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奥地利学派及其敌人

林永青 原创 | 2016-01-20 10:45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

 

《繁荣基石》书序:

最后的奥地利学派及其敌人

 
文/价值中国网 林永青、刘洋波
 
曾为总统候选人的荣.保罗,不象一位生活在当代美国的政客。他的新书《繁荣基石——自由市场、诚实货币及私有财产》是一本自由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宣言书。他从奥地利经济学派及美国建国先贤的理论原点出发,重申了自由主义及其价值;他敏锐地洞见了自20世纪初开始的凯恩斯主义、美国政府权力的扩张、及其背后的大政府主义所造成的种种危机:法定货币、中央计划经济、福利主义、战争主义及其对自由主义的威胁;他通过倡导自力更生、自由竞争、限制政府等自由主义原则,重建社会繁荣与稳定的基石。“没有人可以计划未来,政府唯一能做的事情是保护公民生命和财产。
 
老调重弹:如何理解自由主义?
关于自由主义,亚当.斯密在与美国独立同一年发表的《国富论》中做了精彩的阐释,他相信私利与公益似由“一只看不见的手”所引导,一步一步趋向和谐与均衡,此乃自然秩序的本质。荣.保罗对于自由主义的理解,虽然没有突破古典经济学理论的框架,他通过吸收奥地利经济学派和美国建国先贤的理论资源,进一步深化了对这一概念的认知,并且形成了相对完整的理论体系。
奥地利经济学派的代表人物米塞斯告诫我们:必须在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之间做出选择。一个国家,要么是支持市场经济,保护人身和私有财产不受侵犯;要么是控制一切私人生产活动,计划部门将有权力决定生产什么商品。如果价格不是由需求和供应双方自主商定的,那就一定是被政府强制的。
而美国的建国先贤清楚地定位了政府的角色,尤其是联邦政府的角色,那就是,保护所有人的个人自由。并写入美国宪法,作为美利坚合众国的立国之本。究其深层原因,米塞斯的学生,更著名的奥地利学派代表人物哈耶克,从知识论立场强调了计划经济的不可操作,“重要的个人知识的天然的分散性、不可知性,让计划经济成为了一种可笑的乌有之物、或者‘知识的铁幕’。”
因此,荣.保罗认为:“一个自由的社会,依赖于良知和道德的人”,并相信:我们的个人目标,应该是寻求美德和卓越,并认识到自尊和幸福只能来自使用一个人的本能。生产力和创造力是个人满足感的真正来源。自由,而不是依赖,提供了实现这些目标所需要的环境。
总之,财富来源于人们的劳动创造和节俭储蓄。市场经济为人们提供了自由选择、发挥主观能动性的环境,为富强繁荣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谁在破坏自由主义?
尽管自由主义是最好的制度安排,并且在美国建国先贤的坚持下,成为美国宪法的核心精神和美国的立国之基,但是它并没有逃脱被扭曲,被削弱的命运。那么是谁在破坏自由主义呢?自由主义的精神又是如何被瓦解的呢?
荣.保罗指出自由主义的敌人们:法定货币、福利主义、战争主义等。这些命题都有相当的迷惑性和欺骗性,它们往往以国家、民族或者社会整体利益的名义明目张胆的侵蚀个人权利,越演越烈,走上不归路。
千百年来,法定货币的实质就是用纸币代替金银,用劣币驱逐良币。荣.保罗认为这是政府对自由主义最严重的践踏,是一切社会问题产生的根源。法定货币使政府第一次取得了印钞权,“虽然美国宪法从未规定,由美联储发行的美元,必须成为美国的法定货币”。(《货币的终结》,(美)格列格,2010年)
一旦精英阶层意识到可以通过印钞权,将公众的财富转移到自己手里,他们就再也难以抑制滥发纸币的冲动。于是持续不断的通货膨胀,导致更大的政府,更多的开支,更多的债务,更贫穷的中产阶级就成为社会发展的一个死循环。通货膨胀,根本不象这个词在表面上所传达的“经济学不可知论”,荣.保罗干脆将他的一篇文章标题为《通货膨胀是政府行为》!
福利主义同样是对自由赤裸裸的侵犯。羊毛总是出在羊身上,政府往往以福利主义的名义,肆意征税或者大量举债。但是,通过借钱削减财政赤字,只是比增加税收的办法稍微好一些。它可以延缓痛苦,但是政府的赤字必须偿还。联邦借债意味着利息成本增加,把负担转移给其他人,有可能转移到下一代人身上。最终,借款总是通过税收偿还。而这一切最终需要纳税人来买单。
战争主义虽然在短期内能支撑美元霸权,使美国获得世界警察的尊荣并享受美元霸权带来的铸币权的福利。然而,通过暴力不可能建立永续的和平,美国今天看到的财富,是基于债务和一部分愚蠢的外国人,愿意把美元当作商品和服务。一旦其他国家的人开始了解世界范围内的债务危机的严重性,不再相信美元,最终的结果是非常残酷的。
荣.保罗清醒地意识到,法定货币、福利主义和战争主义等维持美国霸权的假象正给自由主义带来巨大的威胁。它只是延缓危机和制造更大的危机,而没有根本解决问题。美国只有回归自由主义的传统,才能摆脱危机,走上繁荣富强的康庄之道。
 
