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不改会使结构性改革大块落空

吴敬琏 原创 | 2016-05-10 11:04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国企改革 结构性改革 

  一季度中国经济很多人认为还不错,有人认为经济企稳了,这种说法有些争议。为什么经济下滑的还不是太厉害,跟去年同期下了0。1个百分点。原因是什么,首先要分析,因为所谓企稳的说法,根据是什么,至少没有说出来,统计局几位司长虽然给了说法,但并没有说出来。

  就业是下降的,到底是因为货币发行把经济吹起来的,还是其他生产方供给方的因素。我认为要从供给方的因素去分析,我没看到统计局在供给方的分析是怎么做的。

  比如说投资增加了很多,可以是有实质资源支撑的,也可以是发钞票的,是哪一种呢?看起来一季度货币政策是很松的。这就需要具体分析,我想更重要的问题是到底用什么理论框架来进行分析,然后再说数据是否准确。

  如果这些根本性问题,我们没有讨论,去抓住某些个别变量,那什么都能论证,你说它好能论证,坏也能论证。

  供给侧改革就是要从供给方去着手,现在叫供给侧。我对功绩侧改革不是批评,而是赞成的,主张的。

  我一直主张要从供给侧的各种因素去分析去研究中国经济长期增长趋势。供给侧是一种日本的表达方式,但讲的都是一回事。

  国企改革是供给侧改革其中之一。虽然国企在国民经济中的比重不高,但是它掌握着最重要的资源,如果国企不能改革,结构性改革很大一块是落空的。

  股票市场改革目前并没有达到预期,但对于改革前景是否乐观不能确定,因为我们离监管机构很远。作为学者来说,最重要的是把事情说清楚,我们只能呼吁,希望更多的人把这个弄得很清楚,这样的话,就会对政府形成一种推动力量。

  十八届三中全会确定了很多目标,但比如土地以及很多要素市场的改革并不如大家预期的快。首先是改革的目标和内容是否存在争论。土地现在正在按照三权分立(土地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正在确权,那么对于三权分立,就有相当不同的看法。另外一种意见是说把经营权完全放开,但这一点上并没有达成共识。

  去年楼继伟谈到中国有一半概率掉入中等收入陷阱。对学者来说,首先要弄清楚,什么叫中等收入陷阱,为什么会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然后再来讨论怎么超越它。为什么会发生中等收入陷阱?这个看法有很大区别,有人说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主要原因是收入分配不公,贫富差异太大,有各种解释。那就是说要现在各种解释中,进行研究,你觉得哪一种解释是符合实际的,然后才能谈得上怎么超越。

  现在所说的去杠杆就是要改变靠发货币驱动的经济增速,就和日本当年一样。财新评论就专门有一篇叫“去杠杆吗”?我不对经济做算命那样的预测,因为意义不大。现在有很多看法,有很多不同的政策取向,但是起决定作用的,比如说是不是搞结构性改革,还是说结构调整,是靠结构来推动效率提升,还是用行政方法“三去一降一补”,因为不知道,这是不确定到底怎么做。

  如果是加杠杆,是一种结果,去杠杆那是另外一种结果,这非常难说某年某月某时就发生了什么问题。

  也许掌握政策的人,他会喜欢说这种,至少学者的主要力量,好像不是预告说某年某月某日就会怎么样了,而是说,它的现实情况是什么,如果采取什么样的政策会是什么,如果采取了另外一种政策会是什么。

个人简介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中欧国际工商学(CEIBS) 核心教授;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CICC)首席经济学家;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国际顾问理事会理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