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部分金融从业者不懂实体经济

李扬 原创 | 2016-05-31 15:18 | 收藏 | 投票 焦点关注
关键字:金融 

  大家中午好!跟大家交流的看法,这些年来作为研究者,经常处在这样一个困境中,只是提了很多的概念,人人都说如果不这样做,就会犯错误,但是不是这样的?作为研究者,这种状况不能容忍的,今天借这个机会,谈一谈,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问题,这个概念,大家都在说,人人都说,但是到底什么意思,说得并不太清楚,很重要的原因,判断这个命题主要的概念,金融,实体经济,并没有很好的进入。

  当我们这些年来,服务业的战略指向之后,怎么来鉴定两者关系是一个更大的问题,金融是服务业,服务业就是实体经济,把这两个连一起,使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我们在想,实体经济概念,本身是我们有严谨的学术内涵,在古典经济学里有区别的。货币事件和和真实事件的区别,比较容易让人把握的,可能也是大家在谈论过程中,真正是要用来进行政策依据的,可能是美联储,在此次危机后,经常用实体经济这个概念,在他的定义,所谓实体经济就是除了金融和房地产之外的其他,大家注意房地产是被放在非实体经济这个范围内的。

  认识这个区别,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我们现在说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很多人说把钱放到房地产行业里面,最近,中国在很多城市的房价不正常的上涨,与这种概念有关,我想,既然学术界,经过这几十年的,几百年的讨论,对这件事情没有作出非常清晰的界定,就不多说了。我想说的是,我们大概要说,所谓实体经济,就是使这样一些非金融的核心部门,这些部门提供的产品,是能吃,能住,能用,能玩儿,能享受的东西。与居民的生活密切相关,在这样一个并不是非常确定的框架下来确定,来寻找金融和实体经济的关系。回到金融,金融这个问题讨论的时候,也不容易说得清楚。

  在上个世纪80年代之前,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这个命题,还没有被广泛的提出。这个问题,我觉得非常值得我们关注,上个世纪80年代之前,金融一直存在着,为什么没有提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这样一个命题,我觉得,那个时候,还是比较简单的,现在事情复杂化了,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服务经济,是服务这个概念,使他们之间比较模糊。

  新经济发展的形成了,这些理论的形成和广泛的传播,打破了金融发展的僵局,从金融功能的角度,研究金融发展,对经济增长的影响,应该说对现代金融发展的形成,奠定了基础,我们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一定要从金融发展的角度,一个很重要的概念,不能提金融做不了事,因为金融不是什么都能做的,金融能做的范围内谈金融服务实体经济问题,所以我们觉得,讨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问题,出发点应该是金融的功能,应当首先知道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如果搞不清楚,就没有办法讨论了。

  金融功能大致列一下,这个是教科书上的,六个功能,提供交易便利方式,提供放散华投资的机制,提供跨时间,国界和产业转移资源的方式,提供风险管理的方法和途径,提供价格信息与帮助协调各部门的分散化决策,当交易信息不对称时,解决问题的方法。

  新常态后沿着原来逻辑走就会走死胡同

  但是在现实中,尤其是在中国,有这么多的功能,在所有对金融,就是要提供资金,所以长期以来对社会,对金融工作的理解,金融只是向经济活动提供资金,这是不错的,这是片面的。当然,这种片面的看法在中国形成并且巩固,有很重要的原因,中国高速成长的过程中。实体经济到底要干什么,所谓的一个学习经济的特点,一个后发经济的特点,我们可以,总结这样一些先进的国家,发达的经济体,走过的路,干的事,很清楚的,于是我们剩下的就是任务拿钱发展,过去确实如此。

  但是这样一种思路,很可能会引我们进入歧途,当今天经济进入新常态之后,沿着原来那样一个逻辑去走的话,就会走死胡同,经济形势的新常态下,我们的主要特征之下,大部分实体经济转型没有找到,传统金融体系的融资功能也就失去了目标,实体经济大部分迷失方向,金融资源会乱配置,找不到方向,但是金融总是要运转的,于是就比如像高风险,低效率,当然是短期收益很高的区域。

  同时,还会留下金融服务的领域,这几年来,关于经济金融化的讨论很多,金融和金融服务,现在全世界是洪水泛滥,以后怎么收,我还不知道,为什么洪水泛滥,同时实体经济又感觉到资金供应不足,很重要的原因就是金融化,很重要的方向,金融为金融,这个事情在中国增加了一个因素,中国是分割的,一行三会,政策多有矛盾,实体跟在这第一线,就会利用这样一些,来监管套利,监管套利是要钱,金融的上层建筑,因此就扩大了,但是同时,实体经济还是没有得到资金支持。

