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投行首任行长或是中国人

汤敏 原创 | 2015-04-03 13:05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亚投行 

央视《新闻1+1》栏目就亚投行相关新闻采访了笔者,以下为节目文字实录:

主持人白岩松:你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今天呢是331日,3月的最后一天,但是如果要说3月份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关键词,及其这半个月以来非常重要的一个关键词的话,“亚投行”一定可以非常有竞争力地成为其中的一个。可能倒退十几天,甚至一个月的时间的时候,很多人还不知道“亚投行”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但是这几天你想躲开“亚投行”这三个字都不太可能,媒体人在这十几天都在干什么?在做算术,十个、二十个、三十个、四十个,到今天还有几个小时331日才结束,已经奔五十个了,算什么数?这五十个是什么概念?那就是“亚投行”的创始成员申请的截止时间是在331日,因此此时我们来关注这个问题,首先通过一个MV的这种方式,去感受一下,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围绕着“亚投行”?

解说:今天,来自亚洲地区的21个国家共同签署了筹建亚洲基础设计投资银行的备忘录。

财政部部长楼继伟:我们先域内后域外,我们然后对域外进行开放。

解说:尽管有来自盟友美国的反对,但是英国最终还是在昨天正式提出了申请加入“亚投行”的决定。

英国首相卡梅伦:设立亚洲基础设计投资银行,并通过其进行投资,我认为此举非常好。

解说:法国、德国、意大利17日宣布愿意成为“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

距离“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的截止日期还有几个小时的时间,在截止日期到来之前,是否还会有国家加入“亚投行”的意向创始成员国呢,我们也拭目以待。

主持人:既包括创始成员国,也包括着创始地区,在今天的时候,台湾地区就宣布来申请成为创始成员。一个非常重要的转折点,现在我们回头去看,过去的这半个月所发生的事情的时候,当初英国宣布申请成为“亚投行”的这样一个创始成员是一个非常关键的。因为这之后直接导致着在倒退二十天都被很多人不可能去加入“亚投行”,比如说澳大利亚,比如说韩国等等都纷纷地加入到这样一个“亚投行”的行列之中,创始成员的这种申请的行列之中。

我们来看这样的一个地图,现在你看“亚投行”提出了创始成员申请的遍布亚洲就不要说了,欧洲相当多的国家,比如说德国、荷兰、英国、法国、意大利等等等等,非洲也包括像埃及,大洋洲包括澳大利亚还有新西兰,南美洲包括着巴西,现在可能只有北美的,包括南级洲没有提出这个申请,为什么会获得如此广泛的这种,可以说是一呼几十应,究竟这是好事,还是接下来会带来很多很多的挑战?我们马上要连线一位权威的嘉宾,国务院参事汤敏,汤敏先生您好。

国务院参事汤敏:你好。

主持人:第一个问题我想一定非常直接,大家都会去关注,有什么好处?为什么这么多的这种创始成员国家包括地区,都希望自己成为创始成员?

汤敏:我想首先就这个“亚投行”抓住了整个市场的痛点,从亚洲国家来说,它需要大量的基础设施投资能够发展起来,所以亚洲国家对这感兴趣这是理所当然,但为什么这些非亚洲国家,它也那么感兴趣呢?它也不能借到钱去投资,我觉得这个重要一个,就这些非亚洲国家如果不是成员国的话,它的企业是不能参加竞标,不能参加这个建设的,另外一个从世界市场看来,整个的世界市场都疲软,而且长期来说,都是需求不足,大家都看到如果把基础设施做好,那么需求,特别是亚洲人口最多的这一个需求能够增大需求,这对大家都有好处,所以从这个角度上,它没有理由不参加。

主持人:因为它这里头毕竟是填补空白的,从基础设施建设这方面,接下来第二个问题就是,大家在算数的时候,也各有各的心态,十个、二十个、三十个、四十个、奔五十个去了,越多越好吗?会不会也添加很多的麻烦,接下来导致效率等等很多出现问题,您怎么看?好还是不好?

汤敏:我想多一些还是好一些,多一些肯定有一些效率问题,几十个国家在里头讨论、博弈,会有些效率的减少,但是更多的国家一个人多力量多,国多力量也大,大家都可以拿出很多的钱来,另外一个大家互相协调、互相制约,也有它的好处在里头。特别是对于我们推动这个“亚投行”的中国来说,这也说明我们这个事情做得好,另外有凝聚力,我觉得多一些还是更好一些。

主持人:好,其实在围绕着做算数题的这个过程当中,十个、二十个、三十个、四十个、五十个,其中有两个国家也被很多的媒体高度地关注,一个是美国,一个是日本,接下来我们看一下。

解说:埃及,加入!吉尔吉斯斯坦,加入!瑞典,加入!随着“亚投行”创始成员国申请截止日期的临近,各国都纷纷加快了自己决策的步伐,以能赶上末班车。

今天,是“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申请的最后一天。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华春莹介绍了最新情况。

