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灾”早袭是中国万幸 美元对华金融战或陷艰苦攻坚

张庭宾 原创 | 2015-07-13 09:34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金融 美元 股灾 

公元前206年初,秦昭王密令白起为帅,尽起秦军精锐对赵国进行灭国大战,白起令大将王龁领先锋军,嘱咐他务必秘密行军,悄然掩进至上党地区攻赵所有要地,等待统一进攻命令。结果王龁抵达前沿见赵军毫无防备,将士们难忍此前两次被赵军所败之辱,猛攻一轮占据了赵军第一道防线。白起领主力到后,感叹一声:原本可以一鼓作气,现在警醒了赵国。此大战将陷攻坚苦战,且必为举国大战,三年能胜利就算幸运了。此后,赵王令善守的廉颇为帅,秦国由20万增兵至60万人,赵国增兵至50余万,秦国苦攻三年难以得手。最后,还是因为赵王中了秦国的离间计,以纸上谈兵的赵括代替廉颇,秦军才得以惨胜。此为中国历史上、也是战国历史上最重要的一场战役,为秦统一六国迈出关键一步。

 

在庭宾看来,这场发生在中国战国史上著名战争的前半段,似乎正在当今世界战国大博弈的尖峰时刻重演。此次A股“股灾”暴露了美元势力的战略意图,如果中国就此警醒,以坚壁清野的固守防御策略,完全可以将未来金融危机的损失降到可承受的水平。如果我们下半场不再中对手的离间之计,虽然难免付出巨大代价,但中国人由此经过痛苦洗礼,深刻反思,凤凰涅槃,将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奠定坚实的最后一块关键地基。

 

为什么持金融开放和自由化论者感到沮丧?

 

615日以来,一场完全在感知之外的“超级股灾”尖锐刺痛了执政者的神经,使其在一直不断加温的“人民币国际化”和“金融市场自由化”的温水中“跳”了起来,在最后的关键时刻唤醒了其捍卫自身执政地位、金融安全和国民财富积累的警觉性和行动力,虽然其行动显得慌乱和鲁莽,但仍然是中国的万幸!

 

让我们来设想一下,假如次轮股灾晚来2-6个月,上证指数涨到了8000点,中国已经履行了第七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中的承诺,实施了汇率市场化、开放了资本项目、不受或很少受到(行业和股权比例)收购限制的中美投资协议签署了。国际上美联储同时加息;地缘政治危机引发石油价格大涨;厄尔尼诺推动国际粮价暴涨……如果这些内忧外患一起袭来,股市、债市、汇市和楼市同时被做空引爆,就如同一栋已经隐患处处房屋的几根支柱同时被爆破,同时外面狂风肆虐暴雨如注,其破坏威力何止现在股灾十倍、百倍。届时方才警觉过来,就会发现自己的手脚已经被完全捆住了,而且处处危机,根本救无可救,只剩下束手就擒,坐以待毙的命运了——唯一可以自嘲的是:喝了一口自己的“青蛙汤”。

 

现在则不同了,这场在短短三周中消灭了21万亿财富,上周前三天(76-8日)政府若干道救市金牌,数千亿救市资金救市如“泥牛入海”,彰显了庭宾自2006年以来就一直反对的金融市场自由化的巨大威力(注释1),反映了做空中国的主力利用做空工具放大恐惧的能力。基于中华元智库(微信公共号:cnyuan_qzytx)的系统研究,庭宾于去年123日发表《股市加杠杆能走多远?》(注释2)警告“融资一旦转为融券,股市下跌将前所未有地猛烈”;在今年年初还警告《2015A股很可能发生A股踩踏事件》(注释3),416号预警《一人20户:比2008年大N倍的A股坑》(注释4)。其它不乏社会有识之士也担心鼓励做空投机的政策引发金融危机,但显然没有引起主流的重视,此次“股灾”作为未来更大挑战的前奏和预演,比杜鹃啼血千万次更有效。最近在中华元智库微信公共号(cnyuan_qzytx)上首发的《中国绝不能退的两条金融底线》(注释5)的阅读量超过百万人次,可见主流社会开始真正重视金融开放和自由化的巨大隐患了。

 

对此,基于国家人民立场的有识之士终于看到希望之时,某些人却相当沮丧,十分遗憾。79日,某国际投行发表报告称:当前人民币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特别提款权篮子(SDR)的概率已从此前预估的70%下降至50%以下,因当前中国政府主要聚焦于股市方面,可能在推动改革和市场自由化上有所分心;还有人称:人民币国际化正成为A股救市的一个潜在牺牲品。一副替中国政府十分遗憾的、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国际主义情怀!

