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改革应是创新创业的农村改革

卫战胜 原创 | 2016-06-16 19:18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农村改革 

  中国的农村改革一定是创新创业的农村改革,组织农民办公司、发展农业、振兴农村经济的改革。土地改革、金融改革是农村经济腾飞崛起的双翼。中央鼓励农民创业创新,没有钱怎么办?农民的贷款,不能只靠商业银行这一条路,我们必须探索新的路子。国家的政策、国办的文件拟制的再好,没有人落实和执行那就是一纸空文。农村明天要好,现在要投资。建成社会主义新农村,同样离不开天使投资、创业投资。中国不缺传统意义上的创投、缺政策性、普惠性的创投。创业投资到底有多大作用?有的说,创业投资就是为了解决产业问题。靳海涛说是国民经济的先导作用。我也说不清楚究竟有多大的作用。但商业银行的特点只是低风险、高流动和稳定收益,其对象主要是有健康现金流的成熟企业。与农民的资产结构、农业的发展模式极不匹配! 虽说创业投资在国内得到了迅猛发展,但创投理论总体上仍跟不上创业投资实践的快速累进。国内创投如果理论武装不足,光靠引进外面的经验,是远远达不到卓越的境界。民资的创投基金,政府管不了。只要人家合法经营,爱投资什么项目就投资什么项目。你管不了。但是国资的创投要有为人民创新创业服务经营理念,尤其是为贫困地区贫困人群的创新创业服务。大家都在北京上海深圳搞天使投资,农民怎么办?农民工怎么办?他们就应该老老实实在城里背水泥吗?所以,中国的创业投资事业的火力应该分流一部分在青山碧水间翱翔!这也是贫困地区打赢脱贫攻坚战的需要!

  按照中央的计划,整个“十三五”有两大任务要完成。第一,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第二,基本建成创新型国家。两个任务没有主次之分,是同步进行的。第一个任务要完成,包含了亿万农民的创新创业的完成;第二个任务,包含了知识分子,尤其是科技工作者的创新创业的完成。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辜胜阻在2016年中国风险投资年会上说,「创业、创新、创投是铁三角」。那就是铁三角,没有创投、创新创业就是无源之水。没有创投,创新创业就是无本之木!亿万劳工与科技工作者都需要创投支持。创投正在成为中国经济的主力部队。创投也将是生产力发展的解放军。今人所追求的社会主义,绝非是政治挂帅的社会主义。而是科学创业、科学投资的社会主义。搞市场经济,如果没有创业和投资,没有买卖,没有交易,还叫市场经济?所以我们追求的市场经济,也是科学创业、科学投资的市场经济。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就是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先进力量,组织亿万工农,科学创业投资。有人说,国家资本搞创投是资本主义在中国复辟!说这种话的人应该双开。完全不懂经济。但是,我们的国资创投要探寻社会主义理想的未来。她应该是社会价值的看门人。民资创投可以追求两位数、三位数的年化收益率。无可厚非。赚的越多越好。赚的多,才能投资的多。但是我不赞成国资创投把赚钱当成唯一的目标。创业投资是什么?怎样发展创业投资?发展成什么样的创业投资?这在创投界并没有形成统一的认识,大家众说纷纭,各家基金的投资策略不尽相同。但国有创投应该守土有责、守土负责、守土尽责!如果说,中国经济昨天是冰天雪地,明天春暖花开,那么后天你可以去问问解冻的山川与河流,在春暖花开之前的这段时间,你究竟做对了什么?