华春莹称“截至331日,已经通过多边审核程序成为意向创始成员国的国家一共有30个,连日来又有不少的国家又提出了申请加入“亚投行”,那么这些正在通过多边程序征求意见,所以具体的意向创始成员国的数量要等到415日才能确定。”

解说:今天,一直未作出明确表态的美国和日本,也备受舆论关注。因为在昨天,美国总统特别代表、财政部长雅各布?卢突然临时访华,导致外界都在猜测美国会不会再“亚投行”问题上改变立场。根据新华社报道,雅各布•卢代表美国政府明确表示说“美方希望“亚投行”在治理结构方面体现高标准,也理解中方坚持高标准的做法,双方愿意就此深入交换意见。”

在“亚投行”截止日到访,不得不让外界产生联想,今天《人民日报》海外版专栏发表评论称,在国际舆论看来,美国目前在“亚投行”问题上显得有些孤立、被动。

而另外一边,美国的盟友日本,也在今天表明了他们的最新态度。

日本副首相、内阁财务大臣麻生太郎在今天的记者会上称,对于“亚投行”“日本的方针没有改变”,“将会非常谨慎”。麻生太郎表示,贷款审查时必须认真考虑对于环境和社会等方面的影响,这是日本加入“亚投行”的前提。

而同样是在今天,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也表示,“目前日本不会加入“亚投行””,“日本向中国提出的相关疑问目前仍未得到明确的说明”。他表示,日本将与美国一起,要求提高“亚投行”的运营透明度。

主持人:前一段时间跟日本的媒体来举行对话,在这个聊天的过程中,感觉“亚投行”也是他们高度关注的一个话题,但是在关注过程中,有点这个怎么说,小悲剧的心理,一方面美国只要不进去,日本肯定不会进去,但是日本又担心,美国突然如果日本说不进去,但是美国说又要进去,因此这种矛盾的心情,估计到今天的时候,日本可能稍微这个汗会下去一点,但是日本同行这样的一种感受,其实当时我就在说,何必把它政治化?不管是日本的媒体,还是我们,包括很多人,没有必要把“亚投行”过分地政治化,让它回到一个银行的本身,从这一个角度来说,接下来要继续连线国务院参事汤敏,汤先生您怎么看待美国和日本没有加入“亚投行”?

汤敏:这个问题肯定对他们是有些尴尬,可能在早期的时候没有估计有这么国家参与,也没有对这个问题可能有一个正确的判断。

主持人:尤其是他很多的盟友,比如说澳大利亚、韩国、英国、德国等等。

汤敏:它现在非常被动,但这时候要改口,可能它现在也不甘心,所以未来美国、日本还是有可能参加的,但是它参加就不能像创始成员国这样,另外一个,它就跟中国参加WTO一样,那么你要参加,要申请、要经过这些成员国的审查,有一个手续,最后还是由他们自己来决定。所以“亚投行”来说,应该是开放的。

主持人:但是这块是否也可以说一点,不排除它背后可能会依然会拥有某种处于政治考虑等等因素,但是一个相当大的诱惑,还在于利益,如果这个“亚投行”办得非常好,这个利益空间包括合作空间都很大的话,恐怕它不加入也得加入?

汤敏:我觉得完全有这种可能性,当然就看未来它的这个,包括它国内的舆论,包括国内的政治的变化,另外整个国际形势的变化,因为仅从经济的角度来说,从它们的利益来说,它们是应该加入的。

主持人:但是我也听到这样的一种说法,不知道您怎么办?说其实从这个,刚刚“亚投行”开始起步,如果说331日今天只是一个创始成员的申请的截止时间,其实从每天开始,真正的考验因为一段时间之后,要议事、规则、制订等等等等,要有博弈等等,在这样的情况下,美国和日本不加入反而好,为什么呢?可能少了很多的这种,效率会更高吧,您怎么看待这样的一种说法?

汤敏:我觉得任何事都一分为二的,是吧?美国、日本有它的好处,可能实力更强、凝聚力更大,但是不参与也有它的好处,因为美国、日本都当老大,当惯,特别是美国,它要进来,肯定会这个在很多的这些领域里头会有一些摩擦,一些矛盾会更一些,但是任何事情都是一分为二的,进来有好有坏,只要进来和不进来,这双方都得接受。

主持人:在这一块有一个问题,咱们接下来就关注下一个话题,这个可能不需要引申,只需要你进行一个选择。其实我更加,刚才说了我更加关注并不是多少国家进来,而是接下来它能干成什么样的事、办成什么样的这种“亚投行”,这对于中国和很多参与其中的人,都是一个挑战。那回到这个“亚投行”的角度,可能接下来有三个方面,第一个,你挣不挣?长期来看,也就是说你的利润。第二个你的效率怎么样,是否会跟国际上有一些银行,包括一些机构来说,太庞杂、太冗杂,然后效率太低。第三个,你的能力问题,毕竟这是中国主导的这样一个大的银行,可以说是第一次,对你这方面能力挑战是很大。

在这种利润、效率和能力方面,您最担心什么从明天开始?

