以摆平的。地方政府和产业界精英,要善于透过中央政府的政策和领导的“态度”解读到真实的策略和意图。特别值得关注的是,中国经济的国际成长空间正在稳健扩宽。

 

第二、既要看到全球利益结构在大调整,也要看到中国经济市场也在大换血。政府的财力及民间资本正在从传统行业、体制内系统、国有资本管控地带,向“新经济领域”和资本市场转移。传统经济循环系统越来越缺血,而资本市场和新经济循环系统血液充足、但作为空间还不够大。在这个利益结构大调整过程中,机遇与风险同在。特别是经济结构日趋向好发展。

 

第三、不少地方政府面对未来的经济管控,仍处于“麻木”和“盲从”状态。其主要原因是原来的习惯于权力主导资源配置的灰色寻租空间缩小后、特别是在决策风险加大而对市场经济运行规律难以“把脉”的情况下,既不愿主动作为也不知道如何作为,有些地方财政资金的配置,几乎处于“休克”状态。

 

第四、在综合营商成本不断上升(商业成本、人力成本、物流代价等)不断攀升的同时,在进口开放度越来越大的趋势下,传统制造业和商业的利润空间遭到严重挤压,破产民企和“僵尸化”的国企都在增加,而与此同时“新生代企业”创业发展机会不断增加,这两方面的“一喜一忧”正在“面面相觑”。

 

第五、基于“移动互联”的网络经济正在疯狂地颠覆着传统产业形态,并给整个宏观经济运行“注入”鲜活要素。

 

如果单从上述五个特征来判定现阶段中国经济运行状况,还远远不够,更重要的是:从现在开始,今后一个时期,中国整个经济投资运行的列车存在三个不确定的“定时炸弹”:

 

1、以“移动互联”为主导风格的整个互联网企业,在创造经济发展神话的同时,也在加速制造和积累国民经济的系统性风险。比如:人们只看到了阿里巴巴、腾讯、百度等互联网企业在创造巨大的就业机会和上交巨额的税收,但从“经济学”角度来讲,诸多大小马云的产业行为,只是把传统的商铺搬上了互联网,玩的知识基于互联网的“虚拟商业地产”,他们只是改变了交易形态,并没有增加“需求和供给规模”。也意味着,在未来一个时期,将有许许多多的传统商业走向倒闭、许许多多的传统规模化制造业走向窄胡同、成千上万在传统产业领域工作的人群走向失业、越来越多的大学年毕业生将“远离”互联网经济领域。这样的趋势延续下去,对于政府、对于人比蚂蚁还多的中国社会,意味着什么呢?想想都可怕!当然,产业创新和新经济形态,必然会毫不留情地“颠覆”传统业态,这是历史大趋势,但对于政府而言,应道及早研究对策:怎么办?这方面,欧美一些智库机构已经开始为政府研究对策,而中国体制内外似乎“坦然自若”地看各种民间乐子。

 

2、地方财政危情会明显加剧,不可轻视。最近,我注意到两个动向:一是中央和地方的财政收支数据越来越难看(在此不一一罗列),多数地方缺钱,少数地方事情很多钱却花不出去;二是中央政府似乎在“怂恿或者默许”地方政府效仿中央政府做两件事:地方财政发债和成立类似“中投”的地方政府主权投资基金。这意味着:中央财政吃紧,“提携”地方政府的能力减弱、财政转移支付的做法会收紧、地方的破烂事地方去承担吧!但是,中国的现行体制决定了:由于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的“事权”没有基于法律的明显界限,所以,如果地方政府滥发债、乱花钱,地方吃不了还得中央兜着走。更重要的问题是,很多地方政府的财财源很窄,财政收入基本上在应付人头费,而且自然环境和客观条件决定了地方经济的发展,有很多现实缺憾,而多数官员不懂市场经济,如果赋予其发债权和主权基金投资权力,虽然可以暂时缓解眼前矛盾,但是会预埋财政危机炸弹---因为中国的地方财政并不具备类似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那样的弹性“举债”功能

 

3、国有企业真的“烂包”怎么办?中国竞争领域的国有企业实际上靠垄断和政策保护、资源偏护活着,略微懂一点全球经济史的人都不会拿国家宝贵的经济资源、民众血汗积累的资本资源配置给国有企业。国有企业的基因就是腐败、低效的基因,如果现在对所有国有企业来一次国际化的“第三方资产核查及评估”,把真实的“有效净资产”摆到桌面,恐怕多数为负值,意味着很多国有企业除了地上物之外,所有“细软”已经被掏空,而且外债不少---很多债务是欠国有银行和财政的。这意味着,国家稍稍对国有企业放弃保护,国有企业就会“烂包”。

 

总之,这三方面的问题就是三颗定时炸弹,靠风吹不走、靠人搬不动,政府要及早研判应对,产业精英不要盲目踩雷。

 

个人简介
江濡山,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访问学者、高级研究员;香港环球经济电讯社(GEDA)首席经济学家。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