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维迎教授三个方面的错误

丁秋龙 原创 | 2016-05-03 09:24 | 收藏 | 投票

张维迎教授三个方面的错误

 

 

 

提示:张维迎教授是伟大的思想家、伟大的经济学家。张教授有很多错误,他本人并不知道错误,就是知道了也不会改正错误,甚至还会传授错误,误人子弟。但是,张教授的错误不会要人的生命,马克思的错误很多,都是要人的生命,已经死了上亿人了。

 

张维迎教授是伟大的思想家、伟大的经济学家。他有一个很重要的发现了,即市场逻辑,强盗逻辑,这已经很了不起了。马克思有二个重要的发现,一是每个人都有一张嘴,要吃饭,二是剩余价值的发现。可是怎样才能吃到饭呢,就必须要弄到金钱,于是马克思想出一个办法,杀人,无产阶级杀资产阶级,抢资产阶级的财富,这是就张维迎教授的讲的强盗逻辑。马克思也发现了市场逻辑、强盗逻辑,但是马克思不喜欢市场逻辑,喜欢用强盗逻辑来对付强盗逻辑,死了上亿人,这是马克思不成功的地方。

 

同时,张维迎教授在其它方面就出现许多错误,人们很难指出他的错误,在错误的地方没有经过科学的思考,很随意,但是这些错误不会要人的命,不像马克思的《共产党宣言》那样要人的命,有二个致命的错误,一是消灭私有制度,二是阶级斗争。在这里张教授有三个方面错误,即对计划经济的错误,对公有制度的错误,对人口的错误。我想,张教授知道错误,不一定会改正错误,还会支持,但是到了很多年以后,人们会笑话张教授,别人是坚持真理,他是坚持错误啊!

 

一,对计划经济的错误

 

市场经济之后是计划经济,当时由于出现经济危机,大量的商品卖不出去,全部腐烂了,成为腐烂价值,这是人们不愿意接受。马克思想了一个办法,实行计划经济,这里可以用公式来表达:

全部商品的价值=剩余价值1+剩余价值2(由腐烂价值转化而来)

譬如,有10件商品,卖出6件商品,还有4件没有卖出去,时间长了腐烂了,形成了腐烂价值4件商品。当经济危机发生时,有10件商品全部卖不出去,这10件商品全部转化为腐烂价值,这就是市场经济的弊端,不能保证全部商品卖出。

 

那么,在市场经济之前是特权经济,不允许全部商品进入市场交换,全部商品腐烂了,没有交换就不可能产生价值,赚不到金钱,人们就不能生存。张维迎教授说,人类在过去两百年、中国在过去三十年能取得这样大的成就,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得益于市场的逻辑。从公元元年到公元1800年,技术进步率仅为0.05%,而过去两百年大约为1 .5%,过去两百年的进步是过去1800年的三十倍。张教授已经把市场经济和特权经济之间的关系说了非常清楚了。

 

特权经济、市场经济、计划经济三者之间是怎样的关系呢?三者之间是前后顺序关系,不能颠倒,即:

……特权经济——市场经济——计划经济……

这是一个金钱越来越多的过程,它们的价值链也发生了变化:

……腐烂价值——剩余价值——经济价值……

胡星斗教授有一篇文章《社会主义在西方》指出,“与在苏联东欧等国相反,社会主义在西方获得了相当的成功。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具有社会主义色彩的西方左派政党进一步发展壮大,民主社会主义思想深入人心,吸取了社会主义合理因素的兼顾公平与效率的现代市场经济风靡全球。可以说,在西方,社会主义代表了公平。社会主义致力于缩小贫富差距。瑞典的公民收入差距由20世纪5060年代的30%下降为80年民主代的15%(以平均收入为100%)。一个瑞典家庭,如果妻子不工作,4个孩子,只丈夫工人,假定1978年全年工资为4600美元,加上政府补贴后,该家庭的实际收入为14117美元;另一完全类似的家庭,假定丈夫的年工资是23000美元,交税后实际拿到的也是14117美元。”