汤敏:我觉得最重要还是能力。

主持人:好,先说到这,我们先不解释,接下来我们关注从明天开始这样的一个时间表。

解说:北京市西城区的金融街,汇聚着中国最高金融决策和监管机构。就在昨天,北京市西城区副区长孙硕对外透露说,“亚投行”总部的选址已确定在此。

今天,仍然一切如故的金融街,不久的将来,就会迎来亚洲乃至世界的更多聚焦。正在向公众靠近的“亚投行”,下一步要怎么走,牵动各方关切。

谁将当“亚投行”首任行长?

印尼财长:“亚投行”副行长职位应该留给印尼

谁在争抢“亚投行”“欧洲办事处”资格?

“亚投行”各方正在磋商股份分配

解说:从当初二十几个亚洲国家,到如今遍布五大洲、超过四十个国家的加入。“亚投行”,带来的有机遇更有挑战。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 金灿荣:我们过去只是参与,别人牵头,现在我们是要牵头,真的不一样,头一次玩这个游戏,坦率讲对中国人的能力,专业技能是一个挑战。这个过程是非常艰难的,从4月中一直到6月底,必须在这两个半月的时间拿出一个大家基本满意的方案。

解说:根据此前意向创始成员国达成一致的时间表,各方将于今年年中完成“亚投行”章程谈判并签署,年底前完成章程生效程序,正式成立“亚投行”。

金灿荣:谈章程,谈利益分配,席位分配这个,要谈到大家都满意,这是非常难的。

解说:在众多的参与者中协调一个令人满意的结果,难度可想而知,那么接下来的时间表能否顺利完成呢?

财政部副部长 朱光耀:我们有十足的信心,和其他国家共同协商制订“亚投行”章程,然后迅速投入到具体的项目筹备中,确保“亚投行”年底开始运行。

解说:“亚投行”是中国倡议发起并推动的,对于中国未来将要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各方也有着不同猜测。中方此前否认了一票否决权的说法,对于“亚投行”采取着开放、民主的态度。

同期财政部副部长 朱光耀:一切都要遵照章程,以章程为依据,这也就是我们所说的照章办事,而“亚投行”的章程,将会通过各国协商来制定。

解说:对于这个平衡各方利益的章程,一些专家也给出了自己的预判。

金灿荣:那个章程应该是这样,90%跟现有国际金融机构的标准是一致的,但可能有10%是创新的,它会跟现有国际机构相比,它会照顾一点占世界80%多人口的发展中事件,然后效率会提高,90%跟这个标准一样,这是标准方面。

解说:“亚投行”在成立之初,就已经确定了侧重于基础设施建设的定位。这也区别于现有的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等强调减贫为主的宗旨。而在管理上,“亚投行”与其他国际金融机构仍然存在共性。

主持人:那么接下来我们自然就要去关注,刚才这个汤敏先生在回答几个挑战的时候,他在这个比如说利润然后效率和能力,他选择的是,最担心的可能是能力,那么汤先生为什么会去担心能力呢?能力我们不管在白纸黑字上怎么进行演练,都不如到实践中。那么这回有了一个“亚投行”,不就是需要中国人在实践当中去练自己的能力吗?您的担心在哪?

汤敏:对,因为能力需要培养的过程,那么像亚洲开发银行、世界银行,它有几十年的这种运营过程,很多的有个试错过程。那么我们现在重新开张,这个试错过程它也要经过。另外一个呢,就我们要挑选的工作人员,这些工作人员的能力,你的整个的,整个这个机构它的运行的这种效率,等等等等这些实际上根本都是能力,有了能力就有利润、就有其他。当然,像亚洲投资银行这样的机构来说,它并不是以追求利润为它的运营的目的,但是它不能赔钱,它不应该有太多的坏帐,那么这些都得需要能力来兑付,把能力,它还有一个就需要我们创新,如果你办得跟亚洲开发银行、跟世界银行差不多,那就没意义了,那创新怎么创?这一点都是跟能力有关。

主持人:如果从之前的报道去说,“亚投行”可能中国要占股近50%左右,那么首任的行长是不是理论上应该是中国人?