  改革开放几近四十年,最大的成果就是让民间积累了巨量财富。这个成果如果没有保住,对中国经济而言肯定是巨大的伤害。大量游资存在的今天,政府应该及时地引导创业投资,而不是仅仅围着股市转圈。股市只是股票交易的平台,并不成真正形成股权。而新的产业要发展,就是要形成更多的股权。党的宣传部门应该利用掌握的媒体资源,引导资金流向创业投资。国家现在应该拿出举措,出台政策,增加民资对政府的认同感。只要认同感凝聚,接下来的推动才可说是顺水推舟,而且如同雨过天晴,海阔天空!统战国内创投资源,把创投基金凝聚在民族复兴大业梦这面旗帜下,与中央同心同德,卯足劲用五到十年时间中兴各类产业、重振实体经济,中国经济才能恢复元气。中国的国有银行,不再提了,还停留在二战后金融认识的水平,走的是当铺的路线,追求的是物本文化。就是说你拿抵押物来,再谈事情。否则免谈。创业投资并不这样认为。创业投资一直都认为,人的智慧才是创造企业价值的源泉。现有资产根本不算什么。国务院要求我们谋划好创业投资这篇大文章,用创业投资解围中国经济之困,这是明确提出的要求。如何让那些表现为投机的资本在建设创新型国家中做出贡献,则有赖于整个系统的机制转型。创业投资和民族复兴大业梦怎么结合?这是欧美老牌帝国资本主义体制下的投资家们从来没有实践过的大学问。他们的投资理论可以参考,但我们要结合国情具体创新。有创新,才会发展和完善整个人类创投事业的理论体系。

  马克思经济学的一个鲜明特征,就在于强调劳动者组织和组织起来的劳动者在经济发展中的作用。现在改革的方向,就是用股权的纽带,把千家万户凝聚成一个经营实体经济的市场主体,在农村一二三产融合的方向万众创业。按照熊彼特经济社会学理论,中国农村改革除了经济要素外,还要重视其他的要素。比如培育职业农民,现代农民。比如开展教育让农民具有人文精神。农村的衰败绝不仅是几十年没用大规模资本下乡有关,更主要的是农村传统人文精神的耗散。农村改革需要付诸人文精神。七亿农民对人文精神的追求,将决定我们这个国家和社会的未来。农村改革需要创新,涉及政治、经济、科学、技术、文化等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这些领域构成一个网络,各个要素之间存在着一定的交互作用。只有在充分把握政治、经济、科学、技术、文化等要素的交互作用的基础上,才能全面理解创新农村改革的概念。熊彼特的“经济社会学”理论对于中国农村创新改革具有指导意义。尤其是熊彼特将经济分析与社会分析结合起来讨论经济问题的方法是科学的。的确,我们不能将经济问题理解为仅仅受经济因素制约,我们要将经济问题纳入社会环境之中,从经济因素与社会因素的关联中来理解农村经济问题。西方经济学并不是一无是处,至少科斯让中国人认识到产权的重要性,熊彼特让中国人明白一个道理,企业家创新精神对于促进创新型社会形成有多重要。但是,科斯从来没有直接介入社会主义大辩论,也没有特别直接地说米塞斯哈耶克关于社会主义不可行的结论是错的,科斯犯的这种错误是不可以简单地用“幼稚”来形容。但熊彼特认为社会主义是可行的。

