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自己谁也做不空中国经济

 最近,唱衰中国经济和人民币的人又多起来。其实,稍微有点头脑的人就该知道,中国经济和人民币的好坏不是唱出来的而是做出来的。其实,只要简单地分析一下不难得出:中国经济的运行状态和人民币的避险能力是全世界最好的和最强的,可以说是杠杠的,是包括欧美日在内的经济体及其货币均无法比敌的!连美国经济和美元也比不了?是的,因为美国的军火和武器一旦滞销,美国经济和美元便入不敷出。如此凭啥唱衰中国经济和人民的币?

第一,中国的产能世界第一,虽然有些过剩,是在世界经济危机的影响下造成的,消费不足是相对的,世界经济一旦好转,其生产力就会随之迸发;第二,从发展趋势上看,其GDP的增长仍然处于7%左右的合理区间,也是欧美日等发达经济体无法比的;第三,中国经济在产能过剩的前提下其生产利润率虽然有所降低、下滑,但从总体上看仍然处于盈利状态而非亏损状态,这同样不是欧美日等经济体无法比的;第四,作为商品的人民币的售价一直大于其进价,存在销售利润。请问,有销售利润的经济体及其货币能被做空吗?当然,除非自己要做空自己。

一、为什么说中国经济和人民的币是世界上最好的?

在讨论这个问题之前,我们需要了解一个问题,那就是,什么样的经济才算好的。笔者以为,可用下述来检验:

第一,从宏观上说,经济仍然处于中高速增长、发展状态,进出口仍然保持着顺差,有后劲,在短期内不会发生逆转——中国经济无疑具备上述之特征。关于这一点,包括索罗斯、巴菲特在内,都是承认的,否定不了的;

第二,由于存在上述事实,中国经济就不可能坏,就算在运行的过程中,在世界经济危机的背景下,有不尽人意的地方或者说比之前差了点,但肯定差不到哪去,否则无法解释其“贸易顺差”是如何形成的;什么叫贸易顺差?当然是出口大于进口,盈利大于亏损,货币处于回流状态了。大家知道,货币回流的状态在中国已保持了将近40年的时间,而拥有3.3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无疑是对上述事实的证明;

第三,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和亚投行的创立,为释放中国的巨大产能找了场所,而这种产能的释放形式(经济聚变,水涨船高,合作共赢)与欧美日产能的释放形式(经济裂变,有你没我,水落石出)无疑有本质的区别,表现为前者是良性的、可持续的,而后者是恶性的、不可持续的;

第四,中国具有经济社会制度的优越性,而包括市场经济在内的经济制度无疑具有自我修复的机制者也——就算在一段时期内有什么问题,也能在较短的时间里加以自我完善和调整;欧美日等发达的经济体,由于实行的是纯粹的资本主义的经济社会制度,只能按资本的经济规律办事儿,而不能按市场经济规律办事,即不能按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规律办事,所谓,当其经济发展到一定的时期的时候,比如当其产能出现了严重过剩状态的时候,其必然会爆发经济社会危机——这就是经济危机为何总在资本主义国家爆发的原因。欧美日不实行市场经济?

二、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为何其具备自我修复能力?

为什么说中国实行的才是市场经济而欧美日等发达的经济实行还不是市场经济而是资本经济?要想把这个问题讨论清楚,我们就有重新认识一下什么是资本经济、市场经济的必须!两者有什么区别与联系?

大家知道,所谓“资本经济”,就是“谁拥有更多资本谁就拥有经济”的一种社会范式,经济模式。有时,为了说明问题,也是为了让老百姓能听明白,笔者把“资本经济”解释为谁拥有更多资本谁就能“说了算”的社会范式,经济模式。诚然,这种经济在我们生活的这个地球上、世界上已经产生、存在、发展了500多年的时间,之前叫“商品经济”或叫“封建经济”;之后叫什么?毫无疑问,之后叫“资本经济”或“资本主义经济”也。

有人把“资本经济”等同“市场经济”,笔者以为,两者是风牛马而不相及的东西。凭什么这么说?有依据吗?

