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读毛泽东《寻乌调查》

戴英马 原创 | 2016-05-20 13:33 | 收藏 | 投票

  

重读毛泽东《寻乌调查》

 

当《毛泽东农村调查文集》出版不久,曾粗粗浏览过其中的《寻乌调查》,后来的印象已经不深。新近重又读了从网络上下载的文本,深感《寻乌调查》内容丰富翔实,实在是一部极不平凡的珍品。不仅对于了解当年中国的社会经济状况是极好范本,而且现今依然富有教益和启发。但本文不作全面评价,仅就现在感受最深的略谈一谈。

和毛泽东的其他调查相比,如他自己所说:“我做的调查以这次为最大规模。”其次,和其他调查相比,一个显著差异是,寻乌调查虽然包括了相关农村的许多材料,但其重点是寻乌城。所以,这已经不是狭义的农村调查,城市中的县城类型小城市调查是寻乌调查的重点。正如毛泽东明确指出的:“我是下决心要了解城市问题的一个人,总是没有让我了解这个问题的机会,就是找不到能充足地供给材料的人。这回到寻乌,因古柏同志的介绍,找到了郭友梅和范大明两位老先生。多谢两位先生的指点,使我像小学生发蒙一样开始懂得一点城市商业情况,真是不胜欢喜。

寻乌城全城近二千七百人,这在那时的中国虽不算大,但也说得过去了。毛泽东对寻乌城总的结论是:

寻乌这个城,把它的人口成分剖解起来,才知它还完全是一个农业手工业城市。全城近二千七百人的各业比例如下:

 职业     人口数   百分比

  农民   一,六二○    六○

  手工业者   二九七    一一

  游民     二七○    一○

  娼妓     一六二     六

  商人     一三五     五

  政府机关   一○○     四

  地主      七八     三

  宗教徒     二二    一弱

  共计   二,六八四   一○○

看这个表,农民和小手工业者共占百分之七十一,便知这个城市还是以农业手工业为主体,向附城一带耕田的和开小作坊做手工的占着住民的最大多数。所谓手工业者,包括各业手工工人和手工业主,商店的店员也算在内。

按:更具体的行业细分,寻乌的手工业和商业经营包括以下各种。

(2)(3)杂货(4) (5)(6)屠坊(7)(8)水货(9)药材(10)黄烟(11)裁缝(12)(13)木器(14)火店(15)豆腐(16)理发(17)打铁(18)爆竹(19)打首饰(20)打洋铁(21)修钟表(22)圩场生意。这二十几项都在寻乌城内生产和经营。

按:除了商业经营,寻乌区域内的生产资料产品还有两个重要种类。打铁器所需要的铁的来源是种类之一。

铁是城区南厢的黄沙水,双桥区的铁水、石坑,南八区的车头、横径、大陂角六处地方所产,每处都有炉,铸铁,又铸锅头、犁头、犁壁()。铸出的铁不但销在本县,大部分还是销往惠州、石龙,也有销往门岭的。锅头除销本地外,约有半数销往会昌及赣州,还有一小部销往潮汕。犁头、犁壁销在本县。每个炉子要挑响炭的(响炭即木炭,铸铁、铸锅都用它,挑的约二十人),烧炭的(用木烧响炭,每窑三人,五窑炭供一铁炉,共十五人),运砂的(铁砂从山崩下,农民挑运卖与打炉子的,这种工人不便统计),以及炉厂内的工人(高炉铸生铁十人,炒炉铸熟铁十二人,铸锅头十二人,火夫一人,坐柜和行走三人),共计一炉铸铁需二百人上下。每个炉子单铸铁要资本千元,单铸锅头也是千元,铸铁兼铸锅头则需二千元,大宗开支是砂子和响炭,其次是工人的伙食、工钱。炉厂有独家开的,也有合股开的。工人的工钱,师父(工头)每天十二毛,工人三毛,伙食吃老板的。坐柜每年七十元。师父和工人以日计,做一天算一天,坐柜以年计。还有神福、红包和来往盘缠,都是老板对工人的缴费。师父地位很高,待遇不好他就弄鬼,生意就要蚀本。师父会做的每年可得工资五百元。每间炉厂每年能生产四千元,六个厂二万四千元。民国以前没有洋铁来或来得少,工价又便宜,寻乌的铸铁生意比现在大,会做的炉厂每年能生产二万元以上。前清时虽只有两间炉厂,却共能生产四万余元。现在炉数加了,每间炉厂的产量却减少了,主要原因是工钱贵(工钱贵是因外来工业品贵)和洋铁侵入。