 

此刻,虽然救市猛招迭出,A股连续两天反攻,但对于本次股灾爆发的原因和性质认识依然不一;对于是否美元势力主导此次做空战役仍然观点对立;对A股市场的后续博弈和发展趋势;对于这场中美金融大战的后续全盘演进,社会上仍有很多的争议和疑惑,庭宾试图尽可能冷静客观地进行沙盘推演,作为一家之言供社会公众参考。

 

到底谁是这场股市做空大战的导演和主力

 

在执政者仓促应战之后,到底谁是次轮做空的导演和主力,人们仍然争论不休,包括庭宾在内的很多人士指称这是“美元势力”所为,当然,我理解的美元势力是一个混合体,包括国际热钱(国内市场主力)、与国际热钱利益共谋的某些权贵资本(帮助获取做空所需的政策),以及受西方金融游戏规则驯化的国内投机者作为一致行动人,其后台是美元金融寡头;但不少人士仍然坚决批评这是“阴谋论”,事实只是一次市场自发形成的踩踏行为,没有恶意做空者,并辩称中国资本项目还没有开放,外资不可能成为做空主力。也有人将责任推卸到江浙游资身上。

 

与此相呼应的是,在中国政府雷霆救市后,一些国际投机家紧急自辩未参与做空。比如,“债券之王”格罗斯,据彭博社64日报道,他当时宣称已经看到了做空中国股市的新机会,而且这是一生难遇的做空良机。此前,曾引爆东南亚金融危机的金融大鳄索罗斯旗下的量子基金宣布将向格罗斯管理的账户注资数亿美元,交由格罗斯打理。美国财政部副助理部长罗伯特•多纳也辩称:“外国投资者在中国股市中所扮演的角色非常小的,从这个角度说,抛售中国股票的人在中国国内”。此外,原本看空A股的高盛、汇丰、花旗和瑞银等国际投行在上周也突然转向,齐声唱多A股。

 

坦率地说,庭宾并不认为,此次做空主力是索罗斯、格罗斯这些美元势力的机构投资者——正规军。因为这些正规的国际机构基金,它们需要合法地进入中国,并需要得到中国的承诺,赚钱后能够安全地离开,现在他们离这个目标尚差最后一步,即中方正式出台开放资本项目的规则。为此,已年逾80的索罗斯,在519日在世界银行布雷顿森林会议上表示担忧称,如果中国经济的健康状况不佳,走向封闭和排外,与俄罗斯联手对抗美国,可能会导致第三次世界大战的爆发。为此,他呼吁美国“让步”,允许人民币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作为回报,中国也应该作出类似的重大让步,比如接受“法治”,允许人民币在市场上自由兑换将会为这两大经济系统创建“一个有力的链接”,这样的协议很难达成,但其它选项又很糟糕。

 

假如索罗斯是美元势力核心领袖集团的前台代言人的话,即假如他们是“白起”的话,在他们的时间表上,对中国发动一次性(首战即是最后决战)的全面做空战役(包括股市、债市、汇市和楼市等)可能还要晚2-6个月。参照623-24日第七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的中方承诺,在今年年底以前,美元势力应该可以获得开放资本项目的政策。但问题是美元势力的先头部队“王龁”(也是外围部队)失控了,提早发动了战役,而原因很搞笑——是因为中国股民加杠杆的疯狂性超出了他们的想象,面对如此诱惑的暴利,他们很可能如“王龁”一样未能经受住诱惑,先猛赚一把再说。

 

国内某些一贯奉美国市场自由为圭臬、屡屡把“阴谋论”作为挡箭牌的人试图将做空祸水向江浙资本和国内私募身上引,这显然是嫁祸。江浙资本与私募关系密切,此轮股灾前他们大多数强烈看多做多并获利丰厚,基本都盈利,年内利润率在100%以上的屡见不鲜,最高的倚天投资收益率高达456.8%。但在此轮股灾中遭受沉重打击,截止73日,在统计的7619只中,亏损的达到了89%,收益率超过40%的仅有14只(注释6)。一般而言,做股票出生(大多是坐庄操纵做多出生)的对股指期货不太喜欢,商品期货出生的对股指期货也不太熟悉,因此一般都不敢也不会重仓空单。业内众所周知的某国内顶级操盘手、上海某期货大佬曾经在做空日元上盈利超过2亿美元,此次也因为做多股指蒙受损失,市场传言其损失90亿元人民币,实际应该没那么多,但20-30亿可能有的。