汤敏:从理论上应该是这样的,那么还是到最后看看大家讨论的结果。

主持人:另外有一点,也有人在议论,我觉得有一定的道理,是不是中国人虽然一直在躲、很低调,但是在目前的这种时代下,虽然你经济体量逐渐增长,你也要学会去当一个领导。

汤敏:对,我觉得更多是个责任的问题,你有这样的体量,那你对世界的责任更大,或者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因为我们是全球的这个配置资源,我们全球寻找市场,那么世界经济和整个区域经济更好,对我们来说利益是最大的。

主持人:所以这是一个双赢和多赢的这样一种局面,好,接下来我们就关注一路一带和“亚投行”之间的无缝衔接。

解说:“亚投行”取得的初步成功,让另一项同样由中国所倡导的“一带一路”计划,也变得更加清晰起来。328日,国家发改委、外交部、商务部联合就发布了《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对于未来这个合作共赢的命运共同体,中国及时提出了明确的时间表和路线图。

财政部亚太中心副主任 周强武:未来十年,亚洲区域,基础设施融资的需求量大概每年在7千亿美元左右。而实际的情况是,现有的多边开发机构,包括世行(世界银行),包括亚行(亚洲开发银行),他们用于亚洲基础设计投资的金额,大概加起来也就200亿(美元),完全不能满足这个需求,正是在这样一个基础上,中国倡议推出这样一个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

解说:铁路、管道、电力、公路、港口、通信,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贯穿亚欧非大陆,一头是活跃的东亚经济圈,一头是发达的欧洲经济圈,中间广大腹地国家经济发展潜力巨大。而其中,亚洲国家作为主要的途经国,也是目前世界上人口最多、发展最快的地区,大量基础设施有待更新换代。而“亚投行”的诞生,显然对这个过程大有裨益。

菲律宾是“亚投行”的首批意向创始成员国之一。菲律宾选择首批加入“亚投行”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它的基础设施建设亟待改善。

缅甸坦帕迪帕研究所主任 吴肯佐温:单方面看缅甸是不行的,现在正在讨论中的中缅印公路建设,也是非常需要“亚投行”的贷款支持。

解说:对于需要基础设施建设的国家来说,“亚投行”能带来急需的发展资金,而对于参与投资的国家来说,“亚投行”的运作也会带来不小的益处。

UTS澳中关系研究院副院长 经济学家 詹姆斯 罗 James Laurenceson):成为“亚投行”的成员是我们的国家利益所在。“亚投行”是一个资助基础建设的银行,基础建设就需要原材料,而澳大利亚则是铁矿石等主要原材料的供应国,这是直接的需求。

解说:从时间上来看,“一带一路”的战略构想诞生于2013年底,而“亚投行”的倡议出现于2014年底,有专家认为,“亚投行”正是“一带一路”大棋局中的重要一步,它以投资基础设施建设为核心任务,正是为了实现“合作、共赢”的大愿景。目前,“亚投行”推进顺利,接下来,让我们期待“一带一路”大幕的拉开。

主持人:接下来继续连线国务院参事汤敏先生,汤敏先生究竟这个“一带一路”跟这个“亚投行”是什么样的关系,这个“亚投行”是它的提款机还是驱动的车轮?

汤敏:我觉得更多是驱动的车轮。首先第一个,亚洲这个国家都在一路一带国家里头,所以“亚投行”投资亚洲国家当然对“一带一路”有所推动。但是“一带一路”远远超出“亚投行”的基础设施领域,它不仅需要基础设施,它还需要其他的,包括这个社会发展,包括企业,我们很多的企业也得进去,那么“一带一路”它的范围远远超了“亚投行”的范围,但是“亚投行”能够支持“一带一路”的发展。

主持人:那现在从对世界经济的贡献率的角度来说,中国是超过美国包括超过欧元区的这样一个国家接近30%,那么设立了一个“亚投行”,究竟我们是长远来看去当一个雷锋呢,是在做奉献,还是一个我们将来也会从中获得利益?

汤敏:我觉得更多是我们本身也得到利益,因为经济它不是个零和()的一个情况,我们投资我们自己本身得到回报,因为整个市场发展了,我们其他方面也得到回报,所以这个是一个双赢,那么对于中国来说,它的赢的机会还更大一些。因为我们的经济更强,我们的出口能力、进口能力很强,整个亚洲国家它的需求增加了以后,我们能够得到很大的这个,分到一杯羹。

主持人:汤先生,如果您是这个行长,开一个玩笑,你从明天开始干的第一件事是什么?

汤敏:当然首先得要把规则定好,所以首先就得要把章程,章程后头马上要做的规则把它定好,另外一个就要把人找好。

主持人:没错,好,非常感谢汤先生给我们带来的解读,其实很多人的注意力都关注到一直到今天,但是我更加关注的是从明天开始,“亚投行”将如何漂亮地出发?

 

 

个人简介
国务院参事。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秘书长。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武汉大学、暨南大学兼职教授,长城金融研究所研究员。主要研究领域为区域间经济合作、经济发展战略和国际金融业务。曾担任亚洲开发银行经济发展研究中心经…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