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化改革必须设法消解的三大顽疾

江濡山 原创 | 2016-12-30 22:16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改革 深化改革 

  今天是2016年12月30日。三年前的12月30日,中央政治局决定成立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民众简称为“深改组”。三年后的今天,新一届领导集团力推的深化改革,完成了怎样的顶层设计?取得了怎样的成效?解决了那些现实那题?遭遇到什么困难?值得总结、深思和完善。

  人们最直观的一个判断是:改革会议召开了很多,下发的改革文件和推动的具体工作也非常多,但由于种种主客观因素和历史惯性等原因,深化改革虽然已经深深触及到深层矛盾和利益关系,也取得了很多来之不易的成绩,但总体判断是:收效一般、不敢松懈、仍需加力。有关方面统计表明:过去三年,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工程完成了近200余项重点任务,各部门也完成了近300项改革任务。过去三年的改革历程,给人的感觉好漫长,好似已经艰难地度过了七八年之久,这是因为深化改革确实很辛苦,付出的代价的确不小。总体看,过去三年的深化改革仍然呈现“两头着急、中间滞缓”、“领导积极、群众旁观”的特点。

  回首2016,中国的改革开始“玩狠”,中央在很多领域强势推进。比如:户籍改革、司法改革、住房制度改革、教育改革、自贸区改革试点、国企改革试点、财税改革试点等。中央高层领导者就深化改革,曾放出不少狠话,比如:“改革是由问题倒逼而产生,又在不断解决问题中而深化。改革要牵着牛鼻子走”、“要善于从群众关注的焦点、百姓生活的难点中寻找改革切入点”、“改革开放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要把抓改革落实的战术打法弄清楚。”、改革试点要“迈开步子、趟出路子”,等等。足见最高层的改革决心。

  展望2017,中国改革发展面临的大环境更复杂、不确定因素更大、社会各阶层的利益矛盾及冲突不断加剧,而且信任危机明显加剧。在这一大背景下,中国改革这盘“关乎执政党、关乎国家和民族、关乎亿万民众共同命运”的大棋局,到底如何布局、如何运筹、如何决胜最后一轮?

  其实,面对中国日趋复杂的现实状况、面对一路走来、日趋艰辛的改革历程,每个人心目中都有一杆良心秤。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国家元气和民众信心耗不起、历史机遇和改革时机等不起,必须顺应民意、尊重规律,实施“刀下见菜、不畏牺牲”的最有效的改革举措。

  有3大顽疾必须直面以对:

  一是已经固化的既得利益格局。应当认识到,一直以来,深化改革之所以做得很艰难、收效很轻微,主要原因在于中央的改革决策很难落地。其背后的真实原因是:几十年来的改革历程,已经形成了大家心知肚明的既得利益格局、既定的人脉关系、既定势力范围、既定的利益阵营,中央与地方、体制内与体制外、部门之间、行会之间、官民之间,都已经形成相对“定型”的利益格局。小到村落、大到部委,都是如此。而解决这个问题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公平透明的机制。但是,“公平透明”又是双刃剑,如何操刀,真的不易?!因此,必须设法打破已经固化的既得利益格局。

  二是僵化的体制架构。僵化的体制结构及体制惯性,是导致中央诸多改革决策难以落实的最大障碍之一。现行体制的一大特征是,各个部门拥有的特别权力,首先保护并固化了部门的利益,如果改革伤害到自己的权力及利益,最好的应对办法就是“沉默不语不作为”,随便找个借口踢皮球。因此,若回避体制问题,改革举措再得力,也不足以消除深层障碍。因此,深化改革必须设法突破体制困局。

  三是窒息市场化机能的思想“雾霾”。改革开放几十年来,一直没有彻底搞清楚:改革的初衷、目标和方向,到底是什么?盲目的摸着石头过河到底要模多久?如果当初只是为了缓解特殊历史时期的特殊危情而被迫改革开放,那是可以理解的,但改革开放的大门,一旦打开,就没有退缩的余地。

  单从社会文明的进步、国家和民众利益的角度来考量,早就应该系统务实地探讨改革发展的“价值观”问题---这个问题的正确与否只有一个标准:民众是否能够理解和接受。如果民众不理解、不接受,民众永远只是袖手帮管的看客,不会积极主动投身于改革大潮中,甚至,只要不添乱就是好姿态。

  这显然是一个思想上价值观层面的问题,请不要误判为“政治层面的意识形态”。因此,发起一场“深化改革价值观”的大讨论,很有必要。惟有彻底清理思想认识领域的雾霾,才能激活具有强大自生能量的市场化机能。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江濡山,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访问学者、高级研究员;香港环球经济电讯社(GEDA)首席经济学家。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