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要及时退出市场主体地位

厉以宁 原创 | 2016-11-23 16:05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市场 

  关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经济学家厉以宁认为,供给侧改革应该是一个中期的任务,不能简单刺激,否则对经济没有太大的益处,问题会不断的发生;同时政府也要懂得及时退出。

  11月23日,在新浪金麒麟论坛上,经济学家厉以宁表示,在经济学里面从来都是供给和需求并重,因为没有需求就没有供给,没有供给也就没有需求,两者之间是互动的关系。

  主要的问题在于需求方面一般容易做好,而供给方面比较难。因为从供给方面来说,要使得各方面都能够协调得好,必须把方向先搞清楚。所以一般就把供给方面的改革当作中期的任务。

  他认为,如果简单的去刺激需求,可以做好,简单的刺激供给,也可以做好,但是这样对经济没有太大的益处,问题会不断的发生,所以结构调整作为一个中期的任务应该得到重视。

  厉以宁表示,供给侧最要紧的任务,是要形成一个自主经营的、独立经营的产业主体,就是企业。如果企业不能够做到这样,整个经济就不能完成它的结构调整,供给侧的改革很难推进。即使推进,又反复,即使推进,也可能中途变化。

  对于政府的调节作用,厉以宁认为,应该是从两个方面来看,第一个方面,政府有规划作用、有引领作用,还可能有微调,这些都是在供给侧改革中需要的。

  另一方面,在市场还没有发育的时候,在企业作为一个独立经营者还没有成长的时候,政府可能在一段时期内有代替市场主体的作用。

  这在许多国家都曾经出现过。他举例称,俄罗斯在彼得大帝的时期,由政府来充当企业主体;日本明治维新以后,企业力量不足,政府来代替;其他的西欧国家也有过。“但所有的这些都需要政府及时的退出。”

  厉以宁说,政府不能老待在这个位置上,因为待的时候是企业还没有成长起来的时候,在企业没有成长起来政府可以代替市场的主体起作用,但这个只是短期的,否则对经济是有害的。历史已经证明了。

  对于宏观调控,厉以宁表示,不要像过去大水漫灌,过去已经吃过亏了。要重在预调,发现苗头做在前面;重在微调,不要大幅度波动,让它微调;结构性调控,有重点、一贯式的调控。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现为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院长、国民经济学专业博士生导师,北京大学管理科学中心主任,全国人大常委、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民主同盟中央委员会副主席、中国环境与发展国际合作委员会委员、中国国际交流协会副会…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