 

张维迎教授说,奴隶制和计划经济都是强盗逻辑。这个观点不正确,是错误的,张教授把特权经济和计划经济混为一谈,搞不清楚什么是特权经济,什么是计划经济。

 

二,对公有制度的错误

 

大连万达集团老总王健林金钱最多,对社会贡献最大,他的商品全部卖出,没有剩余,这对商品生产者来讲最高兴的事情。还有世界500强大企业也是金钱最多,对社会贡献最大。这就是公有制度所要表达的思想。茅于轼说:“赚钱才是最道德”。公有制度是否太理想化了,全部的劳动商品全部卖出,没有一个商品腐烂了,这个要求太苛刻了,就连西方国家的跨国公司有不可能做到这点,实在太难,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公有制度的确存在过,我们人类实行过这个制度——在原始社会就实行了公有制度。

 

在原始社会,原始人首先选择了公有制经济,最大价值,赚钱最多,每一个原始个体都得以活下来了,没有出现饿死原始人的现象。这里有一个约束的前途条件:必须是一无所有,没有任何的生产资料,生活资料,也只有原始人和动物之间的纳什均衡,什么是纳什均衡呢?就是原始人的选择的方案最优,动物的选择方案也是最优,达到一种暂时的均衡,这里所要表达的思想是双方都不能犯错误,不能有负价值,如果有一方犯错误,就是死亡,在就是正和博弈,合作性博弈。但是,当原始人的数量大于动物的数量时,博弈形式发生了变化,即零和博弈、非合作性博弈,只是动物吃亏,被消灭。这里有一个具体的事例,在法国的索柳斯特尔地方,曾经在悬崖之下发现了约十万具野马骨和长毛象、大熊、野牛的骨头,这些骨头有火烤的痕迹,证明这是原始人打在猎获得的食品。为什么有这样多的野马骨头呢?经过考察研究,才知道原始人在打猎时很有计划。他们利用各种方式包围成群的野马,被迫马群向山顶是跑,野马跑带悬崖边收不住脚,就成群地跌下悬崖,跌得血肉狼藉。这样,原始人就获得了大量的野马。

                                    

研究公有制,最关键的是财富如何分配的问题,如果财产公有,劳动成果归全民所有,这是公有制,如果财产公有,劳动成果归私人所有,这是公有私有制。原始人的活动具有思想性、集体性、计划性、自觉性、合作性等特点,每一个原始个体都有自己的小算盘,今天大家外出狩猎,自己出了多少力,在财产分配过程中,自己应该得到多少,大家肚子里心中都有一本帐,绝对不允许别人无偿占有自己的劳动,这就是自利、自私的思想。也只有当这一种自利、自私的思想起作用时,整个原始社会生产力极大的提高,由原来没有剩余产品到原始社会末期有了剩余产品,氏族领导可以把剩余产品拿到市场上进行交易。当然这些氏族领导通过市场交易得到的好处就发生了变化,比如原来10商品交易,变为12个商品,氏族领导12个商品全部占为自己所有,这是公有私有制度出现,原始社会就瓦解了。

 

那么,公有制度和公有私有制度,它们的价值链是怎样的呢?公有制度的价值链:……最大价值1+最大价值2……,公有私有制度的价值链:……腐烂价值1+腐烂价值2……。

 

张维迎教授对公有私有制度最有研究,张教授说,权利都是依附在职位上的,所以我定义为职权经济。首先依赖于你在不在政府,即使你在政府也不是所有职位有投资的权利。而且我们知道,越是高的职位,他控制资源就越多,越是低的职位控制资源越少……

 

很显然,张维迎教授对公有制度和公有私有制度没有搞清楚,颠倒黑白,把好的制度说成坏的制度,这两个经济制度有本质的不同,因为它们的价值链是不一样的。茅于轼说,为什么说价值理论是经济学的根本。最后,能够说明问题的也只有价值理论了。

 

三,对人口的错误

 

