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开启人类聚变经济新纪元

有些问题到了一定的时候就需要说清楚,也能够说清楚,比如什么叫“新常态”?为什么要把它叫做“新常态”?“新常态”指向何种经济状态、经济模式?它与传统意义上的经济状态、经济模式有何区别与联系?为什么说传统意义上的经济状态、经济模式属于“量变经济”或“裂变经济”的范畴而不再属于“质变经济”或“聚变经济”的范畴?为什么“一带一路”属于“质变经济”或“聚变经济”的范畴而不再属于“量变经济”或“裂变经济”的范畴?为什么说习主席提出并倡导的“一带一路”开启了人类“质变经济”或“聚变经济”的新纪元?!

一、次债危机以来的世界经济危机为何会呈现出“常态化”?

按以往经验,包括发生在上个世纪的那场“经济大萧条”在内,一场经济危机,从爆发到结束一般需要45年的时间,而从2007年就爆发在美国的那场次债危机开始算起,这场席卷全球的经济危机已经持续了8年之久了。请问,这场经济危机会马上结束吗?回答当然是否的。而依笔者的分析,这场经济危机至少还得再持续1年半而达到两个5年即10年的时间。于是,有问题需要回答,那就是这场经济危机为何要持续10年之久?它与发生在上个世纪的那场“经济大萧条”等经济危机有何本质区别与内在联系?

关于这个问题,笔者曾在8年前的《价值中国》写过一篇文章,它的题目叫“做好欧美经济危机常态化的准备”。当提出这个问题时,还有不少的人不解,他们认为经济危机都有周期性,用不了多久就会结束。为此,笔者撰写了“经济危机没有周期性”的理论文章,并指出“一场经济危机的长短是由经济谬误主导经济事物的时间的长短决定”。也就是说,如果世界经济的主体一直是在一种经济谬误的主导下,那么,该经济危机就会持续下去。现在看来,笔者在8年前所预言的“欧美经济危机将呈现常态化”已应验。

值得高兴的是,随着这场经济危机的深入,我们党和国家的领导层已经认识到这一点,而我的根据是,我们党和国家已经提出了“新常态”的概念。毫无疑问,笔者在8年前提出的“常态化”概念与党和国家提出的“新常态”就是一个意思,所不同的是,没有在它的前面给加上一个“新”字罢了。

诚然,“新常态”不单指经济危机,亦指整个世界经济的新的运行状态,但不能不说,就当前世界经济的状态而言,仍然在经济危机的笼罩下,这不仅是一个谁也否认的事实,业已将成为一种“新常态”了!

二、经济危机“常态化”为何是对经济危机没有周期性的证明?

或许有人会说:任何事物物质的运动都有规律,作为事物物质的一种,经济危机也应该有规律性。关于这一点,笔者不予以否认,但笔者不能不说,“经济规律”与“经济周期”并非是一个概念。比如,人们就不能说光子的运动具有周期性,而只能说光子的运动具有规律性,因为光子只具有直射性或衍射性而不能说光子的运动像地月关系或像地日关系一样具有周期性。

大家知道,像地月、地日等星球关系,其之所以会具有周期性,是因为它们已经形成了一种叫做“主序星球系”关系,而一旦离开了“主序”关系,任何事物物质的运动就会失去周期性,比如上述所讲的光子的运动,就只有规律性而没有周期性。其实,只有规律性而没有周期性的事物物质的运动在自然界和人类经济社会比比皆是,普遍存在,再比如无线电波的运动,一种经济社会制度的变迁等等。

经济危机是一种什么东西?它的运动为什么会有周期性呢?大家知道,一切形式与意义上的经济危机均是在人类的经济谬误的主导下形成的,即如果没有人类的经济谬误的误导就不会产生经济危机。比如,如果没有金融衍生品的设计就不会形成所谓的“次债危机”,也就不会形成这场席卷全球的“经济大爆炸”;当然,如果产能如果不过剩而一直处于短缺状态的话,那同样也不会形成之前的能源危机和之后的主权债务危机……

请问,存在于世界各地的产能过剩是如何形成的?难道不是由于人类违反了经济社会自然规律,即在多种错误的思想主导下形成的?如此当然也就说明,上述经济社会危机的产生也是对世界各国违反经济社会自然规律者的一种惩罚,当然也是对经济危机确实没有周期性的证明,否则各种经济危机也不会爆发!

