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救市背后的深层次逻辑

时寒冰 原创 | 2015-08-20 11:37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焦点关注
关键字:政府救市 

  

  周末的救市政策非常给力,各种王炸出现,本周出现报复性反弹是大概率事件。就在昨天,据说各期货公司已经纷纷给空单客户发短信,提示他们注意风险,适时平仓或追加保证金。

  也许这一次股灾真的能够挺过去了,但下一次呢?

  市场创新从来都是一把双刃剑:可以快速传播信息的互联网平台、可以做空市场的股指期货、可以撬动资金的杠杆,无疑都是导致本轮股市暴跌的最直接原因,而且它们还给本轮大跌带来了非常明显的特点:传播快、做空准、跌幅狠。这些特点在之前的股票市场中是很难见到的,而且杀伤力巨大,大家都感叹以前从来没有见过这种跌法。

  一、跌幅狠

  “当一个股市有了融资有了杠杆,股市真正的进入到了多空能够博弈的时代。”

  为什么这么说呢?没有杠杆时,多方可以死扛着不卖。而有了杠杆,空方可以知道多方的底线,多方不得不卖,有了止损的概念了。所以多空双方真正的有了战争,有了博弈。股市越来越像期货市场了。

  这一特点我想是投资者感触最深入的,短短15个交易日之内最大跌幅超过了30%,这在全球股市历史长河中都是很难见到的。罪魁祸首毫无疑问就是杠杆,到目前为止,主要起作用的是配资盘的崩塌,还没有涉及到太多的融资融券的杠杆问题,如果管理层再不救市,再殃及到融资融券,那跌幅就更不可想象。

  杠杆资金一方面会成倍放大股市波动,另一方面也会产生诸多连锁反应引发金融风险。回顾全球股票市场历史,杠杆对股市杀伤力巨大体现最明显的莫过于1929年的美国大股灾,当时美国正值“咆哮的二十年代”,倡导自由主义,金融创新层出不穷,主流投资者使用的杠杆率高达1:10,股票市场一片繁荣,道指从1921年的60多点一路大涨至1929年的376点,但随后在多重利空因素影响下,由于杠杆的放大效应,加之程序化交易的盛行,仅仅10月底的3个交易日里,累计跌幅就超过了30%! 但由于当时推崇自由主义,政府居然没有出手干预,结果仅仅3年多时间,股市暴跌使得抵押品大幅贬值,直接导致信贷资金的枯竭,美国就有超过30个州的银行倒闭停业,随后美国经济也由此陷入了低迷,股市更是步入漫漫熊途。杠杆资金的放大效应会给整个股票市场甚至整个金融市场和经济环境带来不可忽视的巨大冲击力,这把双刃剑的使用确实值得监管层慎之又慎。

  二、做空准

  就拿这一轮股灾来说,此前场外配资的爆仓崩盘导致踩踏,一直认为是罪魁祸首,被大家大骂。这两天,大家才知道,这个踩踏还不是最可怕的,踩踏配合着期指的恶意做空,才是这场股灾的真正元凶。

  其实任何一个新兴经济体,在逐步推进金融自由化过程中,股灾似乎都在所难免,89年的日本、90年的台湾、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无不如此,由于股指期货这一做空机制的出现,给原本脆弱的股市和漏洞百出的监管带来很多无解的难题。

  其中最典型的案例莫过于1997年金融大鳄索罗斯对香港市场的精准做空,当时的背景是,随着国内改革开放的提速,香港慢慢崛起成为亚洲金融中心,加之香港回归,巨大的向好预期使得香港恒生指数从90年开始持续大涨,到97年8月已经高达16673点,涨幅超过600%。而海外市场上,美国经济也开始逐步复苏,美联储加息政策出炉加速美元的出逃,金融大鳄索罗斯这时候开始瞄准了香港,他采取的措施是:前期低息储备大批港币,同时沽空期指,然后照准时机在期货市场上大举抛出港币,逼迫政府加息以稳定汇率,但持续加息最终导致了恒生指数暴跌,索罗斯借机散布谣言大举做空现货市场,然后平仓期指获得巨额利润。

  可见,在这个精心设计的狙击方案中,期指在做空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而且对现货市场的操纵影响更是精准到位地引导了每一次大跌。

  三、传播快

  这一特点在全球股票历史上以往任何一个经济体都是不曾经历过的,随着移动互联网这几年在我国的急速发展,一方面给经济带来了巨大的新利润点,另一方面也在金融创新最频繁的股票市场上产生了很多不可控制的风险。不同于以往报纸广播电视这种需要有一定编辑整理制作期的传播方式,移动互联网在传播股市信息时具有两个非常明显的特点:快速、隐蔽。

  快速是指在传播过程中根本不需要传统媒体那种繁琐的流程,只要随便编辑几个文字然后在APP、朋友圈上一发,移动互联网所具备的巨大的传播能量就显露出来了,投资者之间传播非常迅速,监管之手更不来不及去捕捉消息就到达每个投资者那里了,然后直接给投资者对股市的预期和相关上市公司的个股走势带来最直接的反应。而隐蔽这个特性是指,监管之手根本不知道该往哪儿伸,恶意造谣者或者做空者通过高科技手段隐蔽自己的身份在互联网平台随意发布虚假信息,监管层很难能做到一击致命,甚至说根本无法彻底根除。这给管理层带来了很大的难度,尤其遇到股市大跌,投资者信心不稳的时机稍微出现一些利空消息都会被过分解读。

  在以上三点中,首先针对跌幅狠,这次的救市措施已经力度较大,央行也为证金公司无限背书,接下来国家队肯定会投入巨资对上证50ETF实施大举增持,撬动蓝筹股,防止杠杆资金的进一步崩盘。针对“传播快”,这次救市也做了非常大的举措,打击谣言的力度够大,各路谣言制造者被抓。再接下来,更需要联合整个市场的金融力量,营造积极的投资氛围,重新恢复投资者的信心。

  倒是针对做空准这个问题,管理层做的措施偏少。股指期货很明显是这次的元凶,还应该需要大幅提高做空者通过股指期货等做空的成本。对于投机者的多头,降低保证金比例至8%,并且降低一半交易手续费;对于投机者的空头,大幅增加保证金比例。在国家层面,需要汇金、社保基金等迅速入场,因为受限制不能直接购买股指期货,但可以购买三大期指特别是中证500期货指数主力合约对应的ETF。其次,可以鼓励各大期货公司集体做多期指。最后,还是要通过新的机制来大幅提升证监会的决断权(如提高市场流动性、降低股票交易成本,如印花税的调节等方面),以在系统层面严格监控外资流出规模和外汇市场波动,谨防连锁反应引发系统性风险。

  股指期货做空机制的风险或许还只是冰山的一角,但如果没有更好的监管措施,这样的做空行为发生在国债期货市场,将对实体经济、利率体系造成巨大影响,甚至对整个金融体系造成毁灭性的打击。“新常态”下的资本市场显然需要“新常态”的投资思路和监管层次。

个人简介
MBA硕士,中国财经传媒人联盟特邀观察员,《上海证券报》评论版主编(曾兼任新华社所属现代金报和现代快报评论主编),曾主编网刊《中国》,并曾作为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特邀嘉宾发表时事评论。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