  所以我想,这些活动,也不能说没有意义,但是代价就是,长期的系统性的风险。存在的主要问题,从金融业来说,中国的金融业尤其是银行业,无法及时准确把握实体经济的金融风险,我们现在规则是老规则,我上学的时候看到的规则,三四十年前,今年发展这么快,还是过失的金融理论,这一段时间研究下来,我有感受的,金融部门的工作人员,从业人员都是学金融的,很少懂实体经济,他们只知道坚守那几个规则,去规范实体经济的行为,那肯定跟不上发展的需要。国有银行为中心,商业银行为主导的体系,以经济主体,特别是创新主体多样化,存在着结构性,老问题,资本市场,融资不发达。中国金融体系存在着结构性的障碍。

  当前金融服务实体经济须把握三个结合点

  这个问题,需要深入研究的问题,如何回到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根本上,要找到两者结合的现实的路径,找到他们结合的要点,我列了几个要点:

  第一个要点,中国最大的是创新,最大的要创业,于是,金融体系支持不支持创新,支持不支持创业,这是一个问题,银行间接融资为主的体系,不能够有效的创业创新。于是,我们就要发展,股票市场,我们要为草根服务,要发展为地方服务的资本市场。我们需要发展真正的信用债券市场,而不是国家信用,而被国家信用掩盖的由国家信用代表的,我需要票据市场,需要有租赁市场,这是第一个结合。

  第二个结合,建立长期融资的长期信用,金融基础设施,住宅城镇化、科技、发展等等需要融资,刚刚胡鞍钢教授说了这么多,支持这些项目的融资机制在中国,不存在,我们必须建立能够有效的支持这些项目的资源体系。这个体系还有待努力建立。

  第三个,要健全商业兴金融,开发性金融,政策性金融合作性金融,分工合理相互补充的金融机构。从改革开放以来,我们金融发展方向,或明或暗以市场化,商业化的方式,现在看起来,我们到了这个阶段,特别是常态来讲,大量复杂的问题,长期的问题,就是说,需要四种类型的金融来共同发展,政治性金融,开发性金融,合作性金融等等,都必须在我们的体系中,充分发展,并且相互结合,现在遇到大量的问题,都不是只是商业兴问题,从投资角度来说,绝大多数没有稳定的现金流,要做,又没有稳定的现金流怎么办,需要改造我们的金融市场。

  促进金融和实体经济的结合需要强调三点

  我们要提供产能结合,直接的来促进金融和实体经济的结合,我觉得,有三个要点需要强调的:

  第一,我们的从业人员懂不懂实体经济,大家一定要注意,美国这个国家,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时候,投资银行,投资银行就是投企业,美国投资银行,所有的金融机构都向投资银行一样,找企业作为第一个任务,金融服务比较顺畅,中国没有这样路子,银行体系,谁知道实体经济,我们所有机构里面,国家开发银行比较好,开发银行钱是六个投资公司,都是做投资人,来做项目,发展的优势。

  第二,我们还产生了一些新的经验,比如我列举的,一手给资金,一手给科技,农业人员绝大多数是科技人员,不是仅仅只会银行贷款信条那样一些人。再有一个,鼓励实体经济以多种形式办金融,培养新的产能结合。要发展供应链结合,我们要围绕核心企业,管理上下游中小企业的资金流和物流,把单个企业不可控的风险,转变为供应链企业整体的可控风险,通过立体过去各种信息,将风险控制在最低的状况下,这种金融服务在中国是需要的。我们现在都是单个的,我们的金融活动,实体企业中有很多的关联性,心里以关联性为基础,提高我们的金融服务。

  我们要构建互联网平台发展普惠金融和共享金融,以互联网新技术手段为载体,服务实体经济。打破长期以来,实行的禁止非金融机构之间发生信用关系的制度,放松对非金融机构信用合同的限制,让实体经济之间,依法之间开展合作,我们很认真琢磨这个命题的时候,其实该做的事是很多的,这个事涉及到银行体制机制改革。听人民银行讲的,有一些他们关注了,有一些还没有非常有效的。我觉得这也是必须有效的关注,否则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这个命题就会落空,下一步的发展就会有可能落空,让我们业界共同努力。谢谢各位!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中国社会科学院党组成员,副院长,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复旦大学、南京大学、中国科技大学等大学兼职教授。主要研究领域为货币、银行、金融市场、财税。太平洋经济合作委员会(PECC)中国金融市场发展…
每日关注 更多
李扬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