三、“一带一路”为何属于“质变经济”或“聚变经济”的范畴?

笔者在《量子经济学》一书的前言中,曾有如下之描述:量子经济学是专门研究、揭示经济事物量变规律的科学对经济事物质变规律的研究与揭示是由裂变经济学、聚变经济学来完成的。而从这个意义上说,传统经济学都应属于量子经济学的范畴(现在整个网络对量子经济学的解释均采用笔者的上述观点,并有多人为它作出了PPT为什么要说这个问题?因为笔者想告诉读者:这场旷日持久的经济危机也是人类经济由“量变”向“质变”转折点!为什么这么说?有根据吗?为此,为了把这个问题讨论清楚,我们就需要搞清楚什么是“量变经济”?什么是“质变经济”?

什么是量变经济?简单地说就是,不改变经济事物的本质而只在经济数量上发生增减变化的经济;什么是质变经济?再简单地说就是,每一项经济举措都试图改变经济事物的本质而非仅仅在改变经济数量的经济。诚然,这么说不大容易理解,因为传统经济学、管理学都是研究、揭示经济量变规律而非经济质变规律,以实现“经济增长”或“资本增殖”的科学。不对吗?没人说它不对,但有一点大家必须得搞清楚,整明白,在当今之世界,在目前这种经济状态下,传统意义上的“投入产出”理论或“量·本·利”关系已不再灵验,甚至已出现了“越投入越亏损”的被动局面!诚然,造成这一现象的根本原因在于我们现在已经找不到一种“越投入就越盈利”的好项目了。那么,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从根本上或本质上说,是由资本过剩、产能过剩即经济过剩造成的。

四、“一带一路”为何开启了“质变经济”或“聚变经济”新纪元?

当今世界一共有两股力量:一股是以美国或以资本增殖为代表“经济裂变”的力量,一是以中国或以资源增殖”代表的“经济聚变”的力量;前者的本质无疑体现“资本增殖”而后者的本质又无疑体现“资源增殖”。什么叫“资本增殖”或“经济裂变”?什么叫“资源增殖”或“经济聚变”?两者的区别与联系是什么?

关于什么是“资本增殖”,由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早有明确的阐释就不再赘述,那么什么是“资源增殖”?作为“资源资本化”理论的奠基人,我的解释“让资源代资本增殖”。

资源还能代资本增殖?大家知道,所谓“资本增殖”是通过“裂变”的方式实现的,比如各种加盟店就是以几何的方式从一个店裂变为两个或N个店;那么,什么叫“资源代资本增殖”?大家知道,由于实行了市场经济,中国经济得到了凶猛的发展,并在很长时间里得到了可持续发展。请问,市场是个什么东西?当然是一种经济社会资源了,以上说明,市场这种资源确实能“代资本”或“促资本”实现增殖也。

那么,除了市场,其它的经济社会资源是否也能代资本、促资本实现增殖?回答同样是肯定的,比如一种经济社会制度的颁布于实施。大家知道,每一种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经济社会的进步都是从分配制度的变革开始的,而无一例外。那么,笔者又凭什么说由习主席首先提出并倡导实施的“一带一路”属于“经济聚变”或而不再“经济聚变”?考虑到用一句半句话难以解释清楚,需要进行科学、严谨的论证,笔者也就只能把它移到下文中阐释了。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中国民主同盟盟员,道家、天体力学家、科普作家,价值中国百强专家、资源与资本互化理论奠基人;揭示了万有斥力定律、万有引斥定律、物质生成定律、宇宙膨胀定律;量子、裂变、聚变管理经济学首创者;代表作有《差异论》、《统…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