 

如果把操盘水平最高的国内私募排除了,合法的QFII基金也没有如此实力,其行为基本透明也可以排除。那么,如此巨大动能的一致行动人只有国际热钱的“野狼群”了。即他们是通过地下钱庄、隐藏在贸易项和FDI项下进入中国的金融投机资本,它们非常灵活机动,扑捉战机的行动力很强,下手也狠。他们从2005年人民币升值时即开始不断潜入中国,是2006-2008年中国A股“超级过山车”的主力推手,是炒作和推动中国楼市上涨的重要力量,也是本轮做多的主力之一,是做空的主导力量。只有他们资金充足,经验丰富,准备充分,战法老道联手作战,非常熟悉公募和私募的融资杠杆资金配置量化分析,在不同阶段利用投资人爆仓的叠加效应层层推进,扩大战果,尤其是以利用中证500股指期货、ETF等一系列金融衍生工具组合做空的手法看,非他们莫属。

 

国际热钱野狼最需要做空工具和“一人20户”

 

这个国际金融投机“野狼群”已经在中国兴风作浪多年了。

 

早在2008215日,庭宾就在《第一财经日报》上发表了《热钱疯炒工行 预演2008对华“货币战争”》一文指出:从20061030日到200714日,工行(当时A股第一大盘)A股股价从3.25元被疯狂拉升到6.79元,上涨108.92%,至26日低点的4.57元,又大跌32.7%。如此狂妄的操作绝非是刚刚从股市长期低迷中恢复元气的中资所为,只有国际热钱借助将要推出股指期货的概念猛炒试手。而在200710月至200810月,A股上证指数一年跌去72.8%,在当时股指期货等做空工具尚未推出的情况下,其仅仅利用上海证券交易所推出的TOPVIEW工具,在很少亏损的情况下,将指数硬是做掉了近3/4,其跌速之深之快在全球金融史上罕见,中国百姓十万亿元计的财富就此换手,多数成为这个野狼群的美餐,其操盘技术之高之精准,确实令人不能不佩服。

 

20088月,庭宾更出版了《反热钱战争》(注释7)一书,专门分析了他们的行为和思维方式。特别指出了他们共奉的宗师是《股票作手回忆录》的作者利沃摩尔,传承了西方金融市场2百多年操作的经验和教训,形成了看着指数曲线和交易量即可形成一致行动力的默契,由于美国金融市场从一开始就有做空,他们很擅长做空,最喜欢股指期货等做空工具,他们最推崇的理论是市场自由,最擅长在金融危机的巨浪中,像冲浪高手一样穿梭,乘着一般人被巨浪吓傻和卷走,从而轻易剥夺他人的财富。

 

然而,遗憾的是,中国决策者和投资者并未对此深究,特别某些主流市场自由派精英以“阴谋论”封堵舆论,后来伤疤未好都忘了痛,以至于时至今日都弄不清楚到底对手是谁。在2008年股灾交了近十万亿的学费后,这次又交了二十万亿的巨额学费!如果还抓不出做空黑手,不能怪对手狡猾,只能怪自己懵混!

 

那么,他们的实力有多雄厚呢?在对国际热钱数额的研究方法中,学者们都认可一个基本方法,即“国际热钱=外汇储备-贸易顺差-外商直接投资-资本项目合法净流入”,这样算出来的钱肯定是热钱。但分歧在于,热钱往往藏身在贸易顺差和FDI中流入国内,这个很难估算。

 

为解决贸易顺差和FDI中的国际热钱遗漏项问题,庭宾在《反热钱战争》中提出了新测算方法:考虑到2003年以前国际热钱基本没有流入中国,取1995-2002年外汇储备的年平均增长率为29.55%,按此增长速度推算2003-20084月的外汇储备的“合理规模”应为1.15万亿美元左右,而20084月末的实际外汇储备余额为2.1144万亿美元。它减去合理规模的1.15万亿美元,再减去期间合法资本项目净流入余额,得出的结果大约是9500亿美元。由于1995-2002年是外商直接投资的增长高峰期,2003年以后的外汇储备增长速度也很难超过29.55%的高速。因此这个估测是比较有参考价值的。

 