  货币政策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流动性不断生成和农村经济的结构性问题。融资难、融资贵等问题,并不是社会真正缺少资金,而是因为过剩流动性不能有效转化。需要资金的得不到资金,不需要资金的有的是资金,这就是中国的“流动性过剩”。民间资本为什么投资不振?答:这是因为民营企业由于自身与外界等客观和主观原因影响,成本及收益难以掌握,所以才造成民间投资不振。据了解,目前一年期定期存款利率只有1。5%!而三月份CPI增幅却达2。3%,高于利率0。8%个百分点,如果按照M2减去GDP增速的数值计算,目前我国真实通胀水平基本达到6%左右!这标志着我国负利率时代已来临,10万元存银行一年净亏537元。现在最大的风险就是不投资,第二大风险是高利贷,第三大风险是投资传统过剩产业。股市、楼市也就那样了。我认为现在是投资安全食品产业、乡村旅游产业最好的机遇!对于乡村和偏远落后地区,大力发展乡村旅游或许是最适合的产业发动机。城市的拥挤喧嚣、环境的不断恶化,人们迫切渴望逃离人造空间,到丛林山谷、自然乡野,而且这种需求日益显现,因此,深处交通不便、偏僻原生态的乡村逐渐成为人们的出游热门之地,正是这种需求催生了乡居度假旅游产品的开发。民间资金有意愿投资美丽乡村的选择是对的。以风险投资机构IDG投资乌镇旅游为例,2009年7月,IDG以4412万元入股了乌镇旅游,占其15%的股份。4年之后,也就是2013年7月23日,IDG成功退出,以4。14亿元的价格将股份转给了中青旅。4年800%的收益率,足以震撼资本市场……缩小城乡巨大差距,要结合实际,有计划的发展乡村旅游。以发展乡村旅游为契机,深化农村综合改革。最终实现农民增收、农村发展、农业创新等目标。今年以来深圳两家规模较大的孵化器「地库实验室」、「孔雀机构」相继倒闭,说明城市孵化器已经处于过剩状态。但农业创业孵化器还在萌芽状态。乡村旅游孵化器可能会成为孵化器行业中新的增长点。关于乡村旅游。我的看法:一、民间资本踊跃进入乡村旅游的迹象非常明显;二、土地资源如何协调乡村旅游的需求?这非常重要;三、乡村旅游如何协调好公司与农民的关系?这更重要;四、乡村旅游与金融机构怎么合作?这是关键的关键;五、乡村旅游如何与媒体打交道。

  缩小差距不是让富人变穷,而是让穷人变富。穷人想创业,没有启动资金,他们只能世世代代穷下去。创业资本的供给是让农民自主创业的重要保障。中国目前最有创业梦想与前景的“穷人”,是青年农民与大学生们。他们有创业原动力,有创业能力,也有持久力。用公司的力量推动农村改革、推动农村经济发展行不行?这取决于广大农民兄弟创业的根本动力是否充分。创业的原始动力来自于农民的物质和精神需求,如想改变生活状况、提高生活水平,想摆脱贫困、拥有更多的财富,想出人头地、提高社会地位、实现人生价值等,这都是树立个人奋斗目标的根本出发点。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农民第一次创业是发展乡镇企业,第二次创业是进城务工经商,第三次创业则是近几年蓬勃兴起的乡村旅游、及一二三产融合,大力推进一二三产业融合,全面提升农村综合改革效益的目标要实现,主要靠什么?没有大量的投资,只依靠小农户那一点点辛苦积累来发展农业,是中国农业迟迟不能成为世界农业强国的主因。农村要好,现在要投资。要对劳动者组织的创业项目进行投资。这是重塑乡村经济活力的唯一途径。很多人谈改革。改革究竟是什么东东?中央讲「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是一项改革。而改革的根本目标就是解放和发展生产力。毛泽东时代国家没有条件让农民创业。如果说邓小平时代是允许农民创业办企业,那么习近平时代则是创造条件让农民创业。创造条件,让一切劳动、知识、技术、管理、资本的活力在农村竞相迸发; 创造条件,让一切创造社会财富的源泉在农村充分涌流。马克思法典里面没有创新创业、创业资本和创业投资等一系列概念。马克思理论的核心是解放人,实现人的自由。创业资本介入正是为了解放生产力、解放人。什么时候能把创业投资事业上升到“解放人”的高度,她就可能最大限度的发挥机制优势,化解社会深层次矛盾。劳动生产和社会再生产是一切活动的基础。创业创新改变的是劳动生产和社会再生产的一般形式,比街头运动深刻得多。我们有五千多年深厚的文化底蕴,拥有“利天下”的价值观。我们要充分利用好这个优势,引导中国资本在创业投资的轨道上驶向农村改革。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毕业于中国人民解放军信息工程大学、故宫博物院志愿者。
每日关注 更多
卫战胜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