通往繁荣之路
奥地利学派的哲学家前辈卡尔-波普尔,更显赫的声名却来自于其社会学著作《开放社会及其敌人》;而无论是米塞斯、哈耶克、还是熊彼得、德鲁克,奥地利学派的这几位战友都是跨界的大家,荣.保罗也秉承了这一传统。他不仅是一个严谨的经济学家,在理论建构方面有很深的造诣;同时,他是一个具有丰富参政议政经验的政治家,在诸多问题上都提出自己独到的见解和详细的解决方案。
    关于政府滥发货币问题,荣.保罗撰文《法定货币的愚蠢》予以批判。他认为建国先贤们,以及直到1930年代的大多数美国人,都蔑视纸币,尊重实物,不赞成中央银行对货币产生和利率的垄断控制。这不是要回归古老的金本位,我们必须对货币和通胀这个老问题具有远见卓识。需要把先前关于金本位的知识同新的思想联系起来,以提供一种比之前更好的货币。——从互联网时代开始大行其道的去中心化“虚拟货币”,似乎从保罗的文章中找到了理论依据——好的货币制度,可以束缚不必要的战争,降低商业周期的有害影响,鼓励储蓄和节俭,控制通货膨胀,从而保持和存储财富。
关于对外关系问题,荣.保罗反对战争与暴力,他认为。对自己的邻居使用暴力这很容易拒绝,但吊诡的是,人们随意和自由地任由政府官员垄断权力,发起暴力,侵害美国人民,实际上到了随心所欲的地步。他坚信贸易有促进和平的效果,可以带给我们远离军事对抗的环境。荣.保罗希望美国专注于自己的事情,而不是充当世界警察,背负与美国国力不相称的所谓“国际义务”。
如果我们继续接受高度组织化的国家机器长期存在,也就是如果我们继续默认:我们的国家应当就是这种专制状态——那么,一切还将一如既往,而我们所有人将继续遭受一切恶果”,这本书是荣.保罗在对美国经济和社会现状进行深入观察的基础上做出的系统反思,不仅对美国人、美国政府如何自我定位具有指导意义,对当下的中国问题的思考和分析,已有参照价值。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价值中国网发起人、创融国际资本公司董事总经理。兼职:北京师范大学MBA客座教授、英中商会(BCCC)企业家论坛执行委员、美国金融学会(AFA)会员。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纽约大学商学院、巴黎商学院全球联合EMBA,中国最早的全球EMBA…
每日关注 更多
林永青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