诚然,这约9500亿美元的国际热钱,是截止20084月的热钱本金,不包括国际热钱流入中国的第二个高峰期——美国金融危机后美联储实施Q1-3的大规模量化宽松而流入中国的热钱(估计不少于5000亿美元),也不包括国际热钱在中国的投资收益,如果按其平均50%的投资收益计算,则国际热钱在中国的本金利润应不下于2万亿美元,约占到中国外汇储备最高余额时的50%。这些热钱中有些是长期金融投资,比如投资楼市的,从2011年以后开始陆续撤离,但那些擅长做空的投机资金的实力仍然十分强大和雄厚。

 

2008年不同的是,当年能够帮助他们做空股市的唯一工具就是TOPVIEW软件——可以精准掌握每天国内基金、保险公司和散户的仓位,如今他们已经获得了梦寐以求的成套做空工具——股指期货、融券和转融券。转融券在今年4月更是被证监会扩大到1100只股票;股指期货在此前沪深300外,新增了上证50和中证500指数,使得大、中、小盘股指期货三类可以同时交错操作。特别是像中国股指期货、融券和转融券政策都是“裸卖空”,即你自己没有股票,也可以借来卖出,这几乎给了他们无限做空的特权。这个权力比美国证券市场都多!

 

最令他们感到贴心的政策是:证监会在4月 13日放开了一人一户的限制,竟然一人可以开20户!要知道,这个政策对于普通投资者和机构毫无意义。而这些热钱野狼向来不是以机构(公司)的身份开户的,而是在大户(500万资金以上)和中户(100万资金以上)中开户,在2007-2008年,他们就靠收罗大量的别人身份证来开户,但是这毕竟有所有权隐患,如果一人可以开拖拉机户,那么力量将多倍放大,也大大降低账户资本的法律风险。在得到这个“小棉袄”般的政策之后,我感觉他们都高兴的要去亲吻证监会的脸!

 

可以想象,当他们拿到了这些超级做空工具后,他们会有多么兴奋!更何况,中国股民被引爆的贪婪是如此快速而疯狂的膨胀,在楼市陷入低迷之后,中国人已经久违了快速赚钱的快感,而微信等工具极大加速了牛市氛围的渲染,甚至连《人民日报》都声称:4000点只是牛市的新起点。与此同时,融资杠杆的急速放大,至5月份已经达到了极限——按照中华元智库(微信公共号:cnyuan_qzytx)估算,场内场外融资额占到全社会融资总额约7-8成,这使得股市涨得太快。与此同时,权贵内部人在疯狂减持,2015年截止617日,上市公司股东和高管减持了4771亿元,这使得股市难以支撑的拐点比美元势力统帅部预期的提前到来,而投机热钱当然不会蠢到用真金白银去接最后一棒,去挺最后一段时间的。

 

庭宾估计,原本国际金融寡头主力和国内权贵代理人可能有一个默契——以注册制、上交所新兴战略版正式推出为时间节点,同步实现开放资本项目和落实中美投资协定,这样呢,国内权贵资本可以最后通过IPO赚一把,而美元势力则在此后发动对中国的全面系统攻击。但是,由于股市涨得太快,权贵资本跑的太快,热钱狼群一看不能错失如此难得获取暴利的机会,也同时发力,就形成了此次股市猛烈暴跌!

 

“王龁”的此次提前行动,显然是“白起”所不愿看到的,但是做空中国A股的野狼群与美元金融寡头之间,并没有上下级军令关系,只有利益关系。何况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本质而言,此次股灾过早袭来,是因为中国人太想暴富,股民投机性太强,牛市来的太快,让“野狼群”经受不住诱惑,提前出击了,

 

阴差阳错之下,给了中国决策者和中国人民最后一个遏制金融危机最大化的机会。原本美元势力不该出现的“破绽”被放大到最大化了,可见老天爷没有完全抛弃中国人。

 

股灾早袭击可以引发美元势力对华全面攻坚战

 

此轮空前暴跌的股灾,给广大股民造成了空前的精神冲击,也给当局从此前改革牛、一路一带、互联网+等繁荣幻象中泼了一盆冰水,从79日后,终于全面反击,甚至祭出了公安部调查恶意做空的绝招,连续两天股市大幅反弹。

 

对于此次股市的种种救市措施,庭宾不想一一评价,对于种种非议,我觉得以2008年美国财政部长鲍尔森的回答挺合适。当时有中国学者问,美联储直接印钞购买金融机构股权,直接停掉卖空机制,是否是政府干预违背市场规律,据说鲍尔森先生的回答是:你们中国人真的是好学生,国家金融体系都要崩溃的,那还要那么多教条!