第一,市场经济是一种可以跨多种社会形态的经济模式,而从严格的意义上说,在原始社会末期,自打发生了商品交换行为,就已经产生了市场也,否则回答不了人们为什么会拿着商品到市场上去进行交换。是否可以这样说,当发生了商品交换就已经有了用于商品交换的场所,而这种场所不是别的,就是市场。诚然,我们还不能把商品交换的场所认同为“市场经济”。

第二,什么是市场经济?笔者以为,市场经济的本质,就体现为一个国家的“经济”由市场“说了算”,反之当然也就说明,一个国家的经济如果不由“市场决定”,那就不说它是“市场经济”。请问,欧美日等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是由市场说了算”?回答是否定的,因为他们的国家经济是由资本家、托拉斯说了算也。

第三,由于欧美等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统统是由其资本家或由托拉斯们“说了算”,这也就决定了他们实行的是资本经济而非市场经济,因为起主导作用的并非是市场而是其资本也。关于这一点,我们可以通过欧美日等国所采用所谓的“民主”的制度,他们在召开会的过程中,不同的资本家、托拉斯集团,会分别站在各自的经济利益的角度上、前提下会争得不可开交,甚至会相互斗殴的那种现象上分就可以说明问题。

第四,真正意义上的“市场经济”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毫无疑问,是从中国共产党展开了“十八大”开始的,因为整是在这次会议上,中国党和政府提出了“市场决定”的概念!并衍生出了“市场经济结构调整”等一系列的范畴。诚然,上述概念、范畴无疑是对中国已经开始实行“准市场经济”社会制度的表达,而“市场经济”的本质特征又表现在,能够根据市场的变化而不仅仅是根据资本的变化、生产的变化,即根据那些已不再适合经济发展的经济结构的地方而进行调整;什么叫经济结构调整?自身不具有市场经济的性质,自身不具备自我修复的能力,其能够对其固有经济结构进行调整吗?诚然,这是中国所具有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性质与意义也!

三、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的本质为何体现在资源经济上?

笔者经过20多年的研究得出以下结论,即“资本经济”之后的经济形态一定、必然叫做“资源经济”也。什么叫资源经济?简单地说,就是“谁拥有更多的资源谁就拥有经济”的一种社会制度,经济模式。请问,社会制度、经济模式为什么会出现上述转化?笔者以为,其根本原因就在于,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随着因资本过剩而导致的产能过剩,资本经济已出现了寿终正寝的状态,表现为除了一些高科技的产品还有市场,还没有出现产能过剩外,其它产品已基本上处于产生过剩的状态,表现为“投入”不再能“成正比”,而出现了逆变的状态。

大家知道,资本的本质是增殖,资本的本性是趋利,而产能过剩使资本本质、本性无以为继,呈现出了上述的变异。这显然是包括索罗斯在内的一切资本主义的资本家、政治家、管理者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但事实却摆在了他们的面前,而又无力扭转。此刻,笔者需要给“资本”加上引号,因为此刻的“资本”已失去资本的性质而成为了一种叫做“资本资源”的东西——资本难以“可持续增殖”而成为“等待增殖”不是资源又是什么?

反之,而从另一个角度去看问题,一种叫做“资源资本”的东西却迎着新时代的曙光产生了出来。什么叫“资源资本”?简单地说,就是其本来不属于传统意义上的资本却越来越具有资本性的那些资源,比如可以代替资本实现增殖的市场、先进的社会制度、先进的经济模式等。请问,实行市场经济和不实行市场经济为什么能够使中国经济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市场”是什么?毫无疑问,它是社会资源也!当然,作为经济制度、社会制度的资源,它们是能够代替资本实现增殖的;当然,中国不仅仅只有市场经济这种资源,中国还拥有“社会主义制度”这种资源,而社会主义制度的这种资源无疑是具有的很大的优越性的。有什么优越性?