按:生产资料产品以及大件生活用品中,还有另一个重要种类

工农贫民要用的木器乃是圩场上供给的。每逢一、四、七圩期,便板子呀,提桶呀,水桶呀,脚盆呀,饭甑呀,饭盆呀,饭勺呀,水勺呀,锅盖呀,倾盆呀(覆菜碗、覆锅头的盆子),砧头呀,菜板呀(切菜用,圆的叫砧头,方的叫菜板),洗碗盆呀,禾篮呀(盛了割下来的禾挑往禾坪里去打的),谷斗呀(打禾用),砻盘呀(推子),楼梯呀,等等东西,都由那些住在山肚里“做圆木的”匠人们挑了来卖。并不是每次圩期都有那一切东西,是依了时节和需要而向圩场上供给的。砻盘一种要定做。风车要上杭师父才能造。全县有十来个上杭师父,每年由上杭来一二次。水车一门,本县农民百家中只有一具,因本县陂圳多,很少遇到干旱,用不着水车这种东西。

《寻乌调查》全面而详细的调查结果充分显示了,包括县城城区的整个寻乌县,属于细小落后的农业和手工业为根本特征的自然经济。若从生产方面来看,农业是生产方式落后、规模细小的小农经济。寻乌的手工业生产同样是典型的自然经济。这方面寻乌不仅是当时的自然经济的代表,而且生产过程各个重要环节的此种特征都相当鲜明。生产资料中的铁器打造是小农自然经济的关键工具,而寻乌还是上一层行业铁矿冶炼的产地。小农生产中需要的木材制作的生产用器具,是木工师傅的产品,圩场上销售。

从流通方面看,寻乌又是一种怎样的状况呢?毛泽东的概括是:“寻乌城还是个店铺生意和圩场生意并行着的城子。以寻乌情形说,圩场生意代表半自然经济,店铺生意代表商品经济。店铺生意与圩场生意的比例是:店铺占百分之七十,圩场占百分之三十,可见商品经济势力超过自然经济很远了。”对此有辨正的必要。

就寻乌本身生产的产品来看,无论这些产品直接由寻乌区域的人口消费,还是销售到寻乌境外的,从毛泽东所作的调查可知,都属于自然经济体生产的产品。其中除了小农生产的各种产品,就是手工业产品。圩场销售的基本上是本地的小农产品和手工业产品,所以这也属于自然经济范围内。中国那时和寻乌类似的县城及农村地区生产的产品,同样属于自然经济,其中有一些产品销售至寻乌。外地销售至寻乌的工厂生产的商品是另一种类型。由此可知,寻乌城里的店铺销售的商品实际由三个部分构成。第一部分是寻乌本地的手工业产品及小农产品;第二部分是中国国内其他地区生产的手工业产品和小农产品;第三部分是国外和国内其他地区的工厂产品即资本主义类型企业的商品。从毛泽东详细列出的商品品种可知,第三部分商品确实已占不小比例;但第一部分和第二部分商品也是重要的,列出的不少消费品就属于这部分商品。寻乌城店铺销售的商品的相应部分,其实依然属于自然经济类型。一部分小农产品和手工业产品由店铺销售而不是圩场交易,并未改变这些产品的生产类型的自然经济性质。而且,寻乌那时承担相应的商品流通职能的店铺资本有限得很,经营方式也落后,并不是较典型的资本主义类型商业企业。所以,毛泽东对寻乌城商品生产和商品流通状况的调查,尽管相当出色,仍有高看寻乌城商品经济发展程度的缺陷。其实,上面引用的毛泽东寻乌调查的重要结论:“它还完全是一个农业手工业城市”,就已经揭明寻乌的自然经济的根本性质。

工厂类型企业生产的商品,才属于较高级的商品经济类型。工厂类型企业生产的商品,代替或冲击原来的手工业产品和小农业产品的生产,后者相应程度的衰落难以避免。这尤其因为那时中国的广大农村地区和县城一类小城市,仍旧几乎全部都是原始的小农业和手工业,资本主义企业类型的生产只是在一些大城市或较大城市才有所发展。其次,正因为寻乌城及所辖农村依旧是落后的小农业和手工业的生产,总的商品购买力必然相当有限。毛泽东寻乌调查的有关内容充分表明了这一点。

圩场即集市交易有两种类型,一是全年持续销售的固定摊位形式,二是间断性临时摊贩交易形式。定期或不定期圩场(集市)形式的间断性商品流通方式,与店铺形式持续的商品流通方式相比,属于低级的商品流通方式。这种低级的商品流通方式,尤其适合以下几种情况:一是预定出售的是自己生产的手工产品或作坊式产品,并且生产者只需抽出不多时间就能自己承担销售。二是一些人销售商品是他的副业,圩场适合这类间断性的售卖者。与之不同,固定摊位持续交易集市形式不适合临时性的售卖者。三是一些有自己稳定销售渠道的经销商或生产企业,也利用圩场销售形式。与持久性的集市交易市场相比,间断性圩场形式的市场属于较低层次。当集市交易包括间断性圩场形式还是商品交易的主要方式或重要方式,相应区域的生产必然处于不发达阶段,很大程度属于自然经济或半自然经济。与此紧相联系,小农生产和手工业生产依然是全社会整体经济的重要部分。

