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港案对杭州法治的拷问

姚尧 原创 | 2015-06-20 01:19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杭州 法治 李港 

 李港本案办案各环节流程经过的详细描述

李 港

   2014117日,杭州市江干公安分局要我去分局配合他们了解情况,我于早晨9点多来到江干分局,讯问持续到下午三点左右,我在这第一次讯问时,如实对我与夏剑威经济往来作出详细述说,此后,直到如今我的说法未曾更改与变化,公安机关对几个小时笔录只断章取义作简短记录。我在讯问时便表示涉案20万,我有当时手机短信证明为夏向我借款,50万为注册款,我有夏欲与我成立中焓的相关工商核名审批记录为证。现查阅案卷,公安机关在我与夏供述完全不一致,夏说我70万行贿他,他从未想过与我开公司。现在可以确证夏供述说谎,而当时江干公安局在没有证据证明我行贿的情况下,讯问结束直接对我采取强制措施。办案民警直接对我说:“你不认罪,西子陈老板那儿肯定过不去。你明白的,现在是领导命令要我必须执行。”“商业贿赂满大街都是,我也不想管,但你得罪了江干区最大的土豪,我也没办法。”对我刑事拘留后,公安未在提请逮捕前去核实我提到的手机短信与中焓工商核名审批文件。夏剑威开始不断变更口供,明显涉嫌作伪证诬告,而江干公安分局违背事实真相,采信夏的口供,向检察院提交提请批准逮捕书,因故意违背事实真相,不可能有事实证据支持,而检察院检察长在西子老板授意之下,于2014222日对我批捕。公安机关在此违反刑诉法51条。检察院违反刑法399条。


2014226日,公安机关从我妻子王**处扣押含上述手机短信的我手机一部,然而在2014421日移送检察院时,公安机关故意没有提交此手机,该手机短信系列明确证明涉案20万为借款,间接证明50万可用于新公司注册。这是在2014520日,检察官提审时,我提起上述手机,检察官说案卷中没有,我才知道公安机关涉嫌陷匿对我有利的证据,并在起诉建议书中仍采用夏剑威关于50万、20万的说法。涉嫌违反刑法305条妨害司法罪,违反刑诉法42条。

2014421日,审查起诉开始,但我律师未被允许复印全部案卷材料,这违背刑诉法38条之规定。

2014520日,检察官解释说公安机关觉得证据不足,421日移交检察院后,422日直接拿回公安机关,占用检察院审查起诉时间补充侦查。2014620日左右,第二次审查起诉,626日左右,我律师方获准复印案卷材料。检察院确认在其反复要求之下,在我提交相关扣押清单的情况下,公安机关已向检察院提交前文所述手机。2014710日,检察官提审,说相关证供互不印证,要第二次补充侦查,补侦前先延长15天审查起诉。我问夏不停变更供述,怎可采信?检察官说:“我要西子出具情况说明,以西子说法为准。”我问怎么可以以西子说法为准?”答曰:“加盖公章就可以。”检察官同时通知我夏剑威已获取保候审,要我、夏剑威、西子分别出具详细的自书材料。而我的取保申请以可能危害社会为由予以拒绝。夏后出具书面说明与其妻、西子三者串通,在逻辑上不可能的细节上作出一致的说法而可确证为串供,检察院对夏取保涉嫌违背刑诉法6579条。检察官又说两次补侦之后,他将会把案件提交检委会,201495日,第三次审查起诉,再度延长15天,案件最终未提交检委会,而是采用“普遍联系”的因果逻辑,采用“取保后串供而互相印证”的法则和“以西子说法为准”的办案方针,所谓证据“确实充分”地提起公诉。于20141017日移交江干法院。法院审理阶段,审判长觉得证据材料不充分,于201412月要江干公安补侦,江干公安不怎么配合,20151月,本案申请中院延期三个月,至2015416日届满。2014421日,本案被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经两次补侦,两次延长,于20141017日移送江干法院,法院未能在三个月之内予以开庭,依刑诉法202条,申请杭州市中院延期三个月,至2015416日届满。

期间201531920两日开庭审理。审理过程中(3.1920),检察院公诉人认为证据充分确实而未提出任何补充侦查之建议。庭审中,亦无人提出征调新的证人,或调取新的物证,无人提出申请回避的问题。我方律师提出重新鉴定请求被审判长认为无此必要当庭驳回。参照刑诉法198条,延期审理的条件不存在。而刑诉法202条,中院延期之后,遇特殊情况,需要延期的,报最高院批准。本案可以确信无最高院延期之申请。基于此,我于2015424日,向驻所检察官以刑诉法9697条为依据提请变更强制措施。427日,驻所检察官口头回复2015323日,检察人员提出补侦建议,检察院补侦一月后,423日再移送法院恢复审理。所以目前法院审理期限重新计算。我429日书面反驳并再次提出变更申请。理由是补侦要求必须在3.193.20日“法庭审判过程中”(刑诉法198条)提出。320日,审判长宣布休庭后,323日在法庭审判暂停之时,建议补侦无法理基础。刑诉法171条规定审查起诉两次补侦案件。证据不足,当不予起诉。本案检察院审查起诉时,两次补侦若证据不足,当不予起诉,既然起诉,法院阶段仍要补侦说明审查起诉时违背刑诉法171条疑罪从无的司法精神。ƒ庭审之后,324日,本人由陈元允律师向法院递交过一次变更强制措施的申请,326日,法院送来告知,以本案在法院审理阶段中,变更有可能影响审判活动为由予以拒绝。这说明326日,本案并未如驻所检察官所言退回检察院补侦,而是处于法院审理中(先暂停补侦,才会有重回法院的恢复审理一说。)417日,律师会见时,带来的信息是法院本打算413417这一周由审委会审判此案,因故取消。由此判断417日之前仍在法院正常审理进程中,并未补侦。因而驻所检察室的补侦系谎言来弥补羁押超期的漏洞。至今驻所检察室未给予我429日申请的回复。按刑诉法95条,我的申请当在三日之内予以决定并回复,并且不能因节假日而延迟。驻所完全无视刑诉法之规定。目前驻所检察官与公检法串通一气,甚至不惜以谎言为工具,只为成功羁押我于此。

 

本案在处理过程中,一再补侦,一再延长,在明显证据不足的情况下,对我长期羁押而对第一被告违规取保,是放任司法陷害与迫害的产生,是纵容一错到底,绝不纠错的办案作风。公检法互相配合,不以诬告陷害为耻,而以成功迫害为荣。多次践踏刑诉法,相关办案人员及领导涉嫌妨害司法罪与司法人员渎职罪。

                                            李港   201553

补注一:法院这次拒绝让陈刚律师复印庭审记录,亦涉嫌违反刑诉法第38条。

补注二:驻所检察官59日与我谈话,无法解释相关条款,也无法与法院说法一致,又提出第一被告因立功补材料之说。但补材料亦即补充物证,也需要当庭提出,且其他我反驳的理由验所完全回避,最后只是告诉我目前仍在合法期限。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mba教材《商战兵法》作者;东北大学创业导师;影视制片人、编剧(新武侠系列小说《义薄云天》作者,影视制作中);北京京鼎律师事务所战略设计师,学术顾问;中国(香港)财产保护研究院秘书长;近20年营销管理实战经验;国内多…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