有人主张人口要多,越来越多,有人主张人口越来越少,也有人主张人口不要多,也不要少,这些观点都一定的代表性,如果说是否正确呢?那不一定正确,其实人口的多少完全是由制度来决定的,当有了好的制度时,人口必然要下降,当有了坏的制度时,人口必然要上升。制度可以分三种:特权制度,市场制度,计划制度。

 

首先,特权制度,上亿人死亡。特权制度就是不允许市场交换买卖,所有劳动产品全部被有特权的人无偿占有,而且不给一分钱的补偿,天下所有的财富只能属于皇帝所有。因此,天下所有的财富全部腐烂了,这就是负价值。天下所有的人在几千年的时间内都挣不到一分钱会出现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呢?孔子说:“君王的宝座是建立在白骨之上,君王的酒杯里盛满了鲜血。各朝各代都如此。君王总是希望他的帝国能世世代代存在下去,然而这只能是痴心妄想……”

 

中国的特权制度奠基于商鞅,粗成于秦始皇,大成于汉武帝。特权制度对人口多少非常讲究,要求上亿人死亡,因为革命、战争等原因。中国历史上有15次人口大屠杀,每一个大屠杀都是人口过半,非常惨烈,民不聊生。大屠杀还振振有辞,有科学道理,来说明其正确性,清代文人记载说,张献忠为证明他杀人有理,在全川各地立了许多“圣谕碑”,就是张的语录碑,文曰:“天有万物与人,人无一物与天,杀杀杀杀杀杀杀!”所以又被称为“七杀碑”。2700年间中国人自残自孽、仅有的200年瑞祥日子,即文景、光武、贞观、开元,恰恰都是当政者喜好黄帝老子之说、遵行无为之治。

 

毛泽东准备至少饿死5千万和战死4亿国人。1957年,毛在莫斯科全球共产党大会上说:“有人说穷是坏事,我看穷是好事。越穷越要革命。人人都富裕的时代是不堪设想的……热卡太多了,人就要长两个脑袋四条腿了。”

 

其次,市场制度,人口上升。二百多年以前西方国家实行了市场制度,全球人口高速增长,从十亿增加到七十亿,二百年中的增量超过了过去几万年的积累;平均寿命也从26岁增加到68岁。

 

再次,计划制度,人口下降。美国等国家都是实行计划制度,负价值越来越小,它的人口已经开始下降。中新社休斯敦2013315日电 美国人口调查与统计局本周公布的2012年美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全美创纪录地有超过1/3的郡县正在逐渐消亡,由于人口老龄化以及本地经济衰退,使得这些地区的年轻人纷纷外出打工并在异地成家立业。14日公布的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全国3143个县中的1135个现在正在经历死亡人数超过出生人数的“自然下降”。相比2009年的880个县,有了大幅增长。

 

最后,张维迎教授称未来中国的最大风险是人口,这样的观点不正确。好的制度不需要那么的人口,譬如西方国家,亚洲“四小龙”,人口都在下降。人们挣金钱的方式主要依靠思想成为特殊商品,依靠思想来生存。特殊商品的使用能够带来超过自身更大的价值,这就是思想成为特殊的商品,这样就出现思想特殊商品链:……思想1+思想2……  当开始使用这个特殊商品时,就会带来经济价值。那么,经济价值是怎样形成的呢?例如有10件商品,进入市场交换卖出7件商品,还有3件商品腐烂了,成为了负价值,这是任何人不能接受,意味着劳动价值的减少。这时计划制度就起了作用,使这3件不腐烂商品同时卖出去了,这就是计划制度的神奇。这里有一个经济价值的公式:

经济价值=剩余价值1+剩余价值2(由腐烂价值转化而来的)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丁秋龙,1968年生于江苏镇江,1993年误入经济学之门,被经济学大师茅老及时发现,茅老说,“顺着你的思路可以研究出一大片的研究园地,这是一个新的领域。”
每日关注 更多
丁秋龙 的日志归档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