当代中国,是1930年毛泽东寻乌调查时的中国演进的结果,经济上的进步经历了怎样的长过程呢?在此仅以集市(圩场)为例。我还记得,19701980年代我在驻山西的部队服务期间,驻地的一个小镇一年中就只有一、两次集市交易,除此之外镇上平时只有几家规模很小的零售店,自然也是低水平的商品销售。可以说,类似的集市交易,那一时期中国的不少乡镇大致也是如此。实际上,不但19701980年代中国北方的不少地方,规模较大的临时性集市是县城(不含)以下一些乡镇商品交易的重要形式,经济还算不错的中国南方省份如浙江的一些镇,1980年代依然有规模较大的临时性集市交易。这从一个重要侧面反映了,相应时期中国不小区域的经济依然处于低水平状态。这是就商品交易市场的不同类型,观察社会整体经济的发展程度。若从交易的商品来看,1930年寻乌的圩场,交易的主要是当地的农产品和手工产品。与之不同,1970年代或1980年代中国一些乡镇规模较大的临时性集市交易的商品,很大比例是由工厂类型企业生产的,这类集市上出售商品实际是这些商品的转贩。尽管如此,临时性集市交易的基本特征,即间断的商品交易市场的特征依然鲜明。这样的规模较大临时性集市存在的经济原因是:那时中国乡镇各类居民的购买力尚较小,一年内不多几次购买较贵的工业类消费品,就花去了这些居民可用于这方面支出款项的很大部分。另有少数较富裕的居民,一年中也只是不多几次去县城或大城市消费。换言之,那时尚不具备在镇上开设较高档次商店的基础条件,人们也没有条件到重要城市里大量消费。1970年代或1980年代中国的广大区域,无论生产还是流通,占整体经济颇大比重部分,发展程度依然不高。

总的讲,当集市形式的交易量尚是商品流通总量的一个不容忽视部分,社会整体经济中的相应部分就处于欠发达或不够发达状态。另一方面,即使集市形式的交易已经失去了重要性以至变得微不足道,店铺形式的商品交易和企业之间的商品交易成了主要形式,并不意味着该国的商品经济发展程度就很高了。1990年代初中国经济的整体状况,就还未达到如此水准,其他一些国家也是如此。全面剖析制造业、流通业和服务业的整体水平,不难看清这一点。

当今世界和中国的商品经济都在继续发展,形成新的重要发展阶段。举例讲,当今世界许多国家的大规模超市形式,是消费品交易的高级形式;电子商务完成的交易,既是数量庞大的个人对种类繁多的消费品的购买,也包括企业之间的大量交易;当代物流的管理,其中不仅完成了相应的交易,而且包含了流通过程其他各重要环节管理的重要进步。不言而喻,当商品的生产和流通方式尚处于低级或较低级的发展阶段,必然多方面地制约着全社会的整体发展进程。人们制定经济和社会政策,对此必须有清醒的认识。过左的或冒险性的政策,归根结底起因于对社会真实状况的无知或一知半解。

深入剖析中国的实际发展进程、剖析中国和世界重要国家的现状,必能懂得,从典型的小农经济和手工业经济为根本特征的自然经济,真正进步到生产和流通都高度社会化的商品经济,绝非短期可以成功。

还要指出,集市交易形式在当今西方发达国家并未绝迹。例如美国的一些城市中,就依然可见临时性集市形式出售商品。我在西雅图和夏威夷就看到过集市交易。我看到的两次规模颇大的临时性集市交易,都是在市区的几条道路两边临时设置营业摊位,出售的大多数是手工制作的商品。这正反映了集市交易商品的本色。西雅图还举办过自然生长的农产品集市,这是出售蔬菜类商品为主的临时性小规模集市交易。交易的不是大规模种植的农产品。这些天然生长的农产品的口感,明显优于超市销售的同类产品。因为超市的有机农产品并不是自然生长的结果,而是人为速生的结果。在美国,这样的集市交易在社会经济中已不具重要意义。其地位只是一种点缀。但在民众丰富多彩的现代生活中,却是一道亮丽的风景。

2016-2-25

个人简介
西北大学经管学院院长何炼成评价作者专著《理论经济学》:“另辟蹊径,写出了新意,说明下了很大功夫。”国家发改委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杨宜勇教授认为该书“已经自成一个体系”。浙江大学对外经贸学院副院长金雪军评价作者专著《…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