四、中国为什么具有再降服索罗斯之资本魔鬼的能力?

大家知道,在1997年发生东南亚的那场危机中,索罗斯已经是朱镕基总理的手下的败将了。于是,有问题需要回答,那就是,拥有雄厚的资本的索罗斯本人和他的“量子基金”,为什么会成为朱镕基的手下败将?为什么会被被香港政府给打败?笔者以为,其中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不仅仅是因为朱镕基掌握的资本比所鲁斯更多,而是因为朱镕基手里有将索罗斯这个“资本魔鬼”收入囊中的能力。

第一,大家得认识到,资本这东西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而是由各种经济社会自然资源转化而来。请问,在原始社会或者说在原始社会的早期和中期,有所谓的资本吗?回答当然是否定的;

第二,大家还得认识到,当原始人类的生产有了剩余时,剩余出来的产品才有成为资本的可能,即如果不把剩余产品用于交换,产生不了剩余价值,剩余产品会始终处于资源状态;

第三,大家应该知道,如果生产出了产品大于社会需求或购买力严重不足时,剩余价值就难以再转化为资本,而使之失去资本性而成为资本资源(等待成为资本的资本);

第四,大家还得必须得搞清楚,除了宇宙,包括资本在内的一切事物、物质不但有生的历史,也必然会有消亡的历史,而能够使资本消亡的东西不是别的,正是由资本过剩导致的产能过剩。请问,过剩的资本、过剩的产能还具有资本的性质吗?否,它们已经变成了资源!正应了那句话——“成也过剩,败也过剩”也。如此笔者想说明什么?笔者想说明,即便朱镕基不收它,它自己也得慢慢死去!

五、为什么说“谁也做不空杠杠的中国经济和人民币”?

首先,笔者要说的是,索罗斯仅仅是一位“资本大鳄”而不是“资源大鳄”,而当今之世界、中国经济业已悄悄地进入了“资源主义”的新时代,他再玩所谓的“资本主义”的那一套就不再灵验;

其次,笔者要说的是,包括房地产在内的中国经济,至今依然不存在资本经济意义的“泡沫”,因为中国现在搞的已经是以“资源主义”为本质特征的“资源经济”,而不仅仅是单一的以“资本主义”为本质特征“资本经济”;

再次,笔者要说的是,中搞的“市场经济”也不同于西方式的市场经济,表现为政府不仅对资本有相对绝对的控制力,对资源依然有绝对的控制力,而这些在西方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又是绝对做不到、实现不了的;

第四,当然也是最重要的,就是中国经济和人民币用东北人的话说都是“杠杠的”,虽然不能说连一点水分也没有,但肯定不存在所谓的资本主义式的“经济泡沫”。真的是这样的吗?是的,因为作为商品的人民币其售价一直大于进价,而从来就没有出现过进价大于售价的时候,而一个“小小的索罗斯”又怎能与“大大的中国经济”抗衡?他有比中国更多的“炮弹”吗?

笔者以为,一个“小小的索罗斯”想与一个“大大的中国经济”作对就是在做白日梦,可以说是没有任何“胜算”的可能,用“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来形容,可以说这么说一点也不为过也。

但是,这也不是说我们就可以掉以轻心,因为虽然索罗斯难以做空中国经济和人民的币,但并不等于说我们中国人自己不能做空自己。大家是否还记得在爆发了东南亚金融危机的时候,小心眼的韩国人用韩元去挤兑美元而被索罗斯钻了空子的事情?最后,为了恢复本国经济,走出危机,韩国人只能把自家黄金卖给国家以救赎。我奉劝,我伟大的中国人民,千万不要走韩国人曾经走过的老路!

个人简介
中国民主同盟盟员,道家、天体力学家、科普作家,价值中国百强专家、资源与资本互化理论奠基人;揭示了万有斥力定律、万有引斥定律、物质生成定律、宇宙膨胀定律;量子、裂变、聚变管理经济学首创者;代表作有《差异论》、《统…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