 

即便如此,在做空机制仍在,基本游戏规则没有改变的情况下,国家队想要打赢这一仗并不容易,因为野狼兵团非常灵活,会顺势而为。目前的A股博弈已经进行了三个回合,野狼兵团每一阶段都是赢家,获得了更多的弹药:第一回合:前三周,通过强力做空引发踩踏,野狼兵团盈利上万亿元人民币,应该不亚于2006-2008A股牛市的收益!第二回合:国家队狂拉中石油等大盘股,他们也跟着拉,同时做空中证500,也赚了钱;而国家队转而拉涨中证500,他们再做空上证50,又赚了钱;第三回合:79-10日,国家队全面拉涨,他们也转而拉涨,不亏反而又赚了。

 

其实野狼兵团一点也不怕你跟他们按照现行规则打仗,你打阵地战,他跟你打游击战,不断消耗救市兵团的弹药;你打运动战,他跟你打消耗战,很像当年毛泽东领导红军对付四次围剿的策略。他不怕按照它喜欢的规则打仗,因为它的弹药会越打越多,他们可能会“围点打援”——上周策略有点像,围住了老股民,吸引救市资金来援,一口一口地吃掉;当你弹药后续不上,他们可能群起全面猛攻。对于野狼兵团来说,他们最不喜欢看到的是停止股指期货、融券和转融券等工具,同时停掉沪港通,这会使他们辗转腾挪放大威力的魔法大打折扣,同时禁止再推TOPVIEW,这样他们要继续做空中国股市,只能掏出真金白银来一起和中国股民同损失——这种事他们是不会干的,因为统帅部又不会直接给他们补贴。

 

不过,野狼幽灵可能终于遇上了“钟馗”。根据最新消息,公安部两位副部长主抓恶意做空,赴上海的工作组已发现个别贸易公司涉嫌操纵证券期货交易等犯罪的线索,正在依法开展调查。而昨晚(712日)证监会发布了《关于清理整顿违法从事证券业务活动的意见》,强调中国公民不得出借自己的证券账户,有可能是公安部根据初步调查与证监会会商的举措,这可谓是打到了国际热钱野狼群的“七寸”上了,这个做空幽灵现形应当不远了。这终于初步印证了庭宾多年的推测——国际热钱大多是藏在贸易项或FDI潜入中国,隐身在个人大户或中户中,通过拖拉机账户进行市场操纵。

 

对于索罗斯及其背后的美元势力统帅部来说,现在他们仍然抱有些许幻想,即如果再把股市拉起来,让中国执政者放松警惕,再继续推动开放资本项目和中美投资协定,从而实施最完美的同步全面做空的计划。但是,按照庭宾判断,他们如愿以偿的可能性并不大,经过这次“冰桶”游戏,当局更大概率是从热水中跳出来,虽然不至于立刻取消做空机制,中止资本项目自由化和中美投资协定,但也至少会放缓节奏。

 

如果美元势力能够明确中国决策者不再开放资本项目,不再推进中美投资协定,那么美元势力将很可能像“白起”一样选择全面强攻。即利用中国央行同时印钞对政府债务进行拯救(债务置换)和股市拯救(提供平准资金弹药),在做空股市之后,开始做空债市;在此次股灾之后,更多热钱加速外流,中国外汇储备减少的情况下,做空人民币。在外部,美联储宣布加息。美元势力强攻最有威力的是——通过地缘政治危机引爆石油和粮食危机,推高中国的输入性通胀,对中国楼市、债市、汇市和股市等一起釜底抽薪。

 

美元势力做出这个抉择的标志是——美联储何时加息!换言之,我对美元势力发动对中国的全面金融战的判断,由原来的中国开放资本项目为标志(注释8),修订为美联储第一次加息为标志。

 

710日,美联储主席耶伦表示,她预计美联储仍将于今年晚些时候加息,并重申,后续加息步伐将是渐进的。这或许暗示着美元势力目前已经倾向于全面强攻。

 

即中国未来将面临的更大规模金融会战还在后面!(作者为中华元国际金融智库创办人,仅供参考,投资者决策风险自负)

 

个人简介
2004年10月至今,任《第一财经日报》财经新闻中心编委、副总编
每日关注 更多
张庭宾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